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九十七章 千古书
    赛尔大主教带着亚拓慢慢朝着前面走去。

    而霍羽和托尔斯也跟着在后面走着。

    通过传送阵,来到了赛尔大主教的传道院中。

    “大主教,圣子!”

    随着这几个人的出现,修道院中所有弟子,都躬身下去,表现出了足够的崇敬,以及深深的崇拜。

    赛尔大主教抬了抬手,继续带着人往里面走。

    “作为圣子,你这次做的有些太过火了。”

    传道院中人并不多,几个人进入了传道院的院子里,但是停在审判室不远处,便不在往前走了,此时除了他们几个,便再没有任何人。

    赛尔大主教有些不愠不火的说道。

    “和父亲大人您相比,就太微不足道了。”亚拓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仿佛一切都不放在心上一样。

    父…父亲?

    霍羽惊异的看着面前的这两人,于此同时,托尔斯也是一幅不可思议的样子。

    “那些贱民的命虽然卑贱,但是你这样太过于明目张胆了。”听见亚拓讥讽的话语,赛尔大主教并未有太动怒,或许是年纪大了的缘故,很多事情都已经看开了。

    “比起您在忏悔室做的那些苟且之事,我觉得我已经很高尚了。”亚拓笑道。

    “你……”赛尔这下情绪有了一些波动。

    “大主教,如果没事的话,我先告退了。”心头的寒意越来越浓烈的霍羽出声说道,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就在此刻,亚拓却将眼神看向了霍羽:“你叫做霍羽吧?”

    “嗯!额?”

    霍羽的心唰的一声提到了嗓子眼,眼前的亚拓一改温文尔雅的形象,眼神之中满是嗜血的**。

    “父亲大人,您培养的果实已经快成熟了。”

    亚拓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霍羽在他眼中,就像是一个即将成熟,青里透着红的甜美果实。

    “还差一点,不过,你可以尝试催熟,反正也是给你准备的。”赛尔大主教淡淡的说道。

    什么意思?!

    他们的话,是什么意思?

    一股寒意从脊椎凉上心头。

    霍羽的心神俱颤,随后调整了身心,冷静的说道:“是,我是霍羽,亚拓圣子有何指教?”

    随着‘咔嚓’一声,亚拓打开了自己手上的禁魔手铐。

    露出了挑衅的笑容。

    “是不是觉得以正义为己任,非常的伟大?”

    “你听过那种声音吗?”

    “知道人死的时候,会发出什么声音吗?”

    “尤其是那些女人死去的时候,发出的声音。”

    “痛苦的时候发出的那些呻吟声。”

    亚拓满脸陶醉的舔了舔嘴唇,好像在回味,享受一样。

    “哦~那声音真是……”

    “亚拓圣子,您想说什么?”霍羽沉住气道。

    “抓住我的那一刻,是不是很开心?”亚拓缓步走到了霍羽的面前,俯下身子,抬头仰视着霍羽,直视着霍羽的眼睛。

    “啧啧,光明的种子。”亚拓的手指轻点在霍羽的胸口,“你身上的光暗体,叫做神光,是也不是?”

    “是……”霍羽渐渐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光暗体这种事,眼前这个亚拓是怎么知道的?

    “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我会知道你身上有光暗体?”亚拓邪邪一笑,手指轻轻挑起霍羽的下巴:“因为你的身上的光暗体,其实是我的。”

    “你难道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么多的候补圣子,到最后只剩下一个了吗?”亚拓轻笑道,“因为……你们身上的光暗体,都只是复制体罢了。”

    听着亚拓的话,霍羽的血涌到了脸皮上。

    他根本没有想过事情竟然会是这样,每一届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候补圣子,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候补圣子,最后都只剩下了……一个?

    不过此时的霍羽心中非常清楚,必须要忍。

    忍字头上一把道,刀插在心头。

    如果不忍耐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亚拓和赛尔竟然会是父子关系,而且听亚拓的话,这个大主教在暗地里也干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勾当。

    自己一旦冲动的后果,一定会是葬身于此。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如果没有事的话,那请恕我先行离开了。”霍羽说话之间,语气高度的冷静,他也知道,今天的事情很难善后了,必须要冷静对待,就像是在走钢丝一样,稍有不慎,便会跌入万丈深渊。

    自己能够走到这一步,多半都是因为‘神光’的存在,如果这‘神光’仅仅只是复制体的话,那本体会有多强大?难不成……

    霍羽的心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想法,所有‘候补圣子’不过只是用来培养‘复制体’的容器而已,等到‘复制体’成熟,那些‘候补圣子’便被当成果实摘取?

    “哈哈!”亚拓冷冷一笑,向前走了两步,霍羽和托尔斯的心跳声都似乎被他的脚步声带动,两个人谁都不敢出大气。

    “你觉得你来了这里以后,还能走得出去?”

    “神光说,看样子你已经快到投入黑暗的边缘了?”

    说话间,霍羽就看到亚拓手一扬,顿时之间,他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笼罩住,全身四肢百骸好像被捆绑住一般,竟然动弹不得。

    “天使战铠!”

    霍羽全身一动,身形一颤,几对白色羽翼顿时从背后伸展而出,同时精神高度集中,羽翼包裹住了自己,凝聚成了天使战铠。

    “完美!”

    亚拓看着面前的霍羽,忍不住称赞了一声。

    反手一拍,轰隆一声,也没有什么华丽的光芒,平淡无奇的一掌,气流轰塌下来,好像天空被人禁锢住,天地都凝固起来了一般,被这无形的大力一压,霍羽身上的天使战铠陡然爆碎。

    整个人的身体,被狠狠的压向地面。

    呼!

    而他身体内的光明力量竟然失去了控制,缓缓流逝了起来,好像被人剥夺了一样,控制不住的消失。

    亚拓伸手一抓。

    霍羽就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五脏六腑都被人强行分离了一样,竟然和自己身体内的‘神光’失去了联系,原本和自己融为一体的光暗体,随着亚拓的吸取,竟然被剥离了。

    无声的绝望从霍羽心中升腾了起来。

    他以为自己加入的这光明教廷,光明帝国应该像自己所想象的那样,一切都以正义为准则,每个人都向往光明。

    只是他选择性忽略了一句话:越是靠近光明的地方,越是黑暗的可怕。

    这一刻,霍羽终于明白了大魔头所说的实力。

    “只有实力,才能让我去维护光明,建立轮回,让这个世界重新充满公道二字,如果规则没有相应的实力去实行,一切都是空谈。”

    “难怪大魔头曾经说,一切都要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

    “有实力,才能维护正义。”

    “所以,我早已经明白……”

    霍羽的眼神渐渐黯淡了下来,随着‘神光’被剥离,他全身的灵力都被吸收的一干二净,从一个至高无上的圣级,变成了一个毫无实力的普通人。

    根基也被吸收,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彻底的废人。

    所幸,‘神光’吸收了他所有的修为,但是却没有伤及他的性命。

    一旁的托尔斯看到霍羽被亚拓瞬间制服在地面,瞬间惊恐的拜倒在地上。

    亚拓的手上出现了一个小型的‘神光’,而在他的肩膀上也渐渐出现了一个更大并且更加凝实的‘神光’,随后两个光暗体,逐渐融合在了一起。

    而随着这光暗体的融合,亚拓的气势也更添了好几分。

    “托尔斯,把这个废物拖出去吧!”

    亚拓对着一旁的托尔斯招了招手道。

    “是,圣子。”

    托尔斯对着面前这一幕并没有感觉到多惊奇,仿佛已经司空见惯了一般。

    不久,光明教廷便传出,东部连环杀人案的事情,为‘候补圣子’霍羽伪装他人而为,现,霍羽已被审判。

    ……

    而此时的方白正准备带着三年二班的人回五行大陆。

    毕竟李霸道同学想要回去找自己喜欢的人,让李霸道一个回去的话,还是有些不放心,反正现在每个学生都找到了自己的道路了,在哪里修炼都一样。

    而且,离开家里这么久了,回去看看也好。

    但是离开之前,方白还有一件事要做,他要去名师阁一趟。

    从最开始得到系统开始,再到后面遇见孔圣,他们都提到要必须成为‘千古名师’。

    那么,成为这个‘千古名师’的作用到底在哪里?

    每次问系统,系统的意思都是等他成为了‘千古名师’之后自然会知晓。

    而孔圣早已经不见人了。

    这‘千古名师’的到底有什么用,方白必须得自己去验证了。

    一大早。

    方白便跟学府里的学生说了一声,径直向名师阁的方向赶去。

    虽然师道已经没落,但是这并不代表名师阁就没落了,要知道作为名师的能量还是巨大的,师道法则可以推演他人的不足。

    这一点便是其他法则不可比拟的地方。

    名师阁!

    据说最辉煌的时候,每一座城池之中都有着名师阁!

    尽管没落,但是能够获得名师称号的人,在大陆上还是受人尊敬的。

    方白出示了一下新东方学府的证明,便轻易的进入了这座巨大的建筑之中。

    大殿宽敞辽阔,装潢华贵。

    “咦,长老?”

    走入其中,正想询问一下去考核名师的方白,便听到一个声音响起,转头一看,便看到一个神火宗的弟子。

    “你……你……”

    方白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他还真的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

    “长老,弟子云火子!乃是宗主的大弟子。”

    云火子或许是看出了长老的尴尬,赶紧自我介绍道。

    “你好你好!”方白赶紧点头道。

    “长老,您也是来看书的吗?”云火子询问道。

    “看书?”方白疑惑道。

    “今日是名师阁对外开放的日子,名师阁每个月都会对外开放三天,名师阁中拥有各大职业的藏书无数,这三天便可尽情游览。”云火子说道。

    “那……那到不是,我是来考核名师的。”方白说道。

    “考…考核名师?”云火子有些惊讶,“长老现在是什么等级的名师?”

    “嗯咳……这个还没考过,还不算名师,第一次来考!”方白说道。

    “第一次考吗?”云火子恍然道,“不过,今天确实好像有一次名师考核。”

    “这名师考核一般考什么?”方白询问道。

    “长老,您不知道吗?”云火子有些蛋疼的问道。

    如果是一路人说要考名师,还问这种问题的话,云火子保证就是一巴掌拍过去了,但是面前这位可是神火宗的长老,连大长老在这位面前都得乖乖听课的那种……想一想云火子觉得自己还是别想太多。

    云火子赶紧解释道:“考核名师首先便是查看考核者是否凝聚的是师道法则。”

    “其次呢?”

    “其次,就是考核对各大职业的了解程度,毕竟作为名师,各大职业的所有知识不说精通,但是必须了解。”

    “然后呢?”

    “然后便是师印和弟子印,考核者凝聚的弟子印之中,必须有一名达到蓝色弟子印。”

    “蓝色弟子印?”

    “长老,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嗯咳,你说说。”

    “弟子印在凝聚于弟子身体之内后,师印上也会拥有对应的显示,最初的弟子印是白色的,其次是绿色,然后蓝色,之后紫色,再为橙色,最后金色。”

    “每一种弟子印带给老师的受益是不一样的,这必须师徒两人长时间在一起,信任度增加到一种地步之后,弟子印的颜色才会发生改变。”

    “最后一项,便为名师的实战训练,利用自身的师道法则,随即挑选一名愿意接受指点的人,进行推演,指导他发现自身的不足。”

    “这一切都会在孔圣留下的师道至宝‘千古书’的监控下进行,只有让‘千古书’满意,便才能通过。”

    方白愣了愣。

    这特么又冒出一个千古书?

    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等等,戒尺、夫子服、夫子靴、万师之印……

    “统统,这千古书,难不成也是名师套装中的一个?”

    方白眉头一凝,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一手拿着戒尺,一手捏着书,摇头晃脑的教书,这不就是古代的那些夫子的形象嘛!

    “恭喜你,答对了。”系统回答道。

    “那这千古书有什么用?”方白追问道。

    “不可说。”系统打了个哈欠,说了三个字之后便又陷入了沉默之中,任凭方白如何说,都不再答话。

    @R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