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五十六章 报仇
    那是一个双手被束缚在身后的半兽人,身材高大,近乎两米,稚嫩的脸上满是伤痕,禁闭着自己的嘴唇,在他的身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伤疤,刀伤、火烧、鞭打等等,仿佛被人折磨了许久。

    看着他身上的伤痕,三年二班的萝卜头们无不动容,所有的男生都忍不住捏紧了自己的拳头,女生们不敢置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那是……阿布?”李子成浑身忍不住一震,声音有些颤抖,双目紧紧的注视着台上的那个半兽人。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李霸道连续说了四个该死,他的眼神一会金光闪烁,一会黑暗缭绕,胸口起伏不定,不停的压制着自己的愤怒。

    “谁干的,谁干的……”李子成深吸了一口气,“谁干的,都必须付出代价。”

    “方老师……”洛雪噙着泪望着方白,陈月等人也看向了大魔头。

    “不急!”方白平静的点点头,“安心,老师在。”

    “下面拍卖这些奴隶!”拍卖师用木锤敲了一下拍卖台,随后指着最前面的一个女奴隶道:“这是南方小国的皇族之女,小国被灭国,她们的国家已经灭亡,这个女奴隶是罕见的冰属性,浑身幽冷,在做那方面的事情的时候,可想而知……”

    拍卖师意犹未尽的舔了一下嘴唇,意思大家都懂。

    随后拍了一下木槌,“起拍价:五万圣灵币。”

    “六万万!”

    “六万五千!”

    听到拍卖师的介绍,下面的那些色中饿鬼忍不住用侵略性的目光看向了这个女奴隶,还有很多人都吹起了口哨。

    最后的拍卖价格达到了十万圣灵币。

    奴隶贸易,应该算得上是这个世界来钱最快,并且还是一种合法的买卖,不需要任何成本,正所谓‘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当年地球上的黑奴贸易,进行了近四百多年,为什么?

    不过是因为利润太过于庞大。

    当利润达到百分之十的时候,便有人蠢蠢欲动,当利润达到百分之五十的时候,有人敢于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百分之百的时候,他们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而当利润达到百分之三百的时候,甚至上绞刑架都毫不畏惧。

    为什么地球上的毒屡禁不止,因为,利润可以高达七十倍。

    随着奴隶一个一个的拍卖,萝卜头们对拍卖台上的奴隶都寄予了同情的目光,但是他们也知道自己的无能为力,人之所以高尚,是因为他们会站在水边看着溺水的人,想要伸出援助之手。

    但是这个前提是,溺水的人不把你拉下去。

    随着一个一个的奴隶的被拍出去,萝卜头们也只能叹了口气,一直等到了那个精灵女奴隶的拍卖。

    “精灵女奴隶,废话不多说,起拍价:二十万圣灵币。”拍卖师直接下锤道。

    “一百万!”尹白连废话都懒得说,直接喊价道。

    听着这骇人的高价,许多人都有些诧异,但是看到喊价的贵宾房是之前那个坑了别人一波的那个,很多人都放下了自己准备举起的手,他们可不想像林凡那样,被坑一波。

    而且一百万圣灵币买一个精灵女奴隶,可能有些太不值得了。

    毕竟上一趟青楼,点个头牌每次都要不了一万……

    在没有人喊价之后,拍卖师便落下了拍卖锤。

    “接下来的这个半兽人可不得了了,本身实力达到了真法境后期,而他的身体防御非常之强,已经达到了心魔境初期,而且身体的恢复能力非常强,买回去的话,不仅可以当个沙包,如果培养得当的话……”拍卖师指着台上的阿布说道。

    像真法境的奴隶,在拍卖会上虽说不常见,但是也不少,心魔境的奴隶才是少之又少,毕竟心魔境在大陆上虽说混不到什么非常好的地步,但也不会落得这种地步。

    而很多人在听到这个半兽人的防御很强之后,都忍不住动了一些小心思,如果买回去,培养的话,用奴隶项圈控制,搞不好一个‘忠心’的下属就有了。

    “低价:三十万圣灵币。”

    “一百万!”就在这时,尹白再次开口道,语气非常的坚定。

    大厅中瞬间沉寂了下来,很多人并不是不想出价,而是在等待那些小鱼小虾的出手。

    “一百五十万!”一个年轻的声音响彻在了拍卖会中。

    听见这声音,台上的阿布忍不住抬起了自己的头,望向那个说话的方向。

    “小布布,要是方老师看到你变成这个样子,会不会很心疼?”胡闹手里端着一杯茶,静静的看着台上的阿布。

    “如果方老师在天有灵……”霍羽叹了口气道。

    “如果方老师还在,这些人都该死!”胡闹的言语之中,慢慢的都是杀意。

    当尹白正准备再喊价的时候,一旁的李霸道出声道:“师娘,等会,这个出价的人,或许我们都认识。”

    听着这个熟悉的声音,李霸道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后一个人走出了房间。

    他一步一步走到了胡闹的贵宾房门口。

    “咚咚……”

    李霸道敲响了门。

    “谁……”

    从房内传出了一个声音,随后门被打开。

    当胡闹打开门的那一刻,看着门口的那个光头,他的心也忍不住猛烈跳动了一下,“霸道哥……”

    “嗯!”李霸道会心一笑。

    随着阿布的价格慢慢提升上来,最后来到了三百万的大关,这已经相当于一件普通的史诗级装备的价格了。

    慢慢的价格就停在了三百一十万。

    最后被尹白拍下。

    当阿布被拍卖会的人带下台,被人领着慢慢走向贵宾房,阿布的心里闪过无数念头,他想起了在希望学院的日子,他想起了大魔头,想起了陈月,想起了洛雪,也想起了李子成……

    当他沦为奴隶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或许这辈子,也再也见不到那些曾经的人了。

    当阿布慢慢靠近贵宾房,他的眼神逐渐黯淡了下去,他不知道他以后的日子将会有多煎熬,只是希望能够再见那些人一面吧。

    “贵宾,您拍下的奴隶已经送到。”逍遥阁的人恭敬的敲了敲门道。

    “送进来吧!”尹白的声音传了出来。

    阿布内心有些忐忑的在逍遥阁的人带领下,一步一步走进了贵宾房中。

    只是这走进去的那一刻,他以为自己来到了天堂。

    “阿布……”

    “阿布……”

    “小布布……”

    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陈月的那几个女孩子,阿布的心突然骤停,他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切是真的,而这霎那,他的泪水一瞬间就流了出来。

    看着那个坐在主位上的男子,阿布‘噗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

    阿布死咬着牙,任凭泪水模糊了双眼,也不肯眨眼,死死的盯着那个男子,“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尹白将逍遥阁的人唤走之后,方白才慢慢起身。

    “你的舌头,怎么了?”方白看着只能呜咽说话的阿布,眼里尽是心痛之色。

    “舌头,舌头?舌头!”李子成睁大了自己的双眼,直接扑倒在了阿布的面前,双手直接捏住了阿布的脸,想要将他的嘴掰开。

    但阿布死死咬着自己的牙齿,不想让李子成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

    “舌头被人割掉了!”李子成的手指好不容易才伸进阿布的嘴里,却没有探到任何的东西,他有些失魂的喃喃道。

    “阿布……”在听到阿布的舌头被人割掉的那一刻,所有的女孩子都不禁哭泣了起来。

    “谁干的,谁干的,谁干的!”李子成感觉自己的内心有一团火在燃烧,他死死的闭紧自己的眼睛,他不想让自己的泪水流下来,他无法想象再见到阿布的时候,竟然会是这般模样。

    “先扶他起来吧,剩下的,师娘有办法知晓。”尹白看着面前的阿布,也有些心疼,随后尹白接通了贵宾房的服务电话,对着那边提了几个要求,那边报出了一个价格之后。

    大概没多久,所有关于阿布的资料都送到了贵宾房里。

    “逍遥阁买卖的可不仅仅只有那些东西,这里还是圣灵大陆的情报中心,你想要的一切情报都能在这里买到。”尹白拿着手里的资料,对着三年二班的成员们晃了晃道。

    随后将手中的情报递给了方白。

    上面关于阿布所有的资料都有,从五行大陆迁徙过来之后,阿布的族人才发现,圣灵大陆的兽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兽族,比传闻中的更为凶残。

    他们并不承认所谓的半兽人,但是却愿意给半兽人一个机会,让他们服用了兽化药水,这是可以将他们体内的兽族血脉激活的一种药水,便可将他们完全变为兽族。

    只是也有成功率。

    很明显,阿布就成为了失败的那一个。

    反而,阿布想要杀死那个闻人狂却成功的兽化,并且不仅仅成为了兽族,而且还成为了兽族里,血脉非常高贵的狂战猛虎一族,成为了兽族中最为高贵的一类。

    于此,闻人狂让人不停的让人折磨阿布,双手双脚不知道打断了多少次,身上的伤疤也多了无数,连舌头也切了去,最后卖给了奴隶团,被送往了大秦皇朝。

    “也就是说,造成这一切的,就是你曾经的兄长,闻人狂?”李子成沉闷了好久,才继续说道。

    阿布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没事,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只要人还在就行!”陈月拍了拍阿布的肩膀,安慰道。

    阿布点了点头,看着那个日思夜想的男人,忍不住哭嚎了起来。

    “谁动了三年二班的人都不行,无论是在五行大陆,还是在圣灵大陆,谁动……谁死!”李子成压着嗓子,低沉的吼着这近似宣誓的话。

    就在他说这话的时候,李霸道带着胡闹和霍羽也走进了房间里。

    “谁动,谁死!”三年二班的萝卜头大声的吼叫了起来,他们的吼叫充满着血腥的意味,尤其是李霸道那狂暴的怒吼声,所有人都能感觉他的怒气。

    “慢慢来吧,现在的你们还是太过于幼小了。”方白看着面前的这群孩子,只能如此安慰道。

    “方老师……”

    “方老师……”

    看着那个不可能出现的人,又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霍羽和胡闹都有些激动,他们开始听李霸道说方老师回来了,还有些不相信,所以迫不及待的就从另一个贵宾房里跑了过来。

    “嗯,看来你们两个的机遇好像还不错啊!”感受着面前这两个不比自己弱多少的学生,方白颇有些满意的点头道。

    “还行……”胡闹忍不住谦虚道。

    “我也是!”霍羽也点点头。

    “对了,阿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感觉好像不对劲的样子!”胡闹忍不住问道。

    随后李子成便把阿布的事情告诉了胡闹,同时霍羽和李霸道也听了进去,毕竟他们也很好奇。

    只是听完之后,他们也是止不住的愤怒。

    “可以,可以!”胡闹阴冷的点了点头,“连我的兄弟都敢动,闻人狂……这名字我记下了。”

    “看来,老子必杀的名单上又多了一个人。”李霸道冷笑道。

    “原谅他是光明要做的事,而我的职责,是送他去见光明!”霍羽也接着说道。

    “咚!咚!咚!”

    连续三声沉闷的响声。

    方白没好气的对着这三个萝卜头一人敲了一个暴栗,“老是把打打杀杀挂在嘴边,一个个都这么大了,不会隐忍一下?”

    “人我们是一定要宰的,只是必须等我们强大起来,可懂?”

    捂住自己的头,三个萝卜头只能委屈的点点头,果然,在大魔头面前还是不能装逼,一装逼就会被大魔头训。

    方白走到了阿布的身边:“只要人没事,这个仇,我们先记着,人活着就有希望,明白吗?”

    阿布深吸了一口气,肯定的对着方老师点点头。

    只要大魔头在,小伙伴在,那么阿布就觉得自己拥有了全世界。

    一个闻人狂而已,哪怕与全世界为敌,他都无所畏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