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六百章 正义
    是不是觉得这就结束了?

    不,还没有。

    黑暗的深渊很可怕。

    师父跟我说,当你在注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注视着你。

    深渊就像一块糖一样,让人不知不觉,就慢慢的深陷了进去。

    行走在世间的黑暗中。

    我发现,这个世界最大的不公平,就是公平二字。

    这个世界非常的残酷也非常公平,公平到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面对它。

    我发现,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深渊,而是人心。

    命运有的时候会对一个人很不公平,但正义却会因为你的贫穷而迟到,有人说正义之花会开遍彼岸,但是这个彼岸你却需要走上一辈子才能达到。

    我听过这么一个‘正义迟到’的故事。

    在十四年前,一个叫做徐祥林的中年男人的故事。

    徐祥林只是一位普通的大夏农村汉子,有着一个可爱的女儿,十四年前,他的女儿正刚上学院,而这一年,他因为和妻子的一次吵架,改变了他的人生。

    他的妻子和他吵架之后突然失踪,不久,人们在当地的河底发现了一具女尸,经过某些有关部门的检测以及他妻子的家属辨认之后,该女尸被认定成了他的妻子。

    于是,徐祥林锒铛入狱。

    而徐祥林入狱之后,他的老母亲、老父亲走遍了周边城市去寻找自己儿媳妇,因为徐祥林告诉自己的父母,自己没有杀人。

    他倔强的父母开始了为自己儿子辩诬的艰辛之路,因为辩诬,他的老母亲被关了起来,九个月之后,他的老母亲变得又聋又瞎,连走路都不会了,在病痛之中挨了三个月,最后死不瞑目。

    据说,他老母亲死的时候,眼睛怎么闭都闭不上。

    为了自己的儿子,徐祥林的老父亲继续上访,但是收到了无数的冷眼,在徐祥林蹲宫蹲了十年之后,徐祥林的父亲和亲哥已经不再上访,因为他们所有的钱都用光了,而且还欠了一大笔债。

    他唯一的女儿也因为父亲的事,受到了同学和老师的排挤,不久……退学,年仅十三岁的她,只能去工作。

    因为徐祥林的事情,整个徐家用家破人亡四个字形容都不为过。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一年前,他死去的妻子突然回到了老家,他的妻子从落日帝国回来探亲,也揭开了这一桩冤案的真相。

    他的妻子在和他吵架之后,一气之下去了落日帝国,但是由于路上收到了某些刺激,记忆出现了偏差,一直到十三年之后才清醒,这才记得自己家在哪里。

    最后,徐祥林因坐牢获得了两百万的赔偿。

    至于,那具突然出现在河底的女尸,再也没有人提起。

    但是你永远不会知道这十三年对于一个家庭的破坏有多大,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一具突然出现在河底的女尸,变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有人还在说风凉话,说徐祥林十三年未必能够赚到两百万。

    我不禁在想,如果他的妻子一直不出现的话,那么徐祥林是否会一直坐牢坐到期满?

    如果说坐到期满的话,那么正义呢?

    正义又哪去了?

    最重要的一点,正义在这个案子里到底充当了什么角色?

    后来我明白了,正义,逐渐变成了某些人手中的工具。

    有很多人打着正义的旗号,然后去完成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因为针不扎在他们身上,他们永远站在一个正义的角度,有可能他们事后只需要说一句道歉的话,然后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他们觉得,他们把扎在别人身上的针取了下来,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是,他们漠视了那些密密麻麻的针孔,因为,这针不扎在他们身上。

    迟来的正义总是太晚。

    一句对不起弥补不了过错。

    高高在上的人不会关心下面人的死活。

    他们永远代表着正义,代表着光明,他们控制着舆论,他们永远光鲜亮丽,事情永远朝着他们需要的方向发展。

    越了解这个社会的变态,我发现我越无能为力。

    大魔头告诉我,只有当我足够强大的时候,才能去做我想要做的事情。

    我发现,哪怕我足够强大,有些事我依旧改变不了。

    我发现正义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字眼。

    这个世界依旧有着许多病态的东西,因为权利、因为金钱、因为人类的**。

    我想了很久很久。

    也许,这个世界依旧存在着不公平,存在着所谓的黑暗。

    也许,正义听起来很可笑。

    也许,我的努力有可能只是一个笑话。

    但是如果当正义有一天真的变成了别人手中的玩物,所有人都不再对正义充满敬畏,所谓公正的裁决落在了善良的头上……

    我想,或许,我应该做点什么。

    ……

    深秋,路两旁的梧桐树上的树叶随着风吹慢慢的往下坠落,一片片梧桐叶在半空之中飞舞,有些萧瑟。

    许久没有人过往的小巷已经是灰尘满地,这个小巷里只有一户人家,看起来有些冷清。

    破旧的房门很是灰白,占满了灰尘,看起来,好像已经许久没有人居住的样子,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

    远处一个邮递员骑着一辆破旧的小单车慢慢行驶了过来,看着面前的这个小巷子,邮递员将单车停在了巷口。

    手中拿着一个信封,看着上面的地址,核对了一下。

    “咚咚!”

    邮递员戴着白手套敲响了房门。

    只是,许久不见人来开门,窗户上积满了灰尘,也看不清楚里面有什么,是否还有人。

    对面的二楼上探出了一个小脑袋,一个穿着大大兔子拖鞋的布裙少女歪着头从上往下看着邮递员:“叔叔,你在干什么?”

    头发有些花白的邮递员看着少女,叹了口气道:“这家人哪去了?”

    “不知道诶,我住这十多年了,从没听说这里有人住呀!”少女想了想道。

    “这…这样啊,法院的判决撤销通知书下来了,你是他邻居吗?能不能帮着收一下?等有人回来的时候,帮忙转交一下行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