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无题
    客座教授其实就是相当于那种拿工资不干事的人,每个大学里面都有,就好像星爷被人民大学聘为客座教授一样,真正的事情其实并不多。

    学府对于客座教授的要求都不严格,都是很自由的,像方白这种一个学期开一次讲座的人,比比皆是。

    “咦,你们这群不干实事的小不点在这里干什么?”刚出了医院大门,方白便看到了站在大门口不远处的小萝卜头们。

    好奇的是,陈月同学竟然也跟那几个‘不学好’的同学搅和到一起去了。

    “嗨方方老师!”陈月强颜欢笑对着方白招了招手。

    假期里看到自己的班主任,你觉得你能笑的开心?

    “嗯!”方白点了点头,随便看了一眼她身后的人,便瞧到了一个陌生的面孔。

    面色健康,但是在脑袋部位,水火灵力不停的发生冲突

    戏命之眼的作用还是非常大的,就跟扫描仪一样,能够将面前所有人的身体状况情绪波动瞬间看得一清二楚。

    看着这个人,又看了看面前的这些个小萝卜头,方白也就大致清楚,这些小萝卜头聚集在医院门口的原因了。

    “为了给他治病?”

    方白指了指陈月身后的张夏问道。

    陈月嘟了嘟嘴,双手背在背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原本他们是想要逃走的,但是想到都把张夏带来了,总不能半途而废吧!

    “那方老师,能不能治呀?!”一旁的胡闹忍不住开口问道。

    方白嘴角勾了勾,耸了耸肩,“难!”

    “难?”

    胡闹皱了皱眉头,随后有些欣喜的看着大魔头:“老师,您是说能治?”

    “治当然能治,问题是我是不是得要个理由,你们为什么要帮他?”方白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哎呀,方老师你表酱紫嘛!”陈月撒着娇道:“能治你就帮忙治了嘛帮帮忙嘛!”

    陈月作出了一幅哀求的样子,两只手合十在胸口,可怜楚楚的看着方白。

    方白耸了耸肩,“别在老师这里装可怜,你们不说,老师就不治!”

    陈月和胡闹对视了一眼,无奈的撇了撇嘴。

    不近人情的冷血大魔头!哼哼!

    无可奈何之下的胡闹也只能说起了张夏的悲惨故事。

    从张夏父母的战死,再到奶奶被他叔叔活活气死,然后张夏发烧烧坏了脑子

    而话说李霸道同学,为了给张夏找一个‘公道’,直接动用了自己的情报网,找到了张夏的那个人渣叔叔。

    张夏的人渣叔叔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张龙吟。

    此时的张龙吟正在赌场的包厢内玩的痛快,在他的面前正摆着很多的筹码,而在他的身面前的牌桌上,还有一个穿着白色正装看起来很叼的少年公子,大概十七八岁。

    以及其他几个看似不像什么好人的赌客。

    “张龙吟,这事你确实办的不错!”少年公子赞赏道。

    “不敢不敢,都是徐少教的好!”张龙吟不敢邀功,连忙摆手道。

    “赏你一百万,好好玩!”徐公子起身离开了牌桌,随后拍了怕张龙吟的肩膀。

    “多谢徐少!”张龙吟点头道。

    就在此时,包厢的房门一脚被人踹开来。

    “李少,李少,你不能进啊,这是徐少的房间”赌场的经理着急的声音传进了包厢里。

    一个人影直接被扔了进来,包厢里的人都愣了愣,徐公子看清了被扔进来的人,就是说话的那个经理。

    一个不大的身影带着暴躁的气息走了进来。

    徐公子看到陌生人进来,顿时有些不爽的冷眼看了过去,“你是谁?谁允许你进来的?!”

    “滚出去!”旁边一直在守候的保镖大汉直接走了过去,一手抓在了李霸道的肩膀上。

    “咔嚓!”

    这只手直接被李霸道硬生生的给掰断。

    还为等大汉发出惨叫声,李霸道一脚踹在了大汉的腹部,顿时一个人形炮弹向后飞去,将身后的那堵墙砸了个稀巴烂。

    “哪个是张龙吟?”

    李霸道冷淡的询问道。

    张龙吟一看面前的凶神竟然是找自己的,顿时吓的魂不守舍。

    “阁下也未免太嚣张一点了吧?!”

    徐公子横着眼打量着面前的李霸道。

    李霸道眉头微皱,看着面前的徐公子,不屑的撇了撇嘴,“你是张龙吟?”

    “不是!”徐公子摇了摇头。

    “那你吠你马勒戈壁?!”李霸道撇了撇嘴。

    “你”徐公子强忍着怒气,刚刚李霸道的那一手已经摆明他就是来找茬的,而且从修为上来看,整个包厢的人都未必会是眼前这个看起来不是很大的人的对手。

    “老子再问一声,哪个是张龙吟?”李霸道环顾了一下包厢里的人,冷声问道。

    “他”其他的一个赌客指着李霸道身边不远的张龙吟道。

    “徐少救我,徐少救我啊!”张龙吟看竟然有人出卖了自己,赶紧对着徐公子求救道。

    “打狗还是得看主人的吧?阁下这样是不是太不给我面子了?”徐公子轻声问道,他已经按下了呼救的按钮,不需要两分钟,自己的人就能赶到。

    “你又是那坨屎?”李霸道皱着眉询问道。

    “我”徐公子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愠怒,但是还是忍了下来,现在最重要的是拖时间。

    “徐世民!”徐公子直接报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眯着眼冷眼看着面前的李霸道。

    “你从哪个粪坑冒出来的?老子这才多久不在帝都混,怎么就冒出这么多坨屎?”李霸道完全没有听过所谓的徐世民,不过姓徐的他倒是知道一个,叫啥徐世轩,被他给打折了腿。

    李霸道同学在帝都的生活,总的来说就是一句话,不是在打架,就是在去打架的路上,所以帝都的富二代官二代什么的,基本上遇到李霸道都是绕道走。

    “你”徐世民这下真的怒了,三番几次被人说成屎,这让从小养尊处优的他怎么受得了。

    “徐少!”

    没到两分钟,从门口就进来了无数面容凶神恶煞的人。

    看起来不是很好对付。

    “叫人?!”李霸道深吸了一口气。

    “怕了?”徐世民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如果你怕了的话,我也不为难你,跪着敬杯酒,赔个罪,我就让你离开。”

    一旁的张龙吟看着局面又掌控在自己这一边后,不怀好意道:“徐少,这么嚣张的小子,不如打断四肢再扔出去吧!这么轻饶了他,是不是”

    徐少摇头:“算了,嘴巴臭付出一些小代价就行。”

    “那要不,喂他吃点屎?”张龙吟提议道。

    徐少举手制止了张龙吟的说话,随后死死盯着李霸道:“怎么样?考虑清楚了没有?”

    两个人的距离也没有多远,可突然只见,李霸道一手直接抓在了徐世民的头上,徐世民留着是长发,此时的长发直接被李霸道抓在了手里。

    “喝酒?吃屎?”李霸道以迅雷不及掩耳一巴掌拍在了徐世民的脸上,原本白皙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巴掌红印。

    这一幕让包间门口的保镖们顿时急红了眼,想要动手,但是李霸道接下来的这句话直接让包厢里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还是第一次有狗敢对老子李霸道这么吠,不错,有种!”

    李李李霸道?!

    这个煞星什么时候来的?!

    听见李霸道的话的徐世民,整张脸都吓惨白了。

    李霸道是谁?

    整个帝都圈子里最特么无法无天的恶少。

    被他整怕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徐世民也是因为家族关系,小时候就离开了帝都,没有和李霸道打过交道,但是他听说过自己的那个天才弟弟被李霸道打过。

    整个帝都里,第一不能招惹的,是皇族。

    而第二个,就是李霸道。

    因为他从不跟你讲道理。

    徐世民原以为自己不可能跟李霸道打交道,而且听说李霸道已经离开帝都快一年了,所以他也就没想那么多。

    李霸道抓着徐世民的头,直接往包厢里拖行。

    “喜欢喝酒?行吧,咱们来慢慢喝!”李霸道一屁股坐在了包厢的沙发上,直接将徐世民扔到了一边,“来人,给老子上十箱最烈的酒!”

    随后看着徐世民道:“今天你要是没喝完老子敬你的酒,那就让你家里等着给你收尸”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顿时都吓傻了。

    谁也没想到,一年没来的李霸道竟然突然来了,所有人都知道,徐世民这下是真的踢到铁板上了。

    张龙吟以及旁边的几个赌客彻底愣住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老子的话就这么没用?”李霸道看着门口的经理,“你这场子还想开下去吗?”

    原本躺在地上的经历赶紧几个打滚从地上滚了起来,“这就去,这就去。”

    “张龙吟!”李霸道随后冷眼看着张龙吟。

    “在在在”张龙吟连滚带爬的直接跪在了李霸道的面前,别说他张龙吟了,他主子徐世民现在都躺在一边要死不活呢!

    “你刚说想吃屎对吧?”李霸道眯着眼看了一眼张龙吟一眼。

    张龙吟额头上的冷汗瞬间流了下来,随后不由咬了咬牙,“对小的是想吃。”

    “啪!”李霸道一巴掌直接扇在了张龙吟的脸上,直接将张龙吟打的两眼冒金星,整个脑袋都嗡嗡作响。

    李霸道可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他不喜欢玩这些虚的,虚的哪有直接打过瘾。

    “你可知道老子今天为什么找你?”待张龙吟爬过来之后,李霸道一脚踩在了桌子上,语气有些冷淡的问道。

    “小小人不知。”张龙吟卑微的答道。

    “李李少您要的酒!”就在此时,经理带着十个服务生将李霸道要的烈酒全部都搬了进来。

    “来,让我们的徐少全部给喝掉!”李霸道轻蔑的让这些人把酒全部搬到了徐世民的面前。

    此时看到酒的徐世民才突然的清醒过来。

    “李李少,看在我们同是帝都圈子里的人,放了我吧,放了我吧!”徐世民赶紧对着李霸道赔罪道。

    李霸道晋升天玄境的消息在帝都早已经不是秘密了,十一二岁上天玄,这说明李霸道的天赋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妖孽了,这样与一个未来的巨擎交恶,明显徐世民的下场会很惨。

    李霸道指了指面前的酒,“喝了它,我就放过你。”

    看着面前的这十箱烈酒,徐世民整个人都慌了,这要是喝下去的话,自己还能有命?

    “李少李少你就发发慈悲吧李少!”

    徐世民觉得自己唯一的路就是向李霸道求饶。

    但是李霸道明显不是很想放过徐世民,一把抓住了徐世民的头发,将其往后一拉,徐世民的头往后一仰,一只手捏住了徐世民的嘴,随手抄起一瓶烈酒,拇指轻弹,打开了瓶盖直接塞进了徐世民的嘴里。

    “哪有那么多逼话说,反正又喝不死人!”

    咕噜咕噜

    酒水直接灌入徐世民的嘴里,辛辣的味道让徐世民忍不住咳了一下,酒水从鼻腔中喷了出来,喷的李霸道满手都死。

    但是李霸道并不在乎,继续往里面灌。

    整整一瓶,被李霸道以极其恶劣的方式灌入肚中。

    徐世民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呛的,还是酒上头。

    “继续喝,老子没喊停你要是停下,那就换老子喂你喝!”李霸道继续开了一瓶酒,直接赛到了徐世民的手里。

    随后李霸道看向了张龙吟,“怎么?还得老子给你提个醒?”

    此时的张龙吟急的都要哭了,他非常委屈的看着李霸道:“小的小的真的不知道!”

    “啪!”又是一巴掌。

    “知道不?!”

    “小的”

    “啪!”

    “这下知道了吧?!”

    “小的”

    “啪!”

    “可明白了?!”

    也不知道被扇了多少下,张龙吟的脸都被扇肿了。

    “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真的知道了”

    而此时的徐世民也猛灌了无数的酒,在喝完第三瓶的时候,整个人直接醉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废物!”李霸道对着徐世民吐了口唾沫,随后看着门口那群眼睁睁盯着这边的保镖:“把这条狗给老子拖走!”

    得到李霸道命令的保镖们如释重负,赶紧手忙脚乱的抬起了自己的少爷,准备离开

    只是,此时的李霸道莫名其妙又接到了一条短信。

    “等会,把人给老子放下。”

    请记住本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a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