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八十九章 闹事
    没过多久,几大音乐圣地对外宣布,取消学习限制,任何想要来音乐圣地学习的学子皆可在圣地之中学习,传承典籍对外无限制开放,同时,几大圣地出售音乐圣典《乐经》拓本。

    而知道这个消息的方白也有些没有想到,其实他只是单纯的想要装个逼而已……

    至于陈月和白紫兰都被方白扔在了仙乐宫,花园小径的人也留在了仙乐宫继续学习,传统音乐有自己的优势,而那两个小丫头对于流行音乐已经掌握的不错了,仙乐宫的东西,足够她们学上一阵子了。

    当方白回到新东方学府的时候。

    几个参加死亡回廊的小家伙已经回来了。

    刚进来,便看到被包成木乃伊的胡说躺在书院里晒太阳。

    “哟,唉哟,哎哟哟!”方白一脸惊奇的看着面前的胡说,“这是什么造型啊!”

    看到大魔头回来,胡说一脸委屈的哭诉道:“呜呜呜……大魔头,我被人打了!”

    “被谁打了?!”方白疑惑道。

    “阿布、白语还有李子成!”胡说嚅嚅道。

    “他们干嘛要打你?”方白来了兴趣,一屁股坐在了胡说的身边,拍了拍胡说的大腿。

    “嗷嗷嗷……”这一拍,疼的胡说面目狰狞了起来。

    “因…因为……”胡说刚想说话,便看到白语突然出现在了门口,背靠着大门,面目冷淡的看着他,嘴角扬着丝丝冷笑。

    “因为他们嫉妒我比他们长得帅。”看着那略带威胁的冷笑的面容,胡说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小声回答道。

    他知道,一旦自己把拍那些照片的事情说出来,搞不好今晚上就得跪着唱征服……

    “胡说,没看出来啊,你小子越来越不要脸了!”方白一巴掌拍在了胡说的胸口,这一掌顿时让胡说差点猛吐一口鲜血,只觉得胸口气血翻涌,有些窒息。

    方白知道这几个小家伙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了,但是下手还是比较讲究的,胡说气色红润,也没什么大事,估计也就是一顿皮肉之苦罢了。

    不过他也没有心情再去追问,而是起身走了几步。

    “白语,这一趟没出什么事吧?”方白问道。

    靠在门边的白语摇了摇头:“没出什么大事,都平安回来了。”

    听到平安几个字,方白便点了点头。

    “不好了,不好了,快来人啊,李霸道出事了!”

    就在此时,洛雪的声音突然从学府外响起,让方白等人心中一紧,赶紧走了出去。

    便看到洛雪有些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

    “怎么了?李霸道怎么了?!”方白着急的询问道。

    “李…李霸道……李霸道在…在酒吧喝酒……然后被…把别人打了!”洛雪上气不接下气的回答道。

    “额?说清楚,到底是被人打了,还是把人打了?”方白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反正现在还在闹!”洛雪慌乱的说道。

    “在哪?”方白问道。

    “青龙区的白色酒吧!”洛雪道。

    “你们去告诉师娘一声,老师先去过去!”方白说道,随后一个瞬身便离开了原地,而白语则是带着洛雪走进了书院,去找师娘。

    白色酒吧。

    大厅中。

    气氛显得极其的压抑,李霸道低着头,脸色通红,脚边散落无数的酒瓶,看样子,已经喝了不少了。

    李子成抓住李霸道的手,不断的摇头:“不能再喝了!”

    “没事,才喝了一点而已。”李霸道甩开李子成的手,又开了一瓶,猛灌。

    李子成抢过他手中的酒,“你这要是让大魔头知道了,肯定会打死你的。”

    李霸道摆手:“没事,老子……老子自己心里有数!”

    “你有你麻痹的数,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灌多了马尿,等大魔头回来,肯定打死你!”李子成骂道,随后看了周围的那些人一眼,“不就是碰了他们一下,大不了我们认个错,说声对不起不就行了!”

    一旁的一个飞机头,看起来二十二三岁的样子:“对不起?小朋友,你当是玩过家家呢!”

    “撞了我兄弟一下,今天要是没喝完一箱烈酒,你觉得你们两个能走出这酒吧?”

    此时,坐在沙发上的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子淡淡开口道:“要不你替他喝?”

    “我……”环视了周围一圈,李子成发现这些人都不是好惹的,这个白衣男子的修为他根本看不透,而他手下从圣者到真法不等,尤其是白衣男子身边的那个中年男子,气势竟微微碾压自己。

    而此时的李霸道已经醉的不成样了,想要把李霸道安全带出去,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好!”李子成只得答应,他没有多少,但是比起李霸道来说,他要好的多,他现在只是希望信息到洛雪手上了,如果师娘来的话,事情或许才能好办,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拖时间。

    “嘭!”

    突然一个酒瓶子直接砸在了李子成的脑袋上。

    只见那个白衣男子突然出现在了李子成的面前,冷笑道:“你说你替他喝,你就替他喝?你算什么东西?!”

    一行血迹顺着李子成的头,慢慢的流了下来。

    随后白衣男子一只手直接掐住了李霸道的脖子,与此同时,白衣男子身边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李霸道的身后,一只手抵在了李霸道的背后,将李霸道全身的灵力都禁锢住。

    “听说林凡是你杀的?”白衣男子冷笑着看着手中的李霸道。

    李霸道醉醺醺的摇晃着头:“是…是老子杀的。”

    “不错,敢作敢当,是个汉子!”白衣男子另一只手拍着李霸道的脸道。

    “你可知道,林凡是跟我混的?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很没面子?”白衣男子笑着问道。

    李霸道沉默了一会,他喝了过多的烈酒,现在脑子极其不清醒,“老子……才……没管那么多。”

    “哈哈哈哈哈……”白衣男子大声笑了起来。

    现场突然安静了下来。

    白衣男子猛然将李霸道甩到了沙发上,一脚踩在了李霸道的胸口:“我今天就是专门找你来的,你要是想活着出去,这一箱酒就给我一滴不剩的喝下去。”

    或许是疼痛刺激了李霸道的神志,李霸道微微眯了眯眼睛,胸口的疼痛让他有些难受,只是面对这样的处境,他也不似最初的那样冲动,沉默了一会,“好,我喝!”

    就在李霸道答应喝酒的时候,旁边的一个人便将这一箱酒给抱了过来。

    李霸道缓缓伸出手,他知道,这一箱酒若是不喝的话,自己和李子成真的可能走不出去。

    砰!

    就在此时,白色酒吧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

    李子成看到来人,顿时大喜,同时也有一股委屈之气从胸口生出,鼻子有些酸酸的,有太多的委屈想要诉说。

    方白踹开大门,看到酒吧内的情况,顿时有些皱眉,李子成的脑袋被人开瓢了,而李霸道则是被人用脚踩在沙发上,这跟自己所预料的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他觉得应该是李霸道喝多了酒耍酒疯,看起来好像并不是这样。

    一旁的飞机头看到陌生人进来,面露不爽的走了过来:“没看到江少在办事?这么没长眼睛,滚出去!”

    “办你娘了隔壁!”对于自己的学生,方白从来信奉的便是,老子的学生自己有老子能打,你们打坏了,老子还打个屁!

    迅速如闪电的一脚踹出。

    在无数人都没有来得及反应之际,飞机头便如同炮弹一般,被踢飞,嘭的一声,砸进一旁的酒架。

    “真的是,老子这才出去几天,你们就惹事惹事!”方白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道,“出去也不知道跟你们师娘说一声,还搞成这种逼样。”

    “你找死!”看见飞机头被踹飞,旁边无数小弟纷纷围了上来。

    “慢着,你应该就是孔圣学府的那个老师吧?”江星玩味的看着方白,下一刻笑了起来,“遇上了也好,免得再浪费我时间。”

    随着江星的吩咐,周围的人纷纷退了几步。

    顺着空隙,李子成赶紧跑到了大魔头的身后,而李霸道还是一幅醉醺醺的样子躺在沙发上。

    “痛不?”看着流血的李子成,方白有些心疼的伸手探了探他的伤口。

    李子成死咬着自己的嘴唇,眼眶有些湿润,摇了摇头。

    “怎么搞成这样?”方白问道。

    李子成小声开口道:“霸道哥回来之后心情有些并不好,想要喝酒,然后我们就来到这里喝酒,霸道哥喝多了之后,撞了他手下,就是那个被老师踹飞的那个人一下,之后他们就让我们喝一箱烈酒赔礼道歉,不然就把我们留在这里,但是那酒根本不能喝,就像是纯酒精一样了。”

    方白捏紧了自己的拳头,目光缓缓转向那个江少。

    “然后那个人说他们其实是专门来找我们麻烦的,就是因为之前那个赌斗被杀掉的林凡……”李子成指着江星弱弱的说道。

    江星丝毫不虚,目光和方白对视了起来,“你学生动了我的人,喝一箱酒,你动了我的人,也喝一箱酒!免得说我不给你们机会!”

    随着江星说话,他身边的中年大汉突然睁大牛散发出实质性让人觉得窒息一般的气势,猛然朝着方白袭来,那些退后的人又围了上来。

    很明显,用实力压人,这便是**裸的阳谋。

    “有意思……”方白而后笑了起来,“跟我玩人多?等着老子摇人!”

    方白直接拨出了电话。

    “叫人?你无非就是仗着那个天魔族罢了?这里是大秦皇城,她若是敢动手,呵呵!”江星冷笑了一声,仿佛是有些不屑。

    “白色酒吧!”方白拨出第一个电话,说完了四个字,然后又拨出了第二个电话,又重复了一下地址。

    顿时,整个白色酒吧里面的气氛安静了下来,江少这边人在等着方白喊人来,他们有自信,能够连同方白喊来的人一起收拾掉,而对于方白来说,他必须为学生把场子找回来。

    没有多久,门外便响起了各种各样座驾的声音。

    神火宗的人马一骑当先冲进了白色酒吧之中。

    “谁敢动我神火宗的长老!”

    脾气极其火爆的欧阳子直接扛着一把大铁锤冲了进来,随后便是神火宗一干人等,拿着各种各样的兵器。

    其中江阳子最为恐怖,手里拖着一把比自己人还大的砍刀。

    活脱脱一个混黑的中年老痞子。

    大声叫嚣道:“妈的,我神火宗的长老也有人敢动?!”

    “谁敢动我仙乐宫宫主!”

    “谁敢动我师兄!”

    “谁动我师兄,我灭谁满门!”

    “敢与我圣地师兄为敌,谁也不好使!”

    顿时四大音乐圣地的大佬手里拿着各种乐器,也冲进了白色酒吧之中,手持各种乐器,就像是天庭的四大天王一样,一言不合就准备放大招的那种。

    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这些大佬。

    中年大汉的脑门上突然流出了些许冷汗。

    而一旁的江星则是吓懵在了地上,周围的小弟们更是怯生生的不停的往后退去。

    “实在不好意思,老子装逼之前应该做个自我介绍!”在自己这边的人马到齐之后,方白风度翩翩的往前走了一步,伸了一个懒腰:“你的情报应该不怎么样!”

    “本人新东方学府的老师暂代府长,神火宗特聘长老,仙乐宫宫主……”方白歪着头十分歉意的笑道。

    “神音殿殿主的师兄!”

    “仙琴阁阁主的师兄!”

    “天乐府府主的师兄!”

    听着方白的自我介绍,其他三大音乐圣地的老大赶紧补充道。

    看着旁边那些大佬就如同狗腿子一样谄媚的望着这个年轻人,中年汉子心神俱颤,他知道,这一下真的是踢到铁板了,应该说,钛合金钢板!

    “你们喜欢玩阳谋,喜欢玩以势压人,凑巧,其实我也喜欢玩!”方白笑道,“不过我从不主动惹事,但我从来不怕事。”

    “正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加倍奉还呀!”

    看着方白脸上的笑容,江星这边的人纷纷打了个冷颤。

    “子成,谁打的你?”方白将李子成唤了过来,“怎么打的?”

    李子成赶紧走了过来,从大魔头出现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大魔头肯定有方法解决面前的事情,三年二班的每个人都相信,无论遇见什么事情,只要大魔头出现,那么事情就会得到解决。

    “他打的,用酒瓶砸的!”李子成就像是一个有大人撑腰的小孩子一样,头昂了起来,用手指着江星道。

    “行,他开你一瓶,你开他一箱!”方白双手环抱于胸前笑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