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五十七章 赌
    “下一件拍卖品,不朽级残器一件!”

    “哗!”

    当最后一件拍卖品被呈现上来的时候,整个拍卖会上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只是贵宾房的许多人都不动声色的看着在拍卖台上的那一件圣器,眼神之中尽是贪婪。

    不朽级圣器是什么概念?

    方白身体内的完整版的万师之印也不过只是不朽级的圣器罢了,而紫天帝在魔界被困了一千年也没人可以奈何的了他,不过是依靠的他手中的那一件也是唯一的一件不朽级圣器罢了。

    大秦皇朝拥有的不朽级的圣器屈指可数,仅仅只有区区七件,这里面还包括曾经神火宗参与修复过的那一件圣器。

    而大秦皇朝唯一拥有的圣物,就是坐落于帝皇城的四大圣兽雕像,这是大秦皇朝的镇国之物。

    至于神器,跟五行大陆所谓的神器性质根本不一样,五行大陆的神器在这里不过只是一件完美级的装备而已,神器,在圣灵大陆,那可谓是神才能拥有的东西。

    拥有一件不朽级圣器,可以横行天下,天下之大,无处不可去。

    听着最后拍卖会上的拍卖品是不朽级残器,连尹白也震动了,她也仅仅只有一件传说级的圣器罢了,远古级的圣器她也见过威力,远古级的圣器的威力用逆转乾坤四个字形容都不为过。

    “这件残器,我一定要得到!”

    在离方白不远处的包间中,一个白发少年开口道,眸子中出现一缕缕金光。

    “不朽级残器,刚好拿来做孤的本命道器。”嬴天眯起了自己的眼睛,作为大秦皇朝的大皇子,他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圣器来做自己的本命道器,哪怕在皇朝的宝库中,里面远古级的圣器也不少见。

    纵然是在整个圣灵大陆,像这样将不朽级圣器拿出来拍卖的次数也不多,因为太稀少了,一件不朽级圣器,但凡得到都会拿来自己温养,当作自己的本命道器,一件不朽级圣器造就的,也许是这个时代最为闪亮的那颗星……

    连方白也忍不住冷吸了一口凉气,不朽级残器,如果这件残器的器灵还在的话,也就是说又是一个系统级的‘老爷爷’,也就是说,只要得到这东西,最起码得是一个‘伪主角级’的存在。

    “媳妇,这东西,咱买得起吗?”站在贵宾房内,方白看着那一件装备问道。

    听着方白的话,尹白也忍不住羞红了脸,“这个……不好说。”

    那是一把断掉的残剑,浑身幽蓝色,仿佛有呼吸一般,时而深蓝,时而黑蓝,哪怕隔着这么远,都能感受到这柄残剑上的煞气。

    “黄泉剑!”

    逍遥阁中,拍卖师刚说出这个名字,连介绍都没有介绍,大厅的人就沸腾了。

    “竟然是七千年前纵横天下的死亡帝君的剑!”

    阁中一片嘈杂,很多人的神情震动,全部都议论了起来,看着这一柄断剑,许多人都忍不住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只因‘黄泉剑’三个字。

    黄泉剑,昔日与奈何剑同为死亡帝君的本命道器,黄泉、奈何,乃是地狱之景,敢自己的本命道器取这两名,自然有独步天下之处,死亡帝君也是唯一一个独入九幽而全身而退之人。

    黄泉剑,被称为死亡之剑,出剑必见血,并且这一柄剑,是一柄纯正的修罗法则之剑,与方白曾经的武器修罗之刃有异曲同工之妙,斩杀的生灵越多,这柄剑的威能将越大。

    “黄泉剑、奈何剑,唉,死亡帝君的两柄不朽级圣器,黄泉剑主杀伐,而奈何剑主济世。”

    “这柄断剑,恐怕用钱估计拍不下了,当年死亡帝君前往九幽、魔域等地,不知道耗费了多少珍贵的材料,才将这柄黄泉剑铸成。”

    “关键是,哪怕只是一柄断剑,也丝毫不影它的威能,只要喂养的亡魂足够多,恢复死亡帝君当年纵横天下的风采也五不可能。”

    众人思量,莫不动容,在大厅坐的那些普通散修也知道,这柄剑肯定是天价,只有那些大家族大势力的人能够争抢一翻。

    “低价,十枚法则碎片起拍!”

    当人们稍微平静了一些之后,拍卖师大声宣布了低价,此话一处,原本平静一番的大厅又哗然了起来。

    “十枚法则碎片……”

    “一枚一千万圣灵币!”

    “岂不是说起拍价便是一个亿的圣灵币。”

    “这不是很正常嘛,据说曾经拍卖过一件货真价实的远古级的圣器,最后成交价格在六亿圣灵币,作为不朽级的圣器,能是钱能衡量的吗?”

    “唉,这圣器,也只能看看了。”

    大厅的很多散修只能叹气,一个亿的起拍价,这已经淘汰了无数人,有些人一辈子都难以拿出这些钱。

    “法则碎片?是什么东西?”方白有些疑惑的问道。

    “便是这个!”尹白的手一翻转,掌心之中多出了一枚闪烁着奇异光芒的符文碎片,不规则,上面的符文也看不清楚,却让人有些着迷。

    “有什么用?”方白接过了这枚法则碎片,追问道。

    “真法境初期想要进入中期,必须领悟法则之力,而只有法则碎片可以让他们提前接触到法则。”尹白解释道。

    “如果只有这一个作用的话,这一枚卖上一千万,是不是太贵了点?”方白皱眉道。

    “法则碎片不仅可以用来参悟,同时也可以将法则融入自己的身体之中,从而让身体适应法则之力,最重要的一点,如果你想要领悟第二种法则,必须要用法则碎片作为媒介,这样两种法则在你的身体内才不会冲突。”尹白继续说道。

    “也就是说,如果想要领悟第二种法则之力,必须要有这种东西?!”方白看着手里的碎片,忍不住问道。

    “对!”尹白点了点头:“圣灵币只能算是大陆上的交易货币,而这种法则碎片,才是大陆所有种族之间的硬通货!”

    “十一枚!”

    “十二枚!”

    在方白和尹白说话之间,拍卖就开始了。

    很多人本就是为了最后这一件拍卖品而来的,所以,他们早已经准备好了拍卖的物品,所以竞争十分的激烈。

    很快,价格就来到了二十枚碎片的价格,也就是两个亿。

    但是很多人都知道,真正的比拼还没有到来,这件不朽级圣器,最起码得在一百枚碎片左右。

    “五十枚,这柄断剑我嬴天要了。”嬴天沉声道。

    嬴天直接将自己的名头搬了出来,并且将价格提升到了五十枚,场面立即火爆了起来,一些原本还准备隐藏一翻的人,也纷纷开始出手。

    “实在不好意思,这柄剑,我也是眼馋的很,五十五枚,我项通神要了!”一个声音粗犷的男子不敢落寞接着道。

    “六十枚,白落就此谢过。”一道冷淡的声音在拍卖会中响起。

    嬴天听着这两道声音,便皱起了眉头,不禁握紧了拳头:“七十枚!”

    “八十枚!”一个慵懒的声音且对于方白来说还算熟悉的声音在拍卖会上响起。

    “方黑子?”听着这声音,方白惊愕了起来,“这货也来圣灵了?”

    “是帝主吗?”听着大魔头的惊呼声,张子弘忍不住问道。

    “对,就是他,不过到这里就别叫帝主了,以免惹出不好的事。”方白告诫道,在大秦虽然不忌讳乱说话,但是还是别祸从口出的好。

    “哦,好!”张子弘点了点头,也明白了老师的顾及。

    最后这价格随着几个大家族继承人的争抢,慢慢提升到了一百枚左右,价格的提升速度也慢慢的降了下来,最后都是一枚一枚的在加。

    “夫君,我们……要竞争吗?”尹白思量了一下,询问道。

    方白摇了摇头:“不值得,不用了。”

    在拿到新的万师之印之后,方白总有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感觉,系统正在融合自己的新躯体,暂时还无法告诉他到底有什么新的变化,但是方白觉得会有一种新的变化,这个变化很可能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惊喜。

    最后这柄断剑落入了神火宗的手中,毕竟作为大秦皇朝第一的炼器门派,这个宗派可谓是富可敌国,拍一个残器的钱和铸造一个新的不朽级物品又不一样,这点钱还不至于伤筋动骨。

    “老师,既然拍卖会结束了,那我们也得先告辞了。”胡闹和霍羽齐齐对着方白跪下,他们两个的眼中也满是不舍,只是……

    “你们,不留下来吗?”李霸道有些诧异看着面前的这两个小伙伴问道。

    胡闹和霍羽对视了一眼,胡闹对着李霸道苦笑了一声:“霸道哥,我们有不得不离开的苦衷。”

    “你们保重!”方白拍了拍两个学生的肩膀,一切尽在无言之中。

    在他们两个的要求下,方白在他们的体内也凝聚了弟子印,以前是老师守护他们,现在他们已经有了一点能力,所以,轮到他们回报老师了。

    “我们生是三年二班的人,死是三年二班的鬼,大家,保重!”两个人跪在方白的面前,狠狠的磕了三个响头,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包厢。

    不久后,方白带着三年二班的萝卜头离开了逍遥阁,拍卖会已经结束,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

    只是这些萝卜头里,也只有李子成有些闷闷不乐了,因为不仅他没有买到心仪的东西,而且他的好基友还变成了这般模样。

    而其他人,则是沉浸在和胡闹以及霍羽离开的伤感之中。

    “你们终于出来了,我们等你们多时了!”一个有些张狂的声音传来。

    “坑了我们这么多钱,不给我们点补偿,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另一个人奚落道,随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周围,出现了好几道身影,正是林凡一行人,出现在了四周,将方白等人围在了中心。

    “青藤学府的那些人……”张子弘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拦下来身边准备动手的李霸道,“稍安勿躁,看看这些人想要干什么。”

    无声无息,在周围出现了许多人,封堵了方白等人所有的出路。

    “原本几百万可以买下的神林扇,你们坑了我两千一百万,你们说说,是不是得给我补偿点什么?”林凡笑了笑,走到了方白等人的面前。

    看着面前的这个人,尹白当即就准备直接将其拍死,方白一把拉住了尹白,对着她摇了摇头。

    “所以,你想干什么?”方白眼神微眯的问道,“在帝皇城中杀人越货?”

    “不不不,大秦毕竟是一个依法治国的国家,这种违反法律的事情我怎么会做呢!”林凡仿佛将一切都掌控在了手中,脸上挂着淡然的笑容,继续道:“我不过是想跟你们赌一点东西罢了。”

    林凡早在来之前就把这个包间的人的身份都调查清楚了,这个包间的主人只是一个西大陆的一个小贵族,而这些学生,也不过只是一个垃圾学府的学生罢了。

    所以他才有恃无恐的如此嚣张。

    “你想赌什么?”方白笑着问道。

    “也不赌什么,就赌个三千万怎么样?”林凡轻描淡写的问道,大秦虽然禁止杀人,但是并不禁止赌博,这种正当的赌斗,可是被提倡的。

    “我要是不赌呢?”方白玩味的问道。

    “虽然我没法明面对你出手,但是……你觉得你有拒绝的余地吗?”林凡脸上挂着冷笑道,那威胁的意味非常的明确。

    方白装作有些愤怒的看了一眼林凡,咬了咬牙道:“也就是说,我答应了,你就不会找我们麻烦了是吗?”

    “当然!”林凡仿佛胜券在握一般点了点头。

    “我输了,输给你三千万,那要是你输了呢?!”方白追问道。

    “自然同样是三千万!”林凡肯定道,感受着面前这些人的修为,最高的,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也不过只是心魔境后期罢了,这些小角色,林凡一个人出手便可搞定。

    “我答应了!”方白脸色露出了十分勉强的神色。

    “方老师……不要啊,这明显就是个陷阱!”一旁的张子弘一幅‘着急’的模样看着方白。

    “对啊对啊,方老师……”被坑了这么多次的李子成自然也是明白方老师想要干什么,随后也装作着急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