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五十六章 葛君
    羊老师冷冷的道:“据说有一个人接下了我的赏金任务,想要拿走我的人头,这个人应该是你吧?!”

    针锋相对的言辞,使得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胡闹的身上,很多人目光中都是参杂着一种惊愕的情绪,他们可是明白这只羊身上的赏金到底有多么的丰厚,一件远古级圣器,外加一百个法则碎片,以及好几件传说级圣器。

    只是据说曾经有一个圣者接下了暗杀羊老师的任务,接下这个任务没多久,他的脑袋就被人挂在了教育之城的城门口,而他的身体被卖给了黑暗教廷的人……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大可随便往我身上泼脏水。”胡闹抬眼看着羊老师,只是在他的脸上看不见任何的表情。

    “所以,在我光暗城为查清楚谁是凶手之前,黑暗神使或许还得暂且待在教育之城一段时间了。”羊老师右手一挥,冷喝道:“教育使,拿下他!”

    羊老师的喝声刚落下,从旁边的树林之中,猛然现身出数十道穿着白大褂的身影,灵气涌动,身形移动之间,瞬间便将胡闹包围在了中间,没有任何的废话,这些面色冷漠的鬼卫,双手翻动,无数雷光在手中闪动,电光火石之间,雷光便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教育使,也就是所谓的鬼卫,是由无数拜入教育之城的强大修士组成的,他们一般都是雷属性,但是在经过葛君洗脑之后,彼此之间配合默契,并且还有葛君专门研究出的一种‘教育阵法’,即使是实力超出他们的一些的对手,也无法抵挡。

    这些鬼卫的实力一般都在心魔境初期,但是由于这种阵法的存在,哪怕是拥有神魂的圣者,也无法抵挡他们的电击。

    “滚!”

    望着周围雷光闪动的身影,胡闹眼神微眯,一声冷喝,手中猛然握住镰刀的上半部,手臂挥动,一个旋转,一道锋利的巨大黑暗涟漪朝着周围散去。

    手中的镰刀犹如切割机一样,告诉旋转了起来,死神镰刀猛然扩大无数倍,对着周围的人影斩去。

    “滋滋滋……”

    无数雷光爆裂,周围无数鬼卫被击退数步,倒飞而去。

    一击击退十数名鬼卫,羊老师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赞赏的神情:“不愧是神使,年纪轻轻,就拥有了这么强大的实力。”

    “不过,既然来到了教育之城,就应当享受一下教育之城的待客之道,尤其是神使这么大年纪的孩子……”

    胡闹忍不住咬住了自己嘴唇,寒芒在眼眸之中闪过,随即停留在了羊老师的身上,握住镰刀的手掌略微紧了少许。

    “你就不怕黑暗教廷……找你麻烦吗!”胡闹淡淡道。

    “黑暗教廷……”羊老师喃喃了一声,只是在这失神的霎那,胡闹脚忽然一踏地面,随着一道灵力爆裂,其身体燃烧起了凶猛的黑色火焰,整个身体化为一道黑影,朝着教育之城相反的方向直射而出。

    “抓住他!”胡闹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羊老师脸色一寒,顿时叫道。

    从旁边闪过一道雷光,身体顿时犹如那离弦之箭,瞬间掠过天空,直追胡闹而去。

    身后破空而来的尖锐雷光,让胡闹眉头轻皱,手中的镰刀旋转一下,朝着身后的人影扔去,同时一脚踏在半空之上,速度再一次提升。

    “神使,给我留下吧!”

    望着那冲天而起的胡闹,羊老师大喝一声,在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根细长的紫针,对着胡闹射去。

    而在教育之城之中,再一次飞出数道身影,身体缓缓消失,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距离胡闹不到十米。

    天空之上,这数道身影,身后都出现了一道面目可憎的恐怖神魂,如同地狱之中的恶鬼一般,因为太过于邪恶的缘故,使得周围的空间都被黑色所渲染。

    “四、五、六个圣者,看来这光暗城果然深藏不漏啊!”看着胡闹周围的那六道身影,一旁的霍羽忍不住按捺住自己的情绪,不动声色的想道。

    “叮!”

    胡闹猛然挡住身后爆射而来的紫针,只是在这霎那间,一阵巨大的雷光在他的周围闪烁,巨大的雷电从紫针上爆发出来,让胡闹的身体不由一阵抽搐。

    “拿下他!”

    随着羊老师的声音落下,那六位追着胡闹的鬼卫,浑身气势大涨,直接瞬身出现在了胡闹的周围,六个人封锁了胡闹所有的退路。

    磅礴的气势,直接压制的胡闹从半空上下降了数十米,坠落在了地面上,随着胡闹重新将骷髅之魂召唤出来,方才将身体中的麻痹之感去掉,看着周围已经将所有的退路都封锁的鬼卫,顿时大感棘手。

    看着那突然出现的六位圣级。

    周围的那些观众也忍不住惊叹,不过是抓一位圣级都不到的年轻人,竟然要出动六位圣级,圣级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是不是过于小题大做了。

    “神使,放弃反抗吧,我羊勇信在这里保证,只要你放下抵抗,我绝对不伤害你一分一毫!”羊老师双手背在身后,看着被包围起来的胡闹大声道。

    胡闹嘴角一撇,冷笑了一声,目光在四周缓缓扫过,“你是不是觉得,你真的胜券在握了?!”

    “小子,你不要再负隅顽抗了,你不可能逃得掉的!”一位鬼卫劝道。

    “你真的以为我没有十足的把握,会这么光明正大的到这里来?”胡闹微微一笑,指着教育之城道,“你们看看,那里发生了什么!”

    顺着胡闹的所指,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聚集在了羊老师的身上。

    胡闹身边的那六道身影脸色瞬间突变。

    “实在不好意思哈,羊老师!”霍羽的身影出现在了羊老师的身后,一把光明之刃不知什么时候悄然架在了羊老师的脖子上,与此同时,天使之魂的天使之刃也架在了羊老师的脖子上。

    羊老师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极为难看。

    忽然出现的变故,让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怔,目光看着那缓缓出现的霍羽,他们顿时一脸错愕。

    “光明神使?他是什么意思?”

    “按道理,他不是应该去抓捕黑暗神使吗?”

    “这……”

    霍羽摇头道:“我弟兄想杀你,你难不成觉得我会帮你?”

    羊老师咬着牙,看着身边的霍羽,望着那有恃无恐的胡闹,嘴角一阵抽搐,脖子上传来的阵阵冰凉之意,让他就算有再大的愤怒,也只能强压着。

    他始终没有想到的是,这原本敌对的存在,竟然会是一伙的。

    “你放了我,我让他们放你兄弟。”羊勇信压制着自己的愤怒,低吼道。

    “你觉得可能吗?”霍羽笑道。

    “所以说,你们还是太年轻了,不要以为现在已经占据了上风,我羊勇信纵横这么多年,你不会真当我什么底牌都没有吗?”羊老师叹了口气道。

    “杀了他!”胡闹突然出声道。

    霍羽心神一动,手中的长剑和天使之魂手中的长剑齐齐对着羊勇信的脖子割去。

    羊老师双手轻轻一摆,两把光剑便再也无法寸进半步,一股股黑色的灵力升腾而起,在羊老师的身边不断环绕,仅仅只是眨眼时间,便在羊老师的身体周围构建出了一道巨大的盾牌。

    “善恶之盾!”

    “给我破!”霍羽眉头微皱,身体与天使之魂合为一体,手中的天使之刃光芒暴涨,在片刻之间,便直接刺入了羊老师的盾牌之中。

    而且,这把巨大的天使之刃并未有停留,直接朝着羊老师的心脏部位直刺下去。

    尖锐的剑尖,在羊老师的瞳孔之中不断的放大,最后关头,他只能双手不停的结印,双手握住刺过来的剑尖,拼命的抵抗,与此同时,身体不停的往后退去。

    “去死吧!”霍羽冷喝一声,身体内的灵力再一次涌动,手中的天使之刃再一次朝着面前用力。

    天使之刃上所蕴含的恐怖力量,使得羊老师猛喷一口鲜血,只是天使之刃在戳到羊勇信的心房处,便再也刺不进去了。

    “看来这羊老师的底牌还不少!”

    “应该是,心魔境的羊勇信,底牌少的话,早就被人杀掉了。”

    “作为葛君手下最大的头目,若是这么容易被干掉,早就被人拿走人头了。”

    ……

    此时的羊老师不仅仅双手沾满了鲜血,并且在他的胸口也冒出了涓涓血水,几乎染湿了他胸口的衣服。

    “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羊勇信一只手握住自己的胸口,双眼死死的盯着面前的霍羽。

    “不做好完全的准备,怎么能来杀你!”霍羽摇头道,羊勇信所有暴露出来的底牌,霍羽通过无数途径早已经知晓,这个计划是他和胡闹早已经制定下来的。

    胡闹先潜入光暗城杀掉一些不重要的头目,然后再和霍羽假装大战一次,因为霍羽是光明神使,所以光暗城的人还是对霍羽非常放心的。

    然后将这只羊从羊圈里引出来。

    这只羊身边有什么人,有什么装备等等,胡闹和霍羽早已经调查清楚了。

    “你们的计划确实不错,不过……”羊老师凄凉的笑了一声,“你们还是太年轻了。”

    脚下轻轻一跺,一道巨大的波动从羊老师的脚下传出。

    整个教育之城都仿佛震动了一下一般。

    一股浩荡磅礴的气势,犹如那从远古苏醒的魔神一般,在教育之城中央出现,气势瞬间笼罩了整座教育之城,无数人匍匐在了原地,这股威压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阵窒息。

    “葛君他还没死?”

    “他果然还死!”

    “可怕!”

    那些知晓葛君是谁的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据说葛君是一个纵横一个时代的人,无数学生都被葛君所支配,如果不是紫天帝太过于耀眼,那么这个时代将会被葛君所统治。

    便是在顷刻之间,那自教育之城中央地带出现的气势越来越淡,但在众人的面前,天空上方,出现了一道白影。

    白影忽远忽近,前一眼还在天边,后一眼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仅仅一个眨眼的瞬间,便出现在了羊勇信的上方,悬浮在天空之上,静静的横扫着下方所有人。

    “神上!”看见葛君的出现,羊勇信忍不住悲愤的喊道。

    “事情我已知晓!”葛君淡淡的摆了摆手,葛君的样子并不是很大,大概在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或许是因为实力太强,返老还童的原因。

    “光明、黑暗……让我想想,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出现了。”看着面前的胡闹和霍羽,葛君忍不住沉思了起来。

    “上一任的光明和黑暗被我埋在了光暗城的城门口后,就再没有听过消息了……”葛君淡淡的说道,“你们来了刚好凑成四个,一个城门埋一个。”

    “也别说我以大欺小了,给你们一分钟逃跑,只要你们有实力逃跑,那么……今日之事,也就一笔带过了。”

    面色凝重的看着天空之上的葛君,胡闹和霍羽对视了一眼,胡闹对着霍羽道:“看来,我们今日真的要做难兄难弟了。”

    “怕什么,反正我的大仇也报了,只是可惜的是,没有报答过一次方老师。”霍羽无所谓道。

    闻言,胡闹一怔,想起方老师,也忍不住苦笑了一声。

    “看来,这光明教廷和黑暗教廷又要肉疼一阵子了,候补神使又要被人干掉了。”

    “唉,太过于年少气盛,年少轻狂,不懂隐忍啊!”

    “可惜啊,可惜!”

    周围的人们忍不住叹惜道。

    空地,胡闹望着那半空上葛君,再看了看不远处的霍羽,“分头……跑!”

    随着胡闹的话音落下,两个人便化作一黑一白的流光朝着远处飞掠而去。

    只是看着面前的这两个小家伙的离开,葛君并没有任何表情,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般。

    “回来!”

    随着葛君的声音落下,方圆千里的范围内,都像是被禁锢了起来一样,一道几乎是横跨了整个世纪的空间波动,眨眼间将逃走的两个人包裹了起来。

    看着言出法随的葛君,下方无数人都有些目瞪口呆。

    这便是圣皇境的实力?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