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六十三章 血炼
    正文

    也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一瞬间,又或许是万年,当最后一锤敲下去的那一刻,观众们如同在梦,如痴如醉,神情恍惚,眼睛紧盯着铸造台。

    “这种技巧应该已经达到了极致了,无数种技巧,哪怕是闭关的师父,或许都做不到这种程度!”场内清醒的卿江子忍不住叹息道。

    一个寻常的炼器师,找到一种适合自己的技巧,将其掌握,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了,而眼前这个大长老请回来的年轻人,竟然完全掌握了无数种技巧,每种技巧若是没有长时间的联系,根本无法领悟,但方白随便便是数千种技巧……

    你确定不是从娘胎里开始打铁了吗?

    “不得不说,这个年轻人确实已经到达了一种常人不可及的境界,但是技巧,再如何修炼到极致,也不过只是小道尔!”一个老者,不知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目光深沉的看着铸造台的方白道。

    “师父!”

    卿江子赶紧对着这个老者行李道。

    “而且,算这么多技巧都掌握了,没有足够的灵力支撑,不懂各种材料的特性,强行将其融合在一起,过度使用技巧,浪费过多的灵力,这场炼器,怕是废了!”卿江子的师父江阳子摇了摇头道。

    这位因为听闻到自己师弟寻找到了一位大师而出关的江阳子,对方白的第一印象直接打了不学无术的标签。

    这样的人,修为境界不过才心魔境,竟然能被称为七阶宗师?什么时候这样的阿猫阿狗也能被称为大师了?

    “大长老请来的这位小兄弟看年纪,还小,所以,走旁门左道应该想要另辟蹊径吧!”卿江子帮忙解释道。

    “炼器一道并非小道,技巧也只是辅佐罢了,如果习得各种技巧,能称为炼器宗师的话,那宗师早烂大街了,人手一把不朽级圣器也不是梦想!不懂什么是大道,追求小道,这样的人,终生的成也这样了。”江阳子的语气并没有丝毫客气的意思。

    “呃……”

    听着师父这么评价,卿江子不由有些尴尬了起来,但是毕竟这是自己的师父,在炼器,他肯定没有自己的师父强。

    听着自己的师兄碎碎叨叨,欧阳子正想反驳几句,但是场的方白又开始新的动作。

    当所有的材料都被方白锤炼至熔化的状态,所有的矿石都被淬炼了无数遍,看着铸造台那液体一般的金属,方白皱了皱眉头,用灵气操控着这液体朝着早已经打造好的模具流去。

    “血!”

    方白以谁都看不清楚的速度,递给了李霸道一把小刀。

    李霸道心领神会,他当机立断的用小刀直接划开了自己的手腕,但是他并不知道要多少血,只能划开一个不大的口子,下一刻,涔涔的鲜血迅速从动脉之流出,汇聚成一条鲜红的血路,顺着李霸道的指尖流落在了磨具。

    “炼!”

    方白神情凝重,双手放下铸造锤,双手结印,一股巨大的火属性波动从面前的模具传了出来。

    “这……这……这……”

    看着场的变化,欧阳子连说了三个‘这’字。

    “血炼之法?”

    “不是说血炼之法早已经失传了吗?”

    “这真的是传说的血炼之法?!”

    原本想要离开的江阳子,耳边传来了不可思议的惊呼声,忍不住又转了回来,只是这一眼,眼眸紧缩了起来,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真的是失传的血炼之法!”

    金属液体刚一沾染到李霸道的鲜血,便迅速的燃烧了起来,像是被浇了高浓度的酒精,顿时……惊人的热量从铸造台以爆炸般的速度扩散开来,顿时,李霸道和方白都觉得异常的难受。

    连坐在下面,距离较近的一些人,都能感觉到这股热浪。

    下面所有人的表情都凝重了下来,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所谓的血炼,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种情况。

    随着李霸道一滴滴的鲜血滴到金属液体,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高,金属液体也越来越亮,只是一会儿,便变得鲜红刺眼,连天空的阳光都被遮掩了起来。

    “血炼……血炼……不可思议!”江阳子忍不住咬紧了自己的牙齿,这所谓的血炼可不是所有人都会的技能,必须得是七阶宗师才能使用的炼器手段,而且并不是说想用能用,每个宗师一生之只能使用九次,每一次都会付出巨大的生命力,第十次的时候,付出的代价便是自己的生命。

    “不够,不够,不够!”方白连续说了三个不够,“血还必须更多!”

    作为炼器师,方白能够感受到这金属液体之的那些矿石还没有相互融合,尤其是那天外陨石,依旧在排斥其他的矿石。

    李霸道咬了咬牙,朝着手腕又画了一刀,顿时……鲜血疯狂的激射了出来,这一次,他不再是小心翼翼的放血,而是近乎疯狂。

    鲜血几乎是喷洒在金属,这完全是那种不要命的做法了,但是李霸道也知道,此时肯定不能功亏一篑!

    渐渐的,李霸道感觉自己的头晕了起来,只是身体的血液的流逝,让李霸道逐渐感受到了一种异样的快感,以前他都是流别人的血,今天流自己的血,有一种渴望的感觉。

    只是当李霸道再准备给自己来一刀的时候,旁边的方白早已经看出了李霸道的不对劲,一脚踹飞了李霸道手的刀。

    “欧大师,把他带下去!”

    整团金属液体已经变成了血红色,随着方白的控制,所有的液体都流入了模具之,一滴都没剩下,当最后一滴液体流入模具的时候,正好充满了整个模具。

    一旁的欧阳子迅速吩咐人将李霸道带下去治疗。

    “方大师,我这有万年寒冰液!”

    知道这炼器已经达到了最关键的地步,欧阳子也明白现在需要将这武器冷凝下来,赶紧从自己的空间器具,取出了一个葫芦。

    “用什么万年寒冰液,用我的万年玄冰液!”

    一旁的江阳子早先一步取出了一个葫芦,直接扔给了方白。

    “多谢!”方白有些虚弱的抱拳谢道,随后拧开了葫芦,对着面前的模具喷洒了起来。

    幽蓝色的玄冰液从葫芦慢慢流出,覆盖了整个模具。

    只是水落模具,雾冲天。

    哪怕是号称可以冻结万物的玄冰液,在顷刻之间也无法冷凝这模具。

    整个广场之都弥漫着巨大的水雾。

    轰隆!

    晴空万里突然炸响一声巨雷。

    神火宗的方的天空原本还是晴天,但随着这一道雷声,天色迅速昏暗了下来,无数乌云聚集在了神火宗的方。

    “劫云?!”欧阳子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和自己的师兄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的震惊。

    方白手的玄冰液还在继续倾倒,随着白雾开始逐渐的小了下来,当玄冰液彻底覆盖在模具,将整个模具都冷冻,方白知道,这器,也算是练成了。

    “快躲开,我们搞出了一把不朽级的圣器!”

    在方白准备拿起模具的那一刻,系统的声音突起。

    一道巨雷劈在了方白面前不足半米的模具,麻痹感瞬间充满了方白的身体,电的方白整个人都僵直了起来,只是一刹那,头发便全部竖了起来,只翻白眼。

    “我躲累老母啊……”

    当这麻痹感过去的那一刻,方白翻着白眼被电昏迷了过去。

    只是在方白昏迷的瞬间,欧阳子和江阳子便联手抗下了第二道天雷,第一道天雷仅仅只是劈坏了这不朽级圣棍的模具以及外面的那层玄冰。

    “开启护山大阵!”江阳子怒声喝道。

    “是!”卿江子赶紧尊令道,不到十息的时间,神火宗的护山大阵便运转了起来,以江阳子和欧阳子为阵眼,怒抗天雷。

    而在神火宗全体下抵抗天雷的时候。

    整个大秦皇朝无数强者的目光都看向了神火宗,哪怕是刚回来的紫天帝都抵挡不住这诱惑,派人前往了神火宗。

    这神火宗说大不大,但也说小不小,如果是其他一些小的势力,紫天帝绝对将其灭掉,然后把这刚出世的圣器抢回来。

    但是神火宗毕竟是炼器宗门的龙头老大,而且受过神火宗恩惠的人也不在少数,紫天帝也曾受过任神火宗宗主的恩惠。

    神火宗再出不朽级劫云。

    各大圣王横渡虚空,无数神主乘坐飞艇降临神火宗。

    神火宗,再一次成为全天下的焦点,但是如果把神火宗想的太简单的话,那大错特错了。

    神火宗作为炼器界的龙头老大,能够屹立这么多年,也不是浪得虚名。

    当劫云散去,神火宗的方恢复了清明,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只是周围已经围满了无数赶过来的强者修士。

    “江白衣求见神火宗!”一身白衣的江神王慢慢走出了人群,对着神火宗的宗门轻声喝道。

    “不见!”欧阳子火爆的脾气,直接强势拒绝道,声音直接从山传了出来。

    “这……”江白衣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我师兄弟二人不过是修复了一件不朽级圣器罢了,并不是铸造,不过也有了些许明悟,待些许时日过后,你们再来吧!”江阳子的声音直接打消了无数人的念头。

    听到当代神火宗宗主都这么说了,一些刚过来的修士也只能败兴而归,哪怕他们再如何想要一探究竟,但是别人神火宗也不是吃素的,他们过来只是想要知道,神火宗是不是真的有能力打造一件不朽级圣器的能力……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当李霸道从沉睡之醒来的时候,身体虚弱的跟一朵小黄花一样,连嘴唇都有些泛白。

    只是当李霸道醒来没多久,便看到了门口一脸惋惜的欧阳子,扭头看去,问道:“欧大师……我……”

    欧阳子看到李霸道的醒来,快步走了过来,关心道:“怎么样了?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李霸道摇了摇头:“除了有些虚弱之外,其他的并没有问题。”

    顿了一下,他渴望的看着欧阳子,缓缓道:“欧大师……我……我……我的兵器,怎么样了?”

    欧阳子犹豫了一下,叹息了一声,走出了房门,随后从外面手捧着一根暗红色的铁棍走了进来。

    这铁棍的样子与李霸道记忆的金箍棒是一模一样的,只是颜色整体呈暗红色,无数的鲜红色的斑点散落在这根铁棒,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李霸道愕然的看着这根棍子,不可置信的喃喃道:“这……怎么会这样?”

    欧阳子惋惜的说道:“只能怪我们没有做好准备,没有想到方大师竟然炼制出了一柄不朽级的圣器,第一道劫云没有挡下。”

    “在雷电的洗礼下,所有的血液都干涸在了棍身,形成了这丑陋的模样,而且品阶也降了下来,我估量了一下,这最多也传说级了。”

    “如果第一道雷云挡下的话,搞不好这把武器能够成为圣物。”

    圣…圣物!

    李霸道惊愕的看着欧大师。

    “只能怪我们,没有做好准备吧!”欧阳子叹了口气道,连他都没有想到,方白竟然会铸造出一柄不朽级圣器。

    果然,他还是小瞧了方白。

    当李霸道手握着这柄沾血的金箍棒时,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从金箍棒传来,李霸道顿时惊住了,因为……

    他能感觉得到,这把武器,有一个生命在孕育,重点是,连他身体内的圣佛都有些蠢蠢欲动,想要拿着这柄武器练练手。

    “那……那……方老师他没事吧?”李霸道忍不住问道。

    “他……没有想到他竟然会使用血炼之法给你炼器,这血炼之法,对于你老师来说,应该也是一种极大的负担,每个人一生最多使用九次,唉!”欧阳子说道,“不过看样子,你老师应该是第一次使用这血炼,身体倒是暂无大事。”

    听着说没事,李霸道的心也便暂且放了下来,只是听到方老师所用的方法竟然有着如此大的副作用,李霸道被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