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五百零一章 活着
    大陆历2019年2月6日。

    初春的雨,总是那样的漫不经心,时急时缓,淅淅沥沥,若有若无。

    回到学院的胡闹总喜欢一个人坐在后山的山顶发呆。

    凉爽的风撩起他的发丝,看着灰蒙蒙的天空,他不知在想些什么。

    “妹妹……”

    胡闹喃喃了一声。

    手中握着那张有着斑驳泪痕的遗书。

    “还在恨老师把你强行从北湖城带回来的事情吗?”

    平静的声音,从胡闹身后响起。

    这个时间点,能在这里出现的,除了大魔头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胡闹身体僵直了一下,摇了摇头:“不敢。”

    几天前,就在胡闹想要一步一波将那对母子折磨致死的时候,房间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一个老头。

    一个比较熟悉的老头。

    希望学院打门卫大爷,李大爷。

    李大爷什么话都没有说,就将胡闹和李霸道直接带回了洛水城。

    面对李大爷的强势,胡闹和李霸道尝试着从希望学院逃跑,但是无论他们如何做,都无法踏出希望学院半步,一旦他们想要离开,便会出现无数蔓藤将其带回。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方白走近,在胡闹旁边坐下。

    仿佛有隔阂一般,胡闹往旁边移了一大步。

    “他害死了你妹妹,你本应该杀了他,你也应该杀了他,可是……你不能杀了他。”沉默了许久,方白低声曼语道。

    “为什么?”

    有了足够长的时间冷静之后,胡闹已经学会压制住自己,他非常冷漠的转过头,看着大魔头。

    “你凭什么杀他?”

    方白反问道。

    “杀人偿命。”

    胡闹淡然道。

    “不对,他并没有杀人。”方白摇了摇头。

    “如果不是他,我妹妹就不会死。”胡闹第一次感觉到如此陌生的大魔头,他以为大魔头应该会站在他这边。

    两个人死死的对视了起来,胡闹仿佛要将自己的一口牙咬碎了一般,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但是如果你杀了他,那你和他又有什么区别?”

    “反正我未满十四岁,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他,送他全家整整齐齐的上路。”胡闹破罐子破摔的无所谓道,只是言语中蕴含的杀意,谁都能听出来。

    “然后呢?”方白再次问道。

    “什么然后?”

    “你杀了别人全家,然后呢?”

    “要什么然后,反正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所谓的正义了,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这几天过来,胡闹已经无所谓了。

    正义什么的,他已经不在乎了。

    “正义……”

    方白轻叹了一声,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封锁周围百米,别让任何人接近。”

    大魔头突然神叨叨的一句话,让胡闹皱起了眉头。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公,你管不过来的。”大魔头的眼睛突然变得深邃了起来。

    “你说这些还有意义吗?”胡闹反问道。

    “就因为管不过来,所以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去源头入手。”大魔头的喃喃自语,让胡闹惊愕了。

    “你能解决这一件事,你说你不满十四岁,你可以不用担负法律责任,那么你能管多少件这样的事情?”

    “你妹妹这样的事情,既然出现了,那么就说明肯定还有很多和她一样的事情,你能把整个天下的事情都管下来吗?”

    方白的话,让胡闹嗤之以鼻。

    “那又如何,最起码我能管一件是一件,我不会像你,嘴上说着正义不会缺席,事实上呢?”

    “你躲在这个所谓的学院里,冷眼的看着别人死去,你除了会说之外,你还会做什么?”

    “哦?也对,你毕竟也只是一个小老师,你什么都做不了,你也就只会讲一些大道理,讲一些好听的鸡汤,实际上呢,你就是个懦夫。”

    胡闹的语气那样的平静,却字字都实为诛心之语。

    “懦夫?”

    这下轮到方白笑了,笑的还算开心。

    “小朋友,谁告诉你,我只是一个小老师的?”

    “而谁又告诉你,我只会讲大道理的?”

    “还有,又是谁告诉你,我就是个懦夫的?”

    胡闹仿佛连看都不想看大魔头,将头扭到了一边,“难道不是吗?”

    “当然……”

    突然一股巨大的气势从旁边生起。

    胡闹皱着眉转头望去。

    只见他两颗眼珠子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嘴巴也张着大大的,手指着面前,脑袋完全懵逼,惊吓的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

    “你……”

    “你……”

    连说三个你,胡闹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那唏嘘的胡渣,帅气的面容,凌乱的鬓发,还有那刀削般的侧脸,以及那双深邃好似星空一样的双眼。

    大陆赛上那个凌空踏步的帅气男人,那个传说般的男人,那个……

    竟然就这样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小家伙,怎么?被吓到了?”大魔头儒儒的声音让胡闹从懵逼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他无法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大魔头,那滔天的气势,还有那脸上的面具,“你……你……你是假的吧?”

    他还是不敢相信,平日里那嘻嘻哈哈的大魔头,会是传说中的那个人。

    “锵!”

    一把漆黑的剑刃出现在了方白的手里。

    “现在能证明老师的身份了吗?”

    “修罗之刃!”看着这把剑刃,胡闹此时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真的,毕竟面具可以模仿,但是这把剑刃是世间独一无二的。

    “方…方……方神。”胡闹有些支支吾吾的紧张了起来,如果说面对的是大魔头,他还有底气反驳一下,但是面对的是方神的话,想想还是心里没底。

    “小伙子,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怎么知道老师就没为这件事情做过什么呢?”方白拍了拍胡闹的肩膀。

    突然从自己的空间里拿出了一道圣旨。

    这是方君莫写的,毕竟他才是皇帝,尽管自己也拥有修改法律的权利,但是这件事还是得让方黑子去做。

    【法律条例修改:

    一、未成年人承担法律年龄从十四岁下调至八岁。

    二、八岁以上的未成年人刑事责任为连带制度,犯罪人承担百分之六十,双方父母各承担百分之二十。

    三、八岁以下未成年人犯法则父母各承担百分之五十的刑事责任。

    四、未成年人犯法从重从严处理,并且可以开启网络实名制投票,将未成年人案件公开投票,以获取最公平的判决。

    五……】

    看着这道圣旨上的法律条例修改,胡闹整个人都懵了,他有些不理解的看着大魔头。

    “这世界的不公,大部分源于法律的不健全,就拿你妹妹的事情来说,就是因为未成年人钻法律漏洞的空子,如果惩罚的后果是他们承担不了的话,那么这样的事情就会更少的发生。”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小伙子,现在不认为你老师是个懦夫了吧?”

    方白拍了拍胡闹的肩膀,有些无奈的说道。

    这里面的连带责任跟多的像是古时的株连九族,知子莫若父,说白了,父母会更清楚自己的孩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就好像面对杨正煌的嚣张,杨母更多的是纵容而不是教育。

    她考虑更多的是自己孩子的安全,而不是教育她自己的孩子,这本身就是父母的问题,家庭教育的失败。

    对于这个连带责任,方白也考虑了很多,但是这个问题的本身,就是父母自身的问题。

    你自己的孩子没教好,说明你这个做父母的自己也存在问题,既然如此的话,不如全家老小一起去牢里待待呗!

    听起来很荒唐,但是本应该如此,如果惩罚的力度不够大,那么这样的事情依旧会继续发生……

    胡闹咬着自己的嘴唇,眼眶中突然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方老师……”

    胡闹一把扑进了大魔头的怀里。

    这个看似坚强的男孩,其实也背负了很多他不应该背负的东西,他一直在想,自己凝聚的这颗正义之心到底有什么用。

    他挽救不了妹妹的生命,他连最基本的公道都找不回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

    他不想钻法律的空子,他想要给妹妹找个公道,但是事实却告诉他,他根本找不回来,面对事实,他根本无可奈何。

    “傻孩子!”

    方白卸下了自己的面具,轻轻拍打着胡闹的背,胡闹能凝聚正义之道,说明他有一颗善良的心。

    只是这颗善良的心在现实面前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胡闹去北湖城的一举一动,基本上方白都了解。

    他面对妹妹的死,无能为力。

    他面对杨正煌的逍遥法外,无能为力。

    他原本以为他可以替张晓娟讨回一个公道,却发现讨公道的方法,就是变成和杨正煌一样的人。

    在老师的怀里待了很久,卸下伪装的胡闹终于止住了自己的泪水,从大魔头怀里猛然退了出来。

    “谢谢!”

    胡闹对着大魔头鞠了一躬。

    大魔头摇了摇头,一只手摸了摸胡闹的头,“其实吧,老师并不反对你整死那些人。”

    “额?”胡闹这下真不懂了。

    “方法!”大魔头指了指胡闹的脑袋,“整死一些人,并不需要自己亲自动手,为了几个人渣,你把自己搭上的话,你觉得值得吗?”

    胡闹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大魔头,他大致明白了大魔头的话了。

    这也代表着,杨正煌一家人估计不可能活着离开监狱了。

    杀意已决的胡闹也差不多卸下了自己肩膀上的担子。

    只要等到帝主的圣旨昭告天下,那么杨正煌一家人便会被送入监狱,这也算是给妹妹讨了一个公道了吧!

    胡闹松了一口气,随后看着大魔头道:“方老师,你……这身份的事……”

    “别告诉别人!”方白对着胡闹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这要不是为了开导胡闹,他才不愿意公布。

    做一个小班主任做的开开心心的,为什么要拿其他的身份束缚自己。

    杀神的身份拿来装个逼还行,如果时时刻刻都要扮演杀神这个角色的话,方白觉得还是算了。

    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他已经厌倦了曾经的生活,没必要总是高高在上。

    “为啥?”胡闹疑惑道。

    “你跟别人说了,我还怎么去整死你们这些不听话的小萝卜头?”方白没好气道。

    胡闹:“……”

    “好吧,你赢了。”胡闹耸了耸肩,又叹了口气。

    原本以为方神和大魔头有不可告人的py交易,得知真相的胡闹眼泪掉下来,这特么根本就是一个人。

    不过胡闹还是遵守和大魔头的约定,并没有将大魔头的身份告知其他人。

    ……

    当杨正煌看见突然出现的老头把这胡闹和李霸道带走之后,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只是没有多久,大夏帝主的圣旨便传遍了天下。

    不仅仅是还未判决的案子,近五年发生的未成年人犯罪都重新判决,这让无数人喜极而泣,也让无数人万念俱灰。

    无数人为了自己子女奔波的人跪在地上大喊苍天有眼,谁也不知道他们为了这个所谓的公道坚持了多久。

    就好像那个拿着成绩单可以免罪的案子一样,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公。

    很久以后,当胡闹看着面前正在坐牢的杨家人,心里却生不起一丝痛快感。

    就好像大魔头曾经质问他们的那样,“有用吗?”

    认错,道歉,这并不能换来什么,公道也没有什么用,迟来的正义也没有啥可赞扬的。

    但是……这也许就是活着的人,唯一能够做的事情了吧!

    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

    这个世界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好,同样也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坏。

    每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在小心翼翼的活着,谁也保不定身边会不会出现一个‘杨正煌’。

    世界很不公平,受到伤害的往往是女性。

    因为男性只需要提上裤子,认个错误,再接受一点惩罚,那么这件事就会变成一件以后吹嘘的谈资,时间长了,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而对于女性而言,无尽的流言蜚语,加上一辈子的精神伤害,一个人的一辈子,就毁了。

    方白记得曾经看过了一部电影,叫做《素媛》。

    里面最让人心痛的一句话:“那个大叔想让我给他撑伞,我本想走开的,可是我还是想帮他,我觉得应该给淋雨的大叔撑伞,所以我就给他撑伞了,但是人们都说是我的错,谁也不夸我。”

    听着很可怕。

    当人类不在需要为自己的言论负责的时候,语言的杀伤力会比核弹还要恐怖。

    因为语言暴力摧毁的是人的心,而不是**。

    杀人诛心。

    3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