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八百一十八章 无题
    “老师这辈子最大的骄傲不是守护帝国,而是教出你们这一群学生!”

    “不要!”

    从床上坐了起来,月光透过窗户洒进了房间里,可是床上的那个人,却是一身冷汗的不停的在喘着气,他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整个人都懵了……

    这个房间是大魔头曾经的房间,里面的陈设一直没有变过,而李子成也不过只是在这间房间里暂住罢了,说是暂住,不过是睡在这张床上而已,也不敢有任何的破坏。

    室外的温度很低,微微喘口气,便是长条的雾气。

    李子成披着一件衣服,走到了阳台,此时的阳台已经有些破旧不堪了,但是他还是喜欢待在阳台,因为以前方老师就喜欢待在这里,倚靠着栏杆,看着晨练的他们。

    月光有些柔和,却让李子成有些孤寂。

    以前的那些小伙伴一个个都有了孩子,像李霸道和雷凌儿都准备生第二胎了,而李子成却还是孤身一人。

    李子成深吸了一口气,长大成人最大的坏处,就是所有的事情都必须自己做决定,所有的事情都必须自己去承担。

    而不能像以前那样,犯了错可以躲在方老师的身后,最多也就被打瘸腿而已,所有的事情自己搞不定,还可以去请教大魔头,大魔头总会有办法。

    就好像小时候的我们,做每一个决定都会小心翼翼,但是每件事都想要自己做决定,我们总想长大,因为我们以为长大以后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自己做主。

    等长大之后,才发现,原来……长大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好。

    回到房间,重新钻回被窝,这床被子上面有着大魔头淡淡的味道,闻着这种问道,李子成觉得非常的安心。

    借着被子里仅有的余温,李子成蜷缩成一团,他将脑袋蒙住,将枕头压在脑袋上,就仿佛大魔头用手压着他的头一样,他还是小时候那样……

    也只有在这里,他可以无所顾忌的叹气,不用伪装自己。

    没睡多大一会,李子成便醒了,因为今天他还有事情要做,如果睡过头的话,或许忙活了很久的事情就白费了。

    外面依旧是黑夜,这个晚上他好像就没怎么睡好过。

    再次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搓了搓自己的脑袋,头皮有些痒,起身穿上睡袍,李子成走进了浴室之中。

    小孩有小孩的作业,大人有大人的烦恼。

    比如说,今天的李子成需要去他女朋友家里见父母。

    “李魔头起床啦!”

    走在后山的练武场,一年二班的学生都害怕李子成,因为李子成喜欢打人,并且李子成还是希望学院的院长,再加上他跟自己的父母都还认识。

    李子成不想改变这个称呼,大魔头……李魔头,最起码听起来还不错,他不介意别人说他跟大魔头越来越像。

    年龄小的学生其实并不知道如何形容那些可怕的人,他们更多喜欢称呼为魔鬼、魔头或者坏人。

    一年二班的学生比上一代的一年二班还要惨,李子成要求他们在双休日也要晨练,否则就每个人加一条腿。

    如果你要问谁是王法,李子成在希望学院就是王法,哪怕帝都的教育部来人,李子成都照样玩自己的泥巴!

    在瞪了好几个偷懒的小萝卜头之后,李子成便走出了大门。

    他左顾右盼许久之后,看到没有人看见自己之后,便拿出了一张人皮面具。

    没错,这就是当年表哥的那一张人皮面具。

    当李子成身居高位之后,却发现,想要再找一份爱情的时候,太难了,这个世界太过于浮夸,每个人都假笑的像真的一样,像雷凌儿和李霸道的爱情实在是太难找了。

    哪怕白语和白紫兰的骨科他李子成其实也是可以接受的。

    不知道为什么,李子成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表哥张子弘的面容……

    这人皮面具是李子成借了好久之后才借到的,李子成想要的是一份纯净的爱情,就像大魔头跟师娘一样。

    师娘?!

    李子成的脑袋里突然冒出了这两个字,却发现始终想不起师娘的面容……

    戴上了人皮面具,李子成便从高高在上的希望学院的院长,圣灵大陆的木系战神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四处张望了一眼,跑到了一家卖烟酒的摊子上,买了一瓶价值两百来块的酒,摊主并不认识李子成,但是也没有把价格抬太高。

    “嘟……”

    李子成接起了手机,这手机现在是越来越高科技了,出门连钱都不用带,用手机随便一点便可付账成功。

    “你在哪里?”手机传出来了一个还算好听的女声,这让李子成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还在城里呢,怎么啦?”李子成问道。

    “你过来的时候,不要买东西,人过来就行了!”女孩说道。

    “你确定?”李子成疑惑道。

    哪有男朋友去女朋友家里两手空空什么东西都不拿的。

    “那……要不你还是买点东西吧!”女孩不确定道。

    “小笨蛋,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的!”李子成笑道。

    女孩不知道在那边嘀嘀咕咕了多久,随后点了点头,“行吧!”

    李子成挂掉了电话,等了一会,便看到了一辆前往洛水城乡下的班车,便伸出手拦车。

    “六块!”售票员说道。

    李子成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十元递给了售票员。

    班车上还有一个空位,李子成提着酒便走到了空位上,坐了下来。

    随着班车的发动,他的内心也忐忑了起来。

    成年人的世界其实很多时候并不是喜欢和不喜欢的问题,而是适合和不适合的问题。

    以前的我们以为自己不会将就,当你身边的那个人不是你爱的那个人的时候,其实我们早就学会了将就。

    有很多人都说,宁愿孤独,也不愿将就。

    喝最烈的酒,撒最傻的慌。

    随着车辆的慢慢的行走,这辆通往某个乡镇的车,如同老爷子一样,咳嗽几声,又走几步,也刚好给了李子成缓冲的时间。

    他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将就亦或者是什么了,最起码他知道,他喜欢这个女孩子。

    漂亮的女孩子有很多。

    但是她并不漂亮,但是却让李子成喜欢。

    这便足够了。

    “你到了没?”车在路上走走停停,女孩的电话却没有停过,时不时就打过来一个,李子成却不恼,这有什么可恼的。

    “快到了,已经走了一半了!”

    李子成点头道。

    “怎么这么慢啊!”女孩抱怨道。

    “已经很快了啦,都没有堵车!”李子成安慰道。

    “好嘛好嘛!”女孩应道。

    李子成能听到女孩语气里的不开心,但是他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他没有买车呢!

    好不容易下了车,女孩说她爸会来接他。

    只是不凑巧的是,天空飘起了小雨,蒙蒙细雨,路上的行人纷纷咒骂着这坏人的天气,李子成左右看着那些有车的人家,却没有哪个为他停留,他以为会遇见女孩的父亲。

    【你到了没?】

    女孩发信息过来。

    【到了!】李子成回复道。

    【我问一下我爸,让他来接你!】

    过了不到一分钟,女孩便再发信息过来。

    【我爸说他有事,要不你坐车过来吧!】

    李子成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随后他发信息道:【嗯好,那你发定位给我吧!】

    女孩发给了个定位给他,距离李子成的位置还停远的,李子成有点无奈,左右寻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有搭人的车。

    一直等了许久,才有一辆过路的车。

    李子成便坐上了这辆车,来到了女孩发的定位。

    定位的地点,旁边有条小溪,小溪的水很清澈,李子成和这个女孩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见面了。

    【你到了没?】

    李子成掏出了手机,回复:【到了。】

    【在哪,我怎么没看见你!】

    【你定位旁边不是有条小溪吗,就在这里!】

    【哪有什么小溪,我重新给你发个定位!】

    等女孩的定位发过来之后,李子成却发现,还有一段很大的距离。

    一直走,一直走。

    走了接近十分钟,才终于发现有两个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的人。

    李子成不知道自己是该平静着脸,还是笑。

    所幸便将脑袋转到了一边。

    “呀,你还能找到这里来啊!”女孩轻哼道。

    “当然!”李子成笑着点头道。

    “咦,李老师!”女孩旁边还有一个短发的小女孩,她的牙齿有点突出,脸上还有些些许的腮红,可能乡下的女孩都有些许这样的皮肤。

    “小朋友,你作业写完了没!”李子成打趣道。

    “没有!”小女孩哼声道:“我姑姑都没教我怎么写!”

    “哟,一个学府毕业的社会人,现在连学院的作业都写不来了嘛!”李子成摸了摸女孩的头发取笑道。

    “哪里是,明明是她自己不愿意写!”女孩推脱道。

    “就是姑姑不会教!”小女孩哼道。

    “你爸爸妈妈都在家吗?”李子成突然问道。

    “嗯呐,都在,还有我姑姑!”女孩点点头道。

    “行吧!”李子成深吸了一口气,便跟着女孩走了过去。

    女孩的家进门便是堂屋,那种祠堂。

    从祠堂绕进去,便是一个环形的楼梯,李子成一步一步走了上去,推开门,便看到一男两女坐在一个炭火边聊着家常。

    “这是……”

    看到李子成的到来,这三个人并没有感觉到意外,而女孩的父亲却明知故问道。

    “唉,珍珍不是说了嘛,同学,同学!”一个长相如同男人一样的女人,大声嚷嚷道。

    “哦~同学哦!”男人点头道。

    “来,烤火,烤火!”女人招呼着李子成在火边坐了下来。

    而女孩的姑姑则是起身为李子成泡了一杯茶。

    “我们家是很随便的,就不招呼你了!”男人连起身的意思都没有,翘着二郎腿,正眼都没有瞧过李子成。

    “叔叔,抽烟!”李子成从口袋里取了一包没有拆封的烟,递了两根给男人,男人却正眼都没瞧过李子成,随手接了一根,便推掉了第二根。

    “我跟你说啊,我家珍珍读书可是用了我大几十万,以后不管她找了哪个男人,这几十万都还是要还的,你看我这房子都没有装修,就是等着珍珍结婚的时候,让她还钱的!”女人仿佛聊着家常对着李子成说道。

    李子成笑了笑,点头道:“应该的应该的。”

    “你在哪上班?”男人淡淡的问道。

    “洛水城,学院的老师。”李子成回答道。

    “洛水城哦,年轻人还是得往大地方发展一下,这洛水城还是小了点!”男人点头道。

    “嗯,我知道!”李子成点头道。

    “你家是做什么的?”女人问道。

    “服装生意。”李子成回答道。

    “服装生意,现在的生意不好做了吧,一年到头也剩不下什么钱的吧,现在的生意不景气,我和珍珍他爸也就在外面做点小生意,现在的生意不好做哦!”女人说道。

    “嗯,不好做,以前好做一点!”李子成点头道。

    这个时候,女人突然接了一个电话,“喂,你啤酒卖完了?我仓库里还有百来件,什么?两天就卖完,你等下,我马上就帮你从其他地方发货!”

    女人和男人便开始聊起了生意上的事情,便不在搭理李子成。

    一旁的姑姑看了一眼李子成,李子成对着姑姑笑了笑,姑姑也是慈眉善目的对着李子成笑了笑。

    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

    过了好久好久,女人和男人才将电话挂掉,看着李子成并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哎呀,你和我珍珍是学府的同学是吧?”

    “嗯,同学!”李子成淡然的点了点头。

    “吃点东西吧,在我这里呢,就随便一点,我们不是招呼的人,随便一点!”女人起身道。

    此时的李子成才发现,女孩的母亲穿着一身睡衣。

    而男人伸了一个懒腰懒腰,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李子成认得,那是价值大概四十块的烟,比自己递给他的那烟要好,但是在李子成的手上,还有一包供给帝国领导的烟没有拿出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