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初 >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天下敌一路血战【一更】
    “怎么会这样?”

    “可怕,太可怕了,秦浩轩的修为怎么可能这么强?!”

    便是玄昊的脸上都带了一丝震惊!

    无数道法疯了一样从四面八方朝秦浩轩骤然射出,暗沉的天空都被各色的道法照亮!

    秦浩轩手中龙鳞剑闪烁着金色的华光,隐隐间竟然能够看到剑身之内有一条上古真龙,剑还未动,锋锐的,能够割裂一切的剑意就已经喷薄而出,铺散整片天地,难以阻挡,势如破竹!

    刷刷刷!

    上百人的身体被剑意穿透,没有半分抵抗之力的瞬间身陨!

    秦浩轩被成千上万道道法笼罩,但他连发丝都没有一丝颤抖,血红的眼眸微微一眯,他骤然掷出龙鳞剑任由龙鳞剑呼啸而起,肆意砍杀!

    而他自己,横立长空,立在万千道法的围攻下,双手在身前舞动,先是缓慢的动作,然后越来越快,他的周身迅猛的气流在疾速的旋转,无边的灵气疯了一般涌入!

    轰!

    他背后仙树大开,高达千丈的仙树遮天盖地,数不清的道果闪烁着各色的光芒,但是浓密的树叶之上,却是漂浮着的无边的魔气,巨大阴影一下子将所有人覆盖!

    秦浩轩的仙树半是寒冰,凌冽的气息顷刻漫出,但这不是最令人惊骇的,最令人惊骇的是周身散发黑色的魔气的十数丈高的仙婴!

    那仙婴如同秦浩轩一般,面上没有一丝表情,但是周身却披覆着黑色的火焰,两只沉沉的眼睛如同噬人魂魄的恶魔,轻轻一动,无数道法轰然祭出,狂乱无比,凶狠异常!

    “怎么回事?!”

    “那是什么修为?!”

    “怎么会有那么奇怪的仙婴!”

    上千个修仙者轻易的被斩杀大半,剩余的人全都面色惊骇的看着杀神一般令人恐惧的秦浩轩,在看到秦浩轩身后的仙婴之时,无边的绝望顿生!

    仙婴!秦浩轩!

    经历灭教一战的秦浩轩,在经过数年的修养跟悟道,如今的修为战力比之当日灭教之战不知强了多少倍!

    生死之战往往是让人最好突破的机会!

    秦浩轩经历的何止是生死,而是整个大教的覆灭,心灵早已经得到了巨大的飞跃。

    空间在微微颤动,原本朝秦浩轩急攻而来的道法,被他周身诡异的气场笼罩,竟然随着秦浩轩的动作改变了轨迹,一道道的道法盘旋在他的头顶,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恐怖的力量在疾速的增长,直到最后一道道法也完全的融进,秦浩轩指尖一顿,然后血色的眸子睁开,里面一片杀气沸腾的疯狂!

    浩大的,难以估量的道法洪球,随着秦浩轩的动作,顷刻间朝修仙者而去!

    这股力量真的太大了,头顶的阴云急遽的翻滚,雷霆都被扯断,大地不断震颤,高山连番塌陷!

    被死亡的恐惧笼罩,一开始无比嚣张的修仙者尖叫着,仓惶的四散逃走!

    刷!

    龙鳞剑刺破虚空而来,猛然间插进那将虚空都压塌的道法洪球中,然后,砰的一声,洪球炸裂,疯狂地,毁天灭地的力量汹涌而出,奔向四方!

    噗噗噗!

    这是一场极致的杀戮,灿然的道法洪球炸裂,激烈的锋锐的力量漫出,属于死亡的阴影将整片天地笼罩!

    狂风的呼啸,雷霆的霹雳,大地的震颤,都被无边的力量席卷,仿佛声嘶力竭,却又无比的安静,一切都在毁灭,所有生机都被割裂!

    秦浩轩站在一片如同末日来临的天地中,黑发披散,黑衣猎猎,完全变成血色的面具上,是一双红的几乎要滴血的眼睛,面对从半空中落下的,仿佛暴雨般的血液,那双眼睛,淡漠到令人心惊。

    待狂暴的力量一点点平息,周围无数修士闻声而来,只看到一副碎裂的画面。

    第六章

    连绵的山脉尽数塌陷,千丈瀑布消失无影,地上裂痕斑斑,一片死寂,最令人心惊的,是地面上一条宽达数丈的滚滚长河,里面流动的,不是水,是血,是那上千名修士的艳红的血。

    粘稠腥气的血液铺满了整片长河,随着河水东流至海。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被眼前的场景震撼的失去了言语!

    整片地域上唯一一块竖立的巨大石头上,有一片刚劲有力霸道非常的刻字。

    那锋锐字迹的第一行便是六个大字:杀人者秦浩轩。

    而后简短数字写下他本不欲杀人,被逼无奈才出手,最后点明,除了普光阁的人,我秦浩轩不会主动杀戮,但谁如果敢再来,那眼前的一切,就是你们的下场。

    沉默,无比压抑的沉默。

    没人敢说话,耳边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好似那惨死的上千个修士的呼号。

    寒意漫上心头,此地仿佛还残留着秦浩轩疯狂杀戮是的气息,修仙者一大片一大片的离开,自始至终都无比的沉默。

    狂河谷一战之后,秦浩轩砍杀上千名修士的消息,没用多长时间传遍了整个修仙界,连同他留下的那块字碑。

    普光阁大怒!

    普光阁掌教付空真人亲自写下全大陆追杀秦浩轩的檄文,白纸黑字,无比丰厚的利益写的清清楚楚,若是个人斩杀秦浩轩,可当即被收为普光阁阁主的亲传弟子,若是教派斩杀秦浩轩,万载之下者会被扶持为一域盟主,万载之上者,可任提要求,额外好处累累,甚至连发现秦浩轩报告普光阁位置的都有重赏。

    此封檄文一出,天下震惊。

    重赏之下必有死夫!多少人都是要财不要命,更多的修士闻风而动,整片大陆都被寻找秦浩轩的修士填满!

    除了一部分人。

    那日,亲眼看到狂河谷战场的修士,没有说一句话,但全都不约而同的选择撤出了这场围杀,秦浩轩三个字成为了他们心头永远的阴影。

    而秦浩轩,也有了一个新的称呼:无生魔王。

    寓意,无论谁遇到秦浩轩,都不会再有生还的机会。

    而这一切的一切,秦浩轩都无暇顾及。

    使用面具之后,他会瞬间变得虚弱,屠杀完那上千人之后,他强撑着最后一丝清明,将那快要把他理智都燃烧的面具摘下,然后一头跌下地面,多亏了他会土遁术,才没有被摔死,而是在土中疾速逃离那片土地。

    他想的是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先养养身子,可惜,无论他走到哪里,不到半日的时间,总会有人追赶而来,二话不说就开杀。

    半年的时间过去,秦浩轩连战数十场,在狂河谷遗留下的伤口不仅没有变好,反而更添新伤。

    因为追杀他的来人中,真的不乏高手,只他遇见与之交手,并斩杀了就有七个无上大教的精英弟子,虽然次次都能赢,却无法次次都全身而退,身上的伤口是越来越多。

    而秦浩轩又不能去人多的地方,身上灵药渐渐的用尽,灵石再多也没了用处。

    这一日,秦浩轩刚刚解决了一队万载大教的弟子,因为失血过多,杀完人之后,他有片刻的恍惚,就这么短短的时间,又一波人赶来。

    无奈,秦浩轩不能硬碰硬,转身没入地下,跑了。

    等秦浩轩毫无方向的狂跑一通,从一个地下伸出脑袋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地方:“坠仙谷。”

    秦浩轩有些疲惫的眼睛慢慢的亮了,想也不想的一头扎了进去。

    “跑哪去了?”

    “那边的看到了吗?”

    “没有啊!”

    “不要再往前了,那是坠仙谷,连神仙都没法活命的地方。”

    “这个魔头实在太狡猾了!”

    ……

    秦浩轩凭着记忆中的印象闯了进去,没有乱转,直接来到了终年飘雪的苦寒之地,雪妖尽职尽责的守在里面,秦浩轩背靠关上的大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总算找到了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若是有其他人在,一定觉得秦浩轩是疯了,如此一个死亡之地,竟然被他看来是绝对安全的!

    可秦浩轩在这里面的确游刃有余,趁着雪妖走近,一下子进入他们的影子,在这影子里开始修养声息。

    随着雪妖的动作,秦浩轩又来到了那片雪域中,然后他的眸光不经意的扫过被永远冰封在此的那些高手的尸体。

    刷!

    一个念头,猛地闪过秦浩轩的脑子。

    想起这段时间来被追杀的狼狈,秦浩轩嘴角勾起一个冷冷的弧度:“追杀我是吗?很好,等我用这些尸体炼制好一只僵尸队伍,就轮到你们了。”

    眼睛扫过那些冰冻尸体,秦浩轩越看越满意。

    这些尸体中不乏各个教派的强者甚至有很多一教掌门之类的存在,一想到自己用这些人攻打那些教派,秦浩轩嘴角咧开的弧度越来越大。

    想想就觉得很有意思呢。

    有了这个想法,秦浩轩也不再随着雪妖随意晃动了,而是在雪妖经过外围一个被冰封的道果境巅峰的强者之时,从雪妖的影子里脱离出来,嗖的没入了那强者的影子内。

    探出神识细细的打量这具尸体。

    四百多岁的年纪,还停留在道果境巅峰的修为,看来是寿元将尽,因此想来这坠仙谷一搏,却连寒月琉璃灯所在的山洞都没看见,就被冰寒与雪妖冰冻在此。

    “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修为还有点差强人意,不过,这外围只有这么一具能用的尸体,就凑合凑合吧。”秦浩轩撇了撇嘴想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