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八百章 生活
    想起城门口的雕像。

    方白心中感慨万千。

    曾经还是杀神的时候,不允许别人给自己立像,所以尽管很多人都崇拜自己,但是却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

    看见自己的雕像,方白有一种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忧伤的情绪。

    “大魔头,快看!”

    就在方白思绪万千的时候,李子成突然大声喊了一声。

    方白抬头望去,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希望学院的门口。

    “要不要进去看看?”尹白轻声问道。

    “嗯!”方白点头。

    便带着这些学生朝着希望学院里走去。

    “李大爷,李大爷,在不在?我们回来看你了!”叶沉一马当先,就如同脱缰的野狗一样,冲到了门卫室。

    “吵什么吵,哪个小兔崽子……”

    李大爷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眼睛,推开门卫室的大门。

    紧眯了眯自己的眼睛。

    “你…你们……你们回来了?”李大爷声音微微有些哽咽,或许是太久没有见到这一群熟悉的小人儿,李大爷有些不敢置信的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嗯呐,我们回来啦!”李子成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李师父,看,我现在可是很强哦!”

    李子成轻轻打了个响指,身后微微出现了一道微弱的绿光,绿光若隐若现形成了一颗小种子,种子在极端的时间里,生根发芽,变成了一棵参天大树神魂。

    “好孩子,好孩子!”看着不比自己弱的李子成,李大爷老泪纵横的摸了摸李子成的脑袋。

    “李大爷,唔,我爷爷还在学院不?”陈月微笑着对着李大爷打了个招呼。

    “在,在,在,都在!”李大爷赶紧说道。

    不知不觉,李大爷便将目光移到了一旁的一对可人儿身上。

    那熟悉的黑袍,那随意的长发,那淡淡的微笑……

    “你……你……”

    李大爷手指微颤的指着方白,有些激动的说不出话了。

    “嘿嘿,李叔,我回来了。”

    方白傻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李大爷往前走了两步,狠狠的在方白的肩膀上拍了好几下,“我就知道,你小子没那么容易死!”

    “老东西,老东西出来了!看看谁回来了!”

    激动的李大爷朝着后山猛喊了几声。

    “老木头,谁回来了,搞得你这么激动!”

    不一会儿,一道红色的身影便从后山出一飞冲天,快似闪电一般,坠落到众人面前。

    莫大爷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嗨,莫爷爷!”

    “莫大爷,想我不?”

    “我们回来啦!”

    学生们纷纷朝着莫山打着招呼。

    “你们……”莫山同样有些激动,赶紧走过来,在这个脸上捏一下,在那个肩膀上拍一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在和李大爷和莫大爷在门口叙叙旧之后。

    这一行人便在学院里面闲逛了起来。

    “李子成你还记不记得,你第一次被打瘸的地方在哪?”陈月指着教学楼外面的那片空地道。

    “切,说的好像第一次被打的时候没有你一样!”李子成撇了撇嘴道。

    “我还好呀,第一次被打瘸有你,你还是咱们班第一个坐上轮椅的呢!”陈月皱了皱鼻子道。

    “还有还有,李子成可是第一个咱们班转职木乃伊少年的呢!”一旁的维吉说道。

    “那你还记不记得,你爹看你在旁边还笑得出来,把你提起来扔到大魔头旁边,让大魔头再打一遍!”李子成揭着维吉的短。

    “就说,咱们班有谁没有被大魔头打瘸过!”维吉轻哼道。

    “多了去了,小雪儿,百合,还有好几个女生都没有被打过好不好!”陈月反驳道。

    “最惨的就是叶天了,原本他都不用到这个班的,后来被叶沉给坑进来的。”一旁的张子弘幸灾乐祸道。

    “你还说我!你还说你爹听到李子成都被打成孝子之后,立马把你送了过来!”叶天道。

    “哈哈哈哈哈……”

    三年二班的学生们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好怀念的那个时候,每天都想着怎么去把大魔头按在地上捶……”李子成叹了口气道。

    “然后每天都被大魔头按在地上捶。”张子弘接着道。

    “我们有打赢过好不好!”李子成撇嘴道。

    “有个屁,大魔头曾经站在大陆之巅,还打赢,还不是因为他放水了。”张子弘道。

    “小雪儿,快跟我一起!”陈月拉着洛雪朝着一年二班的教学楼跑去。

    “去干啥啊?”洛雪疑惑的问道。

    “去看看曾经的班级呀!”陈月道。

    “阿布,咱们也去看看吧!”李子成拍了拍阿布的手臂道。

    “嗯!”阿布瓮声瓮气的点头道。

    小伙伴们都在希望学院里闲逛了起来。

    只是,唯独李霸道的兴致有些不是很高,一个人孤独的坐在一棵树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了?”方白手里拿着一瓶酒,这酒还是后山王月怡这小丫头走之前酿的,一直藏到了现在。

    “我没有信心。”李霸道坦然道。

    方白递给李霸道一瓶酒,呡了一口道:“什么时候,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呢?”

    李霸道接过酒,仰头猛灌一口,辛辣的酒气直冲喉咙,火辣辣的一路只下,辣的李霸道脸色潮红,随后嗤鼻,吐出了一些酒气:“我也不知道。”

    “你是我见过最独特的一个学生。”方白拿起酒瓶和李霸道手中的酒瓶碰了碰,“第一次看见你这么不怕死的刺头!”

    “像李子成这种打了几次之后就长记性了,唯独你不一样,无论你被我打了多少次,你总是一幅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的嚣张模样!”

    听到方白这么说,李霸道忍不住叹了口气:“谁让老师你那个时候总是一幅扮猪吃老虎的样子,老子一直以为只要努力一点就能打赢你……”

    “那你现在为什么就怂了呢?”方白笑道。

    “因为老子没自信了啊!”李霸道咧嘴一笑道。

    “自信这东西!”方白喝了一口酒,揽过李霸道的身体,在他另一边的肩膀上拍了拍,大声道:“你要知道,你可是本杀神最得意的学生啊!怎么能没有自信呢!”

    “对啊,老子可是杀神最得意的学生!”李霸道再次猛灌了一口酒,“妈的,雷凌儿答应也不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老子就把她抢回来!”

    “就是嘛!”方白非常满意点头道,“不答应就抢回来!”

    “大魔头,老子想吃肉!”李霸道大声道,“还要喝酒,不醉不归!一醉到天明,明天就出发去雷神帝国,把雷凌儿抢回来!”

    “好!”方白点头道。

    “大魔头,大魔头,我听到了,你们说要吃肉,我也要我也要!”敖小小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直接跳到了方白的面前,双手叉腰,气呼呼的看着方白:“赶紧把肉交出来!”

    “没呢没呢,我们在商量着吃肉呢!”方白无奈道。

    “所以,今天要吃大餐?”敖小小开心的问道。

    “嗯,吃大餐!”方白点头道。

    “吃大餐啦,吃大餐啦,大魔头说要吃大餐啦!”敖小小喜笑颜开的跑的过去。

    “行吧,食物就交给老子吧!”李霸道饮尽瓶子里的酒,豪气万丈的一抹嘴巴,消停了这么久,骨头都生锈了。

    “要很多肉,很多肉!”敖小小在一旁嘱咐道。

    “小酒姐,还有酒不?”李霸道询问着一旁的迷迷糊糊的王月怡,王月怡?身上始终带着酒,而且她每时每刻都在喝酒,所以小伙伴们统一把王月怡叫做‘小酒姐’。

    “哎呀啦,酒管够!”王月怡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

    “搞事搞事!”李子成不知道从哪里也窜了回来,举着双手赞同道。

    方白带着这群闲逛完的学生们回到了后山。

    因为李德一直待在希望学院的缘故,所以后山的那些设施每天都有人打扫,哪怕已经许久没有生火,但是随着方白的回来,整个后山又重新充满了生机。

    不一会儿,一众男生人手抱着一只魔兽从天空掠过。

    李霸道扛着一只被暴揍而死的大野猪,一贯温文尔雅的张子弘则是满身是血的弄了一头鹿回来,白净的脸上甚至还沾上了一丝血迹。

    而李子成则是好似老公公一样,背了一蛇皮口袋的野菜回来。

    “李子成,你是去捡破烂了吗?”洛雪笑嘻嘻的问道。

    李子成只能苦笑摇了摇头道:“还不是怕你们光吃肉塞牙,所以我想搞点素菜回来嘛!”

    “那你可以把野菜装空间戒指里面嘛!”陈月笑道。

    “不行,那我还怎么装逼,我这么努力的修炼,不就是为了装个逼嘛!”李子成哼声道。

    “行行行,你最牛逼,你牛逼行了吧!”方白没好气道。

    “嘿嘿,这句话听的美几几呀!”李子成嘿嘿笑道。

    “快滚去处理食材!”方白拍了一下李子成的脑袋。

    “烤肉,烤肉……”敖小小举着双手大喊道。

    “行,满足你这个小丫头!”方白用手戳了戳敖小小的脑袋。

    “唔……”敖小小吃痛的捂住了自己的脑袋,随后装昏倒,直接倒在了洛雪的怀里,装作虚弱道:“我被大魔头戳成重伤了,我要吃好多好多烤肉……”

    “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就让大魔头打瘸你的狗腿!”洛雪用手狠狠的捏了捏敖小小的脸,恶狠狠的说道。

    “哎呀,小雪儿,你学坏了!”敖小小皱了皱鼻子,哼声道。

    “李德,去帮我拿个大碗,顺便准备好葱姜蒜头盐巴和辣椒!”方白吩咐着,开始处理李霸道扛回来的野猪。

    “好的,师祖!”重新看到方白的李德也是非常的激动。

    “大魔头,烤肉要切大一点,才过瘾!”胡说喊道。

    “会吃不会长,就知道长宽度不知道长长度!”方白没好气道,“去和李子成弄些竹签回来!”

    “哦!”胡说苦着脸应了一声,李子成也没反驳,跟着胡说就出了门,很快就弄回来一根大毛竹,然后在李子成的操控下,慢慢劈成一根一根的竹签。

    现在的这些学生一个个基本上都是圣级上下的修为,所以处理这些食材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费时费力了。

    很快,方白就将这些调味料腌在了这些烤肉上。

    尹白则是坐在火边,和一些小丫头注视着正在认真弄东西的方白。

    看见那认真模样的方白,眼神之中满是爱意,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和满足。

    生活这东西,并不是说每天都过的很平淡,重点是,如何将平淡的日子过出新鲜感。

    有很多人说,两个人待腻了之后,日子过的就没意思了。

    其实这是不对的,尽管两个人在一起之后,日子会逐渐归于平淡,但是这就是生活,所以,如何将平淡的生活过的具有新鲜感,这才是爱情里最重要的课程。

    “师娘,你们啥时候结婚呐?”夏百合将头靠在膝盖上,歪着头问道。

    “对呀对呀,师娘,你们啥时候结婚?”一旁的奈兮也关心道。

    田欣雅嘻笑着吐了吐舌头:“难不成要等到有宝宝了才结婚?”

    “这个,看你们老师怎么想……”尹白被这群学生说的,脸有些红。

    “哼,大魔头一幅傻不拉唧的样子,他肯定没想过。”陈月哼声道。

    一阵剧痛从陈月的耳朵上传来。

    方白一只大手捏着陈月的耳朵,没好气道:“你刚说谁傻不拉唧呢?”

    “说……说……说我……我傻不拉唧!”陈月耳朵被大魔头提着,小脸委屈的说道,“痛痛痛,耳…耳朵……耳朵要掉了!”

    “还知道痛啊,知道本魔头是个小肚鸡肠的人还敢在背后说坏话,吃了这么多亏还是不长记性是吧?”方白松了松手,凶巴巴的说道。

    乘着方白松手,陈月赶紧逃离了方白的魔爪,“略略略,就是不长记性咋滴,哼哼!”

    “看来本魔头要祭出多年不用的戒尺了!”方白伸手往口袋里一抓,恶狠狠的笑道。

    “师娘救命啊!”看着大魔头又要掏戒尺了,陈月吓得赶紧逃窜。

    “你老师骗你的!”尹白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逃远的陈月才松了一口气,皱了皱鼻子道:“哼,我才不信呐,你们两个肯定合伙起来欺负我一个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