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君临星空 > 第九百五十六章 他是谁
    美轮美奂的行星系,此处宇宙粒子的浓度更高,更加闪亮温暖,是绝佳的修炼区域,无数宗门都要争抢的修炼宝地。

    这一刻。

    神秘未知的航行器骤然降临,其内探出无边巨掌将黄鹊笼罩。

    “这是……”

    正在自由腾飞的黄鹊凝固在半空,惬意放松的心情变得惊心动魄,回首观察却只有一片漆黑。遍布黑色幽光所组成图案的巨掌,眨眼间蔓延亿万公里,探囊取物似得直接抓向黄鹊。

    黄鹊仅仅是星光级、三重恒光。

    面对这等擒拿,别说是否具有逃离之力,单单识别巨掌外观或者经行轨迹都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电光火石间,黄鹊心底升起一股浓烈忧愁:“我只是一个星光级而已,恐怕是冲着师尊来的,希望师尊他快离开……”

    忧虑席卷内心,刹那间无边黑光到了眼前。

    她不由自主的感到畏惧,被禁锢此处星空,心神渗透寒意,手脚脸蛋小身子全都发凉,深深明白这是不可抗衡的伟力,估算不出对方具有何等境界层次。

    黑暗,她看到无边无际的黑暗。

    寂静,她听不到任何声音。

    千钧一发的时刻,时光流速仿佛变慢,画面几如定格,空间寸寸扭曲,再然后宇宙空间大崩塌!

    咔嚓!

    恰似亿万晶钻在此刻炸裂。

    雷电闪电劈裂了天穹,堂皇印玺打穿了黑色巨掌,就好像无与伦比的璀璨恒星跃出海平面。

    咔嚓!咔嚓!

    正是韩东面无表情,凌空一拳打炸所有黑光。

    “师尊!”

    黄鹊那双眼眸亮了起来,紧跟着透露焦急。

    她亲眼看到韩东白发飘扬,烙印眉心的金红晶钻弥漫出无尽玄奇,宛如定鼎星辰大海的中央之主,那么的醒目耀眼,那么的高大巍峨不可测,永恒流传的光芒散布周边,稳固宇宙空间的同时,显化逆流漩涡一般的灵魂光环。

    轰鸣震荡,源源不断的扩散。

    一石激起万重浪的奇特效果,如同彗星正面撞击生命星表层,韩东将黄鹊护在身后,眸光凛凛冷酷,周身荡起数不清涟漪波动。

    旁边。

    黄鹊怔怔然震撼,暗暗祈祷师尊韩东快些离开,免得被自己拖累,遭遇不可抗之敌,但事实证明她想得有点多。

    韩东根本不在意。

    “哼。”

    他半转身,摊开五指:“区区三个宙合境。”

    一巴掌扇了过去!星空变色,星辰无光,金红照耀天地间!掌心横推时空万古似得,此处行星系都在颤抖,万事万物尽数臣服,琉璃晶莹的掌心推翻这架航行器,真正接触的瞬间,航行器护罩外壳全部碎得稀巴烂。

    统统打烂!统统打爆!只用了一掌!

    “阁下息怒。”

    航行器内部刚刚传出声音,就看到整个亚空间航行器开始翻滚,固若金汤的航行器外壁彷如燃烧殆尽的尘埃灰烬向四周飘散,灰飞烟灭怕也不过如此,随后露出一根根断裂的光元线路。

    航行器凭空翻滚数百次。

    沿途所过之处,残留破损零件,华美高贵的航行器变得破破烂烂,看起来千疮百孔,凄凄惨惨,全然不复前一刻横行无忌的威风霸气。

    “滚远点!”

    韩东冷喝一声,白发无风飘起,灵魂晶钻抚平荒芜余波似得。

    “哇!”

    黄鹊发出一声惊呼,乌黑眼睛瞪得溜圆。

    她不曾近距离目睹师尊韩东动怒出手的无匹威势,简直要打爆乾坤,目光所及的真空区域全都扭曲混乱,沿着韩东这一掌的恐怖轨迹,宇宙尘埃纷纷湮灭,像是通往彼岸的桥梁渠道贯穿了星海!

    黄鹊有点吓到了:“这,这,师尊这么猛。”

    但又何止黄鹊一个。

    包括坐镇航行器的三名宙合境也都面露骇然。

    浩瀚星空,危险常有,通常是出乎意料的降临。然而以韩东目前这份境界与战力,仗之驰骋星区只是等闲,有资格威胁他性命的危险已经很少了。

    当韩东半步踏入宙合境——

    星空天才这个词,从这以后与其无关,再也形容不了他。

    “不可能!”

    “此人明明不是宙合境,怎么会这般强悍!”

    “是谁,他是谁?”

    待到翻滚的航行器停稳,那三名宙合境面面相觑,不由得陷入自我怀疑,如同泥潭一般的怀疑。

    天可怜见,他们真的算宙合境吗?

    好歹是货真价实的宙合境,这一刻面对浑身散发金红威能的灵魂意念修炼者,居然弱小的可怜。如渊如海的灵魂威能,哪怕他们身为宙合境都感到自身渺小,甚至是微不足道。

    “这……”

    三人登时沉默:“看起来还是一个虚洞级吧,大约正在晋升宙合?”

    与此同时,航行器之内,回荡着怒吼惨叫。有忿忿不平的吼叫,更有歇斯底里的狂怒咆哮,一大堆虚洞级与恒宫级欲要冲出航行器,并且请求三位老祖,让韩东付出代价。

    能够挥出刚刚这一掌的韩东,绝对是宙合境层次。

    他们很有自知之明,没有急着叫嚣叱喝,而是先行请求三位宙合境老祖。

    “三位老祖。”

    “我们通过泰余宗的批准,有正式授权,特来此挑选宗门地址,竟然遭到恶意袭击,还请老祖出手。”

    “我们只是询问情况,这片区域不允许随意进入,那星光级女子绝对是擅入之人……至于那灵魂修炼者,估摸着擅长隐匿气息,我们事先全都没有察觉才被他偷袭得手。”

    一个个暴跳如雷。

    他们所乘坐的这架航行器,其实来自太世宗门区之外。

    太世宗门区的优渥环境,他们慕名已久。二近期有两大宗门的覆灭,导致太世宗门区的很多利益资源开始重新分配,趁此时机,他们搬迁宗门,准备将宗门搬到太世宗门区更有利于修行发展。

    “够了。”

    三位宙合境老祖面色阴沉。

    “撤退,先撤退。”三个宙合境遥遥望向韩东,拱了拱手,转身拎着残破航行器飞向远方:“我总觉得这个人有点面熟似得,先禀告给泰余宗,这可是泰余宗全权掌控的区域。”

    “请求泰余宗出面处理。”

    “我们没必要冒险出手。”

    一边说着,一边远去,三名宙合境脸色都有些难看。

    紧跟着。

    想到泰余宗的无敌威势,他们又眯着眼睛传音道:“这人擅自闯入泰余宗亲口圈定的宝地之一,真是不怕死。我等立刻联络泰余宗,请求裁夺,主持公道。”

    三人暗暗传音。

    其中一人却悄然回首,目光诡异的望了眼韩东,嘴角勾勒一丝微不可查的诡笑。

    ……

    时至如今,遍数太世宗门区,泰余宗是当之无愧的最强宗门,更是公认的宗门领袖。

    资源分配,利益划分,皆由泰余宗拍板决定。

    “那个外来宗门遇到了问题?”

    宗门核心宫殿、泰余宗的当今宗主正在审阅公务,皱了皱眉,随手拿起通讯器,漫不经心的扫了眼:“这人谁啊,好大的胆子,那块宝地我已经许给……”

    刹那后。

    泰余宗宗主一愣,面色巨变,豁然站起身:“监察使韩东??”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