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克斯玛帝国 > 第六六二章 大地母神之座
    当杜林洗完澡换了一套休闲一点衣服走进会客厅时,沙发上坐着正在小声说话的两个人立刻站了起来。他们转过身微笑着看着杜林,杜林也在打量他们。

    一个男人,五十来岁,头发已经花白,还有一点谢顶,头上的头发不多。相反的是他的胡子不算少,虽然也都已经花白了,却让他看上去有点……像是牧师。

    杜林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这个职业,或者说这个词是直接从他脑海中蹦出来的,这个男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像是一个牧师,一个……神官。

    另外一个人是一个女孩,看上去好像还没有二十岁,她有一副符合现代人审美观的面孔,五官立体的同时,又非常的精致,一头褐色的头发让这个女孩多了一丝神秘感。她没有化妆,如果化妆了也是杜林看不出来的那种淡妆,年轻的女孩其实根本不需要任何妆容就能够让她们非常的好看。因为青春这个东西在面对任何年临段的时候,都是无敌的妆容。

    她看上去有一米七或者一米七多一点,身材也很好,不是那种非常夸张的类型,简单一点来说这样的女孩就应该在校园的某棵树下沐浴着阳光,安静专心的阅读一本稍微喜欢的书籍,是那种所有高中生男孩都梦寐以求的女神。她可以在任何地方,唯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这个审视看上去好像很长,其实只持续了三五秒的时间,杜林走到了沙发的对面,一手掖在腰间,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动作,“请坐。”

    两人点头致意之后,才重新落座。

    “非常抱歉,两位非常的面生,我们以前见过吗?”,杜林作为主人,理应先开腔,这是一种礼貌。

    那个男人一直保持着一种和蔼的笑容,“杜林先生,应该道歉的是我们才对,没有预先通知您一声就上门拜访,是我们太冒昧了。”,说着他顿了顿,然后让出一些位置来凸显他身边的女孩,“这位是安吉拉,路易大学的大一新生,主修现代医学,也是我的孙女。”,杜林和女孩互相问好之后,那个男人才开始介绍自己,“我是查理斯,您这么称呼我就行了,当然也可以像朋友那样称呼我为查理。”

    杜林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清楚了,他的眼睛里还是透着一丝疑惑,查理斯的眼神非常的温和,好像不知不觉之中能够抚平人们心里的烦躁,“杜林先生,不知道您是否听说过土神教?”

    查理斯这句话一开口杜林就知道这两个人来自什么地方了,毫无疑问就是查理斯口中的土神教。在西部土神教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宗教组织,他们提倡吃马屎来治病,而且还是那种马刚刚拉出来的马屎,据说吃了那个玩意能够治好很多种病痛。不少本地老人都相信土神教,加上土神教提倡一夫四妻的政策,在帝国基本法中添加了宗教自由的当下,这对很多男性都具有很强的吸引力。

    但是在土神教之下,据说隐藏着很多的阴谋,至于这些阴谋到底是哪些阴谋,没有人说的清楚。他们入侵了大多数的势力,在西部拥有非常可怕的影响力,偏偏他们什么都不做,甚至不希望有人提起他们。

    杜林心思电转间应了一声,“我来西部没有多久,对土神教并不清楚,但是我听说过。”

    查理斯一点也不在意杜林的说法是不是对他的信仰有所冒犯,反而很认可的点着头说道,“的确是这样,在很多外界的因素干扰下总会让一些东西改变最初的模样,土神教也是其中之一。这次上门拜访您,是希望您可以更加直观的了解我们的信仰,了解我们……”

    在查理斯接下来的叙述中,原来土神教并不是真的就叫土神教这种俗炸了的名字,他们的宗教组织真正的名字是“大地母神之座”,信仰的是一名叫奥黛拉的大地母神。之所以不是大地女神而是母神,是因为在他们的宗教编年史中,大地母神奥黛拉诞下太阳神、月神、战神之类三流骑士幻想小说中的一系列神明,奥黛拉是众神之母,也是土神教信仰的崇高神、至高神。

    在西部,甚至是西部之外的地方都有许多的信徒存在,这些人成为了构建整个大地母神之座的基石……其实杜林觉得,还是土神教朗朗上口。

    这次查理斯带着他的孙女来拜访杜林,是希望能够让杜林知道,了解到土神教的一些相关信息,更重要的是他邀请杜林加入土神教。

    “邀请……我?”,杜林有限诧异,他忍不住笑了出来,“查理斯先生,您既然能够来到这里认真的提出这份邀请,那么您也应该知道,我实际上正在经营着一个叫做同乡会的组织,而且作为一名瓜尔特人,我一直信仰着先王和诸神,并且坚定的虔诚是无法因为人为意志所动摇的。很感谢您和您的教会能够青睐我,但是我必须说一声抱歉。”

    查理斯摆了摆手,“杜林先生,您或许对我们的了解还不够多,无论您信仰什么,都是您个人意志的表现,我们不会强迫您改变您的信仰。大地母神之座是一个宗教组织没错,但是是一个包容的宗教组织,我们可不像某些教会那样认为所有信仰不同的人都是异教徒,在这里您依旧可以信仰您所信仰的一切。”,查理斯的笑容一直和开始时一模一样,哪怕杜林拒绝了他的邀请都没有发生过变化。

    此时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孙女安吉拉,继而再次看向杜林,“而且我相信,只要您对我们的了解更加的深入一点,您就会感受到我们和其他人的不同。在我们这里你不会失去任何东西,相反的是您可以得到很多的东西,比您能够想象的还要多!”

    查理斯的话让杜林再次感觉到奇怪起来,不要你改变信仰,不要你付出什么,甚至可能都没有一个有约束力的教规,那么这土神教的存在是为了什么?为了光明和爱吗?为了公理和正义吗?

    “我能得到什么?”,杜林翘起了腿,拿出了一根香烟用询问的眼神看了一下两位,查理斯点了点头,他才为自己点上,“老实说我很好奇,如果我加入了这个……你们,我能得到什么,我需要做什么?”

    查理斯的手轻轻的按在他孙女安吉拉的肩膀上,小姑娘低下了头,他一下子就把话题带的飞出去好远,“您觉得我的孙女漂亮吗?”

    只有傻子才会在这个时候说“不,她很丑”或者“我觉得很一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为了能够让话题愉快的继续下去,在不严重违背自己本意的情况下,杜林赞美了一下女孩的容貌。她的确很漂亮,这一点杜林从不怀疑,他还分得清什么是美的,什么是丑陋的。

    查理斯很满意杜林的赞美,这让他很高兴,“那么我先送您一个礼物,从今天起安吉拉就是您的私有物了,您可以对她做任何事情,这一切都取决于您的喜好。”

    这或许是杜林在聊天中反应最慢的一次,因为查理斯总是弄出一些让他不得不把对方说的内容反过来倒过去理解几遍确定自己没有理解错的话。如果他没有理解错的话,查理斯把他的孙女送给了自己,就如同一个物品那样送给了自己。

    一直听说西部人民很淳朴,没想到都淳朴到这种程度了,坐下说话还没有半个小时就送了一个可口的甜点,可越是如此,杜林越是觉得查理斯包括土神教有很大的问题。

    这隐隐的让杜林联想到了一个地方,一个神奇的地方——饲养场。

    在杜林梦境中的世界里有一种叫做猪的动物,其实这里也有,但是叫做刺豪,身上的刚毛和刺一样,力气很大,是一种连狮子都不愿意捕食的食草类动物。因为肉质干柴还散发着骚臭味,没有什么人会吃那种东西,哪怕是在吃狼肉和吃刺豪肉之间做出选择。

    在杜林的梦境中有一种叫做饲养场的地方,那些叫做猪的动物在饲养场里不需要做任何事情,那些饲养员会给猪足够的吃喝,还会为它们体检防疫,甚至让它们参与运动。在整个饲养的过程中它们不需要付出任何的代价,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它们就享受到这样优渥高质量的生活。

    但是,当饲养员喊出“出栏”的那一刻开始,噩梦就会降临。

    这就和土神教很像了,不需要你付出任何东西就能够享受到所有美好的东西,这真的可能存在吗?

    不,这不可能存在的,所有行动的背后都绝对会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只是他们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掩盖了自己的目的,来遮盖了其他人的眼睛。

    那么,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就在杜林还在思考的时候,查理斯提出告别,他希望杜林能够好好的考虑一下,并且期待下一次的见面。

    杜林提出了要让安吉拉和查理斯一起回去,但是查理斯告诉杜林,如果安吉拉和他回去了,按照教会的规定,安吉拉将会在教众面前被处死,颤抖的安吉拉似乎也应证了查理斯的话。

    杜林差点忍不住爆粗口,真是一个神他妈的土神教!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