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六十六章 光暗之战
    数十座教育建筑耸立,每一座建筑物都好像从一个模子里雕刻出来的一般,阳光洒在这些建筑物上,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座座坟墓,埋葬着无数人的灵魂,以及——活下去的希望。

    每当头顶的太阳升起,这座城市就像是上了发条一般,慢慢运转,慢慢吞噬着每一个向往着未来生活的孩子。

    这座‘教育之城’没有所谓的娱乐场所,也没有所谓的消费场所,在这里,只有一群麻木到漠视生命的人类。

    类似羊老师一样的人,在这里不少,他们掌握了光暗城所有的权利,家长们就像是狂热的信徒,拥护者羊老师这些人。

    而‘教育之城’的拥有者,是一个被叫做葛君的男人,他被称为‘教育之神’,所有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制造出来的,他便是这座光暗城的神。

    光明学院也被称为第七屠宰场,在这里,埋葬着无数人的尸骨,但是哪怕如此,依旧有无数‘不听话’的孩子被送到这里,家长们更想要的是一个提线木偶……

    胡闹慢慢摘下了头上的黑色衣帽,从背上取下了一把红黑色的巨大镰刀,不急不缓的踏着步子,看着视线尽头处那四方形的高大建筑物,忍不住深呼了一口气,眼眸中尽是冷漠。

    在教育之城的大道上,身着黑袍的他缓缓行走着,手捧着那巨大的镰刀,显得极为引人注目,道路中,偶尔来往的家长,都会投过一道道诧异的目光,在猜想这又是哪一家的少年。

    只是对着这些目光,胡闹并没有太过于在乎,脚步不轻不重向前走去。

    当那突破地平线而跳到山头之上的太阳散发出余晖之时,胡闹终于是停下了脚步,站在了一处十字路口,看着视线尽头处的那庞大建筑物,深吸了一口气。

    作为‘暗黑’选定的候补神使,他能感受到这座城市之中到底有多么的黑暗,几乎每一座建筑物下,都埋葬着无数冤魂,几乎每一座建筑物里面,都有一个‘营养极为丰富’的猎物。

    只是,如果自身没有足够实力的话,这猎物很可能会变成猎人。

    想起那被无数人砍下头颅的小四,胡闹的胸膛间便充斥着一股莫名的情绪,胡闹的脚步依旧保持着匀速,目光锁定在了那建筑物的门前,视线犹如是穿透了无数人群、车辆,看到了那静静站在门口的白衣少年。

    “霍羽……”嘴巴微动,胡闹嘴角勾起了一丝趣味的笑容。

    仿佛是感受到了胡闹的目光,白衣少年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他已经在这里静候多时了。

    在光暗城的城外,一处宽阔的地方,四处无人,尽是花草树木。

    两人面对面而站,不语。

    半空中响起了破风之声,旋即人影出现在了那高耸的树枝之上,不少人都认出这两位少年,最近光明教廷风头正盛的霍羽,以及黑暗教廷杀人如麻的胡闹。

    赶来的人影并没有莽撞的打破场中安静的气氛。

    宽广的场地之中,安静无声,时间如同白驹过隙般,悄然逝去。

    “你还是要阻拦我吗?”

    许久之后,胡闹开口道。

    “不,是你在阻拦我。”霍羽摇头道。

    “看来今日这一站,无可避免了。”胡闹继续道。

    “我会手下留情的。”霍羽的背后伸出了天使羽翼,将其包裹了起来,一把闪耀着白光的天使之刃慢慢的从羽翼的缝隙之中伸了出来。

    “你抢了我的台词……”

    胡闹缓缓的拿起了镰刀,身体挺拔的如同一尊巨石,眼眸紧盯着霍羽,声音异常的平静。

    一个巨大的骷髅头从他的背后伸出,一口将胡闹完全给吞噬了进去,黑色的火焰慢慢升腾,一个骷髅战甲在胡闹的体表形成,黑白相间的骷髅战甲将胡闹渲染的就像是一位地狱来客。

    “光明神使对战黑暗神使,这下有好戏看了。”

    “还好赶过来了,这场戏可不能错过啊!”

    “不错不错!”

    旁边的某些看客忍不住议论道。

    手掌缓缓握住镰刀,猛然一抽,一道黑色的烈焰带起一股压迫风声,对着霍羽冲击而去,而后,胡闹的身影便消散在了空气之中,“就让我看看,你这光明神使,到底是不是如同传闻中的那般……厉害吧!”

    霍羽伸出自己白皙的手,轻握住修长的天使之刃,闪现而出,剑刃倾斜,一朵剑花,一张巨大的光明之盾出现在了面前。

    霍羽紧闭着自己的眼睛,略微有些惋惜的叹息了一声,淡淡道:“何必呢!”

    表情逐渐恢复了冷漠,当黑色烈焰和光明之盾碰撞在一起的霎那。

    霍羽脚掌猛然前踏一步,落脚之处,地面出现了丝丝裂缝,澎湃的光明之力,夹杂着些许暴虐之气,从霍羽表面猛烈爆出。

    感受着霍羽身体上所升腾而起的强悍灵力,胡闹的眼眸中闪过一缕诧异,看样子自己的这个老对手最近这段时间的境遇有些不一样了呀!

    霍羽手握天使之刃,身体慢慢的漂浮在了半空之中,在他的身体周围,无数微风环绕,剑身上淡淡的光明之力澎湃,剑指胡闹,锋利的剑锋在阳光下,闪闪刺目。

    随着两人身体上的灵力的涌出,场地之间的气氛开始变得沉重起来,周围再一次变得安静了起来。

    胡闹缓缓闭目,随即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眼睛猛然睁开,漆黑的瞳孔之中,黑色的火焰徐徐燃烧。

    镰刀挥动,身体猛然化为一道黑影,闪电般的朝着霍羽冲去。

    “我将屠尽天下恶人,你若挡我,那就没办法了!”胡闹忍不住怒吼道。

    黑影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犹如一头愤怒的野猪,镰刀划破空气,带着无尽的烈焰,穿刺而去。

    霍羽面目平静的看着那直冲而来的黑影,并没有慌张,在见过无数恶人之后,他的心态已经变得无比的冷静。

    在胡闹即将接近的霎那,霍羽手中的长剑极其自然的长驱直入,借助着翅膀的便利,几道细小的光刃已经对着胡闹头部射去。

    “喝!”

    胡闹微微眯眼,单手握拳,击碎直射而来的光刃,骷髅镰刀带起一股凶悍的气劲,对着面前横扫过去。

    气劲压迫的霍羽背后的翅膀都死死的贴在了背后。

    感受着那股气劲,霍羽眉头轻佻,似乎是有些意外,手中的长剑暴刺而出,淡白色的长剑在空气之中留下了一道白色弧线,锋利的剑尖似乎是穿透了整个空间,随着‘叮’的一声,剑尖轻点在了镰刀之上。

    只是随着这一接触,这把天使之刃弯曲的不成样子。

    好似随时都会折断一样,但始终并未断裂。

    “天使之魂!”

    霍羽脚下一踏,远离了胡闹,在他的身后,出现了神光的身影,一道浅白的天使神魂徐徐展开,神圣而又充满着光辉,威严却显得仁慈。

    “天使神魂?”

    “并没有听说这个光明神使已经进入圣级了啊!”

    “可怕,此子的天赋实在是可怕!”

    “就看这个黑暗神使该怎么应对了!”

    就在霍羽召唤出自己的天使之魂后,旁边那些观战的人便是不由得惊异的窃窃私语了起来。

    进入圣级,心魔便会突变成为自身的神魂,拥有神魂的加持,自身的实力会强大十倍不止。

    镰刀跺地,胡闹抬头微眯,看着半空之中的霍羽,以及他身后的那道名为‘神光’的天使之魂,他能感受到那天使之魂所蕴含的强大力量。

    “你应该还没有进入圣级吧?神魂……呵呵!”胡闹冷笑了一声,左手紧握,随手一震。

    从他的身后也陡然出现一道巨大披着黑袍的死神骷髅,手持着黑色的死亡镰刀,骷髅的眼眶中闪烁着红色的灵火,桀桀而笑,那般诡异。

    “彼此彼此!”霍羽看着身下的胡闹,以及他身后的‘暗黑’骷髅之魂,也随即笑着回应道。

    作为对手,他们自然是知道对方的实力。

    能够提前拥有神魂,不过是因为他们体内的光暗体。

    “光明审判!”

    霍羽冷喝一声,手中的长剑划过天际,身后的天使之魂猛然一震,一道长百尺的巨大光明之剑在天空之中缓缓形成,旋即对着下方的胡闹劈砍而下。

    巨大的光明之剑,宛若划破了空间一样,充满着光明之力的巨剑不讲任何道理的直劈而下。

    眉头微皱,胡闹的眼睛一跳,面对这把巨剑,他知道,他躲不掉。

    “既然不能躲,那就看看谁更强吧!”念头落下,胡闹手中的镰刀猛然燃烧了起来,他身后的骷髅之魂手中的镰刀飞速旋转了起来。

    黑色火苗爆裂而出,镰刀旋转,带着无数黑色的火焰,在周围那些诧异的眼神之中,形成一双巨大的骷髅手臂。

    “死神之握!”

    虚幻的骷髅手掌硬接下了这把光明巨刃。

    天空之上,白光逐渐消散,一道黑色的影子,猛然对着天空之中的霍羽冲刺而去,强劲的风声,让周围的风向都改变了几分。

    黑色的影子暴袭而来,让霍羽的脸色巨变,背后的翅膀一展,身体向后滑行了数十米。

    “死神斩!”

    胡闹带着杀意,一记斩破空间的镰刀划过霍羽原本站的位置,那一刻,整个空间都像是被划成了两半。

    霍羽的身体在半空之中慢慢止住,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胡闹,只是在时间停止的那刹那,霍羽的瞳孔微缩,浑身的光明之力暴涨,手中的天使之刃不停的在面前舞动着。

    “嗤!”

    就在霍羽防御的那一刻,一把巨大的镰刀旋转的飞劈了过来,力度之大,比之前要大无数倍,直接将霍羽所有的防御都撕破,手中的天使之刃也因为这把镰刀而停顿了许久。

    一股寒意,骤然从霍羽脊背涌出,豁然偏头,胡闹的身影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霍羽的身后。

    “不好意思,看来这场,我赢了!”

    胡闹对着霍羽笑了笑,露出了自己洁白的牙齿。

    双拳带着超强的气力,夹杂着一股巨大的黑暗波动,狠狠的锤在了霍羽的背后,拳头击打处,竟然摩擦出了火花,好似锤裂空间一样,将霍羽直锤砸入地表。

    “轰!”

    一个巨大的坑陷出现在了地表,溅起无数尘土。

    胡闹缓缓吐出了一口气,双拳慢慢松开,右手虚握,一旁的死神镰刀慢慢漂浮了过来。

    “败了?”

    无数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许久没有动静的坑底,仅仅只是一击就把光明神使给锤死了?没有这么简单吧?

    “想太多了,这个黑暗的小家伙并没有动杀招!”

    “看来双方都在热身罢了!”

    “是极是极,光明的小家伙的气势正在暴涨!”

    场中,坑底的霍羽慢慢挣扎着从坑底站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并没有所谓的大碍。

    抬头看着天空的胡闹,眼神之中闪过一抹凝重,轻声道:“你真的让我很意外。”

    只是在这一刻,异变突起,一道淡淡的声音,打断了二人的战斗。

    “黑暗神使?你还有胆子来我光暗城?”

    听得那突然响起的声音,半空之中的胡闹身形猛然一滞,环顾着四周的天空,深吸了一口气。

    “发生了什么事?”

    “听说光暗城葛君手底下之前死了好几个老师,都是被人用镰刀割掉了头颅。”

    “难不成是这个小家伙做的?”

    “不可能吧?”

    “这么光明正大的将人杀了,还有胆子出现在这里?”

    议论声再起,只是胡闹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了,随即恢复了平静,淡淡道:“羊老师,你想说什么?”

    “你应该是来杀我的吧?”穿着白大褂,带着金丝眼镜的羊老师从一旁的光暗城的城墙上慢慢踏空走了出来,羊老师扶了扶眼镜:“杀了我光暗城那么多的老师,你竟然还有胆子出现在这里,真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气。”

    胡闹面无表情看着面前的羊老师,摇头道:“实在不好意思,我不懂羊老师你在说什么!”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