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全能师尊 > 第七百四十一章 从还是不从
    龙岛的传送阵他无法使用,所以只能想其他的办法,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进入西大陆的那五个祭坛城市之中。

    而这五个看守祭坛的城市之中,离方白最近的,便是圣欲城。

    这是一座充满淫秽糜烂气息的城市,到处都是穿着暴露的红尘女子,在大街上摇摆着自己曼妙的身姿,不停朝着街上那些行走的佣兵、冒险家抛着媚眼,时不时就有脑袋被荷尔蒙冲昏了的男性被拉进了红粉之地。

    一身黑衣的方白,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这座圣欲城,在圣欲城的中心,有一座巨大的雕像,雕像半**,该露都没露,不该露的也没露……这让方白有点失望。

    只是,这座雕像还是非常的逼真的,无论是身体的哪个部位,都恍若天成,尤其是那动人的身材,不由让人想入非非,听说这座雕像雕刻的是圣欲城第一任城主,只不过现在也已经化为红粉骷髅了。

    在圣欲城的街道上,到处都是人。

    这座圣欲城就像是大夏的不夜城一样,充满了**的气息,在这里,除了杀人是不被允许的之外,只要在不违背女性志愿的情况下,你想干什么都行。

    说白了就是只要你有钱,你可以享受帝王一般的待遇。

    这里有角斗场、青楼、赌场等等,反正能够释放**的场所这里都有,像角斗场可不是地球上那种直播不见血的格斗能比的,这里的角斗场都是签的生死状,上台必见血,见血分生死。

    只有活下去的人才能算的上是胜利,只是回报也是非常的丰厚,只要上台就会获得一笔不菲的报酬,而只要活下来,那么就能拿到单场赌资的百分之二十,这一笔钱,足够让无数人慷慨赴死。

    而像青楼,地球上天上人间那种级别都有些小儿科,只要你有钱,大家闺秀、名门望族、贵妇、御姐、熟女等等,你都可以随意摆布,有钱,你在这里就是大爷。

    当然,你想要玩一些另类的,比如男上加男或者说强人锁男什么的,还是得加钱,反正只要有钱,你想玩什么都行。

    而且方白发现,西大陆并不是全部都是黑暗教廷的管辖,这里有着魔族、黑暗人类以及还有一些特殊的种族。

    “咕咕……”

    方白突然感觉到肚子有些空。

    突然看到面前有个酒吧的样子。

    无奈酒吧四个大字,龙飞凤舞的雕刻在酒吧门口。

    看着面前的这个酒吧,方白不免有些嘴馋,说起来自己好像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喝酒了。

    看着前面的‘无奈’两个字,方白有些惊异,因为这两个字书写的意境非常之高,第一眼看上去的时候,并不是非常的起眼,但是越看,则越有一种回忆的哀思弥漫在心头。

    就像是某个人在极为伤感的心境下,写下的这两个字。

    还没走进酒吧,就看到这么厉害的书法,方白对这个酒吧有了极大的兴趣。

    门口由一块黑布遮掩的严严实实的,在撩开黑布之后,便是一个不短的通道,在通道的两侧有暗黄色的灯光,而在通道的中间又有一块黑布,遮光的效果十分不错。

    在真正进入酒吧之后,弥漫的并不是刺鼻的酒精味道,也不是香烟的熏人味道,而是一种植物的香味,酒吧里到处都摆放着一种开着白色花朵的植物。

    如果说这是一间酒吧,不如说是一个清吧更加合适。

    在酒吧的中央还有一个小舞台,在酒吧周围的墙壁上挂着各种各样的乐器,尽管是白天,但是这个酒吧的人还不少。

    只是,整个酒吧的位置都好像坐满了一样,只有一个桌子上只坐了一个人,其他的位置都满了,连吧台的那些自由坐都满了。

    看到酒吧是这种情况的方白原本是想要离开这间酒吧的,但是因为酒虫的闹腾,竟然鬼使神差的在那个空桌子旁边坐了下来,这个空桌子上趴着一个人,穿着非主流的朋克装,露出了两只洁白的手臂。

    顿时,无数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方白的身上。

    整个酒吧包括酒保的人都看向了方白……

    “额……”

    看着旁边那些人的目光,哪怕是心理素质非常强大的方白,也不免有些汗颜。

    “看,那小子竟然坐到了死亡天使的旁边!”

    “看样子又是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毛头小子!”

    “我赌他会变成花肥!”

    “估计明天这酒吧的花又会开的鲜艳一点咯!”

    旁边的那些人顿时窃窃私语了起来。

    只是方白的心神已经放在了手中的酒单上,并没有心思去了解他们议论的内容。

    “不是吧,这都是些什么酒?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看着酒单上的酒名,方白忍不住吐槽道。

    但是经不起肚中酒虫的闹腾。

    方白原本以为这酒吧应该那种服务员的,只是等了一会,却没有等到哪个人来服务自己。

    只好收起了菜单,走到了吧台那里,随便要了一杯最便宜的‘狼子野心’,但这也收了他一千圣灵币,让他有些心痛。

    只是当他从吧台回来之后,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

    一双冷淡的目光死死注视着他。

    不知什么时候,桌子上趴着的人坐立了起来。

    齐刘海,紫色的嘴唇,头发散落下来,黑色夹克衣,年纪看起来并不是很大,大概在二十一二岁的样子,非主流女孩。

    那淡然的眼眸,第一眼便让方白心猛然跳了一下。

    “谁让你坐这的!”女孩眉头微皱,冷淡的询问道。

    “额……抱歉,那个看周围都没位置了,而那个你又在桌子上睡觉,我就直接坐下了!”方白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继续说道:“我就喝一杯酒,喝一杯酒我就走。”

    女孩看着方白好像并不是说谎的样子,还有一个重点是,女孩发现方白的眼神中并没有那种让人厌恶的**,再加上方白长时间跟学生接触,身上有一种‘平易近人’的书生气质,让女孩心中并没有讨厌的想法。

    这一点让这个非主流女孩有些诧异。

    “没事,你就坐这吧!”女孩小嘴嘟囔了一声,摆了摆手。

    而就因为女孩的这一摆手,阴影之中无数早已经准备好的人悄然退下。

    “谢谢!”方白对着女孩微笑着点点头。

    随后酒保也将方白要的酒拿了上来,一瓶淡红色的酒。

    “请慢享用!”酒保对着方白说道。

    “嗯!”方白点点头,随手便打开了这酒,给自己倒了一杯,淡红色的,像葡萄酒一样,轻轻的凑到鼻前,一股淡淡的腥味混杂着酒的香味还有些许甜味。

    轻轻抿了一口。

    微微的酒精刺激着方白的舌尖,这酒是果酒,也不想它的名字‘狼子野心’那样让人无法直视,味道还不错,这样淡淡的品尝的话。

    “能给我倒一杯吗?”

    看着方白颇为享受的样子,女孩也忍不住吞了口唾沫,问道。

    “嗯!”方白点点头,随后拿了个杯子,给女孩也倒了一杯。

    只是女孩端起杯子便是一大口喝了下去,随后面色一苦,对着旁边的地面猛吐。

    “咳咳……好难喝!”女孩忍不住说道。

    “额……”方白轻摇了摇头,静静的再呡了一口,“喝酒讲究的是心情,心情好的时候,你喝什么酒都好喝,心情不好的时候,你喝什么酒都不好喝。”

    女孩皱了皱眉:“你懂个屁!”

    方白:“……”

    面对这句话,方白还能说什么,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两个人便也因为这句话,而陷入了沉默之中。

    方白静静的喝着自己的酒,而女孩则是一幅愁眉苦脸的样子。

    良久。

    “你说为什么她就是不肯接受我呢!”女孩低声问道。

    “额,感情的事?”方白问道。

    “嗯!”女孩点点头。

    “爱情这东西,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颜值这东西并不是说一定要长得好看,而是在某一刻的那一霎那,看见了那个他,这便是喜欢。”方白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而他不肯接受你,这个不好说,但是我觉得,如果对方不喜欢你的话,你也不要太过于卑微,因为你爱的太卑微,最后受伤的也不过是自己罢了。”

    听着方白的劝解,女孩忍不住低下了自己的头,小声喃喃道:“可是……我就是喜欢她啊!”

    “以前很喜欢一句话:‘你住的城市下雨了,很想问你有没有带伞。可是我忍住了,因为我怕你说没带,而我又无能为力,就像是我爱你,却给不到你想要的陪伴。’可有人却说过一句话:‘我们在的城市下雨了,很想问你有没有带伞,可是我忍住了,因为我怕你说没带,我说我给你送伞吧,你说不用,我跑着回去就行了。就像是我爱你,你却不需要我的陪伴。’”

    “感情这东西,其实最可怕的就是感动自己!”

    “不过这个事,你就当我胡说八道好了,毕竟喜欢一个人并不是说别人说两句就能打消念头的,不过最好还是给自己一个底线吧,不然输的太难看就不好了。”方白温柔的笑了笑道。

    “我明白了!”女孩点了点头,看着面前的方白,眼神却越看越明亮,“要不,你当我夫君吧?”

    “哈?!”方白惊诧的看着面前的女孩:“你开玩笑的吧?!”

    “不啊,我认真的!”女孩非常严肃的点头道,“你看呐,你当了我夫君,然后教我把妹……”

    方白顿时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女孩,敢情这女孩说的是‘她’而不是‘他’?!

    “小姐,这种事还是莫开玩笑的好,那个我酒喝完了,告辞!”方白赶紧对着面前的女孩抱拳道。

    “没有我的许可,你觉得你能走出去?”女孩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你不要逼我动手,我跟你说……”方白一脸严肃的看着面前的女孩,真没想到这喝酒还能喝出事,你当是抢老子回去当压寨夫人?

    “带回去!”女孩懒得跟方白解释,打了个哈欠道。

    随后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不知名的香气。

    “是,大小姐!”

    有凌厉的声音响起,方白努力的睁开自己的眼睛,只看到在女孩的面前出现了好几个人。

    这是他最后能够看到的画面了。

    ……

    “你们听说了吗,听说城主大人找到合适的夫君了!”

    “真的假的?”

    “这还能有假,当时整个酒吧的人都听见了,城主夫君当时听见这个消息之后,整个人都激动的昏迷了过去。”

    “那是,大姑爷能够娶得城主这样的美人,还拥有这么大的家室,这不得少奋斗几百年!整个圣欲城哪个男的不想娶城主大人。”

    “这也是,所以说,大姑爷也是修了八辈子的福了!”

    圣欲城城主府。

    几名丫鬟下人聚在后院里,小声的交谈着,不时看了一眼某处房门。

    方白睁开眼睛的时候,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的,意识也有些模糊。

    “完了,我中了敌人的美人计了……”他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砰!

    额头上再次传来剧痛,他捂着额头,看着床上一个同样捂着额头,对他面露无奈之色的白衣女子,怔在原地。

    “夫君,你醒了……”

    白衣女子柔声对着方白说道。

    方白看着面前这个淡如水的古典女子,心脏砰砰砰跳了好几下,一身白色古装,有一种华夏传统美人的气质,就像是那种从电影里走出来的名门闺秀一般。

    这还带买一送一的?

    突然方白觉得这样从了那位女大王好像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方白脑袋里闪过无数思绪,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开口苦笑道:“小姐,还是莫开玩笑的好,那个还请那位小姐过来把事情讲清楚的好。”

    白衣女子轻笑着摇了摇头:“那便是我!”

    “额?”方白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子,确实能顾看到些许那个非主流女孩的影子,好像确实挺像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