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初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恶石衣破损根基【一更】
    朱英达哆嗦了一下,道:“只不过若是超了一个月,那衣服就完全失效了,而且在那矿脉中开矿非常困难,日积月累,对人体的损害也异常的大。”

    “关于这个矿脉,还有其他的消息吗?”

    “有,有,其中一个规则是,修为越高的人在里面受到天地规则压制的力量越大,如秦小仙王这样的存在,便是穿着我们的衣服,也断不可能在里面待一个月的。”朱英达偷看了一眼秦浩轩,咽了一口唾沫,“而且尽管有了衣服,谁也不能保证从里面出来不会有残余的伤害附在身体上,所以一般仙婴境的高手都不会去的。”

    秦浩轩闭了闭眼睛:“带我去。”

    朱英达眼中带了一丝激动,他小心翼翼的问:“那,秦小仙王能把我们给放了吗?”

    其他人闻言也纷纷看了过来。

    秦浩轩面无表情的说道:“普光阁灭了太初,所以我本来是见了普光阁的人就要杀的,但既然我说了不杀你们,就不会杀你们,但也只是不杀你们罢了。”

    朱英达等人身体窜上寒意:“那,秦小仙王的意思是……”

    秦浩轩抬眸扫了一眼其他的普光阁弟子:“这样吧,除了你,我会清除他们的记忆,失去了记忆,这些人也就不算普光阁的弟子,我就可以不杀他们。”

    众人惊呆,面上满满的不愿意,秦浩轩看到这样,轻轻动了动眉毛。

    朱英达心里一紧,生怕这个魔头一个不高兴就把所有人都杀了,连忙道:“好好好,谢秦小仙王不杀之恩!”

    他自己嘴中一边说,还一边对自己身后的师兄弟使眼色,其他人无奈,失去记忆总比失去性命强,只能答应了。

    秦浩轩散去神识,分别进入其他人的脑中,将他们在普光阁的记忆洗去,但保留了他们的修为。

    几十个人承受不住这种强度的神识,纷纷昏了过去。

    朱英达心中一咯噔,连忙走到离自己近的一个弟子身边,试探了一下他的脉搏,然后常常呼出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然后抬头的时候,正对上了秦浩轩似笑非笑的眼神。

    “那,那个,小人……”朱英达惊吓之下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的,话也说不清楚了。

    秦浩轩摇了摇头:“秦某向来说话算话,你不必担忧这些人的性命,好了,带我去吧。”

    朱英达愣愣的看着秦浩轩,突然觉得这个众人口中的魔王,可能有些不同。

    秦浩轩取出混天梭,将那些昏迷的弟子全都带了上来,然后让朱英达带路,一路朝仙金矿脉而去,他们飞行的速度很快,千里之路,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到了。

    这是一片连绵的山脉,高低起伏,雾气弥漫,仿佛终年不散,只能隐隐看出几个高山的轮廓,山脉暗沉沉的影子仿佛一头潜伏的巨兽,看得久了,竟然能够感觉到一股奇怪的感觉。

    纵然是秦浩轩也很难穿透这层雾气看清楚下面的情形,他想了想,问身边的朱英达:“这片山脉有什么古怪吗?”

    朱英达佩服的看了秦浩轩一眼:“的确,仙金矿脉就在那些顶尖的高山之下,普光阁发现这片矿脉之后,就请门内的阵法大能按照这里的山川地势布下了法阵,一旦有人触动这阵法的任意一点,便能触发设立在门内感应阵,很快就会有人来了。”

    “所以,秦小仙王,虽然咱们知道这里的仙金矿脉,但是,那个,根本闯不进去啊。”

    秦浩轩却没有朱英达想的那么束手无策,他打量着下面的一片地狱,轻轻说道:“谁说我要硬闯了,我会让这里面的人亲自给我打开阵法。”

    “什么?”朱英达惊了一惊,“怎么可能给你开门啊……”

    秦浩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对带着一众人直接从高空掠下,按照朱英达的指示来到了仙金矿脉阵法的入口处。

    一进入这片山脉,秦浩轩也能感觉到天地间似有若无的压制之意,他不动声色的将灵法漫遍全身,然后在朱英达等人惊诧的目光,秦浩轩身形一点点瘦削了下去,颧骨凸出,脸颊更是狠狠的瘦了下去,不过几瞬的时间,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那些被洗去记忆的普光阁弟子不知道,但是朱英达却一样认了出来:“魏……魏副堂主?!”

    化身为魏刻模样的秦浩轩斜斜的看了朱英达一眼,朱英达直接呆了,像,真的太像了!如果不是自己亲眼看到了魏副堂主已经死了,很可能也就信了眼前之人就是魏副堂主!

    按照普光阁立下的规矩,秦浩轩在远离阵法三丈外停下,然后朝前面一个巨大的石块分别打出三道灵法。

    轰!

    高达数十丈的石块猛地一震,然后从中间刹那分开,随着石门的打开,弥漫天地的雾气都仿佛淡了一些,几个人影陆陆续续的从石门内走了出来。

    “咦?魏副堂主?您怎么来了?”为首一个高壮的汉子诧异的叫了一声,声音之大,仿佛闷雷炸响。

    秦浩轩神色未变,维持着一股阴鸷与高傲,只是眼睛不着痕迹的扫了身旁的朱英达一下。

    朱英达心中还在不断的打鼓,被秦浩轩眼睛一扫,整个人略略哆嗦了一下,然后强忍住手臂上升起的鸡皮疙瘩,笑着朝那高壮汉子道:“擎山长老,好久不见啊。”

    “你这臭小子不是跟着魏副堂主守在太初教吗?怎么来这里了?”几句话的时间,擎山长老迎了上来。

    朱英达心中不住的打鼓,生怕秦浩轩露馅,那他们才是真的自己一脚踏入鬼门关呢。

    秦浩轩却一直神色如常,根本看不出一丝异象,这也让朱英达稍稍放心了一些。

    相比与朱英达的心中惴惴,秦浩轩对自己的异形术很是自信,毕竟这也是从魔种幻术中分化出来的。

    “来来来,先穿上衣服。”

    等这些人走的近了,秦浩轩才看出,这些人身上都穿着一些灰白的衣服,好像是用石片拼接而成,除了手臂,连面容都遮盖了。

    那擎山长老九尺多长的身高,披着这层东西,乌压压的压了过来,他从身后人的手中拿出了两件石衣递给了秦浩轩:“魏副堂主穿上吧,您这样的人不穿这个进来可要遭大罪了。”

    从善如流的换上石衣,秦浩轩感觉薄薄的一层石片铺上身体,那些好像随时都准备钻进身体的一些不舒服的感觉好像被一下子隔开了。

    摩擦了一下手上的石衣,便是秦浩轩暂时也看不出这是什么。

    领着朱英达进入石门,眼前的景象一下子变了。

    石门之后,并非另一片山脉,而是仿佛一下子踏入了高山之内,四周全是一片暗沉沉的黑色,只有几颗昏黄的鲛人油灯扯开明明灭灭的光影。

    而秦浩轩的眼睛,则一下子被更深处,那些弯着腰,不断劳作的人影吸引。

    几缕光芒不易察觉的从秦浩轩眼中闪过,使他能够更加清楚的看明白那些人的现状,矿脉深处的人影分成了好几波,除了太初弟子外,还有其他教派被抓的人,但是秦浩轩眼睛死死盯在太初弟子的身上,再没有其他。

    因为是开采矿脉,被普光阁抓来的那些太初教的弟子不能如眼前的普光阁弟子一般披覆石衣,他们身上只穿着太初教的教袍,而这些教袍现在已经完全是完全的破破烂烂,他们没有任何遮蔽阻挡天地规则与矿脉毒气的东西。

    而裸露在外面的手臂,上面一片肿胀,青黑色筋脉怒张在手臂之上,仿佛一条条吸血的虫子,而这些人步履缓慢,呼吸沉重,不像是修仙者,倒像是重病的老人。

    “为什么这些人没有穿石衣?不是说这里的天地规则会损坏修士的根基侵蚀人的血肉吗?”秦浩轩声音从石衣中传出,带着一丝模糊的不真切。

    “啊?”擎山道人不解的看向这位魏副堂主,有点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擎山道人疑惑的样子,朱英达心里咯噔一声,连忙笑着道:“我们副堂主的意思是,如果披覆石衣的话不是能干更久的活吗?这样他们这些苦力是不是会死的很快啊?”

    “哦!”擎山道人笑了笑,然后很不以为意的说道,“死了就死了吧,反正都是一群废物。副堂主您可能不知道,这些石衣是非常珍贵的,而且制作的工艺很复杂,怎么可能给这些奴隶们穿?”

    秦浩轩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朱英达赶紧不痛不痒的附和了几句。

    “快点干!磨蹭什么呢?”普光阁的人闲闲的落在这些人的后面,时不时的吆喝几声,“后面的跟上,把里面的石头都搬走!”

    太初教每个人手中都带着厚重的铁锹,天地规则的限制,让他们只能使用力气干活,手掌都被磨烂,侵红了手上的铁锹,连续在这里干了二十多天的开采工作,他们体内的仙根一点点萎靡,而这矿脉中的毒气顺着他们的伤口一点点没入身体,侵蚀着他们的五脏六腑。

    刺耳的咳嗽声从矿脉深处传来,那人仿佛要把肺都给咳出来一样,站在秦浩轩身边,正绞尽脑汁的说着好话的擎山道人眉头一皱,他身边的普光阁弟子就明白了。

    “里面的,怎么回事?咳什么呢咳?不知道咱们长老在跟魏副堂主说话啊!”声音尖锐刺耳。

    啪啪啪!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