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八十八章 志向
    “爽歪的麻雀,在电线杆上裸睡……”

    沉醉在《七里香》中的长乐忍不住哼唱了起来,边哼还边摇头晃脑起来,他突然发现,这种流行音乐好像还挺有感觉的。

    相比传统古典音乐来说,这种流行音乐更加的适合传唱,并且歌词简洁易懂,而且旋律有一种不一样的美感。

    “宫主!”

    “宫主!”

    “宫主!”

    看见方白的进来,仙乐宫的人纷纷行礼道。

    在接受流行音乐的洗礼之后,仙乐宫的许多人都有了不一样的感悟,很多人都进入了地籁之境,虽然对修为没有什么帮助,但是,他们的乐道却进入了另一个天地。

    所以,这些人越发的尊敬方白这个新任宫主了。

    “不用那么客气,我是来问,那个新人秀的名次的。”方白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新人秀?”长乐一愣,回答道:“还没有呢!”

    “这样,那我这个宫主可能帮忙参考参考?”方白‘好心的’问道。

    “当然!”长乐点头道,随后指着旁边不远处的那些档案道:“那些就是本次能够入选前百名的新人。”

    方白大步流星走到了这些档案面前,迅速翻动了起来。

    好一会儿,道:“怎么没有陈月那小丫头的?”

    “那小丫头都是下一任宫主的确定人选了,自然就不用再参选了啊!”长乐理所应当的说道。

    “那怎么行,这样岂不是对其他人不公平!”方白看似非常公平的说道,“陈月和白紫兰的名次也要排进来!”

    “那这两个小丫头的名次该排第几名?!”一旁的一个老者小声问道。

    “嗯……这确实是个问题。”方白说完这句话,便陷入了沉思,良久,道:“这样吧,陈月第一,白紫兰就第二吧!”

    长乐:“……”

    仙乐宫其他人:“……”

    伯衣:“宫主,你这样就不怕别人说黑幕吗?”

    “陈月那小丫头难道拿不到第一?”方白反问道。

    “可是紫兰那小丫头……”伯衣吞吞吐吐的说道。

    方白一幅理所应当的说道:“对呀,有我这么个宫主当老师,有点黑幕不是很正常吗?”

    “你刚还说要对其他人公平……”长乐道。

    “这很公平了呀,你看,有我这么个宫主当老师,都只帮她拿到第二名,这难道还不公平?”方白回答道。

    “可是陈月……”伯衣小声道。

    “以天籁之境难不成拿不到第一名?”方白反问道。

    卧槽,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第二天一早,无数乐道学子都朝着仙乐广场走去。

    走到广场的第一件事,自然是看榜了,很多人昨晚上便早已经激动的睡不着了。

    习惯性的,这些人同时将目光投向榜首,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榜首却是两个完全陌生的名字。

    “陈月,这是谁?从未听说过啊!”

    “还有这个白紫兰,到底是谁?!”

    “我看看,陈月,考试成绩:0/0/100,榜首原因:天籁之境!”

    “白紫兰,考试成绩:0/0/90,榜首原因:仙乐宫宫主学生!”

    “我特么……”

    “黑幕,黑幕,这简直就是黑幕!”

    这个结果自然是很多人都无法接受的,无数人议论之后,这些人纷纷朝着仙乐宫的接待处走去,他们必须要给自己所遭受的不公平讨个说法!

    当这些人纷纷纷纷围聚在仙乐宫接待处后,仙乐宫的人仿佛早已经料到了这种情况,轻轻的说道:“这个结果,是宫主等人研究之后的决定!”

    “凭什么?!我们这么辛辛苦苦的考试,凭什么你们能这么不公平?!”

    “就是就是,既然是新人秀,你们还搞这种黑幕!”

    “抗议,这不公平!”

    仙乐宫的人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榜单上面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一个是天籁之境,一个是宫主的弟子,凭实力,你们都没有天籁之境,凭关系,你们也不是宫主的弟子,如果你们觉得不公平,那就哭吧!”

    听着对方的解释,这些学子纷纷觉得自己的胸口堵了一口气,如此明目张胆的黑幕……但是他说的好有道理,凭实力,比不过别人,凭关系,也比不过别人。

    “你们仙乐宫做这些不可见人的勾当,就不怕毁掉自己的名声吗?”一个天骄学子有些气不过的指责道。

    “音乐圣地不仅仅只有你们仙乐宫,你们这么做,以后还有谁敢来你们仙乐宫!”

    “就是就是,和仙乐宫齐名的还有仙琴阁、神音殿、天乐府!”

    “咱们这么多人,既然仙乐宫这么明目张胆的搞黑幕,咱们就去其他圣地!”

    “对,哼!”

    无数乐道学子义愤填膺的大声抗议道。

    就在此时,天空闪过十几道虹芒,忽闪而过,直接落在了仙乐广场上,为首的便是仙琴阁的阁主葛秋山。

    “见过荀子牙,我们来的应该还算及时吧?师兄的演唱会还未有开始吧?”葛秋山擦了擦额头的汗道。

    “应该没有,师兄的演唱会一般在早上十点,现在才九点五十,还能有十分钟呢!”神音殿的殿主神乐老人说道。

    “诶诶诶,既然这样,咱们赶紧进去吧,师兄每次开演唱会的时候,都会用圣道钟音讲上一段《乐经》,要是再晚点去,就赶不上了!”天乐府的府主赶紧说道。

    “是啊是啊,走了走了!”这十几个人对着荀子牙打了声招呼后,便直接进入了传送阵中。

    “对哦,宫主的演唱会要开始了!”荀子牙一拍自己的脑袋,这才想起来,随后对着面前的这些学子道:“你们愿意抗议就抗议吧,愿意去哪个圣地就去哪个圣地,真的是,耽误我去听宫主的演唱会!”

    随后荀子牙也走进了传送阵之中。

    只留下这些乐道学子面面相觑,留在原地不知所措。

    “刚…刚走进去的那些人,好…好像就是其他圣地的领头人吧?”许久,一个学子才支支吾吾的不确定道。

    “我…我也想起来了,最前面的那个是仙琴阁的阁主葛秋山!”

    “那个老人莫不是神乐老人?”

    “卧槽,这些人……难不成就是各大圣地的大佬?!”

    “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没听到说吗!听师兄的演唱会!”

    “各大圣地大佬的师兄?是仙乐宫的宫主?!”

    随着这个推测出来,无数人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猛跳了好几下。

    “赶紧回去找关系,看能不能进仙乐宫之中瞧一瞧,若是能听上一场讲道……”这位学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广场上的人便飞快的散去。

    每个人都不傻,这些圣地之主都来听课了,这说明这个讲课的大佬肯定牛欢喜的不行!

    牛欢喜是什么?

    在某些地区,牛欢喜是……牛逼!

    所以,以后说别人牛逼不要说牛逼,那显得没文化,要说牛欢喜……

    随着仙乐殿之中的演唱台准备完毕。

    无数人都聚集到了这演唱台的前面,规规矩矩的坐好。

    一道又一道的光华转瞬而来,一个又一个乐道大佬风尘仆仆的走进仙乐殿中。

    “看来我们没来晚!”葛秋山看着还没有开始的演唱会,快步走进了殿中,然后和其他圣地的人都坐在了空位上。

    “赶紧赶紧,把位置占好!”神乐老人赶紧坐上。

    “也不知道今天师兄会讲些什么!”葛秋山感叹道。

    “安静听着便可!”天乐府府主说道。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王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关于道的修行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无论是哪一种道,都必须有人引导,不然根本无从下手,这便是零和一的区别,当有人把你从零引导入一之后,那么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

    这也就是所谓的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这一场演唱会,应该是我开的最后一场演唱会了,之后,关于《乐经》的一切,我昨日已经讲完,从此之后,便不会再讲这些了。”在讲了一截《道德经》之后,方白便叹了口气道。

    “师兄,是否我们做错些甚!”

    “对呀对呀,师兄,你可不能放弃我们不管啊!”

    “师兄,我们才入门,什么都还不懂啊!”

    前面这几句都还好,最后这一句什么都不懂让方白有些吐血,一个头发花白浑身散发着乐道法则之力的老人说他什么都不懂……

    “嗯咳!”方白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我该教的,都已经教过了,至于其他的如果有不懂的,我在仙乐宫的时候,随时可以找我来探讨!”

    “今天的演唱会的主题是:民谣!”

    “民谣,顾名思义,就是赋予民族特色的歌曲,称为民谣和民歌,不同的种族有不同的民谣……”

    方白在传授完《乐经》之后,将《道德经》也讲了些许,而后就将流行音乐的各种曲类都介绍了一遍。

    至于这些人能接受多少,就看他们自己的本事了。

    至于《乐经》,这是一部传承于春秋时期的博大精深的典籍,否则也不会列入四书五经之中,但是据说秦皇焚书坑儒的时候,毁掉了。

    《乐经》每一句都蕴含着对乐道的无上深意,无尽乐理藏于其中,将乐道所有的道路都阐释的无比精妙,从初学者,到精通者,面对这《乐经》,都只能感叹其玄妙。

    几大圣地的人每天都在接受不同的篇章,认真修行。

    而每日的流行歌曲也让这些人大开眼界,古典音乐和流行音乐的碰撞,不能说孰轻孰重,但是各有千秋。

    在将要离开的时候,方白将这《乐经》默写了下来,然后交给了长乐。

    “这《乐经》,你可以传播出去,并不需要藏着掖着!有谁想要学,你便可给看,并不需要任何条件,最好的是印刷无数拓本。”方白说道。

    “为…为何?”长乐有些不懂,像这样的珍藏典籍,不更应该藏着吗?像《乐经》这样的典籍,基本上都可以当作镇宫之宝了。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这种无形装逼的感觉才是最强王者该做的事情,而不是那种低级的踩在别人脸上装逼。

    只有这种用无私的光芒去闪耀他人的狗目,让别人心中升起无限景仰的装逼,才是装逼的最高境界。

    看着方白仿佛不放在心上的转身离去,长乐突然觉得那个离去的身影无比高大了起来,相比之下,自己显得这样的渺小,这样的自私。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方白能够领悟圣道钟音,也明白为什么他不拒绝其他圣地的人喊他师兄,其实他都知道,他什么都知道,但是他并不去说……

    因为,他想的是如何将乐道发扬光大,而他们……仅仅只是想将自己的势力发扬光大。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长乐喃喃道,尽管方白的语气十分的平淡,但落在长乐耳中,却是如同惊雷滚滚,这个新任宫主,这个看起来像是谜一样的宫主,这个看起来很不正经的宫主,突然就如同一颗参天大树拔地而起,几乎瞬间将她完全遮盖了下去。

    原来,他竟然有如此雄心壮志……

    “没想到师兄的志向竟然如此远大,这样看来,我们的格局还是太小了。”葛秋山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长乐的身后。

    “所以,也只有像师兄这样的人,才有资格拥有《乐经》这样的传承典籍,我们……还是目光太过于短浅。”神乐老人也忍不住叹了口气道。

    望着方白离去的身影,几位大佬忍不住唏嘘了一番,直到再也看不见方白后,这才将目光转向长乐手中的《乐经》。

    “就按照师兄所说所想,将这《乐经》公开于世吧!”神乐老人开口道。

    “不……”长乐突然摇了摇头,几个人皆是将目光转向了长乐,只见他开口道:“不仅仅是这《乐经》,从今天起,仙乐宫所有典籍都对外开放,只要有愿意学习乐道之人,皆可来我仙乐宫学习……”

    “你……”葛秋山有些惊讶的看着长乐。

    “与其让那些典籍落灰蒙尘,不如让那些传承重见天日。”长乐郑重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