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九十二章 后悔
    晨光淡残月。

    随着初阳的升起,气温渐渐回升。

    高空时不时掠过几只早起的鸟儿。

    在书院的院子里,方白拿出了一块黑板,树立在院子中。

    “很久很久以前,老师跟胡说同学说过这么一个故事,故事的男女主角,一个叫孟云,一个叫林佳!”方白用戒尺敲了敲黑板道。

    “哇,方老师你偏心!”

    “就是就是,什么故事,我们也要听!”

    “好烦呐,我都没听过!”

    “老师真偏心!”

    听着这些不满的声音,方白苦笑着又敲了敲黑板,“这个故事,跟今天的故事其实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如果大家想听的话,等老师讲完这个故事之后,再说给你们听!”

    李霸道和其他学生们都点了点头,便不在说话。

    “今天的这堂课的名字,叫做后悔。”

    方白说完这句话,然后在黑板上写下了‘十八岁’三个字。

    “十八岁的时候,你学府毕业,你终于自由,你想干什么就能去干什么,于是你开始在大陆上闯荡!”

    “二十四岁的的你,在大陆上渐渐闯出了名头,你征服了一个又一个的遗迹,你逐渐在崭露头角。”

    “二十八岁,你达到了小时候根本不敢想的成就,你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尊敬,因为你的实力已经足够强大了。”

    “三十岁,在大陆上闯累的你,回到家,你看着身边的人都结了婚,婚礼的酒让你喝的有些麻木,每年你都要参加无数人的婚礼。”

    说到这里,方白突然坏坏一笑,往前走了几步,将李子成拉到了身边,手肘靠在李子成的肩膀上,手指捏着李子成的脸道:“李子成同学,可还记得你曾经做的那个梦?”

    “哪……哪个?”李子成秒懂,因为大魔头说这个故事的时候,他刚好也就想到曾经做的那个梦。

    “就是你当老师,但是又坚持不对学生动手呀,可还记得李霸道的儿子,还有张子弘的儿子?”方白笑道。

    “唔……哎呀,都过去了嘛,老师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嘛!”李子成有些扭捏的说道。

    “说说嘛!”

    “我们想听!”

    “李子成当老师啦?是不是也像大魔头一样,喜欢打人!”

    “这还用说,全班只有班长最像大魔头好伐!”

    “唔……说的也对!”

    小伙伴们纷纷起哄道。

    “停,听方老师接着讲!”李子成赶紧大声道。

    等待着这些人都安静下来之后。

    方白再接着道:“过年回家,父母开始逼着你见着见那,因为他们着急抱孙子,你也没有在外面带回来一个媳妇,逐渐,你开始厌烦回家,但是没有办法,已经成年的你,也逐渐明白了父母的辛苦。”

    “你见了十几个姑娘,但是你觉得,好像每一次都差点什么……”

    “三十二岁,你遇见了一个和你遭遇差不多的姑娘,你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她说:你还不错!”

    “你抽着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你也是!”

    “你还不确定你喜不喜欢她,但是,你不反感,这个时候的你,已经开始向生活妥协,于是你家里和她家里就摆好了订婚宴。”

    “结婚前一周,你和你的老伙伴们出去喝酒。”

    “你说你不想结婚,你的朋友们说,是啊,谁想结婚,一个人过多好,但是谁不是这么过来的呢?”

    就在这一刻,尹白头发散落着,摆动着窈窕的身体,一步一步从房间里走出来,朦胧的面容,慵懒的身姿,风情万种。

    “三十三岁,你们终于结婚了,和那个你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的人,结婚了。”

    “婚礼上,台下的那些人起哄,让你们亲一口,拗不过那些人的你,简简单单的亲了一口,你小声说了一句:我爱你。”

    “那个昨晚上话还说看不惯你邋遢的新娘,愣了一下说:我也爱你。”

    “你不确定,她是不是对你说的,就好像,你不确定你是不是对她说的。”

    “婚礼结束后,日子逐渐过的平淡,曾经在大陆上叱咤风云的你,也变成了一个有家室的人。”

    “原本菱角分明的你,也变得逐渐圆滑了起来。”

    “三十四岁,她怀孕了,你变得不知所措,这个家庭在你的心中突然变得重要了起来。”

    “三十五岁,你有了你的孩子。”

    “前前后后你忙的跟个孙子一样,但是无所谓,你看着你的孩子,怎么看怎么喜欢,你希望他会跟你一样,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你的希望很多,你希望他可以变得比你要优秀,你有很多的梦想,都希望他能帮你实现。”

    “仿佛,他就是你的新生。”

    “三十六岁,这是你的人生最不愿意重复的一年,平均睡眠三个小时,你的孩子平均每个小时都要闹腾一次……”

    大魔头有些沉重的声音,让这些孩子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那我会打死他……”李霸道突然出声道。

    方白:“……”

    尹白:“……”

    众小伙伴:“……”

    空气突然安静了起来,这种气氛持续了一会儿。

    方白咳嗽了一声,才继续道:“四十五岁,你的孩子终于上学了,上了学院,就像很多年前的你一样。”

    “有一天,他回到家里,跟你说,他想要一个空间器具,他说他想要去学炼器。”

    “你沉默了,因为你发现,这么多年的用度,你留下来的积蓄早已经挥霍一空,但是那一句‘爸爸现在没有钱’你始终说不出口。”

    “好在孩子比较懂事,并没有强行要你给个答案。”

    “你看着这么懂事的孩子,你却开心不起来。”

    “夜深,你拿起了那一把你放下很久的武器,你想去当个佣兵,但是很多年不动武的你,已经处在淘汰的边缘。”

    “没有办法的你,只能拼命的去做那些以前你根本瞧不上的低级任务,因为你有了一个家。”

    “有一天,你接到了一个很不错的任务,完成这个任务,你就可以让你的孩子去学他想学的东西,但是这个时候却接到了学院老师的电话,电话里说你的孩子逃课了,而且还和社会上那些人瞎混,叫你去一趟。”

    “不得已,你放弃了这个任务,到了学院,又被老师训了一顿。”

    “站在办公室里的你,有些手足无措,无地自容。”

    “四十八岁,孩子考上了一个好的学府。”

    “很争气,身边的人都很羡慕你,但是同时带来的你也知道,需要更多的资源、更多的钱财。”

    “那一天,你想要跟他聊一聊。”

    “你准备了半斤酒,一些吃食,你说着很多年前,你父母说过的那些你最讨厌的话,无非就是好好学习,然后就是”

    “你们从交流,变成了争吵。”

    “结束争吵的你,回去洗了个脸,看着镜子里的你,脸上出现了皱纹,头上也多了些许白发,那一刻,你发现……你老了。”

    “面对镜子里的你,你觉得心里酸酸的,曾经那个在大陆上叱咤风云的你,此刻为什么变成了这番模样。”

    “五十八岁,孩子回来了,在他身上,你好像看见了你的影子。”

    “六十岁,他也结婚了,你问他喜不喜欢那个姑娘。”

    “他愣了愣说:喜欢吧!”

    “辛苦了三四十年,你想出去走走,和你身边的那个人也过了这么多年,你依旧分不清楚你到底爱不爱她,好像一切都在将就。”

    “你开始去以前小时候的地方,以前的学院、学府,还有去看看那些老朋友。”

    “身边的那个人絮絮叨叨,罗里吧嗦,你烦了这么多年,你觉得,这样好像也挺好,毕竟这么多年都过来了。”

    “因为儿子的要求,你开始带着你孙子,然后孙子成长、上学、毕业、结婚……”

    “一年一年又一年,你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你的容颜已经老去,你身边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

    “终于,你到了你的大限之年。”

    “你躺在病床上,身边聚满了人,你迷迷糊糊的看着身边这些熟悉的,不熟悉的脸,里面有人在哭……”

    “你明白了,你终于要死了。”

    “你没有感觉到一丝害怕,你突然问自己,你是不是早就已经死掉了。”

    方白顿了顿,放开李子成,走到黑板前又写下了‘三十二岁’四个字,“原来,你结婚的那个时候,你就已经死掉了。”

    “按照有人猜测的,你死掉前的三秒钟,你的大脑会回忆这一辈子所有的经历。”

    “一岁、两岁、三岁……”

    “一直到十五岁的时候,你笑了。”

    “那天放学,一个白衣少女有些害羞的站在一棵树下,仿佛在等着什么,你和同学有说有笑的从学院里走出来,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少女,你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了好几下。”

    “但是你却想不清楚她长什么样子了。”

    “最后一秒,你努力的去回忆,但是印象却越来越模糊。”

    “三秒钟过去,你身边的人突然嚎啕大哭。”

    “你却有些听不清楚了,你耳边最后能想起的声音,是一群在那里起哄。”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而此时,从方白的身后突然伸出两只手,环抱住了他。

    淡淡的清香从鼻子钻了进来,方白微微一愣,轻轻转头,便感受到一具柔软的身躯贴了上来。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下面的学生们纷纷起哄道。

    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有些惺忪的眼眸,粉红色的嘴唇,方白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小声问道:“要不,我亲一个?”

    只是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方白虽然说脸皮已经堪比城墙,但是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环抱住方白的手突然松开,一只手直接把住方白的肩膀,不由分说的一转,直接将方白转了过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双手便抱住了他的脸……

    方白的嘴巴好像碰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仔细一看,她已经凑了上来,双手死死固定住,不容他逃离。

    两片温暖的嘴唇,就这么凑了上来,方白只觉得自己有点慌,瞪大了眼睛,就这样,嗯,就这样,有点不可思议,却让人沉醉。。

    看着这强吻的一幕,所有的萝卜头嘴巴都成为‘喔’形,有些不敢置信。

    良久,唇分。

    方白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非常的急促,低着头,不敢直视尹白。

    “要亲就亲,扭扭捏捏,像个娘们。”尹白的瞳孔呈现深黑色,毫不做作的捏着方白的下巴,冷笑道。

    “哇……师娘霸气!”

    “霸气外露,师娘威武!”

    “威武威武威武!”

    看着师娘那般豪气的话语,这些萝卜头都双眼放光的看着尹白。

    “霸气个啥霸气霸气,一个个……”看着这些萝卜头像造反一样起哄,方白顿时就准备教训。

    “你想造反?”尹白冷漠的瞥了一眼方白,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没…没呢!”方白有些尴尬的赔笑道。

    “乖……”她捏了捏方白的脸:“好好上课。”

    目送尹白走进自己的房间,方白只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热,摸了摸自己的脸,估计红通通的。

    “你想造反?!”李子成捏着叶天的沉声问道。

    叶天苦着脸,赶紧书道:“没……没呢!”

    “乖!”李子成挑着眉,嘻笑着捏了捏叶天的脸,“好好上课……”

    “嘻嘻……”看见这一幕,一旁的洛雪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什么笑,李子成!”方白大步走了过来,怒视着面前的李子成:“皮痒了是吧?!想造反是吧?!”

    李子成轻哼一声:“就知道欺负我们,有本事你去欺负师娘啊!”

    “就是就是!”叶天也撇了撇嘴道,“就知道欺负小孩子!”

    “谁说的!好男不跟女斗知道不?!”方白呵斥道,随后顿了顿,估计是想到言多必失,不能随便上当,便用戒尺敲打了一下黑板,“继续上课!”

    “不敢就是不敢,还装什么逼!”李子成小声嘟囔道。

    “李子成!”方白大声喝道。

    “在!”李子成立马挺直了腰杆回答道。

    “瘸一条腿!”

    “不要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