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五十九张 神林扇
    李霸道脚下沾染着血污,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无比的煞气,在所有人的瞩目下,他就像是一尊从远古战场走出来的魔神一般。

    “你…你……你是木子霸?!”青藤学府的学生大叫道,脸上写满了惊悚,他们终于想起了眼前这个人,这个人就是前一段时间学府论坛上,那个一人力战整个神皇学府战士学院的凶神。

    “记得我就好!”李霸道淡淡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曾经你们把我连同我所有的弟兄姐妹像赶一条狗一样赶出青藤学府,耻辱,老子要用你们的血来洗干净!”

    “什么!”

    “你是……”

    “江神王带进来的那些人!”

    青藤学府的学生不可思议的看着李霸道,此时他们的心中无比的震惊,原本以为只是赶出去了一些开后门进来的学生,没想到……

    看着那场中满脸冷漠的少年,饶是一些常年混迹在刀口的修士,也不免有些心寒,只是对于三年二班的小伙伴来说,这样的李霸道,才是他们最熟悉的。

    李霸道脚步顿住,一脚将台上的尸体踢了下去,忽然露齿一笑,然而那整齐的洁白牙齿,却让台下的那些学生心中寒气直冒。

    “我最喜欢这里的一点就是,学府交流的时候……可以杀人!”

    轻轻一笑,李霸道那血红的眼瞳之中,杀意骤然暴涨,随后深呼吸了一次,气势慢慢降了下去,融合圣佛的力量,让李霸道透支了太多了体力。

    而逍遥阁的那些人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忍不住摇了摇头,若是太过于锋芒毕露,下场一般不会太好,天才也得需要低调的隐藏一下自己。

    这么明摆的对学府的学生显露杀意,这是当青藤学府没人了吗?

    而且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杀掉林家的继承人,哪怕你再有正当的理由,就不怕别人报复吗?

    “恶毒的小崽子,不过是赌斗切磋而已,竟然敢下如此狠手?为我少主陪葬吧!”

    就在李霸道准备跳下台的那一刻,一道暴喝声,宛若惊雷一般,在比武场中响起。

    听着这蕴含暴怒的喝声,李霸道的神情有些恍惚,那一瞬间,他感觉脑袋仿佛被人当作大鼓敲了一下。

    眼瞳微缩,双手捂住自己的脑袋,眼神直视着踏空而行的那道人影。

    “如来神掌!”

    李霸道强行唤醒自己的精气神,憋住一口气,死命的融合圣佛的力量,他能感觉到来人的杀意,一道金光四射的佛掌对着来人拍去。

    “哼!”

    见到李霸道居然敢出手反抗,人影冷哼一声,双手卷曲成爪,在身前轻轻一挥,一只巨大的兽爪瞬间破掉李霸道的如来神掌,继续朝着李霸道抓去。

    “小小年纪,心肠如此狠毒,今日要你们所有人为我少主陪葬!”人影冷笑一声,双手化爪,在他的身后出现了一尊巨大的神魂,宛然便是一尊青色巨雕。

    李霸道平静的望着那对着挥舞过来的兽爪,直接越过了空间的界限,速度快如闪电,他有些不甘心的死咬着牙齿,他开启了自己的身体的基因锁,想要拼死一搏……

    “林尘大师,杀了他!”望着那极速飞来的人影,青藤学府的学生以及林家的那些护卫狂喜道,尤其是青藤学府的学生,他们现在可是巴不得李霸道死掉。

    然而就在李霸道准备拼死一搏的时候,连就在一旁躲着的胡闹和霍羽也准备抢救的时候,一道淡淡的声音响彻在了比武场内,这道声音让所有人都惊愕了一下:“狗东西,老娘的学生,你配动?”

    声音刚落下,一道全身散发着黑色气息的人影出现在了李霸道的身边,脚掌在比武台上狠狠一踏,整个比武台应声而碎,一尊巨大的天魔神魂出现在了尹白的身后。

    那是一道浑身散发着死亡气息的神魂,诡异的是却穿戴者白色的神圣铠甲,在这尊神魂的身后,却有着一对血红的双翼,在神魂的手中,还有一柄黑色的长剑。

    “天魔剑!”

    脸庞森然,尹白手指轻抬,随即对着面前的林尘轻轻一点,身后的天魔仿若苏醒了一般,高举手中的天魔剑,双眼闪过一道奇异的红光,对着面前的青雕斩去。

    “呲!”

    青黑相接,一道淡淡的撕裂声,让比武场内大部分人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声音非常的刺耳。

    半空中,两道交织的神魂在仅仅只是一瞬间,天魔一剑斩下了青雕的头颅,一只手提着青雕的头,一只脚死死的踩住了青雕的身体,在无数人的注视下,将青雕斩成了无数块……

    “不!”

    看见自己的神魂被斩杀,林尘忍不住悲嚎一声,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吐出,神情绝望而悲凉。

    “废物!”

    尹白看着被斩杀的神魂,冷声道。

    “天魔族的贱人,你竟敢来我大秦……还将我神魂斩杀!”林尘眼神恶毒的看着面前的尹白,“你是当…我大秦无人了?”

    “杀了他!”尹白眼神微眯,看着面前的林尘,连废话都懒得说。

    “息怒息怒,两位还请息怒……”就在此时,逍遥阁的人终于站出来做和事佬了,赔着笑脸道。

    “怎么,他杀我学生的时候你们不站出来,轮到老娘杀他的时候,你们就出来了?”尹白双手抱于胸口,一幅嘲弄的模样看着面前的逍遥阁的人。

    “这是我们的失误,我们的失误!”管事一幅认错的模样,随后一本正经的看着林尘道:“这挑战是林家少爷发出来的,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而且赌斗,死个人都很正常,何必大惊小怪!”

    “你……”林尘的脸庞急促的抽搐了几下,看着尹白那戏谑的目光,他知道现在已经失去将功补过的最好机会,只得咬牙切齿的说道:“也就是说,你们逍遥阁要庇护这个天魔族的妖女?”

    “林先生,希望你认清楚现实,大秦是一个讲规矩的地方,如果你再如此这样胡言乱语下去,那就休怪我们不讲理了。”看着林尘如此的不知好歹,管事也不由有些生气。

    “杀了我林家的少主……这事还没完!”林尘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制住了自己的伤势,随后便带着那些人离开了逍遥阁。

    “赌斗已经完成了,把赌注拿来吧!”尹白看着面前的管事淡然道。

    “马上马上!”管事客气的对着尹白点了点头。

    在拿到了自己这边该拿的赌注之后,三年二班所有人都走出了逍遥阁。

    目送着三年二班一行人走出逍遥阁,管事忍不住摇了摇头,看来他们都猜错了,用圣欲城的城主庇护这个少年,看来成长也不过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师娘,为什么你不找逍遥阁的人麻烦?”在回去的路上,李子成有些疑惑的问道。

    尹白恢复了正常的状态,轻轻拍了拍李子成的脑袋,温柔的问道:“找他们什么麻烦?”

    “就是霸道哥要被林尘杀掉的时候,如果不是您出手的话,霸道哥可能就要死了,这应该是逍遥阁的过失吧?”李子成皱眉道。

    所有的萝卜头也是一幅赞同的模样看着尹白。

    “当你有实力的时候,这便是逍遥阁的过失,如果你没有实力的话,那么李霸道就会死。”尹白淡淡的对着李子成说道,“逍遥阁的人仅仅只是作为一个公证人罢了,你觉得他们能干什么?”

    “他们唯一的作用就是保管一下赌注,然后把赌注交给获胜的一方,你真当他们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尹白摸了摸洛雪的小脸,“他们凭什么要管你的生死?”

    “那岂不是说,如果我们没有实力的话,被人杀掉了,就是被人杀掉了?”张子弘忍不住皱眉道。

    “不然呢?”尹白捏了捏张子弘的脸:“这原本就是这样的一个世界,这也就是为什么每个人都想获得强大实力的原因。”

    尹白的这番话,让三年二班的萝卜头都沉默了起来,从小生活在五行大陆的他们,并没有感觉到世界有多么的残酷,应该说,圣灵大陆和五行大陆的环境原本就不一样。

    五行大陆的人必须抵御外敌,他们必须团结才能活下来,那个时候不仅有鱼人,还有半魔族的入侵,普通的战士在边疆抵御鱼人的入侵,而那些王座,则要在域外战场和半魔族战斗。

    那个时候,每一个天才,或者说有天赋的学生,都是被保护的对象,那个时候,他们的战斗都是点到为止……

    但是圣灵大陆并不一样,在这个大陆上,有着用亿为单位的生灵,还有数不清的种族、势力、国家、家族,圣灵大陆奉行的就是更为直接的‘丛林法则’,用老子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人之道,损不足补有余。

    实力强大的人,会变得更强大,而实力不足的人,被人杀掉了,那也只能是被人杀掉了……

    哪怕大秦依法治国,但是这个法,指的并不是法律,而是规矩,谁定的规矩?实力强大的人定的规矩。

    紫天帝若是要灭掉林家,哪怕整个天下的人都知道是紫天帝干的,哪有如何?谁敢来废话?

    五行大陆之所以要有正义这一道,因为每一个人都可能是未来抵御外族的力量,所以必须有人来维护正义,让人类得以延续。

    而圣灵大陆有吗?

    并没有,在这里,只有所谓的黑暗以及,光明。

    五行大陆更像是有着修炼的地球,而圣灵大陆……则更像真正的玄幻世界。

    当然了,既然是人类国家,这种随便杀人防火的事情,肯定是被上位者不允许的,上位者想要维护自己的统治,社会就必须安定下来,一般反人类的存在还是会被追杀的,毕竟一个国家想要稳定,想要没有人造反的话,就必须清除这些不安定因素。

    李子成拿到了那一把想要的神林扇,想要炼化这一把神林扇,对于李子成还是有些吃力的,虽然这只是一把远古级的残器,毕竟他也才真法境初期。

    深夜,万簌俱寂,繁星点点。

    三年二班的萝卜头们都还没有睡,白天师娘说的那一番话,让他们颇有些感悟,应该说对这个世界多了一些看法。

    再加上整个班级里,只有李霸道突破了真法境,而且实力直接来到了心魔境,这让其他的人都非常的有压力。

    李子成盘坐在书院中央,怀里放着那把神林扇,灵力不停的从身体里流入神林扇中,而又流入身体。

    “大树凌云抗风雪,梦中长眠已万年。”

    忽然,一阵轻语,将李子成惊醒,他猛的睁开了眼睛。

    此时,已然是深夜,乌云遮蔽了天空,大地上一片黑暗,书院之中更是漆黑的不见五指。

    李子成也分不清自己是在做梦还是没有在做梦。

    他努力的感受着周边的一切,却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身处书院。

    一阵清风吹过,树木的清新味道传来,他发现自己竟然好似处于丛林之中。

    乌云飘过,繁星点点,偶尔一片月光洒落。

    李子成发现自己的面前竟然多了一株老树,这棵古树最起码得有数千年的树龄了。

    慢慢的,在他面前多了一道人影。

    这道人影种下了一粒种子,悉心照顾着这颗树种,天地间一片雨幕,李子成就像是看电影一样,看着这道人影,树种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越长越大。

    “轰!”

    一道雷声,刹那间,天地中出现了一百多道银光,贯通整个天地。

    “这天地若不容你,我便破了这天地!”

    一道声音灌入李子成的耳中,又是一片雷霆,成百上千到银蛇狂舞,让整个天地间都是刺眼的白茫茫一片。

    一个身着白色衣袍的男子,头上的长发用一根木簪盘于脑后,在他的身后,便是他种下的那颗树。

    此时,白衣男子盘坐于这棵树上,死死的盯着面前的这片天地。

    “轰!”

    雷电如同大雨一般,接二连三的劈落下来。

    数量越来越多,威力也越来越大。

    “这么多的雷电,比方老师那一次硬抗的还要可怕!”李子成担忧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