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初 >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毒手嫁祸狠心人【六更】
    “我处处忍让,你们却苦苦相逼,本不欲开杀戒,但你们丝毫不知进退。”说到这里,秦浩轩掀起眼皮,眸中冷意一点点散出,“那就不能怪我了。”

    “住嘴!在四方城的地盘上你都敢如此狂傲,你才是不知天高地厚!”杨月华微皱着眉头喝道。

    何惆握紧手中长戟,冷冷的看着秦浩轩:“坏了四方城的规矩还想跑,哪有那么好的事情?今日不将你性命留下,我们还有何面目在城中立威!”

    “呵。”

    秦浩轩轻笑一声,面对如此冥顽不灵的家伙,他也不想再浪费唇舌,龙鳞剑轻轻一震,数道金色龙气疾射而出,而后剑光四散,铺天盖地!

    刷刷刷!

    汹涌的剑意在空中激动,何惆等人大惊,举起武器抵抗!

    长戟划过虚空,横空斩下,将数道剑光劈散,乌光与金色的剑光相撞,刺耳的铮铮声连绵不绝!

    杨月华、温州与刘丰操纵四象之力,三色光芒从他们身上绽出,长河一般在无边的剑意中抖动,企图阻挡那锋锐的剑芒!

    秦浩轩眉目冷凝,抬剑劈砍,数道剑光划破虚空,势无可挡,刹那将四象之力劈成一片碎片!

    剑光凶悍,猛烈而霸道,斩落四象之力后毫无停顿,如浪海一般直扑向杨月华等人!

    “噗!”

    被剑意击中的杨月华、温州三人倒飞出去,重重落到地面,身上骨头都断了几根,站都站不起来!

    砰!

    秦浩轩一掌拍出,半空中仅剩的何惆更被打的胸膛塌陷,嘴吐鲜血,猛地从空中落下,在地面上滚了好几滚,一直到碰到自己师弟的身体才堪堪停下。

    身上的剧痛令四人惨叫连连,自从成为四象星君的弟子以来,他们还从未遭遇如此重创,骇意瞬间填满心头!

    “我破了你们的规矩,那是我不知道,但也的确是我理亏,不过我接二连三的放过你们,算是平了。我都已经准备离开,你们还下杀手,纵然如此,我也只是将你们重创没有杀你们,我已经足够仁慈。”

    秦浩轩平淡的说着让四人面红耳赤的话,最后他淡淡的看了四人一眼,直看的四个人心头冷意连连,这才拂袖离去。

    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的何惆重重舒了一口气,但旋即被无边恼怒填满胸膛,想也不想的朝秦浩轩离去的方向大喊:“畜生,敢伤我们,你等着,我四方城是绝不会放过你们的!”

    杨月华心头一惊,还没来得及让何惆闭嘴,一个人影缓缓的罩在他们身上。

    战战兢兢的回头,真的是去而复返的秦浩轩!

    秦浩轩直直的站着,阳光被他挡在身后,他的五官陷在一片阴影中让人看不真切,只能从心底发寒。

    何惆好似被掐住脖子的公鸡,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你喊什么?”秦浩轩声音冷淡,“真以为我不会杀你们?”

    何惆全身抖的厉害,冷汗大片大片的流下,瞬间湿透他全身,但是此时他还是咽了咽口水,声音颤抖的说道:“我,我们师父是四大星君,是四方城城主,你敢杀我们,便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们也不会放过你!”

    “呵。”秦浩轩轻笑一声,他很少见这样死到临头还敢大言不惭的人,想了想,他微微蹲下身子,声音放轻,“我杀的人,比你们几位师父加起来杀的还多……”

    何惆等人听了秦浩轩的话,全都愣住了,震惊又诧异的看着秦浩轩,杨月华嘴快的说道:“不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呢?眼前的人看起来很年轻的样子,要知道他们师父当初为了四方城可是历经无数次血战,手上的人命数都数不过来。

    秦浩轩站直身子,手从脸上轻轻一划,光影散去,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

    何惆等人瞬间瞪大了眼睛,震惊过后是满满的惊惧!

    秦浩轩!这个人竟然是秦浩轩?!

    怎么会是他?!

    悔意一下子填满众人心头!

    若早知道这个人是秦浩轩,打死他们也不会出来追击的,因为秦浩轩杀过的人的确比他们四个的师父加起来都多!

    何惆彻底呆住,杨月华等人更是努力的往后缩着身体,生怕这个杀神一个不爽就把他们给杀了。

    不过,秦浩轩却是连看他们都没看,直接转身就走了。

    “天啊,我竟然见到秦浩轩了……”良久,温州心有余悸的说道,他费力的抬手抹去额角的冷汗,“太可怕了……”

    “唉,这次冲动了,早知道是他,杀人就杀人吧,我才不管……”何惆也讪讪的说道。

    “秦浩轩?”

    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几人身后传来。

    “闵择师弟你怎么才来啊?”何惆皱了皱眉,又道,“怎么就你一个人?”

    闵择一身白色长袍,腰间还挂着几块翠绿的玉珏,他乌黑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束在脑后,五官清润,迎着阳光走来,全身都铺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直想让人赞一声谁家的好儿郎。

    “师弟心急诸位师兄的伤势,这才急急赶来,其他人都在后面。”闵择微微一笑,眼睛不着痕迹的扫过身前伤重的都无法站立的四人,然后好奇的问道,“是秦浩轩把师兄们打成这样的?”

    杨月华叹了一口气:“是啊,这次我们是倒了大霉了,快点先给我点灵药,帮我止血,疼死了。”

    “对对,算我们倒霉吧。”温州也皱眉道,“那可是秦浩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知道惹上他会怎么样,这次我们也只能认栽了。”

    闵择轻轻笑了,仿佛遇到什么高兴的事:“这怎么能行?我们一定不会放过秦浩轩的,师父也绝不会放过他。”

    何惆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闵择的声音一下子轻了下来,手上突然出现一般宝剑:“意思就是,我们一定会为师兄报仇的。”

    刷!

    一剑横空劈出,端的是又狠又猛,顷刻间将四人斩杀!

    “你……”何惆脖颈上一道血痕,几乎要将他的脖子砍断,他颤巍巍的伸出手指,指向闵择。

    闵择猛然跪下身子,眼泪哗的流了出来,他紧抱着何惆,面上一片悲意大声喊道:“师兄,师兄!师兄你醒醒啊!真的是秦浩轩杀了你吗?!”

    一队人从远处疾飞而来,看到的就是四方城四小星君惨死,而他们的师弟放声大哭的场面。

    “怎么回事?”为首一人披红色披风,身材高大,猛地从空中冲了下来,在看到地上四个刚刚死透的尸体时,脸上血色刷的一下尽数退去,有些站立不稳的半跪在地上,“怎么……怎么回事?!谁杀的?!”

    “苗师兄!”闵择满脸泪痕,痛声说道,“是秦浩轩!”

    “什么?”苗永宁大惊,满脸骇然之色,“秦浩轩?太初教的秦浩轩?”

    闵择低声啜泣,他的雪白的衣袍都被染上鲜血,听到苗永宁的问话,他缓缓点头,言语里带出了几分恨意:“何师兄临死前,对我说的,是秦浩轩杀他!”

    苗永宁身体晃了晃,一屁股做到了地上,冷意窜上全身,然后怒气一点点布满双眼:“秦浩轩……秦浩轩!没想到竟然是这个魔头!”

    “苗师兄!秦浩轩他先在城中杀人破了我们的规矩,后又出手斩杀四小星君,如此狂妄之徒,决不能留!”有人怒声吼道。

    闵择也红着眼睛道:“一定要尽快把这件事情告诉师父,让师父为四位师兄讨回公道!”

    “秦浩轩,便是天涯海角,我们四方城也绝不会放过你!”

    随苗永宁而来的四方城弟子全都吼道,激愤之情瞬间传遍众人。

    “早就听说秦浩轩是个魔头,杀烧抢掠,无恶不作,没想到他竟然如此胆大,敢来我们四方城放肆!”

    “前几天秦浩轩才刚刚在两个教派下了杀手,他还如此嚣张,不灭此人,难平我们心头之恨!”

    “一定要杀了他,杀了他!”

    ……

    闵择轻轻放下怀中已经冷硬的何惆的尸体,站起身子,看着四方城弟子脸上的愤怒,微微垂下脸庞,笑了。

    ……

    秦浩轩重创了那四人之后,直奔外面一处高山而去。他很快的就在这高山中寻到一处藏身之所,是一个被遗弃很久的洞府,应该是某个散修的栖身之所。

    随手打扫了一下,秦浩轩在洞口设下禁制,便进入洞中,盘膝而坐,直到这时,他才稍稍放松了一点,想起四方城内那几人的咄咄相逼,秦浩轩面上冷意深了一些。

    若非我此时需要静养,行事不能过于高调,这些人……

    晃了晃脑袋,他又想:“现在正值多事之秋,能少一事就少一事吧。”

    把这些全都放之脑后,秦浩轩抬手将玉盘取出,先查探了一番养魂木中刑的残魂,然后开始着手建造阵法,他指尖轻点,无数灵石刹那而出,浓郁的灵气将整个洞府填满,而后数棵养魂的灵药依次没入灵石之中,刹那与其融为一体。

    建造法阵本就是耗费精神的事情,更何况秦浩轩需要的是能够阻断天地规则的法阵,一投入进去,便再也感受不到时间的流转,任洞府之外绿叶转黄,他自岿然不动。

    ……

    进入洞府闭关前,秦浩轩连连在冥灵教、裂山派以及四方城露面,他并没死去的消息在短短几日内传遍了修仙界。

    无数人闻风而动,都想从秦浩轩的身上揩点油水,无上大教普光阁更是派出一个堂的主力全力侦查秦浩轩的下落。

    一时间,秦浩轩曾经停留过的地方涌入了很多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