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终末之龙 >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魔影(上)
    “……安克兰……吗?”埃德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声音。

    “或者……莉迪亚。”伊斯犹豫了一下才开口。

    莉迪亚很难对付——但似乎总比安克兰好对付一点。

    “说到莉迪亚。”娜里亚说,“虽然我并没有她的消息,但拜厄·扬,最近倒是在弗里兹平原西侧的森林里游荡。夏雷尔相信莉迪亚就在那附近……但他已经很久没见她出现过了。”

    拜厄·扬……这个名字依旧让埃德的心微微一缩,以至于呆了呆才想起娜里亚所说的是哪里——弗里兹平原,就是如今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的艾拉弥城曾经伫立的地方。

    “夏雷尔……是夏雷尔·昆茨吗?”他问,“儿子被小卡洛斯大人从洛克堡的密道里抓出来砍了头的那个?”

    娜里亚点点头。

    “也许最好让他别再跟下去。”埃德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怀疑安克兰很有可能也在那里,而一个老人,哪怕曾经是一个声名卓著的盗贼,对上莉迪亚就已经十分危险,更别提安克兰。

    他还活着,或许是因为他根本就还没有发现真正重要的东西……而拜厄也很有可能只是拿来钓住他的饵。

    “你以为我不想让他回来吗?”娜里亚叹气,“艾伦早就让我发出了消息,在……在古德伊尔死后,他就已经不希望他的老朋友们再卷入其中……但夏雷尔不肯听,连老乔伊的话他都不听,他觉得很有可能是莉迪亚把他的儿子骗进了洛克堡的密道……”

    埃德苦笑——那的确很有可能。

    “就这么找过去,如果莉迪亚不想出现,没人能找到她。”伊斯说,“我们,得直接出现在她面前才有可能抓住她。”

    他看向埃德,埃德点了点头。范围已经足够小,他应该能找到莉迪亚,直接传送到她身边。

    但第二天晚上,他便不得不结束快要完成的计算——三个不同的使者,前后带来了同一个消息。

    .

    虹弯岛遇袭。

    得到消息的詹西立刻就冲了出去。片刻之间,独角兽号上的冒险者们和住在这里的少数几个水手也都跟着他冲向了码头——独角兽号已经可以出航,而虹弯岛……对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人来说,也几乎算是第二个故乡。

    埃德则多待了一会儿,试图掌握更多的消息。

    三位使者,一位来自**师塔,一位是加文派来的,最后一位依然来自**师塔。一直驻守在虹弯岛法师传递消息总是更为快捷。照理,**师塔该在第一时间派出法师,随同尼奥城的船队前去援救——虹弯岛不喜欢法师,但与尼奥城却算是盟友。

    然而刚刚接手**师塔的斯托贝尔如今正焦头烂额,自然派不出什么多余的人手,只能迅速派人通知城主和埃德。

    攻击虹弯岛的是黑帆海盗。

    第一位使者还表现得相当冷静,毕竟布里人的勇敢善战世所闻名,而虹弯岛码头的船队也不会没有一点自己的武力。黑帆海盗之前并不是没有骚扰过虹弯岛,多半铩羽而归,这一次应该也不需要太过担心……

    然而随后赶来的另一位法师,带来了更可怕的消息。

    布里人的确悍勇,但这一次,他们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明目张胆扬着黑帆从海上而来的敌人……还有一条如影子般无声无息地出现,飞翔在夜空之下的魔船。

    幽蓝色的火焰慢悠悠地自黑色魔船上落下,灿烂而诡异,仿佛漫天盛放的花朵……仿佛自夜空凋零的星辰,却在转瞬间让整个虹弯岛化为地狱。

    “那东西看似火焰,却更像毒液,没有温度,蔓延得不快,但无法用水扑灭,几乎能侵蚀一切……最后一道讯息只传回了一半,我们在虹弯岛的人很可能也……”

    骑在冰龙的脖子上直飞向虹弯岛时,埃德的脑子里还回响着那位年轻的法师微微发抖的声音。短短几天里,接二连三的打击之下,**师塔里那些骄傲的天赋之子似乎突然发现,他们自以为是的强大,竟脆弱得不堪一击。

    埃德也从未听说过那种蓝色的火焰,伊斯则觉得那像是影龙变异的天赋——那种黑色的巨龙能喷出腐蚀性极强的毒雾。

    如果不是因为无法确定是否安全而遭到娜里亚坚决的反对,传送至虹弯岛当然更快……埃德满怀不安,也有一丝愧疚总也无法驱散。。

    他知道那并不是他的错……可龙骨号变成如今这样强大到可怕的模样,到底是利用了他。

    冰龙飞得很快,在接近虹弯岛的时候就追上了独角兽号。那条刚刚修缮一新的帆船在魔法的帮助下像一支疾射而出的长矛般撕开海水,飞速向前,全然不顾是否会因此而再次受到损伤。

    埃德低头看了一眼——他也无法再让它更快。冰龙在独角兽号上方盘旋了一圈,也只能扔下他们,疾冲向黑沉沉的海面上,那座已经隐约可见的、被幽冷的蓝色光芒所笼罩的岛屿。

    虹弯岛外的海域上,仓皇逃离的商船与黑帆纵横交错,纠缠在一起——海盗们根本就没有上岸。事实上,如果商船的船长们冷静一点就会发现,黑帆的船并不多……毕竟他们也才刚刚遭遇一次致命的打击,几乎全军覆没。

    但满天绽放的地狱之花,虹弯岛上不绝于耳的怒吼、惨叫与哭泣,足以摧毁任何人的勇气。

    冰龙从他们头顶掠过,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甩动着长长的尾巴,再次加速。

    夜幕之下,龙骨号如黑雾凝成般的影子就静悄悄地漂浮在半空,船侧黑色的双翼缓慢地挥舞着,伴着漫天落下的蓝色火焰,竟堪称优雅。

    冰龙毫不犹豫地直撞过去,像一条龙对上另一条龙。埃德迅速张开的防御笼罩了巨龙,幽蓝的花朵落在光罩上,雪花般无声地融化,侵蚀出一片又一片黑影,但并未能穿透。

    埃德收回视线,稍稍松了一口气,紧紧地抓住冰龙脖子上的棘刺,伏低身体——他可不想在这种时候被掀翻下去。

    即使漂浮在半空,伸展着双翼,龙骨号的动作也更像水中的鱼。它摇晃着身体试图避开,似乎并不打算硬扛冰龙这凶猛蛮横的一击,但它终究是条船而不是一条龙……与冰龙相比,它远没有那么灵活。

    然而当冰龙用整个身体狠狠地撞向船侧的那一瞬,它骤然消失在空中。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