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八百一十章 落幕(上)
    看着能和帝释天对持而不落下风的霍羽。

    三年二班的小伙伴们都惊住了。

    连方白都惊住了,这简直就是开挂的挂逼啊,这特么都才刚接受传承,听帝释天这意思,霍羽就是下一任魔界之主?

    “统统,怎么感觉四大圣碑里,就你没用一点?”

    方白忍不住吐槽道。

    “我说过了,我废啊!”

    系统无所谓道。

    “可是,作为人族的圣碑,你也太废了一点吧!”方白对比着两大神级圣碑之间的差别,霍羽刚拿到黑暗圣碑,就成为了三年二班里的最强者,想自己,当年就算系统加身,还必须从最开始的人心境慢慢磨练上来……打瘸了多少小萝卜头的腿才有了今天的自己。

    “怪我咯~”系统无可奈何的说道,“等等……”

    “怎么了?”方白愕然。

    “桀桀桀桀桀……亡者方白?”

    就在帝释天的身影消散不久,一道黑影如闪电般划破天际,瞬间便是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手握着一把墨绿色的镰刀,如同收割灵魂的死神一般,漂浮在天空之中。

    “阎……阎罗殿?”

    尹白惊呼,原本红润的小脸在顷刻间变得苍白。

    “阎罗殿?”

    “阎罗殿?”

    “阎罗殿,就是那个要抓大魔头的组织?”

    几乎所有的萝卜头在瞬间反应过来,纷纷挡在了方白的面前。

    “就你们这几个小不点,或是还挡不住我们的。”阎罗殿的墨玉死神怪笑道,随后其他方向再一次出现了几道身影。

    东方青面獠牙,头顶玉冠,手握镇魂牌的阎王。

    南方狗头人身,手握死亡权杖,不死不灭的轮回死神比奴斯。

    以及……正北方出现的夏族之子,夏无双。

    “看见我,是不是很意外?”夏无双耸了耸肩,一幅清秀俊美的面容上,确实那般的嗜血。

    而这一刻,三年二班无数人的眼中都冒出了怒火,看见这曾经魔族的走狗,他们都恨不得将其扒皮抽筋,但是来到圣灵大陆之后,夏无双仿佛消失了一样,无论他们怎么打听,都没找到夏无双的消息,他竟然加入了阎罗殿。

    “亡者方白,轮回簿上记载,你早该落入轮回,往生几载,当诛!”阎王手握镇魂牌,朝着方白一指。

    “轮回百鬼!”

    瞬间后,一道怒吼声,陡然响彻天际!

    一股诡异黑雾陡然从阎王体内爆涌而出,无数鬼魂冲向方白,这些鬼魂尖叫着,怒吼着,嬉笑着,仿佛看到了什么美味的大餐一样,每个鬼魂的眼中都充满了渴求。

    “来吧……”

    “加入我们吧!”

    “亡者的归宿!”

    这一刻,所有人的面色都是变得异常难看了起来!

    庞大的冰雷城,皆是在此刻变得异常安静起来。

    “想在我们面前带走大魔头,你做梦!”李子成一马当先,随着他的气息暴涨的那一刻,整个冰雷城方圆百米内的植物在眨眼间疯长,几乎是数秒之内,便笼罩了周围百米,形成了一座巨大的森林之墙。

    “木灵体?”

    死神比奴斯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丝愕然。

    “轮回之门!”

    他手中的死亡权杖一挥,一道巨大闪烁着黑色光芒的晶莹沙漠之门出现在了冰雷城的不远处,“生与死,轮回不止,你们死,我们生!”

    随着流沙的殆尽,沙漠之门之中涌出了无数枯骨。

    “这些骷髅,就交给我了!”

    胡说超前踏了一步,一股巨大的黑暗波动从脚下冲天而起,数不清的印记符文包裹住自己,“地狱三头犬之身!”

    “吼!”

    从胡说的身体内传出了一道来自地狱深处的咆哮声。

    咆哮声响彻天际,超强的音波席卷大地,朝着沙漠之门轰击而去。

    然而就在音波即将接触沙漠骨兵之时,比奴斯的狗头闪过一丝冷笑,沙漠之门一阵剧烈抖动,一股巨大的沙尘暴被吹出,和声波撞击在一起,两者相互侵蚀,最后尽数化为虚无。

    “地狱三头犬的传承者?你现在还过于弱小,无法匹敌已经大成的我的。”比奴斯一阵怪异的阴笑声,随即话音一转,响彻天际:“既然已经找到了亡者,那么……阻挡阎罗殿轮回的人,都得死!”

    “想要带走方白,得先问过我同意不同意!”

    尹白俏脸铁青,身后迅速浮现出一尊天魔,随即小脚一踏,瞬间闪掠上天际,朝着墨玉死神暴掠而去。

    “不自量力!”

    感受着那暴掠而来的尹白,墨玉死神冷笑几声,随即一道镰刀之影猛然穿刺而过,目标直指尹白的喉咙。

    俏脸冰寒,尹白芊芊十指疯狂舞动,身后的天魔猛然睁开自己的眼睛,分化无数幻影,手中天魔之刃分化出无数幻影,与那道镰刀之影交织在一起,最后尽数泯灭。

    “天魔一族……”

    墨玉死神喃喃了一声,身后一尊和自己一摸一样的百丈神魂陡然凝聚,猛然朝着尹白斩去。

    轰!

    能量爆炸声起,尹白的身影如遭重击,极速滑落天际,背后的天魔隐约有着泯灭的迹象,若不是方白接的及时,才没有坠地,以尹白仅仅圣灵境的实力,确实难以和墨玉死神相抗衡。

    随即,方白便准备冲上去,尹白却一把拉住了他:“你上去没用的。”

    “为何?”方白皱眉。

    “阎罗殿的人自幼便与死气打交道,你早已沾染了亡者的气息,你所有的本事,皆无法对他们产生任何作用。”尹白面色凝重道。

    “也就是说,我今天难逃此劫?”方白咬牙道,看着面前这些为自己而战的学生们,方白忍不住叹息一声。

    随着这一道叹息声,周围的学生们都忍不住看向了大魔头,这么多年来,他们还是首次在大魔头的话语中,感受一种不安以及不自信,当即李霸道沉声道:“无论如何,老子都不会让你落入这阎罗殿手中!”

    看着面前这颗蹭亮的大光头,方白笑着拍了拍李霸道的肩膀,缓缓道:“尽力而为吧,老师能教给你们的,都教给你们了,轮回殿虽然强,但是你们每个人的潜力都是无限的,只要你们学会了蛰伏,迟早有一天,你们会比肩紫天帝的……”

    听的大魔头那竟然犹如交代后事一样的语气,三年二班的成员们心无不绷的紧紧的。

    “想要带走你,必先踏过我阿布的尸体!”阿布悲愤的挡在了大魔头的身前,就好像大魔头活着的意义是他们,而阿布活着的意义,也同样就是他们……

    就在方白等人谈话间,在冰雷城的正上方,出现了一道光柱,光柱先是圆盘大小,到了最后,犹如玉柱大小,不断的扩大,而就在到达极致的时候,光柱开始迅速缩小,最后,一道全身笼罩在光柱之中的人影,缓缓出现在了所有目光注视下。

    光明圣甲有味闪亮,不知由何种材料所铸成,其上面有着极为俊美的纹路,细细看去,便是一道道金黄色的金边构筑而成的法阵,那般美轮美奂。

    只是,这突然出现的一幕,令在场很多人,无不皱眉,因为,来者不善。

    “啧啧啧,没想到啊,霍羽圣子,你竟然还没死……”

    随着光柱的出现,一道阴阳怪气的感叹声传至整个方圆数里,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霍羽不禁深吸一口气,怒喝道:“亚拓!”

    “就是这狗东西把霍羽给弄的半死不活的?”

    李霸道眯着眼睛看着突然出现的光明之子,冷声道。

    “本圣子的目标是霍羽,与你们阎罗殿无关,虽然我们目标不一样,但是我们可联手,将这些凡人杀死。”突然出现的亚拓淡漠的瞥了一眼周围的阎罗殿四人,笑道。

    李子成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面前的这些人视若无物的嚣张谈论,随即双手结印,愤怒的喝声响彻天际。

    “三年二班所有人,听令!”

    “誓死守卫——大魔头!”

    听得李子成所下的命令,在他身后三年二班所有人,先是一怔,随即齐齐怒声应和,在一道道整齐的声响中,尽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雕虫小技!”

    见到李子成这般举动,亚拓顿时一声笑,然而就在其要动手时,一道凌厉浑厚的镰刀之气,陡然自远处爆射天际,清澈的鸣叫,回荡在每一个人的耳边。

    在那道声响后,一股强悍气息,也是突兀从远处闪过。

    一道黑色的光柱从远处疾驰而来。

    “这股气息!”天空上,方白微微一怔,随即眼眸陡然虚眯了起来。

    “胡闹!”

    清澈的武器响动,响彻天际,随即,一道如虹芒的黑色镰刀自冰雷城后方闪掠而出,几个呼吸间,便是出现在了这片狼藉的场地之上。

    虹芒消散,露出其人影。

    一身骷髅黑甲,黑色长发飘然而下,无风自动,手持一柄巨大的镰刀,嘴角挂着冷笑,那般雄姿,却让人心中忍不住一声暗赞,一个帅气的小哥哥。

    突然出现的男子,也是让无数人怔了一下。

    随即他们的目光都迅速转移到了身后不远处的大魔头身上。

    “黑暗之子胡闹?”亚拓眯了眯眼睛:“你也是来抢黑暗圣碑的吗?”

    “呵呵……”胡闹冷笑一声,随即大步朝着三年二班走去,便是走到了方白的面前:“老师!”

    “胡闹,你……”望着这张比起许久之前多了几分成熟的男孩,方白也是笑了笑。

    背后死神虚影微微一震,胡闹迅速闪掠到队伍的最前方,目光看了一眼四周,大声笑道:“看来,我已经成为了三年二班最强者了!”

    闻言,李霸道怒笑一声:“放屁,老子才是最强者!”

    “最强者?你们是不是把我给忘记了?”霍羽一步踏空,迅速高飞与两人身边。

    “你们竟然敢忽视班长大人?”李子成怒声喝斥道。

    “滚,三年二班就你最废物!”三人齐齐反驳道。

    李子成:“……”

    “先别废话,把这些人杀了再说!”

    身处于云海之红,胡闹手中的镰刀一转动,而身后的陈月等人也是迅速给小伙伴们加上各种状态,身后的三个人也是闪掠而上,出现在天空之上。

    “死神!”

    冷喝声自胡闹口中喝出,随即身后一具巨大的全副武装的死神凝聚而出,数百丈之高的神魂,在其手中,一柄纹满玄奥死亡神纹的镰刀,镰刀微微一震,其上所蕴含的浑厚能量便将空间震的微微涟漪。

    “死!”

    胡闹轻握镰刀,随手一挥。

    身后的神魂便朝着不远处的五个人暴掠而去。

    “桀桀,单凭一个黑暗之子,便想要对付我阎罗殿之人,不自量力!”

    不远处的墨玉死神看着那带着死亡气息斩来的镰刀,却是不屑的摇了摇头,而后阴冷一笑,骨手黑袍挥动,诡异的黑色火焰自袖中爆射而出,最后将这柄镰刀完全包裹进去。

    黑色的火焰似乎蕴含着不可思议的腐蚀力,在和黑色镰刀接触的那一瞬间,便是将后者之内所蕴含的庞大能力迅速腐蚀殆尽,而在那诡异的黑雾的侵蚀下,胡闹短暂的失去了与神魂的联系,因此,只能看见自己的神魂迅速消亡。

    胡闹神魂出现的强悍一击,竟然对阎罗殿的墨玉死神没有丝毫的作用!

    “黑暗之力?啧啧……”墨玉死神揭开了遮掩自己面容的黑袍,黑袍之下并不是骷髅头,而是一颗有些瘦弱的头颅。

    “小子,我可是上一任的黑暗之子,你的黑暗之力,尚不够火候!”墨玉死神笑道。

    什么?!

    上一任黑暗之子?!

    胡闹咬了咬牙,确实不肯放弃,手印一动,神魂便再一次在身后凝聚。

    “烦人的弱者!”见到胡闹还不肯放弃,那墨玉死神面色也是一沉,这新一任黑暗之子好不知好歹,本想露出真身之后,逼退此人,毕竟自己也是出身黑暗教廷,此人与自己也有些渊源。

    当下一声阴冷怒喝,一股异常黑暗的磅礴能量,陡然自体内爆涌而出,随即在天际凝聚成为一道足有十来丈的骷髅巨手,对着胡闹狠狠拍了下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