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八百零九章 交易
    “大魔头,这天空的太阳怎么变成红色的了?而且还贼冷,不是要下雪了吧?”李子成的双手交叉着摸着自己的双臂,尝试着哈了口气。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肯定有大事要发生!”张子弘凝重道。

    “啪!”

    方白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脑上:“神经病都知道这一定有大事,你还哔哔叨个鬼!”

    “嘿嘿……那个总要装装逼嘛!”张子弘不恼反笑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

    “血月当空,代表着魔界通向人界的通道重新打开。”一旁的尹白淡淡道。

    “师娘!”

    “师娘!”

    “师娘!”

    学生们纷纷喊道。

    尹白并没有理会,而是有些担忧的看着头顶上的血月,“帝释天沉寂了一万年,想必,这一次……”

    “这一次,就让我们来守护大陆吧!”李子成自信的往前走了一步,这一刻,遍地生花,春暖花开一般,连枯萎的草根在这一刻都复苏了起来。

    “好孩子!”方白颇有些感动的抓住了李子成的肩膀,眼泪汪汪的看着李子成,随后双手用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将李子成翻转了一百八十度,狠狠一脚踹在了李子成的屁股上:“别把你们想的太牛逼,整个圣灵大陆上的天才何止千千万,多你们一个不多,少你们一个不少!”

    一脑袋扑在草地上的李子成忍不住撇了撇嘴,大声反驳道:“老师,你是想退缩了吗?”

    方白沉寂了一会,瞥了李子成一眼:“如果真的有要你们上去当英雄的那一天,那也必须等老师死了以后。”

    “方老师……”

    “大魔头……”

    “方老师……”

    听着这暖心的一句话,所有的萝卜头都忍不住咬住了自己的嘴唇,颇有些感动的看着方白。

    “是不是很感动?想不想哭?”突然哈哈一笑,用手摸了摸眼眶已经红起来的洛雪的小脑袋:“你真当老师煞笔呐,以前是迫不得已当英雄,现在嘛,跟老师有啥关系!”

    “你看看,大陆上还有最强武帝紫天帝,还有那些什么号称各种牛逼轰轰的传承人天才什么的,老师才不会傻傻的再上去当英雄了啦!”

    说完,方白笑着刮了刮洛雪的小鼻子。

    “老师……你经常说话不算话的。”洛雪冷不丁的揭穿道。

    “……”方白僵在了原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哪有,老师啥时候说话不算话了!”

    “就有!”洛雪皱了皱小鼻子哼声道:“而且好多次了!”

    而就在此时。

    天空乍现一团黑雾。

    距离雷神帝国冰雷城还有五十里的地方。

    在凌冽的寒风中。

    一位黑发之人正凌空朝着方白等人所在的走去,每一步,都会让天空之中的雪花停滞一瞬间,雪花纷纷绕开了这位黑发之人,他的额头上有着两只巨大的犄角,以及紫色的皮肤。

    “霍羽——”低沉的声音响起,滚滚声浪轰然而至,恐怖的气势似乎令整座冰雷城都微微颤抖了一下似得。

    这一刻,冰雷城无数人下意识便是一惊,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了半空之上的那位人影。

    哪怕相隔五十里,但是这位人影的声音却近如咫尺。

    霍羽双眼微眯,眼底的黑色神光崭然,身体已经飘然而起,身后竟然出现了六道黑色的光翼,顿时让整个冰雷城都笼罩在了一片黑暗之中。

    “帝——释——天——。”霍羽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却让身边的人顿时一惊,连方白都惊住了,这特么幕后**oss突然出现,是来干嘛?新手村杀小号?

    这按照正常的剧情,不是应该组织一大群人,然后号召各大公会组团下副本,然后历经各种史诗级难关,最后才能见到帝释天的嘛,这特么……剧情又被人改了?

    接受黑暗圣碑传承的霍羽,能够感受到面前这位同属于黑暗传承的帝释天的存在,就好像帝释天也能感受到霍羽的存在一样。

    “我勒个去,这特么幕后老大提前现身了?”

    “真的假的?”

    “这个黑发人是帝释天?”

    随着小伙伴们的议论,霍羽的身体缓缓朝着更高的空中飞去,与此同时,帝释天也飞向了更高处。

    两尊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神魂虚影出现在了冰雷城的上方。

    手持巨大的恶魔之刃,通体全黑,骷髅战甲,就像两尊复制体一样,在天空之中对持。

    “在朕还被封印的时候,我就关注你了!”尽管远隔数十里,但帝释天的声音依旧很清晰。

    “朕知道,你终有一天会回归黑暗。”

    霍羽淡然道:“我的黑暗,并非黑暗。”

    帝释天淡然一笑:“黑暗和光明,原本就是相互依存。”

    “光明和黑暗截然相反,但……越接近光明,黑暗就越明显,同样,没有黑暗的衬托,光明也便显得无关紧要。”霍羽无所谓道。

    “你知道朕来干什么吗?”帝释天神秘一笑,问道。

    “不知。”霍羽摇头。

    “你不用太过于戒备,朕若是想杀你,随手便可捏死你,你身后那位千古名师,还没达到孔师的高度,是奈何不了朕的。”帝释天摇了摇头道:“朕杀人,从来便是光明磊落,不像释天帝那个伪君子!”

    帝释天这番话颇有些影响了霍羽。

    以帝释天的实力,确实不需要和霍羽废话。

    “朕之所以不杀你,是因为黑暗圣碑选择了你,你便会是下一任魔界之主,但你需要明白的是,朕并不是你的敌人。”

    “你历经过黑暗,你看透过光明,你其实更应该明白,黑暗与光明,哪一个更加的肮脏!”

    帝释天的声音,仿佛带着一种魔力,让霍羽不知不觉便陷入了某一些记忆之中。

    相比于黑暗。

    霍羽的内心之中更加厌恶光明。

    黑暗更偏向于人类的**,而光明……则偏向于人性。

    在光明的教堂中,霍羽见过太多太多肮脏的事情。

    比如说一些信仰光明的民众想要忏悔,便会去忏悔室之中,但是这忏悔室却是那些神教高层人员寻欢作乐的地方。

    他们会将漂亮的女子用隔板夹住,另一边露出一个脑袋,而身下的一边全部置于一个暗室之中,那些高层人员不断在女子身上寻找着刺激,比如用皮鞭、蜡烛等等。

    最为恶心的是,他们将那些残留物混入粘稠的圣水之中,让女子一口一口喝下,然后在女子身上施展一个治愈术,装作一幅道貌岸然的样子,告诉女子,你的忏悔神听见了。

    根据霍羽在胡闹那里得到的一些情报,整个圣灵大陆的奴隶贸易最为活跃的便是光明教廷,他们一方面‘取’神的旨意将一些面貌娇美的女子‘请’去侍奉神灵,便告诉女子的家人,女子需要终身纯洁,不能再与家人见面,另一方面进行奴隶贸易,将这些女子卖给大陆各大商行换取金钱。

    说到虚伪,没有什么会比光明教廷的人更虚伪,神需要人们去侍奉吗?神需要吗?

    需要侍奉的不过是人类自己罢了。

    ……

    “相信,在你的心中已经得到了答案了。”

    帝释天的话,惊醒了霍羽。

    “朕来这里的目的,是想和你做一笔交易!”帝释天继续说道。

    “什么交易?”霍羽道。

    “你得到了黑暗圣碑的传承,你将会成为下一任魔界之主,而交易的内容便是……你要将光明教廷在人界连根拔起,杀光所有释天帝的走狗,届时,朕便会将魔界之主的位置让给你。”帝释天淡然一笑道。

    震撼感传遍整个冰雷城,谁能想到,这帝释天突然出现竟然会出现这样一番话,说好的打boss呢?

    这boss最后会是霍羽?

    霍羽也吃惊的有些发呆,他很怀疑帝释天是不是疯了,更是无法理解他这番话的意思。

    只要自己将光明教廷的人全部杀掉,然后就能成为魔界之主?他就不怕自己成为魔界之主之后,然后带着魔界全部人都成为魔头帮的人做好人好事学**,高唱社会主义**好?

    “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霍羽心头大震,但表面却依然平静。

    “目的?你这便无需知道了,只要你答应朕的交易,朕便可立即退兵,退守魔界,直到……你将光明教廷连根拔起,亦或者……你被杀死!”帝释天道。

    “很诱人的条件!”霍羽点头道,随后脑袋之中搜寻了无数种可能,但是他还是没有想明白,帝释天这么做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帝释天淡淡笑了笑。

    “我答应!”霍羽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先不论帝释天所说的条件,就算帝释天不提将光明教廷连根拔起,霍羽都会将光明教廷从大陆上抹去。

    帝释天的身影在空中淡化,消失。

    “很好,朕总算没有看错人。”

    帝释天带着笑意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而随着帝释天的消失,天空之中的血月也恍惚恢复了最开始的模样。

    霍羽也恍然做了一个梦一样,一切都还停留在大魔头刮小雪儿鼻子的那一刻。

    “老师……你经常说话不算话的。”洛雪道。

    “……”方白僵在了原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哪有,老师啥时候说话不算话了!”

    “就有!”洛雪皱了皱小鼻子哼声道:“而且好多次了!”

    看着这一幕,霍羽突然抬头看向帝释天来过的那个方向,却没有看见任何的人影。

    “小子,你别找了,帝释天操控了方圆百里内所有的空间,以他的实力,想要停滞时空并不是一件难事!”

    就在此时,霍羽的心中突然响起了一阵诡异的声响,这声响霍羽明白,便是那黑暗圣碑的声音。

    “也就是说,我已经答应了帝释天的交易了咯?”霍羽在心中说道。

    “当然,作为第二任魔界之主,帝释天并没有理由骗你。”黑暗圣碑回答道。

    “那他为什么要做这个交易?”霍羽询问道。

    “你想知道?”黑暗圣碑卖着关子笑道。

    “是!”

    “因为……腻了!”

    霍羽怎么想也想不明白黑暗圣碑的意思,但是黑暗圣碑随后也沉默了起来,无论霍羽怎么问,也不肯再做声,霍羽也只能放弃了追问。

    “咦?血月呢?”方白也恍惚了一下,看着头顶的烈阳,刚刚明明还是血红的一片,有些疑惑,有一种做了一个梦的感觉,但是奇怪的是,没有任何的记忆……

    虚幻的空间。

    周围的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迷离,让人忍不住沉迷,在这个远离神魔人三界的地方,一黑一白两道身影静静的漂浮在那里。

    只是,非常怪异的是,这两道身影的面容竟一模一样。

    只是一个人穿着黑袍,一个人穿着白袍,同样的是,一个人身后长着黑色羽翼,而另一个人身后长着白色羽翼。

    帝释天笑道:“释天帝,你的人选好了没有?”

    释天帝冷冷的看了一眼帝释天:“你从朕光明教廷之中选人,你觉得朕不会从你黑暗教廷之中选人?”

    帝释天哈哈笑道:“朕的黑暗教廷之中的人谁会信仰你那虚伪的光明?这赌,你是输定了!”

    “那可未必!”释天帝冷笑道。

    帝释天道:“那有什么未必的!”

    “你等着便是!”释天帝道。

    “朕,拭目以待!”帝释天笑道。

    正在此时,突然,一道金光出现在了帝释天和释天帝的身边,随后化作分化成六道不同颜色的光彩,一个人形出现在了两位神灵的身边。

    “六道轮回王?”释天帝眉头轻皱。

    “你们是在商量找继承人的事情吧?”轮回王询问道。

    “嗯!”帝释天点头道。

    “正好,本座也在找继承人,本座的继承人并非偷渡者,阎罗殿不能随意出手,只能来拜托你们二人了。”轮回王道。

    “直说便可!”释天帝道。

    看这样,轮回王便直接说道:“本座需要你们的势力为本座追杀一个人,最好一击必杀,直接干掉,最好干的连渣都别剩下,否则,按照他正常的寿命,还得活上个万年……”

    释天帝和帝释天对视了一眼,仿佛也明白了轮回王的意思,纷纷笑道:“这事简单。”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