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八百零一章 日子
    洛雪满脸欢喜的蹲在旁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火炉上的烤肉,看着方老师熟练的将竹签儿翻来翻去。

    烤肉字炭火的炙烤下微微发卷,慢慢的变焦黄,肥肉里的油脂溢了出来,在烤肉的表面跳动着。

    “噗——”

    随着一滴油脂落在炭火上,一股烤肉的香味充斥在了空地上,肉味夹杂着各种调味料的特殊香味,让所有人食指大开,就好像晚上饿了之后,往大排档去,那浓浓的烧烤味道,让人欲罢不能。

    方白自己忍不住喉结耸动了一下,很久没有尝自己做的东西了,而敖小小眼睛直冒光,不停的咬着自己的手指,两只眼睛在夕阳的照射下,仿佛会发出野兽一样的光芒,死死的盯着方白手中还在翻动的烤肉。

    “咕噜!”

    一旁的洛雪也忍不住吞了口唾沫,摸着嘴巴道:“方老师,还要多久啊!”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等会!”方白看着火候还仅仅只有四五成熟的烤肉,只能安抚,加大了些许火力之后,从一旁捏出来了一些细盐,撒在了烤肉上。

    “给我给我!”

    敖小小急不可耐的伸出了自己的手,她可是有好一段日子没有吃过大魔头烤的肉了,激动的结果竹签,赶紧咬了一口,那一种熟悉的味道将她彻底的淹没了下去。

    金黄色的烤肉,配上红红的辣椒,让人忍不住狂吞口水。

    “唔……终于又吃到了……呜呜呜……”小丫头使劲的哈着气,因为吃的太着急,舌头烫到了,但也因为吃到了这烤肉,激动的差点哭了。

    而一旁的洛雪则仿佛一头饿急了的小猫咪,将整个烤肉都吃进了嘴里。

    “大魔头,我呢我呢!快给我一串!”李子成也忍不住伸出了自己的手。

    “别急别急,去弄几只鸡来,做几只叫化鸡吃!”方白微微摇了摇头,指使着李子成。

    “哎呀,你咋不早说!”李子成着急的疯狂撸着自己的脑袋,就差没把自己给撸成李霸道。

    赶紧冲到大魔头以前养鸡的地方,现在莫大爷也养了很多鸡,轻喝一声,便震死了好几只鸡,赶紧一把拦在怀里,飞快的朝着大魔头冲去。

    从远处看去,就像是一个长满羽毛的……鸟人?

    “快快快,烤肉!”李子成一把将身上的鸡全部扔在了地上。

    “着什么急!”方白慢条斯理的翻着烤肉,然后细细的撒上盐巴,然后……拿起一根递给尹白,继续指使李子成道:“快去把毛和内脏处理干净!”

    李子成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专注的看着烤肉,由于大魔头亲自出手的次数实在是太少了。

    “不要嘛,我都把鸡都拿过来了!”李子成哀嚎道。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方白悠哉悠哉的念叨。

    “好好好,我去我去!”李子成翻了翻白眼,又提起了这几只鸡,跑到一边,疯狂的拔起了毛。

    或许是烤肉刺激了李子成,让他非常快速的就将这几只鸡全部处理干净。

    看着周围这些急不可耐的人,芙伊有些将信将疑的躲在了洛雪的身后,小声问道:“有那么好吃吗?”

    洛雪手里还拿着一串,递给了芙伊:“当然啦,方老师做的东西,将是你这一生之中所能吃到的最好吃的东西了!”

    芙伊则是表示有些不相信,毕竟她可是听族里的人说,最好吃的东西是暗夜森林里,生命之树结的生命之果。

    只是她接过洛雪手中的烤肉,轻轻的咬了一口,闭上眼睛,半天一句话都没说,应该说是说不出话了……

    好久好久……

    “好吃吧!”看着芙伊这个样子,洛雪已经猜到了她心里所想的。

    “嗯!”芙伊点了点头,除了这个字,她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真想好好夸夸这个肉,可是我不知怎么说……”

    听着芙伊的话,一旁的叶天接嘴道:“所以就是……”

    “奈何本人没文化,一句卧槽行天下!”

    其他小伙伴们异口同声说道,说完纷纷笑了起来。

    方白拿起一根烤肉,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随后料理起了叫花鸡,将各种调料和食材以及美酒塞进鸡的肚子,随后埋入篝火之下。

    “嘶……”入口的瞬间,一股浓香携带着无比熟悉的感觉冲入大脑,就是这种味道,路边摊上烧烤的味道,不需要那些华而不实的调料,仅仅有辣椒、盐一些最基本的调料便可。

    再喝上一口小酒,味道简直不用太爽。

    烧烤撸串一个人其实非常没意思,必须得两三个人坐在一起,喝着小酒,撸着小串,再时不时聊上那么一两句,很多不喝酒的人都不明白,为什么就那么几个菜,就那么几壶酒,几个人围在一块,便可以喝一个晚上。

    这并不是重点,其实酒这个东西,很多人都不喜欢喝,那是喝什么?喝的就是一个字:情!

    你许久不见的朋友,许久不见的发小,几杯酒下肚,便有无数话想要倾诉,几杯酒打开了你禁闭的心门,你有很多很多的话要说,也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说。

    时间便过的飞快。

    方白拨开了炭火,扒出了几只叫花鸡,轻轻的放在地上,然后把碳火聚拢在了一起,继续烤了下去。

    “洛雪,那弄的是什么?泥团也能吃吗?”芙伊皱了皱眉头轻声问道。

    洛雪轻笑了一声,用木棍扒过来了一只,“这只就归我和芙伊啦!”

    随后轻轻一用力,已经被烧的坚硬的泥壳就破碎了开来,顿时……一股无法形容的味道便飘了出来!

    芙伊紧咬着自己的嘴唇,双目紧紧的盯着洛雪手里的泥巴块,这香气,是她从来都没有闻过的味道。

    洛雪得意的笑了笑,手下动作飞快,迅速,一直黄嫩的叫花鸡出现在了她的手里。

    借着美酒的味道,调料和食材的味道均匀的分布在了鸡身中每一寸肌肉,加上是焖烧,所以香气不会外泄,所以……叫花鸡的味道,没有吃过的人是绝对想象不出来的。

    吃饱喝足之后的众人都躺在后山的草地上休息,这里不像圣灵大陆,有人对他们虎视眈眈,这里便是他们的地盘,属于他们三年二班的地盘。

    这里是他们的家,也是他们的家。

    所以,每个人都放下所有的防备,安静的躺在地上,望着天边的夕阳,慢慢沉入山头,每个人都惬意的享受着吹来的微风,虽然有些凉,但是每个人的心头都是暖暖的。

    “方老师,我要听歌!”

    就在此时,洛雪不知道地上坐了起来,小跑到了方白的面前道。

    “额,你听歌就听歌呗,找我干啥?”方白有些发愣,还没有转过弯来。

    “错啦,我是要听你唱歌!”洛雪纠正道。

    “是呀是呀,大魔头唱歌!”

    “好久都没有听大魔头唱歌了!”

    “唱歌,唱歌!”

    “来一个来一个!”

    随着洛雪的要求,躺在地上的小伙伴们纷纷附和道。

    “行吧,我就唱一个!”方白点了点头,随后拿出了一把吉他。

    轻轻弹唱了起来。

    一段似民谣又不像民谣的前奏慢悠悠的传出。

    有些伤感,却又有些让人觉得有些恍惚。

    前奏将面前的这些人带入了一种忧郁却又有些期待的气氛之中。

    顿了顿,方白才缓缓开口,略带忧伤的嗓音,一开口便让人陷入了回忆之中。

    “在没风的地方找太阳。”

    “在你冷的地方做暖阳。”

    “人事纷纷。”

    “你总太天真。”

    “往后的余生。”

    “我只要你!”

    唱完这句,方白停顿了一下,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目光缓缓转向篝火旁抱腿而坐,将脑袋靠在膝盖上的尹白。

    或许是感受到音乐停了,这些小家伙纷纷抬头看向了大魔头。

    于此,又被喂了一波狗粮。

    而尹白也抬起了自己的头,四目相对。

    “往后余生!”

    “风雪是你!”

    “平淡是你!”

    “清贫也是你!”

    “荣华是你!”

    “心地温柔是你!”

    人事纷纷,往事匆匆。

    所想的一切余生,不过只是回忆而已。

    有很多人说这首歌适合表白,其实,这首歌也代表着一种暗恋。

    方白最开始记得听这首歌的时候,在评论区有这样一条评论:‘过了今年六月,我连偷看你的机会都没有了!’——2018级毕业生。

    这并不是某些毕业生的告白,而是每一个青春留下的遗憾。

    每个人,在他或者她的心底,都有着一个最美好的遗憾,那扬起的嘴角,或者熟睡的脸庞,便是曾经最好的遗失。

    有些人,只是在我们的生命之中路过一辈子,却让人怀念了一辈子。

    再多的我爱你,都比不上我还在。

    再美的情话,都不如‘想牵你的手,敬各方来宾的酒。’

    这首歌歌词里面全部都是余生,但是曲子却是满满的遗憾。

    就像那么一句话说的:我们总觉得分开会对彼此两个人都好,但是我们却没有想过,在一起或许会更好。

    生活和爱情或许会让我们非常的沮丧,但是如果如果你不选择,或许你连沮丧的资格都没有。

    随着这一首歌作罢。

    在场很多人都紧紧的盯着方白。

    唯独只有李霸道和胡说低下了自己的头,他们的脸上满是难过,连带着胸口都有些难受。

    整个班级里,也只有他们两个尝过失恋的痛楚,所以更加能够体会这首歌带来的伤感。

    “表哥!”

    白紫兰小步走到了白语的身边,身体转了一圈。

    “嗯?”

    白语愣了下,点了点头。

    “你会唱这首歌吗?”

    白紫兰小声问道。

    白语看着面前的紫兰,喉咙里‘不会’那两个字始终说不出口,看着她眼神之中的希翼,纵使有千般万般无奈,白语却最终点了点头:“会!”

    “我知道你不会!”白紫兰笑嘻嘻的说道。

    “嗯……”白语并没有逞能说自己会。

    “我可以教你呀,我会!”白紫兰轻轻拉起了白语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手心。

    “好……”白语心脏猛跳了几下,脸色有些羞红,点点头。

    “大魔头,你什么时候娶师娘哇!”

    就在所有人都在回味的时候。

    陈月突然跳了出来,大声问道。

    而这问话,也让尹白有些羞红了脸,不敢看方白。

    方白苦笑了一声:“咋又扯到我身上来了。”

    “什么叫扯到你身上,本来就是呀,师娘人那么好,你难道不想娶师娘吗?”陈月不满的说道。

    “当然想啊!”方白肯定道,在这种问题上,立场必须坚定,而且回答必须斩钉截铁,不能有任何一丝犹豫。

    “那你啥时候娶师娘呀!”王月怡接着问道。

    “这个……得看你师娘嘛,老师自然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呀!”纵使方白的脸皮有些厚,但是面对这种问题的时候,还是有些害羞。

    “哦~”

    “师娘师娘,该你表态啦!”

    “快点快点,大魔头说啥时候都行,那你啥时候想嫁给大魔头?”

    “嗯嗯,师娘,咱们都帮你帮到这里了,以后一定要对我们一点哦!”

    “对呀,师娘该你回答问题啦!”

    这些不怕事的萝卜头又凑到了尹白的身边,七嘴八舌的问道。

    “这个……”在篝火的照映下,尹白的连红扑扑的,像红苹果一样,她扭捏的碰了碰自己的手指,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哎呀,师娘,你不能怂啊,是女人,就干大魔头!”一旁的李子成握紧拳头鼓励道。

    “嘣!”

    一个狠狠的暴栗子敲在了李子成的脑袋上。

    “嗷呜……”

    李子成痛哼一声,有些委屈的看着一旁的瞪着自己的大魔头。

    “活该!”

    一旁的田欣雅轻哈哈大笑道。

    “不就是嫁人嘛,真的是!”尹白的瞳孔突然变得漆黑无比,嘴唇也慢慢转黑,不屑的轻笑了一声:“你们师娘什么时候都可以,只要你老师把日子定下来!”

    “嗷呜呜呜呜……”

    “大魔头听到没有,师娘说了,什么时候都可以!”

    “现在又归你定日子啦!”

    “快点快点,我们还想喝你们的喜酒呢!”

    “结婚酒,生娃酒,满月酒,哇咔咔,我以后要把小师弟培养成新一代的大魔头!”

    “你怎么就知道是小师弟,万一是小师妹呢?”

    “也对哦!”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