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七十三章 弯了?还是没弯?
    这座圣碑的样子非常的诡异,上面没有任何的字体,和地面完全融合在了一起,但又显得非常的突兀,如果说人族圣碑的模样给人一种圣洁、威严的感觉,而眼前的这块圣碑则让人觉得心里不舒服。

    随着这股力量的压制,李子成则是在发现,自己身体内的灵力好似在逐渐被吸走,不仅仅是灵力,还有自己的生命力。

    “这到底是什么鬼?!”

    “我的身体,我的灵力,不,不要!”

    “怎么回事?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李子成的身后发出了一阵阵的惨叫声,李子成转头看去,只见那天神学府的十几个人,在短短的几个呼吸时间,竟然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叟,皱纹密布,身体佝偻,就像是时间的流速加快了无数倍一般……

    阿布抬头望去,但霎那间,他浑身发凉,不知什么时候,一道慑人的身影让他如坠冰窖,浑身发冷。

    这个石洞在不知不觉之中,变成了一个宫殿,而宫殿之中的摆设非常的简单,仅仅就只有一个王座以及一块石碑。

    在王座上,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老人身披银色战铠,冰冷的眼眸,没有一点情绪波动,无比的冷漠。

    就像是在一瞬间,原本消散至稀薄的死亡气息,又充满了整个空间。

    李子成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他知道,面前的那个老人可能就不是人,很有可能是死亡战士,而且是那级别非常高的死灵,也就是由银凯大帝转变而成的死灵。

    想要在大帝级的强者手中逃走,这根本就不可能。

    无声无息,银凯大帝如同幽灵一般从王座之上飘了下来,直奔李子成而来,霎那间,李子成浑身寒毛都倒立而起。

    “嗡!”

    关键时刻,阿布举着残缺的盾牌,直接挡在了李子成的面前,纵使两人的实力都无法发挥全部,但阿布的**依旧是最强的那一个,但依旧挡不住银凯大帝的冲击,一个照面便扔到了角落。

    李子成的心脏在剧烈跳动,像是被死神的镰刀卡住脖子一样,浑身的气血都干涸掉了,灵力也寥寥无几。

    大帝级的人物……就这么可怕吗?

    白发老人向前迈步,平稳而坚定,每一步似乎都可以踏破虚空,李子成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逐渐迸裂。

    这个白发老人的身影在霎那间变得伟岸起来,似乎可以掌控天地,容不得任何人反抗,他静静的朝着李子成走来,好似一座雄伟之山,带着天地之威慢慢压向李子成。

    “怎么办?这个老人,明显我根本对付不了,而且阿布也会被我连累,早知道这样,就应该早点把那三个天神学府的人杀掉,而不是和他们演什么戏……”

    “真的是,一步错,步步错,刚出狼窝,又入虎穴!”

    “只是连累阿布了!”

    死亡离他如此之近,或许在下一个眨眼之后,面前的这个老人就会杀掉自己吧!

    李子成艰难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他的身体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在逐渐老去,现在的他已然是一幅六七十岁的模样,而一旁的阿布则是一幅四五十的模样,看样子,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要死了吗?”

    李子成一咬牙,他赶紧翻动着自己空间里的东西,他祈祷着能有什么可以救自己和阿布的命,只是找遍了空间,都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看来真的要死了……”

    李子成黯然,远离了故乡,来到圣灵大陆,死在了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没有报答大魔头,也再也看不见其他的小伙伴了。

    没有任何的消息,连死在哪里都没有人知道,或许很多年之后,也就只有三年二班的小伙伴们知道,以前还有李子成这个人吧!

    李子成真的不想就这么挂掉,“我还有……什么……东西可以用,哪怕逃不出去,如果能够把消息传递出去的话……”

    李子成找遍了全身。

    “叮!”

    就在此刻,李子成脖子上的木字挂坠发出了一声轻灵的响声,于此同时,一旁的圣碑也相互辉映,发出了同样的响声。

    “吾……吾……吾……血脉……”

    面前吸收了十数个人生命精华的银凯大帝忽然变得清醒了些许,空洞的眼眸之中竟然有了一丝身材,他静静的站在李子成的面前,没有再往前走,眼神紧紧的盯着李子成脖子上的挂坠。

    “叮!”

    在老人的脖子上,慢慢漂浮起了一个相同的挂坠,和李子成的挂坠相互呼应,同样,圣碑也发出了淡淡诡异的光芒。

    李子成心头猛跳,这个挂坠是大魔头送给他的,他一直都只以为这挂坠只是一个简单的小物品,但是没有想到,在这关键时刻,竟然能够救自己一命。

    银凯大帝轻轻的用手摸了摸了李子成的脸庞,眼神之中充满了赞叹,他脖子上的挂坠慢慢脱离了他的身体,和李子成脖子上的挂坠合二为一。

    随着银凯大帝挥了挥手,在李子成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水池。

    老人将李子成和阿布都扔进了水池之中。

    随后将天神学府的学生一个个都杀死在了这宫殿之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子成渐渐苏醒了过来,浑身浸泡在水池之中,暖暖的,比泡温泉都要舒服的多,无比的舒坦。

    浑身上下都是淡淡的清香,泉水晶莹剔透,如同钟乳神液,乳白滑嫩。

    李子成大口灌着这泉水,发现,他身体好像有了些许不同,身体内的木系灵力变得精炼了许多,而且,在他的身体之中,竟然盛开了一朵青碧翠绿的莲花,莲花如用碧玉雕刻而成,巴掌大小。

    “这到底是哪里?”

    李子成从泉水之中钻出,看着周围丝毫不熟悉的环境,忍不住自语道。

    在这泉水旁,只有一块巨大的黑石碑以及一樽巨大的王座,银凯老人静静的坐在王座之上。

    但此时的银凯老人却如同死去了万年之久,没有任何的生命气息。

    尽管已经死去了万年,但那鲜活的血肉,苍劲如虬龙,充满了岁月的感觉,就在李子成钻出水面之时,有个光点直接钻入了李子成的脑海之中。

    仅仅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李子成便再一次昏倒在了水池之中。

    一旁早已经死去多年的银凯老人慢慢化作星点,而水池之中的阿布则缓缓飞了出来,这些星点涌进了阿布的身体之中。

    而随着这些星点的涌入,阿布的身体开始分离崩塌,血肉不停的重组,在他的身体的表面,逐渐出现了一头血红的猛虎虚影,但却被一尊闪烁着银光的战神一拳打灭,这尊战神取而代之,进入了阿布的身体之中。

    阿布的血肉在毁灭和重组之中,变得银光四散,整个人就像是被染上了一层银粉一样,他的实力也开始缓慢增长了起来,从心魔境初期、中期、后期、巅峰,涌入圣者境,圣者境初期、中期、后期、巅峰,再进入圣王境,随后回落于圣者境初期。

    死亡气息弥漫在这个神秘的空间之中,随着李子成的清醒,这个空间开始解离崩塌,就像是世界末日来临了一般。

    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和阿布便再一次出现在了最初的那个石洞之中。

    “那个银凯大帝,竟然是……我的先祖?”

    李子成忍不住长吁了一口气,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切竟然会巧合到这种程度。

    摸了摸脖子上的挂坠,李子成才明白这个挂坠的来历,这是自己家传的挂坠,父母借助大魔头的手送给自己,而也是因为这个挂坠,所以才让自己躲过一劫。

    而在这个世界形成之初,一共有四块圣碑,光明圣碑、黑暗圣碑、人族圣碑以及最为神秘的轮回圣碑。

    而神魔之战的原因,便是争夺这所谓的四块圣碑,最终神族和魔族在天外天大战,除了光明圣碑被神族夺取,其他三块圣碑便不知所踪。

    太古之后,亘古年间,孔圣在无意之中获得了属于人族的圣碑。

    神魔想要入侵圣灵大陆的原因,就是因为其他的三块圣碑。

    孔圣用人族圣碑镇压了五行大陆,也镇压了帝释天。

    至于黑暗圣碑以及轮回圣碑,则不知所踪。

    只是谁也不知道,李子成的祖先,面前的这位银凯大帝,早在万年之前就得知了这块圣碑,这块圣碑便是所谓的黑暗圣碑。

    为了不让这块圣碑落入魔族的手中,银凯大帝便肩负起了守护圣碑的责任,这一守便是万年之久,哪怕在死后,身体都在坚守着生前的志愿,灭杀所有入侵进入圣碑之地的人。

    在最开始的时候,这块黑暗圣碑还算安分,一直被银凯大帝镇压在死亡回廊的地底深处,随着银凯大帝的死亡,这黑暗圣碑便生出了逃走的想法,慢慢将自己身处的地方向外挪移。

    一直持续了万年,从地底千里之下,挪移到了这个山包之中,或许再过上百年,这块圣碑便会破土而出,到时候黑暗圣碑出土,必定再引腥风血雨……

    所以,银凯大帝便留下了两个挂坠,为的就是能够让自己的后人找到自己,然后继承自己的遗愿,继续镇压这黑暗圣碑。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他后人被孔圣扔到了五行大陆,这一扔就是万年。

    但李子成的身体并不适合继承银凯大帝的力量,相反,他的好基友更加适合继承他先祖的力量。

    然后李子成则是一脸幽怨的看着面前这个散发着银光的男人。

    “也就是说,明明是我的先人,把力量都传给了阿布?”

    李子成怎么想都有点觉得岔气,怎么想都觉得亏。

    这个时候,浑身**的阿布也从昏迷之中苏醒了过来,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有些迷糊的看着面前的李子成。

    只是有些尴尬的是,阿布的下体一柱擎天的指着李子成……

    “这该死的阿布,难不成真的对我有意思?”看着那庞然大物,李子成顿时有些心悸,吞了口唾沫。

    “这么大的东西,如果他现在要强上我,我要不要同意……”

    “不同意也不行吧,毕竟我打不过他……”

    “那如果我同意的话,我到底是当攻,还是当受……”

    “我……”

    李子成突然发现自己想的很歪。

    “啪!啪!啪!”

    李子成猛然抽起了自己耳光,“我特么到底是在想些什么东西!老子是直男,直男,老子喜欢的是大波妹,就是那种胸大屁股翘,声音好听的甜妹子!”

    只是他越是这么想,越忍不住看向阿布的身体……

    发现李子成的眼神有些给诡异,阿布低着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这一刻,他才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凉飕飕的。

    “不许看,闭上你的眼睛!”阿布一只手赶紧挡在自己的下身,随后‘娇羞’的叫喊道。

    随后赶紧从自己的空间里,拿出了一件衣服,赶紧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阿布怎么也没有想到,李子成竟然会是这种人,虽然阿布早就知道李子成喜欢在自己了,但是他怎么可以这样,自己都没有做好准备,就把自己拔光了,还好菊花没有痛,看来李子成还没有得手。

    如果李子成强迫自己的话,自己要不要答应呢?

    阿布的脑海里突然想起了那个气氛糜烂暧昧的夜晚,他被李子成绑在了床上……

    “阿布,你……你……你能说话了?!”

    听见阿布的声音,李子成有些惊喜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我……我……我……”阿布连说了三个我字,双手忍不住直接伸进了自己的嘴里,抚摸着自己的舌头。

    而李子成也忍不住一把抱住了阿布,显然也是为阿布所喜。

    只是,随着阿布的双手一放,遮住下身的衣服也掉落在了地上,然后两个人就这么亲密的接触了一下,摩擦了一下……

    “啊啊啊啊!”

    两个人同时尖叫了起来,仿佛两个受到惊吓的小姑娘一般。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