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八百一十一章 落幕(中)
    (上一章已经修改)

    “嘭!”

    骷髅手掌速度极为快捷,仅仅一个眨眼,便是在方白等人震惊的目光中,将胡闹重新凝聚的神魂拍灭,并且将胡闹给拍下天空。

    “噗!”

    神魂灭,胡闹也遭受了牵连,猛吐一口鲜血。

    “桀桀,说了,这亡者方白的灵魂,阎罗殿要了!”

    见那墨玉死神转眼便将目标转向了自己,方白的面色也是微微一变,尹白说过了,他的一切本领对这阎罗殿的人都构不成任何作用,这也就是说,自己等于是一个废物。

    “和他拼了!”方白紧握了握自己的手,咬牙一阵发狠,没想到这阎罗殿找上门的速度竟然这么快。

    就在方白心中转动着念头时,紫竹音却是缓缓抓住了他的手臂,淡淡道:“交给我吧!”

    方白一怔,转过头,望着母亲那淡淡微笑的面容,轻呼一声:“娘!”

    “放心,好歹娘可是五行大陆最强之人,哪怕是你……都未必有娘厉害!”

    “紫竹音?”墨玉死神看着走出来的紫竹音,忍不住震怒,“你莫当身后有紫天帝,便可如此肆无忌惮,我阎罗殿要的人,谁都护不住!”

    “废话少说!”紫竹音眼睛猛睁,双眸燃烧起了紫色的烈焰,一柄紫色的战刃凭空出现,一尊紫武神凝聚于身后,在这一刻,一股滔天气势冲天而起。

    “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们了!”墨玉死神的目光微微暗沉。

    感受着墨玉死神以及阎王和比奴斯的杀意,紫竹音心头也是微微一沉,刚解脱枷锁的她,哪怕修为提升的再快,也不过圣灵罢了……

    心头微微一沉,紫竹音也是不再废话,雄厚的灵力自体内铺天盖地的爆涌而出,作为五行大陆攻击第一,紫竹音的实力自然也不是能够小窥的。

    “想要护住他人,得看你有没有本事了!”见到紫竹音这般举动,那墨玉死神也是一阵怪笑,随即袖袍一挥,道道诡异黑雾,迅速自体内涌出,最后在天空之上凝聚成了黑沉沉的云雾,连那天际之上的阳光,都是难以穿透,一时间,仿佛天黑了一样,瞬间便是变得暗沉下来。

    这一刻,天雷滚滚,乌云密闭。

    而站在四个方位的阎罗殿之人,随即也是行动了起来。

    “轰!”

    比奴斯的权杖一挥,无数沙漠骨兵便是和胡说交战在一起。

    霍羽找上了亚拓。

    嗤!嗤!

    两拳交错,两道身影诡异的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瞬间,再次出现后,已经出现在百米之外,一时间,天际之上雷声滚滚,人影闪掠,每一次人影的出现,都会因为极端强悍的力量的碰撞而爆发出惊雷一样的炸响,令下方无数人心惊胆寒。

    天际之上,黑云滚滚,偶尔有着强劲的气浪,将那云层吹动。

    城墙上,方白望着天空中那些雷声,面色颇为难看,只是,无论他怎么去呼唤系统,系统都好像死了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三年二班的萝卜头的实力虽然已经跟上来了,但是面对成名已久的阎罗殿,还是有些不够看。

    “方白,怎么办?”尹白紧皱着眉头,看着天空。

    方白有些无奈,却也找不到任何办法,纵使他认为自己是开了金手指的挂逼,但是……就好像那句话说的,在牛逼的主角,再没有长成的时候,依旧只是一个菜逼。

    他多希望以自己名字为主角的这本书是一本无敌文,若是一本无敌文该多好,那么他就可以纵横整个圣灵大陆,看谁不爽就灭了谁……

    “我如果能早点认识你,该多好。”方白忍不住叹了口气。

    “我也是。”尹白从背后环抱住了他,忍不住将脑袋埋在了他的背部。

    “嘭!”

    一道霹雳巨响响彻天地,无数人双耳都是在这一刻被震的一阵刺痛,更有不济者,耳朵竟然溢出了鲜血。

    巨声响起,两道人影也是猛然倒飞而出,一道细微的低沉闷响传出,确实准确的落入李子成的耳中,顿时李子成心中一惊,原来那夏无双竟然偷袭自己,子弘哥为自己挡住这一下。

    “不……”李子成不敢置信的怒吼道。

    “该死的东西,竟然敢挡住本座!”夏无双怒道。

    “你该死啊!”李子成一把扶住了张子弘,看着嘴角猛吐血的张子弘,额头青筋暴起。

    “你渴望力量吗?”

    就在此时,李子成的耳边传入一阵诡异的声音。

    “不跟你们玩咯!”

    阎罗殿的四个人随即对视了一眼。

    墨玉死神随后阴笑一声,待三年二班的人来不及有所反应,身形一闪,便是划破天际,直奔方白所在的方位。

    “卑鄙!”见到墨玉死神的举动,李子成面色也是瞬间大变,怒喝一声,也不再管体内激烈波动的灵力,身形化为模糊的影子,赶紧追去。

    见到突然奔袭而来的墨玉死神,方白等人也是脸色一变。

    尹白直接将方白拉扯至自己的身后。

    “螳臂当车!”

    黑影暴掠而至,见到那挡于面前的尹白,墨玉死神一声冷喝,随即一柄巨大镰刀涌出,随即散发着黑气,狠狠的斩向尹白,虽说尹白赶紧迎敌,可在那巨大的差距之下,仅仅只是一回合,便被拍退无数米。

    随着墨玉死神的认真,其他的几位阎罗殿的人也纷纷露出了自己的真实实力,不再和这些小孩子戏玩下去。

    “尹白……”

    方白紧张的叫出了声。

    “方白,别再挣扎了。”墨玉死神一步一步朝着方白走了过来,“你自己看看,因为你,你门下的弟子,一个个都将惨死。”

    “何必呢?一群还未长成的小家伙,因为你,因为一个早该入轮回的人,却要断送掉大好前途,好好活着不好吗?”墨玉死神仿佛是不想再玩下去,暴射而来的李子成被他凌空一脚踩在了脚下。

    “一群圣王境都没有的小孩子,还有你身后的那位女子,天魔族的吧?圣灵境,修行不易,何必呢?”

    “我阎罗殿并不嗜杀,但是你违背了天道,你如那孔圣一般,早应该进入轮回,如果因为你的一己之私,害得你这些不该死的学生,一个个死掉的话,你良心可安?”

    墨玉死神用手中的镰刀修裁着自己的指甲,随后一脚踹在了李子成的腹部,将其踹出数十米。

    “你以身合道,连轮回王都赞叹你的大义,但是于天道而言,这些都是注定的!”墨玉死神继续说着。

    “狗屁天道……这天若要收他,我便逆天!”

    化身魔佛的李霸道此刻已经是狼狈不堪,以圣王境和圣皇境的阎王激战如此之久,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你叫李霸道是吗?”墨玉死神转头看着不远处的李霸道,眼神之中带着一些欣赏的意味:“你开辟了一条新的大道,只是……你太过弱小!”

    随后一股巨大的力量突起,圣皇境的实力展露无遗,让周围那些想要偷袭的学生都为止一停,感受着巨大的实力差距,仿若小河比大海,他们这一刻才明白,自己跟这阎罗殿的人的差距。

    “你的门下这些学生,每一个以后都注定登顶大陆之巅,若是白白葬送在这里,值得吗?”墨玉死神有些遗憾的看着方白道,“其实你也看得到,我们并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这是一群有潜力的孩子!”

    随后指着天空中的霍羽道:“未来的魔界之主对吗?”

    看着一旁的阿布:“万年前的银凯大帝的传承者。”

    指着一旁的李子成道:“木灵体,最起码得是一尊大帝!”

    又指着一旁的李霸道:“神魔合一,独步天下。”

    指着远处的夏百合道:“上古棋魂继承者。”

    指着胡闹道:“黑暗之子。”

    又指着远处和比奴斯交战的胡说道:“地狱三头犬的契约者,上古金鹏的后代。”

    “若是你不合道,你以后的成就远比孔圣要高,可以说,等百年之后,整个圣灵大陆,你一个喷嚏都会让其抖上三抖!”

    墨玉死神忍不住感叹了一声,“可是,天道有自己的规则,人人都想日天……嗯咳……逆天!可是你让天怎么办?”

    听着最后这如同戏言一般的话语,方白忍不住低下了自己的头,就像他说的一样,这些孩子以后注定要搅动风云,不应该葬送在这里。

    但是在方白低下头的这一刻,他竟然无法操控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被人接管了一般。

    墨玉死神说的话,并没有任何错误。

    但是方白就是有那么一些不甘心,若是能活着,谁会想着去死呢?

    目光直视着墨玉死神的那一张有些瘦弱的脸,他知道,以自己的状态,已经根本不可能再离开这里了。

    ‘方白’有些淡然的看了一眼远处的那些学生,又看了一眼身后的尹白,淡淡道:“你让他们住手吧!”

    “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是个好老师!”墨玉死神赞叹了一声,随之轻喝道:“都停手!”

    心中念头急速扇动,‘方白’目光下移,视线犹如看透了黑暗一眼,直视着不远处的李子成、李霸道等人,平和一笑,“你说的对,我早应入轮回,只是却放不下这些孩子。”

    “轮回殿并不会对生者出手,若是他们有出息,等成长起来,便可来轮回殿找我们为你报仇。”墨玉死神无所谓道。

    “大魔头……你骗人……你又骗人,你这个大骗子!”

    “方老师……你说好不当英雄的!你说好……呜呜呜……”

    “我们……就是死……我不要你走……”

    “呜呜呜呜……”

    看着大魔头仿佛已经认命了一般,陈月洛雪等人有些不争气的哽咽了起来。

    “我可以再跟他们说几句话吗?”‘方白’看着墨玉死神问道。

    “请便!”墨玉死神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他们仅仅是来抓方白的,但并不代表是抓犯人。

    ‘方白’纵身一跃,来到了洛雪等人的身边,轻轻擦拭掉她们脸上的眼泪:“小丫头,这是老师的宿命,有什么可哭的!”

    “老师多活了这么久,打破了五行大陆所有生灵的枷锁,你们也不会再收到六道限制,对于老师来说,已经值得了!”

    “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

    洛雪疯狂摇起了自己的头,她哽咽的看着方老师:“我宁愿你不合道……我宁愿……我宁愿活在洛水城……”

    “我宁愿你……永远陪着我们……”

    “就是……”陈月说了两个字,眼神便黯淡了下去,自言自语道:“若是你不在……我们获得再大的成就……又有什么意义呢!”

    “师父……我想你一辈子都教我酿酒……”王月怡抽泣了一声:“哪怕只能活上千年……那也便是很快乐的事。”

    三年二班其他的孩子也是一幅舍不得的样子看着方白。

    “呵呵,小丫头片子!”方白笑了笑,摸了摸王月怡的脸庞,“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或许老师以后不能再继续陪伴在你们身旁了,日后,一切都得依靠自己,这么多年了,你们也不再是当年那个需要老师随时陪在身边的小孩子了,日后的你们……远比老师所想的要厉害,若是有缘……”

    方白的眼神也暗淡了下来,他知道,自己可能再也看不见他们名扬大陆的那一天了。

    “不管怎么样,你们永远是老师最得意的学生,老师为你们骄傲!”方白大笑了好几声。

    听得这句话,李子成的身体顿时距离颤抖了起来,牙齿紧咬着嘴唇,鲜血渗透而出,这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一幕。

    无数萝卜头目光呆滞的看着面前的大魔头,这一刻,他们才感受到自己的实力有多么的不足。

    李子成只感觉到自己的弱小,木灵体又如何,守护不住的始终守护不住。

    拦不住大魔头的以身合道,当大魔头被抓走的时候,他也守护不住。

    看着大魔头的背影,他知道……这一别,或许便是永远。

    “不要……不要……不要走……我在努力了……我努力不哭了……我有很努力的修炼了……不要走……”李子成的眼角终是落下的泪水,大魔头在他心中的位置是别人无可替代的,亦师亦父。

    “你渴望力量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