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七十四章 英雄
    死亡回廊,自从太古时期就存在,每年其中的死亡气息都会消散一个月,但是这里曾经叫什么名字,谁也不知道,这里有着怎样的秘密,也没有人知晓,关于死亡回廊的传闻太多了。

    有人说死亡回廊下镇压着怪物,也有人说死亡回廊是神魔试炼场,还有人说这死亡回廊之中有着能够毁灭世界的力量。

    唯一可以知道的一点,便是在这死亡回廊之中,有着许许多多的传承,但同样的,也有着无与伦比的危机。

    照片上,李霸道一只手固定住白语的双手,伸出舌头作出淫荡的得意笑容……

    李霸道满面寒气,握住魔佛棍的手又紧了几分,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寒声道:“死胖子!”

    他冷眼看着面前的女孩子,整个人处于极度暴怒的状态,但理智告诉他,面前的女孩子暂时杀不得。

    “又心慈手软了?”看着李霸道面前还剩下一个女孩子,一旁将其他人屠杀殆尽的白语忍不住讥讽道。

    “她说她是胡说的女人……”李霸道咬着牙低声道。

    “怎么证明!”白语微眯着自己的眼睛,眉头轻皱,走到了女孩的面前。

    “我有照片,照片!”发现另一个杀人狂魔也走到了自己的面前,女孩赶紧用手机把照片调了出来,随后往旁边滑了好几下,翻出了自己和胡说的合照,照片上胡说一只手揽着女孩的腰,女孩乖巧的将头靠在胡说的肩膀上。

    只是在她翻照片的时候,那一招某男和某男的照片,也映入了白语的眼帘。

    看到那照片的瞬间,白语的脸色也沉了下来,随之冷淡道:“我觉得她还是杀掉的好!”

    李霸道点了点头:“知道的太多了。”

    “不要……不要……求求你们,不要杀我……我真的是胡说的女朋友,求求你们,不要杀我……”听见这两个杀人狂魔商议着杀掉自己,女孩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哽咽的祈求道。

    “不行,那死胖子的女朋友太多了,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还是杀掉的好!”白语摇了摇头道。

    “他只有我一个女朋友,他说他要娶我的……求求你们,不要杀我……呜呜……”女孩抽泣道。

    李霸道和白语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无奈,如果说这个女孩是路人的话,那么杀掉就杀掉吧,但是和胡说有关系的话……

    李霸道深吸了一口气,“马勒戈壁的,从现在起,你跟在我们后面,等老子回去问胡说,如果说,你有一句话是假的,你可以掂量掂量后果!”

    “谢…谢谢…谢谢!”

    听见自己逃过一劫的女孩,赶紧对着李霸道感谢道,随后乖巧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跟在了李霸道的身后。

    死亡回廊中,一个叫做伏特山的地方,这里是各大学府学子集中的地方,根据各大学府的不完全统计,各个学府的人都损失了至少四分之一。

    山脚下,白语和李霸道看着这座海拔大概在四五百米的山,他的身后跟着叶沉、叶天以及胡说的女朋友郑雪。

    “啧啧啧,那死胖子是转职情圣了吗?怎么到处勾搭妹子?”

    “谁知道呢,不过这妹子真的是死胖子的女朋友?”

    “不是就杀了呗,等下看能不能找到那死胖子,如果死胖子说不是,杀掉就是了。”

    叶沉和叶天议论道,这让一旁的郑雪的小心脏猛的提到了嗓子眼。

    ……

    “阿布,你的舌头长回来了?”李子成有些惊喜的问道。

    “嗯!”穿好衣服的阿布摸了摸自己的嘴巴,终于确定自己的舌头已经长好,肯定的点了点头。

    “大魔头不是说,你必须达到突破圣级之后,经过天雷洗礼,仙灵加持,肉身重组才能长回来吗?”李子成问道。

    “好像是哈!”阿布也不明白自己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但是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里有着无穷多的力量,多的让他有些膨胀。

    “难不成你已经到达圣级了?”李子成猜测道。

    “圣级……等会,我看看哈!”阿布挠了挠头,随后双手结印,一股巨大的神魂波动从阿布的身体上传出,顿时让李子成感受到有些窒息。

    一尊身穿银色铠甲的虚影出现在了阿布的身后,这尊银铠神魂和李子成的先祖银凯大帝有着几分相似,只是银凯大帝手持着战锤,而这尊神魂却是拿着一面盾牌。

    只是随着这道神魂的出现,李子成身体猛地一颤,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出现了一股极其熟悉的感觉。

    在两个人的注视下,阿布身后的银铠神魂好似苏醒了一样,神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实,原本虚无的面容,在神魂凝实的那一刻,显现出了一张并不俊美却给人一种藐视天下气魄的脸庞,黑发披肩,一双漆黑如墨的双瞳,如同黑洞一样,深邃而又神秘,浑身上下的银铠慢慢消散,身着淡黄色长衫。

    “银凯大帝!”

    随着这道身影的出现,阿布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一张让他恐惧的面容,尽管阿布对自己的防御有着极大的信心,但面前的这个男人,曾经站在这片大陆最为巅峰的层次,哪怕这么多年过后,也不过只有寥寥几人能够争锋。

    阿布赶紧挡在了李子成的面前,小心翼翼的戒备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唉……”

    随着一道幽远的叹息声,或许是感叹时光的蹉跎不易。

    黄杉男子人双眼朝着远方眺望,这一眼,或许便是万年。

    不知过去了多久,黄衫男子这才转身,目光落在了李子成的身上,面对先祖的注视,李子成的灵魂有了一种莫名的悸动。

    这般注视,持续了几个眨眼,那黄衫男子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些许笑容,如同长辈一般,慈祥和蔼。

    “我族后人,总算是有人来了,这万年的等待,也不算白费。”

    黄衫男子踏着虚空,向前踏了一步,便出现在了李子成的面前,有着一丝欣慰,还有一丝满意。

    “不肖子孙李子成,见过先祖大帝。”

    听到大帝的话,李子成忍不住激动,双腿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对着面前的大帝重重磕了三个头。

    “李子成……”

    黄衫男子喃喃了一声,手指轻轻一抬,李子成便被扶了起来。

    看着这一幕,一旁的阿布瞪大了自己的眼睛,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两个人,李子成的先祖……特么的竟是大帝?

    “所幸,你进来的时候拿着信物,否则,我化身的死灵很可能把你杀掉。”黄衫男子摸了摸李子成的头,有些感叹道。

    “晚辈闻人布,见过前辈。”

    一旁的阿布赶紧跪在了黄衫男子的面前,随后行礼道,这毕竟是李子成的先祖……如果说,得到这先祖的同意的话,或许他和李子成的事,阻碍会小很多……啊呸,这都是想的什么东西!

    “兽族血脉……”

    黄衫男子感叹的摇了摇头,但也并未说太多,对着李子成道:“你过来吧,趁我还有些时日,我把一些事情交代与你。”

    随着黄衫男子右手一抬,一道空间之门便出现在了三个人的面前。

    李子成二人跟着大帝走进了这空间之门。

    在走进空间之门的霎那,周围的光芒突然迅速暗淡了下来,站在这里,就像是待在一个小黑屋之中,除了能看到自己的身体之外,其他的一切都都是黑如墨。

    “这里……便是我陨落的地方。”

    李银凯淡然一笑,指着前方一座浮空的古老圣碑道:“而那……便是黑暗圣碑。”

    李子成的目光顺势望去,看着那一座通体黑色的石碑,这一尊圣碑,从混沌时便出现的圣碑,即便是岁月,也无法在其身上留下任何痕迹,散发着诡异的黑色。

    “那我们在外面看到的那个……”李子成有些愕然。

    “那是圣碑的分化之物,每一块圣碑都拥有自己的意识,这块圣碑被我困在这里无数年,早已经心生厌倦,它非常想要有人带它离开这里。”李银凯道。

    “那先祖将圣碑困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李子成有些疑惑。

    “因为如果魔族得到了这块圣碑,那么神魔之战便会再起,帝释天并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君主。”李银凯道,“能与我说说如今,圣灵大陆的情况吗?”

    闻言,李子成迟疑了一下,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包括五行大陆的变迁都告知了先祖。

    待李子成说完,李银凯也是点了点头:“看来拿走人族圣碑的孔秋还算守信,最起码,他答应镇压的帝释天,确实被镇压了万年。”

    “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李银凯继续道。

    “先祖,你把我和阿布带到这里来,目的是什么?”李子成咬了咬牙问道。

    “我还以为你不会问这个问题呢!”李银凯笑了笑道,“带你们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交给你们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李子成追问道。

    “为黑暗圣碑挑选一位主人。”李银凯道,“我的残魂即将消散,已经没有能力再镇压这块圣碑,最好的办法,就是为这块圣碑挑选一位主人。”

    “额……这个任务,先祖你随便在死亡回廊中挑选一个人不错的不就行了吗?”李子成觉得这个任务着实有些简单,立马反问道。

    “并没有这么简单,想要成为黑暗圣碑的主人,必须意志足够坚定,不然就会反而被黑暗圣碑所奴役。”李银凯解释道:“所以给你们的任务就是,挑选一位意志坚定,不被黑暗圣碑所诱惑的人,一定要记住,这关系到圣灵大陆千千万的生灵,所以……这个人的挑选,一定要慎重!”

    听着这话,原本性格就有些犹豫的李子成心里便打起了退堂鼓,“先祖,我们的实力,应该压制不住黑暗圣碑吧?”

    或许是明白李子成心中所想,李银凯对着李子成摇了摇头,微笑道:“现在的虽然是一道残魂,但是还是有能力压制这石碑十年的,如果你在十年内能够成长到帝皇境,那么你就可以代替我去镇压这石碑。”

    “如果不能,你就擦亮眼睛,去挑选一位可以成为它真正主人的人!”

    李子成看着先祖对着自己淡然一笑,便是走到了圣碑的面前,手掌一扬,只见这圣碑周围出现了无数银光锁链,仿佛是知道了自己的命运,黑暗圣碑开始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而伴随着这无数的银光锁链,这黑暗圣碑被强制性的压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原本两人之高的黑暗圣碑,在短短的一盏茶的时间内,被压缩到了项链大小,黑暗圣碑那摄人心魂的波动,也完全被封印。

    “我的力量不适合你继承,但你身边的这位,更适合继承我的力量,同样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以后看守圣碑的事情就只能交给你们两个了,一定要记住,这圣碑……不能落入魔族之手。”

    看着那身体越来越虚幻的先祖,李子成感觉自己的心头有些酸酸的,他突然想起了镇南海域的那些将士,为了和平这两个字,有多少人在替他人负重前行。

    所有的一切,并不是说你没看见就没有人做。

    从来就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我负重前行罢了。

    手里握着还有这点点银光的圣碑,李子成的眼前突然闪过大魔头的身影,他的脑海里突然想起那一天他和大魔头的那一段话。

    李子成:“方老师,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要帮小黑黑挡天雷?”

    他有很多猜测,或许他的猜测已经接近了真相,但他更想听大魔头自己的回答。

    大魔头摸了摸他的头,温柔一笑道:“因为……老师想当英雄呀!”

    英雄……

    李子成仅仅握住了圣碑,他淡淡一笑,自言自语道:“英雄,你们怕不是在忽悠小朋友吧!”

    但他的心中却升起了挥之不去的责任感,就像是肩膀上突然多了些许担子。

    “以后,我李子成也会是个英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