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五十八章 坏人的刀
    葛君平静的看着面前的胡闹和霍羽,手掌微微抬起。

    “你们比上一任的黑暗、光明差太多了。”

    一道巨大的雷电之手在二人的头顶形成,带着不可抗拒的巨大威势,朝着两人拍去。

    死死的盯着那越来越近的雷电之手,胡闹脸色黯淡了起来,因为他发现,面对这个所谓的‘教育之神’,他竟然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别想着反抗了,就算真正的光明、黑暗之神降临,都救不了你们。”看着面前眼中带着强烈不甘的两人,葛君平静道。

    胡闹、霍羽抬头,那雷电之手距离两人已经不足一米,顿时绝望的情绪攀登上了二人的心头。

    在紧要关头,在两人身边的空间壁垒突然被人破开。

    一道身影站在了两人的面前。

    一双洁白如玉的手,看似缓慢,却刚好一剑将雷电之手阻拦而下。

    无声无息的触碰,雷电之手便消散于空气之中。

    “实在不好意思,这两个人你不能动,你也……动不了。”

    温暖却充满威严的声音,缓缓在教育之城的上方响起,无数道目光顺着声音望去,当他们看见胡闹和霍羽面前的人之后,却都是忍不住呼吸一顿,随着这道身影的出现,很多人都忍不住陷入了短暂的窒息。

    寂静持续了几个呼吸时,终于是被一道惊恐的失声打破:“紫天帝?”

    短短三个字,却让无数人打了个冷颤,这三个字,在整个圣灵大陆几乎是禁忌般的存在,紫天帝,在大秦对外战争中,不知道亲手灭掉了多少不服从的强者。

    将整个黑暗教廷、光明教廷杀的如同丧家之犬,任何有紫天帝三个字的地方都会退让三分,哪怕是九幽、深渊、妖塔等神秘地方的人,都无法与其争锋。

    对于紫天帝,很多人的脑海里只有可怕两个字。

    天空上,原本脸色平静的葛君,此时却也有些震惊了起来,在面对大陆上任何一个强者,或许葛君都能保持平静,哪怕孔圣,他都能够五五开,唯独在紫天帝面前,他无法保持淡定。

    应该说,紫天帝从他成名以来,都将他按在地上摩擦,不讲任何道理的摩擦……

    在惊恐之余,他又忽然打了个哆嗦,紫天帝是一个极为护短的人,尽管他没有子嗣,也没有亲族,但是……他身边的人,谁都不能动,他从不跟人讲道理,也没有任何强者的风范,每次杀人都亲力亲为。

    “紫玉阳……没想到啊,你竟然会为了教廷的人出手。”葛君极力想要装出一幅谈笑风生的模样,只是他颤抖的双腿却已经出卖了他。

    紫天帝缓缓前行了一步,手指对着身后的两个人一划,身后的两个人便解除了禁锢,眼神平静看着葛君:“怎么,你有意见?”

    听见紫天帝这句极为想要搞事情的回答,葛君一时语塞,应该说,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如果说有意见,对面的紫玉阳绝对不会废话一句,直接将他按在地上再摩擦一次……

    在看到葛君只能默默的做起自己的缩头乌龟,紫天帝不免觉得有些无趣,随后瞥了一眼胡闹和霍羽,“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就不能让人省省心吗?”

    胡闹手掌握紧了一下手中的死神镰刀,体内的灵力快速运转着,随时准备防备着这突然出现的紫天帝,对于面前这个心狠手辣的紫天帝,他可不觉得对方是善茬。

    “做事,必须有强大的实力支撑,你们老师就没教过你们什么叫做隐忍吗?”紫天帝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道。

    随后一只手直接指向了葛君身下不远处的羊勇信。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智谋都是虚妄。”

    紫天帝手掌紧紧一握,一道巨大的空间威压将羊勇信的身体慢慢挤压了起来,随后又松开,随手一挥,将羊勇信扔给了身后的两个人,“看,我现在想杀谁,谁能有意见?”

    紫天帝的目光扫过教育之城在场的所有人,所有人的脑袋都不由低了下去,不敢与紫天帝对视,生怕紫天帝一个不恼就灭了他们。

    “我答应别人保你们一次而已,下一次再这么冲动的话,我可不会再来救你们了,走吧!”紫天帝随手一挥,一个巨大的空间之门便出现在了三个人的面前。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紫天帝带着三个人缓缓走进了空间之门之中。

    “结…结束了吗?”

    望着那消失的空间之门,那些旁观的观众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谁都没有想到,紫天帝这样的人物会为了两个小辈而出现。

    “神上,我们就这样看着羊老师被人带走吗?”一个鬼卫有些不甘的看了一眼胡闹等人消失的地方,忍不住出声问道。

    “不然呢?等着紫玉阳将整个教育之城夷为平地?”葛君淡淡的督了一眼他一眼,道:“现在的紫玉阳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放牛的小兵了,我们拿什么和他叫板?”

    ……

    绿荫葱郁的小道之上,紫天帝带着两个萝卜头,一前一后的缓缓走着,而他们的身后还牵着羊勇信。

    就在不远处,一道白色的身影,正在不远处等候着这一行人。

    在看到紫天帝带着两个人回来,这白色的身影便迎了上来。

    “帝…帝主?!”看着面前的方君莫,胡闹和霍羽都忍不住惊愕了一下。

    “现在不能这么叫了,叫师伯就行了。”方君莫对着二人笑了笑,摇了摇头道。

    随后方君莫对着紫天帝恭敬的鞠了一躬:“多谢外祖父。”

    “嗯!”紫天帝淡淡的点点头,便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紫天帝是您请过来的?”听着方君莫的称呼,二人都忍不住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闻言,方君莫微微一笑,“不然呢,你们好歹是方白的学生,看着你们被人杀掉吗?你们老师已经不在了,如果我再不看着点你们,那你们老师的传承不就彻底断绝了吗?”

    抿着嘴唇,胡闹默默的点了点头,对着面前的方君莫郑重的弯身行礼,沉声道:“胡闹再次谢过师伯,今日您的大恩大德,胡闹谨记于心,日后若是有用得上胡闹的地方,胡闹必定全力以赴。”

    方君莫拍了拍胡闹的肩膀:“小家伙,师伯只是希望你们一个二个能够好好的活着,毕竟,你们身上寄托着你们老师的曾经的希望。”

    “嗯……”霍羽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胡闹,眼神之中满是疑问。

    胡闹却对着霍羽摇了摇头,霍羽想说的,胡闹也清楚,霍羽无非是想把方老师活着的消息告诉方君莫。

    但是胡闹却不这么想,毕竟方老师还活着的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而且,或许连方老师都未必知道,方君莫来到了圣灵大陆。

    “好了,能够保下你们,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所以,师伯也该走了。”方君莫笑了笑,拍了拍两个小家伙的脑袋:“整个三年二班,最有出息的应该就是你们两个了,但是切不可盲目自大,这里可不像在五行大陆,五行大陆怎么闹,怎么跳,你们的老师都有能力保住你们,但是在这里,你们只能靠自己了。”

    “师伯教训的是,小子二人谨记。”霍羽对着方君莫躬身道。

    方君莫点头道:“记得就行,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你们一句,圣灵大陆很大,你们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而且,很有可能的是……你们的方老师还没有死。”

    “好了,话已至此,你们好自为之,有缘我们再见吧!”摆了摆手,方君莫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伴随着一阵破空声,化为一道模糊的黑影消散在天际。

    “额……对啊,方老师没死……”看着远去的方君莫,胡闹忍不住叹了口气道。

    转过身来,胡闹和霍羽看着身后的羊老师,忍不住长吁了一口气,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清楚了自己在想一些什么东西。

    ……

    胡闹和霍羽将一个电疗器安装在了羊老师的脑袋上。

    将他的双手双脚都控制在了椅子上。

    “你有没有想过你也会有这么一天?”胡闹看着被绑在椅子上的羊老师问道。

    此时的羊勇信却没有一丝的慌张,脸上满是平静,他笑了笑道:“我第一个实验对象便是我的孩子,我也早就知道我的下场肯定不会太好。”

    “不错,有自知之明!”霍羽忍不住赞叹道。

    “那就好好反省吧!”胡闹冷笑着直接开启了电闸,一股巨大的电流随着电疗器直接冲进了羊勇信的身体之中。

    他的身体不停的抽搐着,却没有大叫,按照道理来说,经受这么大的痛苦,他应该会不由自主的叫出声,但是羊勇信仅仅是面露痛苦,却没有发出任何的痛哼。

    在经过长达一分钟的电击之后,胡闹关掉了电闸。

    此时的羊勇信已经被电的有些不清醒了。

    “可舒服?”胡闹冷冷的问道。

    羊勇信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们……想干什么……无非是折磨死我罢了。”

    “只是,你们始终……不懂……我这种人为什么会存在。”

    “杀掉我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羊勇信最终还是死了,被胡闹各种折磨之下,各种酷刑都用上后,他依旧没有发出任何叫声,仿佛不在意一般。

    只是在霍羽收拾羊勇信身上东西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了一本笔记本,上面就写了一句话:【我一直以为我是坏人,其实我不过只是坏人手中的一把刀而已。】

    ……

    视线转回书院。

    听完故事的洛雪并不是很懂方老师说的这个故事的意思是什么,尤其是这里面的佛祖、三清还有上帝,这代表了什么东西。

    但是她知道,肯定有一个人知道点什么。

    “当当当!”

    洛雪敲响了男生房间的门。

    “请…请进!”李子成虚弱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洛雪轻轻推开了男生房间的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三个已经被包扎成木乃伊的小伙伴。

    “是…是……洛雪啊!”李子成虚弱的叫唤了一声。

    “嗯呐!”洛雪乖巧的点点头,“我是来找李霸道的。”

    “找…找我的吗?”一旁的李霸道有些愕然,“那……那你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吧,是这样的!”洛雪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一下,并且把方老师所说的故事重复了一次,说给了躺在床上的三个人听。

    “三清、佛祖、上帝……还有,右边是你?”听完故事的李霸道忍不住嘀咕道,只是他也不明白所谓的三清、佛祖以及上帝之间的关系。

    “这个,我也不是很懂。”李霸道有些歉意的说道。

    “那你知道这个佛祖是啥意思吗?”洛雪咬着自己的嘴唇问道。

    “佛祖?”李霸道沉思了一下,“我知道一点点,但是我也不知道说得对不对。”

    “行吧,那你就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吧!”洛雪点头道。

    “这个得从佛法的分类说起,我修行的佛法其实分为两种,一种叫做大乘,一种叫做小乘,而佛祖在佛经之中也叫做如来,但是在这两种佛法之中,如来的含义并不相同。”

    “在大乘之中,如来的意思是指神明,无所不能的神明。”

    “在小乘之中,如来的意思是指顿悟得道的人。”

    “而大乘的主旨在于渡人渡己,就是在通过教导他人向善的过程之中,让他人信仰佛祖的过程之中,来让自己变得更完美。”

    “而小乘的主旨在渡己渡人,让自己先变得更加的完美,才能去教导他人变得更完美,说简单一些便是,小乘讲的是小我,便是让自己变得更好,而大乘讲的是大我,便是让世人变得更好……”

    听完这些的洛雪更是一头雾水,不听还好,一听,觉得脑袋更加晕眩了,还不如不听……

    “我觉得,你还是直接去问方老师吧,你问我们,我们是真的不知道。”躺在一旁的叶沉无奈道。

    “是啊,确实就是如此,这个问题可能也只有方老师可以给你解答了。”李霸道摇头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