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五百七十三章 瓜皮,你想多了
    “疼吗?”

    “疼!”

    “还装逼不?”

    “不!”

    “你学的东西太多太杂,有很多东西,并不适合你。”

    胸口的伤,让白语陷入了短暂的失神之中。

    他的视线模糊了起来,慢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看着大魔头那一张面目可憎的面容,还有那熟悉的黑色汉服,大魔头手里的戒尺慢慢拍动了起来。

    他仿佛回到了学院里,回到了学院最高的后山山顶上。

    “你的剑道天赋是我见过最强的,但是你也拥有着天才通常都拥有的通病。”大魔头温和的声音响起在了耳边。

    “什么?”白语不由问道。

    “自负!”大魔头淡淡道。

    “不,自信!”白语反驳道。

    四目相对,白语看到了大魔头眼中的笑意,大魔头笑着摇了摇头,“你学的东西越多,你会发现……你越来越弱。”

    越来越弱……

    越来越弱……

    越来…越弱……

    这四个字不停的徘徊在白语的脑袋之中,明明我学的东西越来越多,为什么……我会越来越弱?

    按道理来说,我不是应该越来越强吗?

    赛场之中的白语,眼神逐渐黯淡了下去,双目无神的看着面前的李不白。

    看着面前这个已经没有任何作为的白语,李不白也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对于他来说,晋级对他并没有任何的意义,相比晋级,他更期待和更强的对手交手。

    而眼前的白语不过如此。

    剑道,他李不白才是王者,他传承于剑道最强者李太白,手中的残剑乃是李太白曾经使用的剑仙残剑,剑有灵,名曰:龙泉。

    因为这把龙泉残剑,他李不白三岁悟剑,七岁精通天下剑术,十岁踏入天玄,今年十四岁,天玄巅峰。

    无论是怎样的剑术,李不白都习过,而且每种剑术,他都可以说是登堂入室,李不白在十一岁的时候曾经放过豪言:“天下剑道有一石,我李不白独占八斗!”

    见过李不白的剑道高人,无不称赞李不白在剑道的天赋,剑神家族在千年间将天下剑术收藏了起码七分,而李不白在短短十年之间,便精通天下剑术。

    这也是他自傲的原因。

    在剑这一道,你会的,我会,你不会的,我也会。

    所以,当李不白对着白语说出,你斗不过我的时候,在场所有用剑的人都觉得理所应当,包括站在观众席的那些用剑强者,所有人都觉得理应如此。

    李不白仿佛就是妥妥的天选之人。

    “看来你这个弟子,有点悬了。”爱德华感叹道,对于方白能够教导出这么多出色的弟子,爱德华还是比较钦佩的,只能感叹这个叫做白语的孩子生不逢时,遇上了更加变态的李不白。

    “未必,得看他悟性怎么样了。”方白摇了摇头道,他对于小萝卜头们的指点已经差不多了,剩下的只能靠他们自己。

    这也是为什么对于小萝卜头,方白从来不去干涉他们选择的原因,让他们自由发展,就好像李霸道选择了力量之道,阿布选择了防御之道。

    白语很强,天赋非常好,好到李霸道都比不过。

    只是他太过于自负了。

    他自负到认为天下剑术没有什么能够难倒他的地步,他自学剑道,从最基本的剑术,到《独孤九剑》大成,然后他依旧不满意,在和方白对战的最后一次,方白很明显的看出来,他使用的是西门吹雪的《剑神一笑》。

    从独孤剑魔的四剑境,到西门吹雪的剑法四剑。

    手中有剑,心中无剑。

    手中有剑,心中有剑。

    手中无剑,心中有剑。

    手中无剑,心中无剑。

    白语觉得以自己的天赋,什么都能够学会,这是所有天才的通病。

    好吧,然后方白就看到了一个比白语更加得瑟的娃儿。

    他原本以为白语已经够装逼了,但是没想到这个李不白更加的装逼,简直就是逼王之王……

    拥有系统在手的方白,能够非常清楚的看到,这个李不白所学的剑术真的多不胜数,这货可以称得上异界版的慕容大表锅了,慕容家的《斗转星移》就是这样,先学遍天下武学,然后以彼道还治彼身。

    方白觉得吧,要是这李不白是自己的学生的话,保不定自己会天天揍这瓜皮,难道不知道,你所学的东西越多,你踏上道法境的可能性就越小吗?

    等你突破道法境,对战半神级的心魔时,你会发现,你的心魔会的东西就是你会的东西,而且,他会的都是大圆满级的武学、灵技,想要战胜你的心魔……瓜皮,你想太多了。

    方白当时突破的时候,专精修罗之道,拥有修罗之刃在手,可以说修罗之道就是为方白量身打造的,斩杀一个没有修罗之刃的心魔,简直就是轻轻松松。

    但是这种东西并不好说出去,就好像李霸道最开始走的是霸武之道,无论遇见什么都是用拳头解决,然后他在修行的过程,觉得这霸武之道不适合自己,选择了更加直接的力武之道。

    这必须自己去悟,所以方白才会说得看白语自己的悟性。

    找到适合自己的道,这比什么都要重要的。

    “不过,这个李不白……要是继续这么走下去的话,可能就废了。”方白不由惋惜道。

    这事不好说的原因就在于,你把这事告诉这个人之后,他会形成一种执念,他会花费更大的精力去找寻适合自己的道路,就好像苏格拉底先生曾经要求自己的学生在一片稻田里找一个最大的麦穗,有一个学生一直认为前面会有更大的,等他走出稻田都没找到最大的。

    这就是一种执念,同样是一种迷茫的状态,你学的越多,就越以为自己厉害,但是你却找不到适合自己的道路。

    不过也不排除一种可能,那就是你在学习的过程中,还没有遇到合适的道路。

    “那你觉得,这小子该怎么办呢?”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

    方白并没有在意问话的人换了一个人,慵懒的靠在自己的座椅上,“这还不简单,废掉他剑术呗!”

    “哦?怎么废?!”那个人突然来了兴趣,靠近了一些问道。

    “用基本剑术教他做人!”方白耸了耸肩道。

    就在方白和那个老人对话的时候。

    赛场上的白语双眼渐渐恢复了光彩,看着面前的李不白,白语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自信的笑容。

    就好像李不白说的,你会的,我会。

    其实白语也一样,李不白会的,其实,他也会。

    “你说我会的,你都会?”白语并没有在乎胸口的伤口,而是紧盯着李不白问道。

    “难道不是吗?”李不白自信的看着白语道。

    白语平静的看着面前的李不白。

    他的脑海中闪过了无数片段,有在镇南军区和那些士兵一同训练的场景,还有自己独自练剑的场景,最后在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柄深褐色的戒尺。

    如果说,有什么东西让他印象最深刻的话,那么他肯定会告诉你,戒尺。

    大魔头用戒尺打人的时候,有什么花哨的动作吗?

    没有,他说打瘸就打瘸,而且从来不会搞任何花里花哨的动作,举起手中的戒尺就打,没有什么华丽的动作,也没有什么炫彩的灵技,有的……只是那让人想想都觉得小腿隐约作痛的痛苦。

    为什么会那么痛苦?

    白语认真思考了这个问题。

    他想了很久,在体验过无数次大魔头的殴打,以及询问了班上被殴打的最厉害的两名受害人之后,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大魔头打人会那么痛了。

    理由很简单,大魔头打人的时候会告诉你,他会给你一个很明确的心理准备,就是,我要打你了,我要打瘸你了,你要做好拄拐杖坐轮椅的准备了……

    接下来,就是他的打人过程了,他当着你的面,他很少搞突袭,基本上都是当着你的面,明着来。

    最后一个阶段,就是你以为你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以迎接他的殴打,然后当痛苦传来的时候,你发现,你的心理准备还是低估了大魔头的伤害。

    这种精神加的双重伤害,才是大魔头成为二年二班小萝卜头上厕所都要诅咒一句:大魔头上厕所没带纸,的最大原因。

    结合这么长时间被大魔头欺凌的经历,以及在战场上大魔头说过的话,还有大魔头这么长时间以来对自己的‘敦敦教导’,白语终于明白了大魔头那一句‘学的太多太杂’的原因了。

    也明白了剑道的真正含义。

    剑道乃是杀人之道,不需要所谓花里花哨的动作,也不需要所谓的各种剑术,所谓的《独孤九剑》,所谓的《剑神一笑》,都不过是下乘之剑。

    就好像大魔头的戒尺一样,不需要任何的花里花哨的动作,说打瘸你,就打瘸你……剑道就应该如此,无论自己学的是什么东西,但最终的目的就是杀人。

    “当然,不是!”白语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手中已经折断的木剑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尽管只是一把折断的木剑,但是依旧有着自己锋利的地方。

    “我说过,你是斗不过我的,你会的,我都会。”李不白轻轻叹了口气道,他已经看清楚了白语的虚实,再打下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我知道。”白语微笑着点了点头,手持着折断的木剑,慢慢的朝着李不白刺了过去。

    面对白语刺过来的木剑,李不白并没有放在心上,随手便将残剑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只是……他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根本感受不到白语的气息,他不仅凝重的看着面前的白语,明明白语好端端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你……”李不白看着面前的白语。

    那柄断掉的木剑依旧依旧不快不慢的朝着李不白刺了过来。

    “我要打瘸……不是……我要杀了你。”白语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只是话刚说出口发现了不对劲,赶紧改口。

    “就凭你?”李不白不屑的眉头一挑,手中的残剑对着白语同样刺了过来。

    只是当他刺过来的那一刻,他却发现,白语竟然没有使用任何剑术,就是简简单单的举起自己手中的剑,朝着他刺了过来。

    “你……到底……”

    李不白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他不相信白语会不使用任何剑术,就这么简单的刺过来,另一方面他的眼睛和感知却又在告诉他,白语就是简单的用木剑刺过来而已。

    “杀了你而已。”白语恢复了面无表情,对于剑道,他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理解。

    大道至简,剑道,本应该就只是杀人之道。

    看着面前这把越来越近的木剑,李不白整个人都慌张了起来,他一会感受到木剑之上蕴含着无数剑意,一会又发现这柄木剑没有任何的伤害……

    这种矛盾的感觉,让他不知所措。

    直到木剑刺入他的心脏,他才感觉到痛楚,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白语。

    “不可能……不可能……你……你为什么……能…能赢我?”李不白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他不敢接受自己被人打败的事实,死死的白语。

    “因为……”

    “你不懂……”

    “被打瘸的……”

    “痛苦……”

    白语轻轻的将木剑从李不白的胸口抽了出来,看着睁大眼睛不甘心的李不白就这么直直的倒了下去。

    不由看向了观众席上的大魔头,非常恭敬的对着观众席上的方白鞠了一躬,此刻他终于明白大魔头为什么这么喜欢用戒尺教育他们了,其实大魔头是在告诉他们,大道至简。

    但是这个道理又不能用言语告诉他们,所以只能用行动告诉他们。

    大魔头果然是大魔头……

    白语此刻,终于认可了大魔头这三个字。

    不过若是方白知道的话,肯定会非常的得瑟的哈哈大笑起来……这又是一个被本帅比的帅气折服的小萝卜头。

    至于大道至简什么的……话说你打人的时候还要去学什么高深的尺法或者说武技?

    不就是想打就打嘛,还什么大道至简……

    按照方白的性子,知道这事的话,肯定不会说破,反而会用睿智的眼神看着他,然后鼓励他,加油,你是最棒的!

    这就是当老师的好处了,无论你干啥,学生都会以为这事老师故意而为之,其实吧,就是想太多。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