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六十九章 佛本无相,道本无心
    正文

    大魔头再一次讲起了故事,但是这次讲,和以往的那些故事都不一样,以前的那些故事,都带着明显的寓意,并且目的性很强,道理浅显易懂。

    而现在,讲的目的便大不一样了,讲的方式也不一样。

    另外,讲的内容,哪怕方白也不过一知半解,可以说,这个故事里面的大师,真的算得是大师。

    既然决定说这个故事,所以方白准备把这个故事当课来,因为这个故事不仅仅只是个故事,每个人的收获跟自己听这个故事的角度有莫大的关系。

    于是乎,随着大魔头的一声呼喊,大部分的萝卜头便四处奔走了,虽然大魔头对于这些孩子现在是放养状态,但大魔头真要课的话,那么所有的萝卜头都会放下手头的事情,赶回来课。

    由于书院里的教室非常的老旧,所以方白弄了一块黑板在书院的间,所有的学生都坐在面前,有的靠在树,有的坐在地,而尹白则是悠闲的靠在一个椅子。

    不多时,以方白为心,书院里面便密密麻麻的坐下了一大片。

    不仅仅如此,李霸道的学生黄小明,以及方白在圣灵大陆收的那几个学生也坐在了书院的院子里。

    当所有人都到齐之后,方白清了清嗓子,开始缓缓说了起来。

    他要讲,肯定要把他所有了解的东西都说出来,这个故事说什么呢,自然是说那个大师的故事。

    但是说之前,必须说明白佛道的关系,佛本是道,那么这二者的区别又是什么呢?

    这里面牵扯的东西太多也太杂,所以方白今天的计划,便是让这些学生听完了今天的故事之后,能够清楚明白这其的关系。

    并不需要太过于明白,只要浅显的懂一些便可。

    学老师里,学的最杂的是物理老师,物理老师好像什么都懂一点,但是好像什么都不懂,但是又好像都会,很莫名其妙。

    方白的脑袋里装着四书五经、四大力学、元素周期表、各种佛经以及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但是他又无法理清楚这期间的关系,因为身处于书海之,你是无法走出来的,因为你的阅历不够,当你阅历够的时候,也是走出来的时候,同样,也便是你得道的时候。

    “在重复这个故事之前,我们得明白三个字的关系,这三个字便是:儒释道。”

    “儒释道,儒你们完全可以理解,那便是读书。”

    方白开始解释起了这所谓的儒释道,古人其实很有意思,他们所有的词汇都有自己的含义,为什么回事儒释道,不是道释儒,也不是释道儒?

    这三者,最直接的关系便是明心,修身,养性。

    读书明心,习佛修身,学道养性。

    但这也不是儒排在前面的原因,之所以儒排在前面,是因为儒最简单。

    儒在古代,指的便是儒生,读书人,读书对于人来说,是非常简单的事情,有多简单?你会一句之乎者也,也便是读书。

    也只有当读了足够多的书之后,你才能明白内心的想法,不然,你只能被自己的**所支配。

    那么读了足够多的书之后,会开始修身,这个修身是什么意思呢?是控制自己身体的**,然后你会发现,这跟佛家的修行方式非常像。

    佛家为什么要剃发,为什么要有戒律?

    这都是对于初级的佛徒而言,观音有头发吗?佛祖有头发吗?菩萨有头发吗?都有,谁没有?罗汉!

    罗汉在满天神佛之的地位可以说是最低的。

    从这个侧面来说,只有最初修佛之人,才需要剃发,但是随着人们墨守成规,再加习惯二字,剃发便变成了规矩。

    剃发的好处是什么?便是除去烦恼,青丝又称为烦恼丝,剃掉头发,便也是抹去头发,戒律的用意是控制自己的**。

    如果说,你跳过了儒这一阶段,直接修佛,那么你是非常难控制自身的**的,因为你不懂自己要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追求什么,那么身体里的**便会占据你的大脑,你只能靠戒律来控制自己。

    一直到修身大成之后,这个时候便会转为养性。

    这个称呼可能不好听,换一个是道法自然。

    这个时候,你对于很多事情都看的非常透,因为你已经‘得道’了,用佛家之语来说,便是顿悟。

    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顿悟,他没有读过书,但是通晓世间一切道理,无论什么样的问题,他都可以给予解答。

    这便是得道。

    而这个道,和道家所追求的道,是一个东西。

    道家讲究的便是无为而治,道法自然,并非所谓的修仙。

    但是你想要修道,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你跳过了儒、释两个阶段,道这个东西很难懂。

    你必须拥有足够的阅历、历经红尘、知晓很多事情之后,你才能明悟。

    修道之所以难,在于修道的前三十年都在修行他人之学,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想要成为一个最简单的道士,那么你要懂的东西不少,琴棋书画诗词茶酒诸子百家等等。

    可以说,修道之人前三十年都是在为自己做铺垫,而后三十年便是历练,只有最后三十年,才是真正悟道的阶段。

    儒释道的关系便是在此,读书是修行的最简单的方式,你书读的越多,提升的便是自己内在的气质,谈吐举止等等,切勿以为读书无用论。

    也不要总来一句:“奈何本人没化,一句卧槽行天下。”来自嘲。

    像这样的自嘲的话,偶尔来一次,别人会觉得你幽默。

    在这里又不得不提一句,佛祖。

    佛祖最开始创建的是小乘佛法,释迦牟尼是王子,妻妾成群,并且不忌荤素,最重要的是,不要误解了佛家,不要把《西游记》里的那个笑面虎和释迦牟尼混为一谈。

    释迦牟尼创的佛教,是劝导人向善没错,但是他并没有强制任何人,在他的教义里,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佛本无相,而且他流传下来的经,里面的佛,几乎都是指的自己。

    他让人修佛,这个佛指的是修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完美。

    而佛教传入土,经过很多人的加工,变成了一种愚民的信仰,渐渐衍生出了大乘佛法,劝导他人向善,让人信仰释迦牟尼,相信有来世。

    从本质来分析一下,劝导他人向善,相信这辈子受苦,下辈子可以投胎好人家,这有利于什么?

    有利于统治……

    有利于社会安定……

    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

    土佛教,在某种程度来说,遏制了人口增长,稳定了社会治安,有利于层人士的需要。

    说多了以免影响宗教和谐……

    在帝皇城的新东方书院里,二十几个萝卜头都安静的坐在大魔头的面前,熙熙攘攘的街道到处都是喧闹声,但是却没有影响到书院之。

    而在此时,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故事,再一次拉开了序幕。

    “右边是你,这四个字的含义是什么?道本无心,佛本无相,所以说,在场的应该是四个,而并不是三个。”

    “哪四个?三清、佛祖、夫子以及我。”

    “那么谁在间?从我的角度来看,三清在间,从三清的角度来看,我在间,从佛祖的角度来看,夫子在间,从夫子的角度来看,佛祖在间。”

    随着这一句话说下,场顿时响起了丝丝喧闹声。

    待场平静后,方白继续道:“角度不同,你看待的东西当然不一样。”

    “当你走这个山顶的那一刻,你便先入为主的认为这三座庙是以三清为主建造的,如果换一条路呢?把这条路开在另一个方向呢?”

    “你有没有想过,你们看到的这一切,如果说都是别人想让你看到的呢?”

    “你到底是被你自己的眼睛所欺骗,还是掉入了别人早已经准备好的陷阱?”

    “每个人所站的角度不一样,所以,看到的东西也会不一样。”

    “右边是我,谁又告诉你们,我不能成为这其的一个呢?从儒释道的关系来看,算我不成为这其一个,我可以是佛、我可以是道,我可以是其三者之一,对不对?”

    “所以……这个故事讲到这里了,因为老师也不知道老师说的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你们不能因为老师说了这些东西,先入为主的以为老师说的是对的,这个故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方白叹息了一声道,或许是阅历没有达到的原因,他不再往下说了,故事到这里了,不能再继续误导这些萝卜头。

    只是,当方白说完这些话后,下面的学生一个个都陷入了沉思之。

    下一刻,四面八方各种各样嘈杂纷乱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哇,这么完了嘛?”

    “这不是说了一个先入为主的故事嘛!”

    “还有其他的解释嘛?”

    “搞不懂搞不懂,我再想想看!”

    只是在萝卜头七嘴八舌议论的时候,李霸道突然跃了房顶,缓缓闭了自己的眼睛,静坐在房顶之。

    无声无息,便是几个小时过去。

    当太阳西下,变成夕阳,然后一步一步滑入地平线,无论怎么喧闹热闹的白天,都会慢慢的宁静下来,夜晚,始终是安静的地盘。

    天空慢慢下起了一些雨,不紧不慢的下着,好像是不会停息一般,看不到雨停的迹象。

    李霸道已然是以一种盘坐的姿势坐在房顶之,以最为安详的状态盘坐,无数雨滴润湿了他的衣裳,在滴滴答答的雨声之,勾勒着周围的一切。

    “佛本无相,道本无心,这便是说,圣佛,你本来是我,而我,也原本是你。”李霸道闭着自己的眼睛。

    在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单手竖于胸前的男子,这个男子,便是他自己,他一直以为圣佛是心魔,是他的心猿。

    但是像他打破了境界的枷锁一样,心魔,也不过只是他先入为主的想法罢了,心魔是什么?是杂念,是**,是不同的念头。

    李霸道走的是霸道,所以他一直想要消灭圣佛,因为他觉得圣佛的仁慈之心不适合他,同样,他也被先入为主的心魔枷锁困在了原地。

    所以他尝试过尹白师娘的融合心魔,但是那个时候的他依旧很抗拒,他觉得心魔是自己身体内的一个异象,自己必须消灭他。

    因为千百年来,所有的修士,都是这么做的,消灭心魔,然后成神魂,晋升圣级。

    只是,谁也不知道,心魔怎么可能被消灭,像白若心连斩两次心魔一样,心魔便是自己心底的**,人的**,怎么可能被消灭。

    “佛是我,我也是佛,所以……这个心魔不过是我先入为主的执念罢了。”想清楚这一切的李霸道不由叹了口气。

    这是一种令人绝望的情况,或许连李霸道都觉得有些绝望。

    他一直想要打赢圣佛,但是到最后,才发现,其实这个所谓的圣佛,不过是自己罢了。

    只是没有多久,整个天空彻底昏暗了起来。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李霸道头顶的云层狂雷闪烁,罡风呼啸,时不时还有一些飞沙走石,一股威震四方的威压笼罩着整个新东方书院,一时之间,无数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这个曾经的孔圣学府。

    旁边的神皇学府,无数学子都腾空而起,一脸震惊的看着新东方学府方向,距离不到几百米的那个地方,那个将要渡劫的人。

    在这些学子脸色大变的时候。

    天空的劫云突然散了去,这让很多人都觉得非常的不解,明明能够感受到那个李霸道将要渡劫,还有更多的人希望李霸道死在这劫云之下,但是莫名其妙的,李霸道竟然又不渡劫了。

    盘腿坐在房顶的李霸道,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丝笑容,喃喃道:“如果不跟你打一场,老子觉得,这辈子都可能会留下遗憾。”

    “我也是……”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