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六十五章 右边是你
    “我特么!”看着身后追赶而来的好几个萝卜头,方白顿时惊的不停的往前跳去,但是奈何一条腿被系统给打瘸了,而全身的实力也因为血炼之法的后遗症,完全发挥不出来。

    看着赶上来的这几个萝卜头,方白面如死灰。

    “哈哈哈哈,大魔头,你也有今天?!”李子成非常嚣张的拦在了大魔头的面前,手里轻飘飘的举着那一把神林扇。

    “善恶到头终有报,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叶沉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面前的大魔头,他竟然有那么一丝心生怜悯。

    “废话少说,今天,老子要把曾经你加在我身上的一切,都还给你!”李霸道大喝一声,举起了手中的棒子,然后对着方白的痛楚轻轻一戳……

    “我也来我也来!”看着痛的直跳脚的大魔头,李子成也忍不住意动了起来,手中的神林扇一晃,变成一根树藤,直接朝着大魔头的小腿抽打而去。

    “啪!”

    方白死咬着自己的牙齿,心中一股悲愤之情,这种憋屈的感觉,真的是实在是太憋屈了,真的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这群萝卜头竟然还惦记着翻身,看来还是打的不够,本魔头最近还是太过于仁慈了……嘶!

    “别太急,我看大魔头这腿最起码还得养个几天,不要玩过头了,我们要慢慢来!”叶沉脸上露出了邪笑。

    “你们知道你们这么做的下场是什么吗?”方白强忍着痛苦,看着面前这几个敢于造反的萝卜头。

    “老子当然知道,不过就是被拄拐杖坐轮椅被人抬着罢了,老子怕过?老子李霸道会怕?”李霸道早就知道自己的下场了,所以,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简单的说,那又如何?”李子成双手插着腰,昂着头道:“我拄拐杖的次数还少?全班我第一个坐轮椅,全班我第一个被包成木乃伊,我李子成,无所畏惧!”

    “下场,不好意思,我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心理准备了!”叶沉同样一幅无所谓的样子。

    “你们……”方白气的就差没吐出一口老血了。

    “哈哈哈,大魔头,你现在就算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还是放弃抵抗吧,我们会很温柔的!”李子成肆意的道,脸上尽是惬意的舒坦之意。

    “是的,我们会轻轻的,保证不会往死里弄的。”叶沉附和道,他手上不知道从哪里捡来了一根竹条。

    “你们真的要这么狠吗?一定要把老师往绝路上逼吗?”方白叹了口气,仿佛认命了一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都是老师您教的好啊,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李子成冷笑道。

    “要知道,我们被您欺负了这么久,不趁这个机会还回来的话,我觉得,我们会后悔一辈子的!”叶沉接着说道。

    “废话少说,狗贼,受死吧!”李霸道已经不想再和大魔头再哔哔下去了,“你已经死到临头了,不要再挣扎了!”

    “哦?!”

    方白突然冷笑了一声:“既然你们这么冥顽不灵,那就休怪老师不讲情面了。”

    看着大魔头突然显露出的冷意,叶沉的心忍不住猛跳了一下。

    “装神弄鬼,你不要再指望有人来救你了!”李霸道顿了顿,仿佛在用言语来给自己壮胆一样。

    “老师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你们不珍惜的话……”方白叹了口气。

    “当!”

    一声震天巨响,白光洒落,一尊巨大的天魔出现,悬在方白的头顶上方,黑白相间的混沌神魂,手持着天魔剑将方白护在了身后。

    “小朋友们,你们是不是忘记,你们还有一个师娘了呢?”

    尹白慢慢从方白的身后走了出来,轻轻一笑,仿佛倾城一般,声音煞是好听,只是落在这三个萝卜头耳中,却如同魔音灌耳般。

    “老子特么,就知道事情不能拖,不行,弟兄们拼了,好不容易等到大魔头这狗贼受伤一次,一定不能放过这机会!老子拖住师娘,你们去干大魔头!”李霸道坚决道。

    “明白!”李子成也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了,这个时候哪怕投降,按照大魔头的性格,估计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是男人,就要干男人,李子成你去干大魔头,我和李霸道拖住师娘!”叶沉也咬了咬牙道。

    “收到!”李子成点头道。

    “我正面,你骚扰!”李霸道顿时分配了方案,手里的棍子一展,指向了尹白:“师娘,莫怪我冒犯了!”

    “嗡!”

    各种暗器齐鸣,叶沉手中无数种暗器瞬间交织在了一起,从各个角度封锁了师娘所有的退路,尤其是师娘和大魔头之间的间隙,更是多不胜数的暗器。

    “勇气可嘉!”

    看着敢于和自己动手的这两个学生,尹白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白皙的手缓缓伸出,轻轻一握。

    所有飞向她的暗器都在半空之中被拦截了下来,仿佛空间凝固了一般,停留在了空中。

    “力道还行,只是……”

    “只是,吃老子一棒!”

    在尹白接住所有的暗器的那一刻,李霸道的身影突闪而过,一根暗黑色的棍子对着尹白猛劈而来。

    金刚法相,巨大的法相仿佛配上棍系会加成一般,威力巨大,一根巨大直冲天际的金色棍子,对着尹白压了下来。

    “嘭!”

    尹白眉头轻凝,左手微微一晃,护住方白的天魔神魂霎那间出现在自己的身后,手中的天魔剑挡住了李霸道的这一击。

    “就是现在,李子成!”李霸道看到师娘将神魂召唤了过来,立即呼唤道。

    李子成心领神会,手中的神林扇一展,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大魔头的身边。

    “大魔头,食我大脚!”李子成猛然抬起自己的脚,狠狠跺在了方白的右腿上……

    “啊……”

    一声冲天而起的惨叫声。

    “夫君!”尹白惊呼道,顿时天魔神魂出现在了方白的身边,一掌将李子成击退数米远。

    ……

    李霸道、李子成、叶沉三个人被包成了木乃伊,三个人并排躺在了床上,除了脑袋能动之外,全身上下都被绷带包了起来,连同小鸟也被包了起来。

    “爽…爽……爽吗?”李霸道挣扎的将脑袋扭向李子成,声音有些嘶哑的问道。

    “爽…爽!”李子成长吁一口气,那一脚踩在大魔头的腿上的那一刻,李子成只觉得自己的人生都圆满了,以前从来都是自己被大魔头各种吊起来殴打,这一次,终于报仇了。

    “唉,你们…都碰到大魔头了,我可没碰到啊……”最右边的叶沉黯然道。

    “这波,不亏!”李霸道想要动一动身体,但是浑身难受的很,一动就痛,但想到自己戳了大魔头那么久,一切都值得了。

    “这种感觉太棒了!”李子成兴奋的忍不住叫道,只是这一叫,他全身也跟着痛了起来。

    “我也这么觉得!”就在此时,房门口大魔头的声音传了进来。

    三个人顿时语塞。

    方白拄着拐杖一步一步走了进来,原本他的腿还什么事都没有,在经过这几个萝卜头的报复之后,方白的整条右腿肿的跟根萝卜一样,绷带包了一圈又一圈。

    “你们是不是觉得,被打成这样子,就完了?”站在这三个萝卜头的面前,方白冷笑道,“不好意思,你们太天真了!”

    “啪啪啪!”

    方白伸出手拍了几下。

    从外面走进来了三个人,分别是白语、阿布还有叶天。

    三个人都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三个人。

    “以下犯上,还食我大脚?不错不错,看来这段时间,你们的脾气都有见长,是男人就干男人是吧?”方白沉声道,随后对着另外仨道:“开始吧!”

    “你们要……要干什么?!”李霸道看着朝着自己走过来的白语,一脸的惊恐。

    “那天晚上你对我做的事,我一直都忘不掉。”白语一脸幽怨的看着李霸道:“现在表妹都不理我了……这一切全怪你,我跟你说,你现在跑都跑不掉了。”

    “你想干什么?那天晚上老子也是受害者啊!”李霸道叫喊道。

    “所以呢?!你就可以对我做那些禽兽不如的事情!”白语怒道,“老子的清白都被你毁了知道吗?你知道紫兰现在看我的眼光吗?都是带着深深的鄙夷,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你!”

    话音刚落,白语愤怒的一把扯下了李霸道的鞋子。

    “阿布,阿布,我对你不好吗?阿布……”李子成看着阿布也朝着自己走过来,忍不住大声喊道。

    阿布面无表情的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意思是自己现在说不了话了,就不要跟我废话了……

    “弟弟,老弟,表弟,大胸弟,咱们可是同爷同奶的兄弟啊!”叶沉也是大声喊道。

    “对不住了,沉哥,原谅我!”叶天抱歉道。

    “我没喊停之前,不许停!”方白打了个哈欠道。

    三个人心领神会的点点头,随后每个人都掏出了一根羽毛。

    “你们想干什么?!”躺在床上的三个小萝卜头惊恐的看着羽毛,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这三个人将自己的鞋子脱掉。

    一股剧烈的痒意从脚底板传来。

    “不要,不要,我最怕痒了,我错了,错了……”李霸道浑身抽搐了起来。

    “救命救命,大魔头,我错了……哈哈哈……错了……哈哈……”李子成眼睛笑着,表情却十分痛苦。

    “不要……哈哈哈……痛痛痛……痒痒痒……”

    因为一动就会痛,但是脚下又被人不停的用羽毛挠,这种感觉,贼鸡儿刺激……如同冰火两重天一般让人不能自拔,一痒就动,一动就痛。

    看着躺在床上生不如死的三个萝卜头,方白这下憋屈的心情才舒缓了些许,竟然被学生给报复了,不行,等这仨伤好了,还得让他们再拄拐杖!

    当方白拄着拐杖走出房间的时候。

    发现洛雪躲在门后面,小心翼翼的往里面看着。

    看到方老师走出来,洛雪忍不住鼓起了小嘴,甜甜的一笑:“方老师。”

    “嗯!”方白点了点头,笑道:“小姑娘躲在这里干什么呀?”

    “唔……那个,你跟师娘和好了吗?”洛雪小声询问道。

    “嗯,和好了!”方白点点头,忍不住摸了摸洛雪的小脑袋:“所以,也谢谢小雪儿的提醒呢!”

    “不阔气!”洛雪骄傲的挺起了自己的胸膛,随后咬着自己的嘴唇,疑惑道:“方老师,可是为什么你当时没有考虑到师娘的感受呢?”

    听见洛雪的问题,方白顿时愣了一下,沉思了一会道:“这应该是老师自己的问题了。”

    “什么问题?”洛雪追问道。

    “还记得老师曾经说过的那个先入为主的故事吗?就是那个服务员藏钱的故事。”方白说道。

    “嗯呐,当然记得!”洛雪点头道。

    “今天老师给你讲另外一个故事。”方白捏了捏洛雪的脸,带着洛雪来到了书院的院子里,找了两把椅子,坐在了书院之中。

    洛雪乖乖的坐在方白的面前,等待方老师的下文。

    “很久很久以前,老师去到了一座叫做知见山的山上,这一座山,很奇特,因为这山上有三座庙宇。”

    “奇特的地方就在于这里,这三座庙宇,分别供奉的佛教的释迦牟尼,道教的三清,以及基督教的上帝。”

    “不过你不用纠结这所谓的释迦牟尼、三清、以及上帝是谁。”

    “我上山之后,第一眼看到的是中间的三清庙,而后才看到左边的佛庙以及右边的基督庙宇。”

    “后来我去问看守知见山的那位大师,那位大师也很奇特,脖子上挂着十字架,剃了个光头,却穿着道袍,这三样东西分别都是这三教的标志,大师正拿着扫帚在扫地,扫地的动作很慢。

    我问大师:为什么三清尊上会建在中间,而佛祖在左,上帝在右?

    大师看了看我,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说:你真的确定三清祖师在中间吗?

    我当时肯定点头说:是的,三清尊上在中间啊!

    大师放下了手中的扫帚,带着我走到了佛祖的面前,让我看向面前,然后问我看到了什么。

    我说我看到了上帝。

    大师又问:现在,上帝在中间,三清在左边,而右边……

    我打断了大师的话说:右边就没有人了啊!

    大师摇了摇头说:右边是你。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