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八十五章 抖腿
    “前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些人是怎么了?入魔怔了?”

    “难不成是哪个乐道大能在蛊惑群众?”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些人摇头晃脑的,是疯掉了吗?”

    看着面前这些人甩着整齐的脑袋,不停的摇摆着自己的身姿,随着节奏一摇一摆,就像是磕了药,停不下来一样。

    “艾瑞巴蒂,现在跟着我的节奏,一起嗨起来!”

    突然从人群中心传出一道辨别性非常高的磁性声音。

    “谁是电音之王?!”

    只见这群‘入了魔’的群众挥动着自己的手臂,大声齐齐喊道:“你是电音之王!”

    “现在,让我们嗨…嗨…嗨…嗨起来!”

    随着方白大手一挥,无数人都用极其期待的眼神看着方白,看着面前那个带着猫面具的男人。

    “嘣……”

    但随着方白大手在吉他上一颤,手中的吉他上的琴弦尽数蹦断。

    “啊哦……”一旁的陈月和白紫兰看着大魔头忍不住发出了一道惊呼,尽管只是一把劣质吉他,但是能把吉他弦给弹断,也不得不说,大魔头真的厉害。

    “呜~”

    “咚咚咚咚……”

    在人群之中,忽然传出了一阵极其震撼的演奏,乐符透过人群,传入无数人的耳朵之中,无数人的心脏随着这沉重的鼓声,一颤一颤。

    只见一群人迈着整齐的步伐,手持着各种乐器,沉重而有力的脚步,将整个广场的人群分流成了两块。

    人群慢慢退散到了一边。

    激昂的演奏音,让无数人为之侧目。

    从人群之中慢慢走出了一个蓝色长发的女子,她缓缓闭上了自己的眼睛,随着这战争序曲的节奏达到顶点。

    “呜啊……”

    “哦啊啊……”

    这首来自异世界的不朽战争序曲《victory》,随着楚莫的闭眼,双手抱拳于胸口,悠扬而又空灵的海豚音在仙乐广场上飘荡。

    看着领头的那个长发男子,以及他身后的那个大胡子,那个正在哼唱的楚莫,以及花园小径的每一个眼熟的人。

    陈月和白紫兰眼睛不禁有些湿润。

    “大魔头大魔头,我要唱,我要唱!”

    陈月一把戴上了自己的面具,赶紧跑到了方白的面前,拉扯着方白的衣角,指着方白手里的麦克风道。

    当陈月接过麦克风的那一刻,乐曲刚好达到第二个女声哼唱点。

    一股比之前更为震撼的女高音在此刻如同风暴一般席卷而来,陈月不由自主便开启了自己的天赋嗓音,天籁之音。

    随着这一股久别重逢的喜悦,陈月的心中涌出一股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滋味,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像这样放声歌唱了。

    音乐便是表达自己内心情感最为直接的事物,伤心的时候会大吼一嗓子,快乐的时候会开心的蹦蹦跳跳,难受的时候同样会听着一些旋律悠扬的歌曲。

    伴随着这一股空灵到极致的海豚音,整个仙乐广场周围的建筑物仿佛都渲染上了一层彩色,在陈月身上竟然凝聚出了肉眼可见的乐符,不停的围绕在她的身边。

    旋转,好似小精灵一样,跟着节奏一上一下的挥舞。

    “这…这是……天籁化形?!”

    “竟然是传说之中的天籁之音!”

    “这女孩的天赋竟然如此之强?”

    “这么恐怖?!”

    “不可能,不可能,竟然会是传说中的天籁之音?!”

    就好似师道大能开坛讲道一般。

    尽管每一位大能都有着自己的道,对于自己的道的理解,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

    但是对于陈月来说,天籁之音便是乐道最强,没有之一。

    所有人都能够从陈月的演唱之中获得些许收获,就好似方白的圣道钟音一般,只是圣道钟音的代价很大,如果用圣道钟音去洗涤他人,那么其他人将会获得不菲的收获。

    在陈月的声音之中,夹杂着一缕特殊的力量,能够让这方区域所有人都产生一种共鸣,让无数人的灵魂感受到陈月情绪之中所有的一切。

    天籁之音,无关其他。

    伴随着陈月的声音扩散开来,这些人纷纷都安静了下来。

    在他们的身体内,仿佛有些什么在破壳而出。

    慢慢的,慢慢的,从一颗小树苗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随着这一曲作罢。

    无数人的眼神都明亮了起来。

    音乐这东西,并非阳春白雪,每个人都能在这里面收获点什么东西。

    一个拥有天籁之音的歌者,对于所有乐道之人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因为天籁之音便是他们追求的最高境界,如果能够一直跟在这个女孩子身边,一直接受她的歌声洗礼的话,那么突破将会变得极其简单。

    而在外面那一群质疑所谓的电音的人,此时无比的懊悔,有的人急匆匆的离开了,应该是去通知某些人去了。

    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陈月,希望她能够再来一曲,有很多人都好像已经摸到了自己的瓶颈,如果能再听一曲的话,绝对能突破……

    “来来来,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天籁歌者现场演唱,有钱的捧个钱,没钱的……就别待在这里了嘛!”

    “初来乍到,就是为了个饭钱,现场聆听天籁之音。”

    “史上最强电音之王现场演奏,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啊!”

    方白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个破狗盆,对着面前的这些人走了过去。

    “大魔头这不是把小黑黑吃饭的盆给偷过来了吧?”白紫兰有些无奈的问道。

    “我猜也是。”陈月点头道。

    “你们老师能不能有点音乐人的尊严?这也找别人要钱?”长发男夏沫有些没好气的叹了口气,走到了陈月的面前。

    “夏叔叔,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大魔头了,他是什么样的人,你还没搞明白呐!”陈月无奈的叹气道。

    随后接着道:“他以前带我去卖唱,卖来的钱都不分我的。”

    夏沫:“……”

    “小丫头,想不想叔叔?!”萧乔带着楚莫也走了过来,笑眯眯的看着陈月道。

    “想!”陈月开心的点头道。

    “叫姐姐!”楚莫摸了摸陈月的头。

    “楚姐姐!”陈月应声点头道。

    而在一旁讨钱的方白看着远处的仙乐宫驻地,那紧闭的大门,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看来自己的这把火烧的还不够旺。

    “诶,谢谢了!”

    “多谢打赏!”

    “马上马上,马上就唱!”

    “不要急不要急,马上就唱!”

    “保证不跑!”

    方白这么围着人群走了一圈,这些学音乐的人都不是穷人,狗盆里堆满了钞票。

    “夏沫,钢琴和吉他可还有?”方白拿着狗盆往地上一方,对着夏沫的胸口来了一拳,随后抱住了这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

    “该死的老白,我都以为你死了!”夏沫狠狠的对着方白的背部来了好几拳。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没那么容易死!”萧乔一巴掌拍在了方白的肩膀上,把方白的肩膀拍下去一大截。

    “我这么帅,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方白嘻笑道。

    随后方白和花园小径的人一个个都碰了面。

    “老白,你是想用你的音乐当敲门砖,把这两个小丫头送进去?”夏沫仿佛猜到了方白的心思,问道。

    “没错,本来把握不大,但是看到你们之后,我就有足够的把握了。”方白点头道。

    而此时的小黑黑惺忪的揉了揉自己的狗眼,狗爪一拍,不敢置信的睁开了自己的狗眼,咦,狗爹的饭盆呢?

    而此时正在判分的仙乐宫的考官们脸色好似便秘了一般,看着面前的这四张试卷……

    “宫主,这四张试卷……全部空白。”

    其中一个浑身散发着仙气的女子有些尴尬的说道,一身红装,**着脚踝,煞是好看。

    “呵呵,竟然还有人如此不重视我仙乐宫的比赛,竟然用零分羞辱我仙乐宫!”长乐眉头一凝,颇有些怒色道。

    吩咐道:“把这两个参赛者的第三轮考试视频找出来,还有把这两人的姓名,来历找来。”

    “竟然敢如此羞辱我仙乐宫,通知所有的乐府,不得让这两人修行!”

    就在长乐怒气冲冲之时,一道人影踏空而来,几步一踩,便进入了仙乐殿中。

    “宫主,在帝皇城仙乐广场,出现了天籁之音!”穿着黑袍的大汉腰间挂着一个乐器,躬身道。

    “什么?!”长乐全身颤抖了起来,双手死死的捏住了大汉的肩膀:“你确定?天籁之音?!”

    “没错,尽管只是哼唱了一段,但是我能感受的到,我许久没有动过的心境有了一丝变化!”大汉点头道。

    长乐全身一颤,终于出现了,终于出现了。

    他死死的捏着自己的拳头,想要仰天长啸,师父,终于遇见了,终于遇见了,终于在我手里,遇见了天籁之音!

    乐道分为三境,天籁、地籁、人籁。

    乐道入门便是人籁之音,有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处于这种境界。

    地籁之音则是一些大师级别的存在,这些人便可成为是传奇乐师。

    而天籁之音则是天生的,音乐的最高境界。

    穷人类之力不可达,天地所造之乐,高山流水之音,此乃天籁。

    在地球上,天籁之音有几人,杰克逊、维塔斯等,公认音乐最强王者。

    据说,仙乐宫的初代宫主,便是天籁之音。

    “走走走,赶紧走,无论这个人是谁,一定要收入我仙乐宫中!”长乐神情激动的看着大汉,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了起来。

    ……

    “老白,仙乐宫算得上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组织,你那一套很难入他们眼的。”夏沫从他的空间里将一把吉他扔给了方白。

    “传统乐曲?”方白一愣,不过随后又自信的笑了笑:“不就是一些传统乐曲嘛,我也会的。”

    “你确定?”夏沫有些疑惑的问道。

    “好了,史诗级演奏团准备就位了,灵魂歌手装逼时刻即将来临!”方白微微一笑,将白紫兰带到了钢琴的面前。

    又揉了揉陈月的小脑袋,“小丫头,老师今天就教你一个新曲风!”

    陈月皱了皱小鼻子,理了理自己被揉乱的头发,“哼,坏蛋大魔头!”

    “大家可有准备好?”

    方白笑道。

    “当当!”

    “咚咚!”

    花园小径的人纷纷弄响了自己的乐器,表示已经准备完毕。

    “小丫头,看好了,老师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绝世灵魂歌神的实力!”方白对着陈月笑了一下。

    一股巨大的波动从方白手中传出,在系统空间接受传承之后的方白,瞬间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在他的身上散发这一股让人着迷的气息,仿佛看透了红尘了一般。

    花园小径的人一个个都可以堪称大师。

    随着方白的演奏,不需要任何的曲谱,便能跟上节奏。

    一阵悠长却显得轻快的节奏响彻在了仙乐广场。

    聚集在仙乐广场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都是参加新人秀,心高气傲之辈,但是这些人都安静了下来。

    “昨日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

    “今日乱我心多烦扰,抽刀断水水更流!”

    “举杯销愁愁更愁,明朝清风四漂流!”

    “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

    这首《新鸳鸯蝴蝶梦》乃是由黄安作词,作曲的一首中国风歌曲,据说这首歌是黄安看破世间凡事后所做,他当时嫌弃自己的妻子人老珠黄,在外面找了一个小三,和小三过的十分潇洒快活。

    后来或许是报应,他得了病,小三也因为这个事情而离开了他,最后留在他身边的,也只有那个人老珠黄的老妻,不辞辛苦的照顾他。

    那个时候的他才幡然醒悟,原来一切都是假的,只有身边的人才是真的,于此,才有了这首歌。

    随着歌声的传播,仙乐广场的不少人都发现自己许久没有动静的心境,此刻竟然有了一丢丢的动摇,兴奋激动之余,皆是目光灼灼的看着正在演唱的方白。

    很多人都因此受益。

    但是这还并未到方白真正出手的时刻。

    当第一段结束,看着旁边愕然的陈月,方白伸手了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看着,天籁之音该怎么用!”

    随着音乐剧烈的加快,方白催动起了自己体内的万师之印,这万师之印最大的作用,就是能否模仿任何一个职业的任何一个技能。

    “看似个鸳鸯蝴蝶,不应该的年代!”

    “可是谁又能摆脱人世间的悲哀!”

    “花花世界鸳鸯蝴蝶!”

    “在人间已是癫!”

    天籁之音引动着空气之中的灵气,慢慢汇聚在了方白的身上,化作一个个乐符小精灵。

    随着乐符小精灵的跳动,整个仙乐广场好似弥漫起了一股若有若无的云雾。

    所有人只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历经世间无数,就像是庄周梦蝶一般,从朝气到迟暮,最后看破红尘。

    再一恍然,眨眼便像过去了千年,千年的光阴已过,每个人都有一种如梦初醒的感觉,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那个还在演唱的人。

    无数人身边都围绕着一个乐符小精灵。

    小精灵环绕着身体,打了个转,看着面前的小精灵,不少人身体猛然一颤,一些强者眸中闪过一丝明亮的光芒。

    仅是这一首歌,不少人受益匪浅,这几分钟的感悟,堪比闭关数个月,甚至数年,仙乐广场上的人此刻才明白,为何天籁之音会被人称为灵魂之音。

    而一旁的白紫兰不停的在钢琴上疯狂的舞动着,尽管她的境界有些赶不上,但是她在努力,她能感受到,大魔头其实在刻意的带着她一起,这一首歌,也让白紫兰有了莫大的感悟。

    对于陈月来说,剩下的便是震惊,震惊,无法言语的震惊。

    哪怕是新赶来的仙乐宫的人,都无法自拔的沉醉在了方白的歌声之中。

    随着这一首歌的完毕。

    无数人都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沉迷在了庄周梦蝶的梦境之中。

    而这一首歌,对于方白还是有些消耗的,但是也是也有极大的好处的,也算是巩固了自己在‘流速空间’接受的那些传承。

    “瞧一瞧,看一看,天籁之音现场唱,不好听不要钱勒,走过路过,千万不要不给钱勒!”

    一阵叫卖声将无数人从梦境之中惊醒。

    陈月等人都无奈的捂住了自己的脸,真不知道大魔头这种充满铜臭的人,张口闭口就是钱,为什么他能这么厉害?

    搞的这些人都有些怀疑自己追逐的东西是不是对的了,难不成要去追求钱?难不成至于追求钱,才能让自己更进一步?

    被吵醒的人纷纷怒视着面前的方白。

    “不就是钱嘛,拿去拿去!”

    “十万可够?!”

    “大爷不差钱,真的是!”

    “打扰我感悟,快点再来一首!”

    “钱够不够?不够你就说,不差钱!”

    这些人仿佛想要用钱砸死方白一样,手中各种不记名的卡扔在了破狗盆里……

    “这个人真的是天籁之音?!”看着面前这个双眼冒钱光的人,长乐有一种哔了狗的错觉。

    “好…好像不是他……是一个女孩子。”黑袍大汉伯衣有些不确定道。

    “这种人如果真的是天籁之音的话,那真的是没有天理!”长乐只觉得自己的胸口有些堵,自己奉为信仰的音乐竟然被人用金钱糟蹋,长乐有一种想要将眼前之人杀之后快的冲动。

    “谢谢各位先生女士们的打赏。”方白抹了抹自己的口水,狗盆里的金卡加起来不说千万,几百万是有的,知道钱这么好赚,没想到钱这么好赚。

    随后方白换了个音调,用一种喊麦的低沉声音说道:“现在让我们来欣赏来自电音之王的绝世演奏。”

    因为夏沫的关系,方白手中的乐器换成了电吉他,在调了调音之后,手指慢慢弹动了起来。

    清脆悦耳的电吉他声音,非常简单的旋律。

    “咚…咚…咚……”

    被誉为二十一世纪最强电音歌曲,十大电音之一的《fade》,全程的节奏便是重复再重复,但是你无法否认的便是,这是一首抖腿神曲。

    就属于那种听了,腿就根本停不下来的那种。

    “小紫兰,可跟得上老师的节奏?”方白一步一弹走到了白紫兰的身边,轻声问道。

    “嗯呐,应…应该可以!”白紫兰咬着嘴唇说道。

    “那就开始了!”方白道。

    随着电音的伴奏,方白在自己的脸上挂了一个麦克风,然后塞到了自己的嘴边。

    压低了声音,道:“让我们一起……嗨起来!”

    “咚嗒…咚嗒…咚嗒……”

    伴随着电吉他的声音,一阵不似人声的伴奏慢慢突起,而白紫兰的钢琴音也慢慢的加了进来。

    “这声音!”陈月有些惊诧的看着大魔头和白紫兰。

    整个中心地带仅仅只有这两个人在演奏,但是这声音的种类,却好似不只一种。

    无数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方白的嘴巴上,仅仅三四秒的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难不成是口技?!”

    “我特么……口技还能拿来伴奏?”

    “这有几种声音了?除了他手上的那一把,还有那个小女孩的,三四五……天呐,他的嘴巴可以模仿五种乐器的声音?!”

    方白的这一张嘴,利用超强的bbox技能,开始带动全场的气氛。

    早已经听过电音的那些人直接跟着抖腿抖了起来。

    这种适合抖腿的歌曲,如果不抖腿的话,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简直就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气煞我也,气煞我也!”

    “这是什么音乐,不,不能称为音乐,简直……”

    听着这动感的节奏,长乐伸出自己的手,气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可是宫主,你都这么愤怒了,你抖什么腿!”伯衣斜视着宫主的腿,看着宫主的腿随着节奏一抖一抖的,满脸的无奈。

    “谁…谁…谁抖腿了,我这是……”

    “啊……我被控制住了……我的腿……你怎么了……你竟然不受控制了!”

    “这音乐……有毒……有毒!”

    看着面前这个戏精宫主的自导自演,伯衣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