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九十五章 畜牲
    正文

    长满青苔的红砖瓦,大理石也染上了一层灰暗。

    不是有乌鸦从低空飞过,嘴里低吟着难听的叫声。

    灰蒙蒙的天空,让过路的行人忍不住叫骂了一声,往自己的口袋里伸了伸手,或许是讨厌这种天色,行人低着头快步走过。

    在这座城镇中央,是一个巨大的广场。

    广场的中间,是一座巨大的光明教堂。

    教堂的风格非常的魔幻,一个巨大的十字架树立在教堂的房顶,据说光明神教的创建者是一个叫做耶和华的男人。

    诸神黄昏后,亘古年间,这个耶和华被人当作疯子,要烧死,在准备烧死的那一刻,圣光降临,耶和华领悟光明力量,从此创立光明神教,而他,也被称为圣父。

    光明神教信仰的便是光明神帝释天帝。

    光明神教拥有非常明显的等级制度,相对的,黑暗神教也是一样。

    首脑为教皇,其次便是红衣大主教,白衣大主教,主教,祭司,以及一般的神父、修女。

    而在仲裁所,最高的仲裁之主,相当于红衣大主教。

    其次便是审判者、圣骑士、战争骑士。

    在红衣和白衣之间还有一个圣子(圣女)。

    “是那个女人出轨,和别人上床,被奸夫杀掉的,不是我孙子杀掉的!”在审判所的大门口,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声嘶力竭的喊道。

    门口的两个骑士只当没有看见。

    而在审判所里面的审判室中。

    一个穿着六芒星金边白袍的少年正冷漠的看着面前这个不满十二岁的孩子。

    “喂,我什么时候能回去?”男孩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哪怕手上铐着手链,却依旧满不在乎。

    “你杀了人还想回去?”霍羽眉头微皱,冷声问道。

    “我又没杀别人,我杀的是我妈!”男孩撇了撇嘴道,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听着这话,霍羽藏在袖子里的手,顿时青筋暴起。

    “先把所有事情交待出来。”

    霍羽沉声道。

    “有什么好说的,反正杀都杀了,你还想怎样?!”男孩有些不耐烦道,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嗓子,看着面前的霍羽道:“有烟不,搞根烟给我抽嘛!”

    “给他……”霍羽对着一旁的圣骑士做了个手势。

    一旁的圣骑士冷漠的看着面前的男孩,取出了一根烟,扔给了这个男孩。

    “给火啊,不给火我怎么抽!”男孩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

    圣骑士深吸了一口气,又给男孩点上火。

    男孩仿佛老烟民一样,深吸了一口,随后吐出,美滋滋的舔了舔嘴唇。

    “看在你们态度不错的份上,要问什么就问吧!”

    霍羽闭着眼,深吸了一口气,内心之中不停的安抚自己。

    “你为什么要杀你母亲。”

    “她打我啊!”男孩哼声道:“我又不是没上学,不就是逃课出去玩,她就一幅要死要活的样子,既然要死就死了啊!”

    “把经过说一下!”霍羽死咬着牙关说道。

    “嗯?从哪说起?”男孩无所谓道。

    “你想从哪说起就从哪说起。”霍羽道。

    “嗯哼,星期三那天,我拿了家里几千块钱,然后没去上学,然后出去玩去了,回来之后她就打我,骂我!”

    “然后呢?”

    “她打我,我就打她咯!”男孩理所当然的说道。

    “然后你就杀了你母亲?”一旁的圣骑士忍不住插嘴道。

    “那倒没有,后面才杀的。”男孩撇了撇嘴道。

    “继续说。”霍羽敲了敲桌子道。

    “那天她打我,我就打她啊!”男孩继续说道。

    霍羽用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嗯,为什么想到杀她?”

    “她那天收了我的手机,还不停的骂我,骂我,我很烦啊,真的烦!真的烦那个女人,死了好,死了清净!”

    “然后你就杀了她!”圣骑士怒声道。

    “对啊,等她睡觉之后,就用菜刀砍她,砍了又二十多刀吧,也不知道死了没,反正不动了。”男生点头道。

    “你……”

    圣骑士猛拍一下桌子,便准备动手。

    “托尔斯!”

    霍羽冷喝一声。

    托尔斯气的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随后走出了审判室。

    “继续说吧!”

    等圣骑士走出了审判室,霍羽对着男孩挥了挥手。

    “我知道你们拿我没办法。”男孩有恃无恐的嘻笑道,“我才十一岁,不到光明帝国审判法规定的十二岁!”

    “你很聪明!”霍羽轻声道。

    看着面前这个面目清秀的男孩,霍羽怎么也无法将面前这个男孩和弑母案联系起来,无法想象,在那个黑夜里,那位母亲经历了怎样的绝望和恐慌。

    自己的孩子,拿着刀,就像杀仇人一样,砍死自己。

    二十多刀,双手都砍下来……

    你无法想象,自己的孩子会拿着刀,面目狰狞的如同魔鬼一样,平静的一刀一刀砍向自己的母亲,想到都会觉得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从审判室走出来。

    霍羽阴沉着脸。

    提起杀人凶手,人们的第一反应,肯定都是那种面目狰狞,从小生长在扭曲环境之中的人,霍羽进入光明教廷以来,见过太多太多的幼龄杀人凶手。

    他突然想起方老师曾经说过一个人是不是坏人,跟年龄没有关系。

    没有是非观的孩子,是这个世界最可怕的生物,他们有好奇心、行动了、破坏力以及《保护法》。

    所谓的人之初,性本善。

    说的是每个人都有向善的心,但并不代表每个人都是好人。

    就好像他审判过几个十几岁的孩子,逼迫小女孩卖身,还将女孩殴打致死,事后还镇静的对尸体经行肢解,手段极其残忍。

    又比如说那个杨正煌,又比如说前几天审判的那两个小孩,他们绑架了一个两岁的小孩,将他带到了悬崖边,先是用刀将其肢解,随后沿着悬崖将尸块扔下去……

    还有一个小女孩,因为喜欢拆卸布娃娃,想要看看布娃娃和人有什么区别,将自己邻居家的小女孩给带到了树林里,勒死,肢解……

    还有一个,霍羽记得非常清楚。

    因为那个女孩子被带来的时候,和这个男孩一样,非常健谈,而且对自己做的事情不以为然。

    她将自己的同窗好友骗到家中,用棍棒打晕之后,残忍的将还未有失去生命体征的好友进行肢解,割下脑袋,砍下四肢装袋,还非常冷静的清理血迹,毁尸灭迹。

    而让她痛下杀手的原因,是因为好友各方面都比她强,她心生嫉妒。

    回想起自己见过的这些丧心病狂的罪犯,霍羽便觉得自己的胸口有些闷的喘不过气来。

    我来自黑暗,向往光明,深渊却拖住了我的腿。

    逼迫卖身、虐待儿童、杀害生母、肢解同学……这种种罪行,都让我们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天生的恶魔。

    “不是每个人都值得原谅,因为有的人,已经不再是人,也变不回人了。”霍羽喃喃道。

    他好似有点明白为什么胡闹会变成那样了,因为如果恶魔做错事,受不到对应的惩罚的话,那对那些逝去的生命是不是不公平?

    凭什么,善良的人,会有不善良的遭遇。

    如果那些人不承受一下他们所做的事,是不是对不起他们所做的那么些屁事?

    看着灰蒙蒙的天空,那些停留在十字架上的乌鸦。

    霍羽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一种不知名的东西纠缠上了,他以为自己已经很小心的避开那些东西了,但是没有想到,它们还是找到了自己。

    “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他想起了胡闹曾经跟自己说过的这句话。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就在此时,一个中年男子面露悲愤的指着审判所门口的骑士们大声道:“是,我儿子是杀了人,但是他还只是个孩子,他能懂些什么?!”

    “是我管教不好,我儿子拿刀杀死了他的母亲,但是他已经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了啊!”

    “他所在的学院让他勒令退学,小镇上的人也不允许他回去,你们还想干什么?!”

    “你们想抓他一辈子吗!”

    “他还只有十一岁!”

    中年男子声嘶力竭的吼道,同时,中年男子身后还有两个老人,便是那个男孩的爷爷奶奶,他们面目可憎的朝着骑士身上吐着口水,同时大声道:“我孙子没有杀人,那个女人她该死!”

    男孩的父亲奶奶等人,仿佛是受害者一样,没有任何的悲伤,有的只是恼怒,一家子人看不出来是有亲人去世的感觉。

    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悲哀的女人,惨死之后,就像是一堆破旧的垃圾一样,人人嫌弃。

    看着面前的这一幕,霍羽的眼眸逐渐灰暗了起来。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方老师在很多事情上面从不跟他们讲道理了,只要他们犯错了,从不讲道理就是打。

    有些事本来就不应该讲道理,而且有些事本来就没有道理可讲。

    “把那个人放出来!”霍羽冷眼看着面前的这些人。

    “圣…圣子……”一旁的祭司有些支吾,不是很明白的看着霍羽。

    “既然我们无权惩罚他,早一天放出去和晚一天放出来,一样。”霍羽冷冷道。

    “是,圣子。”托尔斯点头,走进了仲裁所内。

    不一会儿便将那个男孩从里面带了出来。

    “哎,乖孙孙,他们没有把你怎么样吧?”看着自己的孙子出来,那个老太太赶紧迎了上去,在自己的孙儿身上不停的检查,看看是否哪里有受伤。

    “没有!”男孩一幅无所谓的样子。

    “真的是,你娘那个女人就该死,死了就死了,没事,奶奶回家给你做好吃的!”老太太的言语之中根本没有把她死去的儿媳妇当回事,就像死的那个人,是她家里养的一条狗一样……

    “出来就好,出来就好,走,咱们回去!”中年男子一只手拍着自己的儿子,连头也没回,带着自己的家人便离开了仲裁所。

    “圣子……”

    托尔斯有一种怒不可遏的感觉,他真想拔出自己的大剑,将这一家人全部杀死。

    “你想做的,也是我想做的。”霍羽淡淡的说道,随后晃了晃脑袋,仿佛想将脑袋里的杀意给甩出去,“记住,我们不是畜牲。”

    在这座城池之中的教堂里,霍羽静静的站在十字架的面前,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十字架。

    内心始终平静不下来。

    这一刻,他多想变成胡闹,然后拿起屠刀,杀尽这天下披着人皮的恶魔。

    但是他不能。

    他知道,一旦自己拿起屠刀,有可能放不下来了。

    “方老师……我还该不该再坚持下去?我现在……该怎么办……”霍羽喃喃道,他原本坚定的信念这一刻,好像出现了一些裂痕。

    “圣子……”

    就在此时。

    托尔斯从教堂外面一路小跑进入了教堂之中。

    “嗯,怎么了?”霍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揉了揉自己的脸庞,转身看着托尔斯。

    “有紧急任务!”托尔斯手里托着一个传讯器,这个传讯器是一个巴掌大的盒子,盒子扁平,打开之后,有一块白色的屏幕,上面有一封红色的讯息。

    这表示是来自附近的紧急任务。

    霍羽输入了自己的光明灵力,这封讯息便开始解锁。

    “霍羽圣子,在不远处的白羽城出现了一件十分危急的事情,需要你去处理,在半个月前,圣光城出现了一起凶杀案,原本以为只是普通的事件,但随后的半个月,光明帝国整个东部都出现了类似的案子,最后一起出现在今日半个小时前,就在白羽城。”

    “希望你能迅速前往白羽城调查这个连环凶杀案,有关本次案情的资料,我已经发给了托尔斯,希望你尽快将这名罪犯抓捕归案。”

    红色讯息瞬间化作一个模糊的老人,老人穿着红袍,拄着拐杖,看起来却十分的健朗,这便是霍羽的直系上司,赛尔红衣大主教。

    “明白了,大主教。”霍羽点了点头,随后看着托尔斯道:“我们准备出发吧!”

    “是的,圣子!”托尔斯点头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