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初 >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赤炼独上普光阁【四更】
    “我以为,我已经很懂轮回了。”秦浩轩低眉一叹,呼出一口气,抬头再看向轮回,“直到此刻我发知道,原来我离轮回还是很远,我,悟不透它。”

    “但,我不会永远都悟不透它。”

    秦浩轩的眼睛一直落在轮回二字之上,他用眼睛描画其每一个笔画,感受其中的的韵道与力量的流转,甚至去想象,轮回魔尊是以怎样的姿态怎样的手法,将这两个字永恒的刻在这里。

    他感受不到时光的流转,只是全身心的沉浸在轮回二字之中,如同入了魔障。

    轰!

    剧烈的震动毫无预兆的发动起来,秦浩轩被迫从静思冥想中回神,他微微皱眉,看着眼前的一切:“怎么回事?”

    轮回魔尊设下的轮回阵法竟然突然动了,周围一切都在轰塌,薄雾时而消散时而凝聚,秦浩轩面前的那一面墙壁的浓墨在不断的变幻,仿佛空间碎裂一般,金色的字迹断断续续的出现,一会是第一层的功法,一会又是第三层,一会又全都消失……

    秦浩轩细细感受,而后面色大惊,他没有丝毫迟疑朝出口冲去,在他的背后,那一片轮回魔尊为自己建造的巨大墓穴,如同海啸一般的毁灭,随着阵法的启动,汹涌的力量吞噬一切,但在空间的更远处,又有新生的力量在抗衡。

    刷!

    秦浩轩似闪电般冲了出去,一直到他回到地面,又奔出数里远,才停了下来,转头看去。

    一片平静,连大风都没有一点。

    好像他刚刚经历的只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轮回魔尊对于阵法的操控竟然到了如此地步,轮回之力已经启动,里面上演着毁灭与新生,可是外面却丝毫看不出一点异象。”

    秦浩轩摇了摇头,想着如果自己再晚一步,便会被卷入那轮回之中再也出不来了。

    而后他又皱起眉头,眉宇间全是疑惑:“这轮回魔尊的墓穴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为什么安静了这么久的阵法再次启动了?”

    “难道因为我?因为我得到了轮回魔尊的真传?可是轮回魔尊又去哪了?那大道轮回魔功到底是什么时候写上去的?”

    疑惑一个接着一个,如一团迷雾,根本看不清事实的真相。

    摇了摇头,秦浩轩长出一口气:“算了,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真的走火入魔才是糟糕。”

    虽然遗憾到最后自己也没有参透轮回,秦浩轩还是决定放一放,毕竟这世上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感受着身体里的力量,秦浩轩撇了撇嘴:“本还想着来这里悟道,能一举突破进入道宫境呢,唉,我还是将仙婴境想的过于简单了,我在地下待了十年的时间,练成了两层魔功,可是修为却也只是到达了仙婴境中期而已……”

    而已?

    如果有其他的修仙者在此,听到秦浩轩的话,恐怕都要吐血了,步入仙婴境之后,本来便是每进一步都难如登天,这已经不单纯的是要修炼的,需要的更多的是修仙者对于大道的领悟。

    多少很有天赋的修士含恨止步仙婴境中初期,能够用十年时间,达到中期的,放眼整个修仙界,都很难找出几个。

    但是秦浩轩却丝毫不满意自己的速度,他眼睛转了转,想:“我在轮回魔尊这里达到了仙婴境中期,看来是真的要去轮回仙王的大墓中走一遭才能达到巅峰了……”

    在岛上到处转悠,秦浩轩想着,既然要出去了,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那我把这里收一收,能带走的都带走吧。

    可是,秦浩轩仔仔细细的在岛上找了两圈,这里好似被打劫了一样,什么都没有,除了外面的奈河,宫殿里其他的宝贝一个不留,连炼制傀儡的器具都消失了,秦浩轩突然想起,那大墓中轮回魔尊坐着的王座也不见了!

    “不会吧……”秦浩轩站在小岛之外,面上表情有些古怪,“不会真的是魔尊活了过来,不仅自己走了,还把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搜刮走了?”

    这实在,实在是……

    秦浩轩无法,只能接受这里干净的没留下一个能带走的东西的真相,两手空空的离开了坠仙谷。

    十年了,这个世界到底变成什么样了?

    秦浩轩幻化了身形走在路上,他经过几个城镇,却始终觉得,好像,也没怎么变样啊,自己的名字好像还是会时不时的出现在其他人的口中,但是他太初教被提及的次数好像更多。

    难道,又出了什么事?

    观察了一下自己所处的位置,秦浩轩发现,他竟然又来到了四方城的地界,没有多想,他直接进入了城内。

    四方城,每天都有无数修士从外面飞奔而来,或者来淘换自己需要的资源、灵药,或者来交换消息,可以说,这里消息的灵敏与准确性,比之那些小城镇要高得多。

    进城之后,秦浩轩发现,这里与自己离开前没多少变幻,而且那一面粘贴通缉令的地方,自己的通缉令还是高挂最显眼的地方。

    这片城墙上挂着大大小小数不清的通缉令,很多专门以此为生的散修或者出门历练的修士,也都在墙前站着,不断思索这些通缉令上有哪些人是自己能够打得过油水又高的,如果有合适的,便直接揭下榜单,出门抓人了。

    秦浩轩的目光直直的落在一张通缉令上。

    那是普光阁张贴出来的,通缉的是太初众人,封赏无比丰厚,令人心动。

    秦浩轩目光一凝,他久久注视那张通缉令,似乎要从中看出什么:“通缉太初众人……”

    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一张通缉令?难道说……

    “我说你啊,还是不要惦记通缉太初教的檄文了。”一个在秦浩轩身前半步的修士斜睨了他一眼,说道。

    秦浩轩不动声色的打量那人,身材瘦削修长,面容还算儒雅,只是嘴上有一抹八字胡,眉眼间全是精明与算计,而且说话语态很是自得。

    看来,是一个混迹四方城的老油条了,而自己现在需要的,就是这样消息灵通的人了。

    “可是,我看这些奖赏都非常的丰厚啊。”秦浩轩眼睛直直的看着通缉令,很是兴奋的说道。

    那人嗤笑一声,很放肆的上下打量秦浩轩:“得了吧,就你?还想去抓太初教的人?要财不要命啊?”

    秦浩轩看了他一眼,微微皱眉:“你是谁?凭什么说我不能抓他们。”

    那人不知从哪里搞来一把水墨画的扇子,刷的一声展开,呼呼的扇着风,抬起下巴,轻哼一声:“我,名唤周万,人送外号万事通。”

    秦浩轩听了之后,眼睛一亮,拱手道:“这位道友听起来消息灵通啊,可是……”

    拿手指了指挂在墙上的通缉令,秦浩轩有些为难的说道:“为什么不能去抓太初教的人,你看那赏赐,很丰厚啊。”

    眼见周围很多人都看了过来,周万眉头一挑,合起扇子,拍了拍秦浩轩的胳膊,道:“你小子是刚来的吧?那你肯定不知道这太初教的人有多厉害,你如果真的去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么厉害?”秦浩轩作惊讶状,“不瞒周道兄,我也是第一次下山历练,请周道兄多讲讲?”

    周万压低了声音道:“这秦浩轩,当年可是一人血屠上千人的大魔头!你说厉害不厉害?”

    “厉害厉害。”秦浩轩忍笑点头。

    “上千人都拿他无可奈何,更何况你呢?而且,这个魔头十年前抢了普光阁东西后就消失了,到现在都没人知道他的踪迹,所以你想都别想了。”周万摇头晃脑的说道。

    秦浩轩看了眼墙上的通缉令,又笑了:“我也知道秦浩轩厉害,本就没想过去抓他,不是还有第二张通缉令,通缉太初教的弟子吗?”

    周万像看疯子一样看着秦浩轩,嫌弃的说道:“你到底是什么教派来的?消息竟然滞后到这种地步,太初教的人几年前也出现了好吗?都是强到变态的人你不知道?”

    秦浩轩身体一僵,太初教的人出现了?是谁?

    “唉。”周万看他呆滞的样子,叹息一声,“几年前……”

    “几年?”秦浩轩追问。

    周万一愣,竟然也思考了起来:“大约,是在四年前,也就是秦浩轩消失的第六年,太初教被灭的第十年,一个叫做赤练子的太初教弟子出现了……”

    秦浩轩猛地攥起手,赤练子?他出现了?四年前……

    那,现在他人呢?

    “那个赤练子是真的猛的,不知道从哪得到了无上大教普光阁的位置,独身一人打上了门啊!”

    秦浩轩眼皮一跳,心一下揪了起来:“什么?打上普光阁?”

    “对啊!虽然普光阁把这个消息捂得很严实,但现在谁不知道啊,太初教只出了一个赤练子,就杀的他们血溅石门……”

    也许修仙界的人都爱这种八卦,秦浩轩他们身边渐渐的围上来很多人,七嘴八舌的谈论起来。

    “听说那个赤练子啊,独臂独剑杀上门去,挑明要与他们对战,普光阁原本也没把他放心上,可是接连派出了十五个人,都被人家斩在剑下,普光阁的掌教当时就气疯了……”

    “对对,我也听说了……”

    秦浩轩耳边听着这些人的议论,声声句句没入他的耳中,他好像模糊的看到了赤练子独身一人,在普光阁门口,一字一句的对身前的庞然大物说:“太初赤练子,特来挑战。”

    然后,剑起,血洒,人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