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六十一章 醒悟
    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女生这边并不是很清楚,因为男生们都闭口不言,但是他们看其中四个人的目光都带了一些不一样的意味在里面。

    几乎每一个男生都和这四个人刻意的保持了一丢丢的距离,因为他们可不想成为下一个白语或者阿布……

    看着周围小伙伴带着嬉笑意味的眼神,李霸道忍不住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昨晚的一切一切,他都非常清楚的记得,应该说,那个时候的他失去了理智,但是并不代表他就什么都忘记了。

    尤其是强压在白语身上的时候,那竟然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性冲动。

    李霸道此刻真的恨不得把自己给阉了……

    “昨晚上的事,肯定有问题!”李子成沉着脸,再也忍不住了,想到昨晚上的事,他就有些想吐,他竟然抚摸着阿布的毛大腿,还准备亲上去……

    “嗯!”

    其他三个人都齐齐的点了点头。

    “我仔细探查了一下我们房间的门口,在房间门口有一些药物燃烧的气味,以及一些残留的药物!”李子成继续说道:“我不知道那个居心叵测的人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是不要让我知道是谁!”

    “宰了!”李霸道冷声道。

    “嗯!”白语用冷淡语气赞同道。

    阿布则是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他们四个的一世英名,就这么被人给毁掉了……

    而女生那边的云曦珺一幅鬼鬼祟祟的样子看着这边,竖起自己的耳朵想要听这边有没有发现自己,她知道,如果自己被人发现的话,这四个人肯定会把自己给撕的粉碎。

    洛雪带着拍回来的那个女精灵走出了房间,这个女精灵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芙伊,听她说,她是暗夜精灵族的小公主……好吧,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也没有对她起什么坏心思,也就让她在这里住下了。

    “唔,方老师在哪?”洛雪昨晚上因为一件事烦恼的有些彻夜难眠,早上才睡了一小会,现在显得有些没什么精神。

    “好像是在厨房吧!”一旁的陈月说道。

    “哦!”洛雪点了点头,给芙伊交代了一声,让她不要乱走,随后便走进了厨房之中。

    看着忙碌的方老师,洛雪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忍不住说道:“方老师……”

    “嗯?怎么了?”正在准备早餐的方白转过头,看着有些纠结的洛雪,笑着问道。

    洛雪往前走了一步,走到了方白的跟前,抬着头,有些纠结的问道:“方老师,能不能跟我聊一会?”

    “当然可以,我家的小朋友又遇到什么烦心的事情了吗?”方白用毛巾擦了擦自己的手,捏了捏洛雪的小脸。

    “嗯!”洛雪点了点头。

    “行吧,你说吧,老师听着!”方白点头,继续忙着做自己的食物。

    “方老师,你喜欢尹白师娘吗?”洛雪小声问道。

    方白微微一愣,会心一笑:“当然喜欢啊,难道小雪儿不喜欢吗?”

    洛雪有些纠结的低下了自己的头,小声道:“开始确实并不是很喜欢,尤其是在知道她是小小以前说过的那个小丫姐之后,就更不喜欢了。”

    “然后呢,小雪儿就因为这个想找老师聊天吗?”方白笑着问道。

    “后来,发现,尹白师娘好像并没有我想的那么让我讨厌,尤其是发现她人其实很好,尤其是她为李霸道出头的时候。”洛雪有些失落道。

    这一点让洛雪很纠结,原本以为自己是讨厌师娘的,但是随着接触,发现师娘好像并不是那么让自己讨厌,而且自己竟然还有些喜欢这个突然出现的师娘了……

    “所以呢?”方白继续追问道。

    “方老师,你真的喜欢师娘吗?”洛雪再一次问出了这个问题。

    “真的喜欢啊!”方白肯定的点头道。

    “那你为什么要把师娘当成赌注?是不是也会有一天,你也会把我们当成赌注?”洛雪咬着牙感觉有些心疼的说道。

    就是因为喜欢师娘,所以洛雪才一晚上没有想明白这个事情,就是因为喜欢师娘,所以她才为师娘打抱不平……

    “哐……”

    方白手中的刀落在了砧板上,这一句话如同惊雷一般,从方白的耳中传入大脑之中,这一刻,方白整个人都懵了。

    他终于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他只觉得从心底涌出了一股无法抑制的懊悔,塞满了整颗心脏。

    就像洛雪说的,为什么要把尹白当成赌注,自己不是喜欢她的吗?为什么要把她当成一个赌注,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就因为一切都建立在一定会赢的基础上,所以自己才可以肆无忌惮?就因为自己以为尹白会理解自己,所以才可以这么不在乎别人的感受?

    凭什么?

    如果真的输了怎么办?

    方白身体微颤的扶住了灶台,两只手死死的撑着身体,他不敢想象尹白会有什么样的感受,他以为尹白掐了自己两下,这事就过去了,他以为……

    听着洛雪的问话,厨房外躲着的那个人影也忍不住哽咽了一声,只是声音非常小,并没有引起厨房里两个人的注意。

    “方老师……”看着方老师有些异常的样子,洛雪尝试着呼喊了一声。

    方白此刻浑身都冒出了无数冷汗,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勉强的微笑:“没事,老师没事!”

    他伸出颤抖的手,摸了摸洛雪的脑袋:“谢谢你,老师知道错了,老师以后不会再把任何一个人当成赌注了。”

    “真的吗?”洛雪看着方老师问道。

    “嗯,真的!”方白肯定的点点头。

    “哐当……”

    就在此刻,厨房外突然响起了一道惊异的声音。

    两人突然抬头转向厨房外,却只看到一缕闪过的白色。

    “是师娘!”洛雪惊呼道。

    方白立即追了出去,他并不是一个笨蛋,这一切的一切原本就是他的错,只是在他追去的那一刻,尹白早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

    看着院子里的学生,方白赶紧大声问道:“看到你们师娘没有?!”

    “有,有,有!师娘往外面跑了!”张子弘赶紧报告道。

    方白赶紧追了出去。

    “这又咋了?昨晚上演一波年度大戏,今天又来这么一出?”胡说疑惑道。

    “我觉得,应该是大魔头外面有了别的女人,然后被师娘发现了!”叶天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觉得以师娘的实力,大魔头敢有别的女人?”叶沉反问道。

    “这个就搞不好啊,大魔头又不是没有出过轨!”叶天耸了耸肩无奈道。

    叶沉:“……”

    方白从书院之中跑了出去,但是却也没有发现尹白的身影,赶紧呼喊起了系统。

    “出来啦,出来啦,你再不出来,我媳妇就跑了!”

    “有事的时候就知道喊我了,没事的时候就把我抛一边……”系统有些幽怨的说道,只是它并没有啰嗦,迅速在方白面前形成了一幅巨大的地图,在地图上出现了两个光点。

    一个光点便是方白,另一个自然是他媳妇。

    “谢啦谢啦!”方白道了一声谢,迅速的朝着尹白追去。

    而跑了许久的尹白,看着一直没有追上来的方白,而后也忍不住放慢了脚步,自言自语道:“是不是我跑太快了……”

    “哎呀,也对,我的修为比他高那么多,早知道应该跑慢一点的。”

    “他不是追出来了吗?难不成跑错路了?”

    “还是说他不追了?”

    或许是害怕方白没有追出来,尹白也变得有些患得患失起来,只是并没有过多久,便看到方白从远处赶来。

    看着尹白一幅不高兴的样子往前走着,方白赶紧加快了自己的脚步,直接拦在了尹白的面前:“不跑了行不?”

    “不行!”尹白冷着脸道。

    方白直接一把抱住了尹白,将其拢在了怀里:“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我太自以为是了,我真的错了。”

    尹白还想挣扎几下,但是却被方白的一只手压在了胸口,脸庞紧贴着方白的心脏处,感受着他的心跳,便也不再想挣扎。

    “我能理解你的。”尹白小声道。

    “你能理解也没用,我不能容忍我自己的做法!”方白摇了摇头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我原谅你了。”尹白直接用手堵住了方白的嘴:“我知道你想演戏演全一点,我也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我知道你能理解我,所以我才那般的肆无忌惮,但是我真的很后悔,我应该考虑你的感受的。”方白紧紧的抱住了尹白,他很害怕,他真的很害怕失去尹白,“我被我的自以为是蒙蔽了眼睛,我一切都以为的那么理所当然,但是我错了,真的错了。”

    “嗯!”尹白应了一声。

    就这样静静的抱着,良久,尹白小声道:“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哈!”

    “嗯,你问!”方白道。

    “你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我们会赢的基础上,如果……我们输了怎么办?”尹白小声问道。

    “杀光他们。”方白肯定道,如果李霸道输掉的话,他绝对会把在场的那些人都杀光。

    “如果你打不赢怎么办?”尹白追问道。

    “那也不会把你交出去。”方白摇头道。

    “嗯!”

    ……

    而在这一对情侣出去的时候。

    新东方学府迎来了一些不速之客。

    “打听清楚了?买走天外陨石的人确定就住在这里?”欧阳子看着面前这间落魄的学府,询问着自己宗门的弟子。

    “回禀大师父,就是这里!千真万确,绝对没有错!”青炎点头道。

    而后欧阳子便带着几个人走到了新东方学府门口。

    门口的哈小黑看了一眼走过来的欧阳子等人,连声音都懒得发出,懒洋洋的躺在地上,继续睡自己的觉。

    “这间学府的主人可在?”欧阳子双手背在身后,一幅傲然模样,中气十足的喝道。

    “你们是什么人?来新东方有何贵干?”看着来者不善的这一行人,张子弘皱了皱眉头,问道。

    “老夫神火宗大长老,特来询问这学府主人一件事。”欧阳子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淡然道。

    “老师有事出去了,几位若是有时间便在这里等吧!”张子弘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有事出去了?什么时候回来?”欧阳子皱眉道。

    “尚不知!”张子弘继续回答道。

    “子弘哥,快来帮我看看,为什么我的手镯倍数提不上去了。”奈兮从一旁小跑了过来,有些小疑惑的问道。

    “手镯倍数提不上去了?”张子弘接过奈兮手中的重力手镯,仔细研究了一番,却没有看出什么毛病。

    “小姑娘,你的手镯从何而来?”欧阳子看到了张子弘手中的重力手镯,心中一惊的欧阳子连忙问道。

    “重力手镯吗?方老师给的呀!”奈兮如实回答道。

    “方老师?这方老师又是何许人也?”欧阳子追问道。

    “就是大师您要找的人,这间学府的主人!”张子弘插嘴回答道,这个神火宗张子弘也有所耳闻,所以称欧阳子为大师也不为过。

    “可否给老夫一观?”欧阳子忍不住讨要道。

    “当然!”张子弘点点头,将手中的重力手镯递给了欧阳子。

    观摩着手中的重力手镯,欧阳子叹息了一声,“果然是大师的手笔,简直就是巧夺天工!”

    “大师父,这重力手镯没有那么神奇吧,值得您这么推崇?”一旁的青炎疑惑道,而他旁边的那些神火宗的弟子也点头赞同着。

    “你懂什么!”听到有人反驳自己的话,欧阳子一脸的不耐:“这重力手镯确实不算什么,但是你看到了这其中的锻造技巧?”

    欧阳子接着手中的重力手镯继续教训道:“这重力手镯上的阵法并不是后来刻印上去的,而是大师用铸造锤一锤一锤敲打出来的,对材料的掌控以及捶打已经到达了一种随心所欲的境界。”

    “这不仅仅是对炼器技巧的一种完美掌握,还要对铸造材料的完全掌控,你们看……”

    欧阳子指着重力手镯上面的阵法:“这上面的阵法没有任何一丝雕刻的痕迹,恍若天成,这样的阵法的威力最少会增加百分之二十。”

    “你真以为有你们想想的那么简单?”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