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初 >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万物水恶名远扬【三更】
    秦浩轩没心情去管那些事情,一心只想要养魂木,既然别人抢自己,那自己也抢对方,也没什么好跟对方客气的,他迈步走到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弟子身边,那弟子全身发抖,脊背都被冷汗浸透,嘴里哆哆嗦嗦的说道:“别……别杀……”

    刷!

    龙鳞剑出鞘,剑锋直指那个弟子。

    “啊!”那弟子崩溃的大哭,连滚带爬的跪在秦浩轩身前,“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

    “我不杀你,带我去取养魂木。”秦浩轩声音冷淡,不带一丝感情。

    “是,是!”那弟子嘴里应着,腿却软的站都站不起来,秦浩轩不耐的一眯眼睛,森然的冷意激的那弟子踉跄的朝前跑去,一边走还一边小心翼翼的偷瞄秦浩轩。

    冥灵教的聚宝阁也与其他教派不同,竟然是挖空地下建造的,越是宝贝的东西越在下面。

    等到了最下一层,白雾弥漫,幽寒森冷,偌大一处房间,竟然完全是由一块巨大的极品寒玉铺就,冰寒冷凝,直透骨髓。

    “就……就在那……”冥灵教弟子被鼻涕眼泪糊了一脸,颤巍巍的朝房间西面一指。

    秦浩轩看去,那是一座玉台,翠绿的颜色,顶上凭空悬浮一截不过食指大小的金色圆木,而圆木的表层,符文流转,散发着天然的道韵。

    “这就是养魂木?”秦浩轩有些古怪的问道,在他印象中,这是不是有点太小了?

    “是,这便是我们冥灵教的镇教至宝,能滋养魂魄千年不散。”那弟子咽了咽口水说道。

    秦浩轩点了点头,抬手一探,直接将木头抓了起来,然后放封存入自己的龙鳞剑中,片刻也不耽搁的转身走了。

    冥灵教的弟子只觉得一阵疾风从身边闪过,回过神来的时候,身边的秦浩轩早不见了人影,他愣愣的瞪着眼睛:“真的不杀我?”

    ……

    秦浩轩并没有远离冥灵教,而是在这片浓密的森林中,找了一处极其隐蔽的地方,开始研究怎么将刑的魂魄安全的放入养魂木中。

    那一截金色的养魂木虽然小的令秦浩轩惊讶,但是拿在手里细细观察的时候,却能够感觉到养魂木中散发出宁和安心的力量。

    “果然是养魂至宝。”秦浩轩紧绷的心终于稍稍放松。

    然后,秦浩轩足足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将刑的残魂完全的放入养魂木中,而就在残魂离体的瞬间,刑的身体彻底消散,散成一片黑色烟雾,秦浩轩大惊之下伸手去抓,却什么都没有抓到。

    有些呆滞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良久,秦浩轩才回神,他狠狠抹了把脸,自言自语的说道:“没关系,没关系的,刑的魂魄还在,我一定能够助他重入轮回,一定。”

    探出神识,一寸寸的检查手里的养魂木,秦浩轩的面色越来越沉:“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移入养魂木中的残魂,虽然不再明显的消散,却依旧不稳定!

    闭了闭眼睛,秦浩轩眸中漾出怒火:“不是说养魂木能够养人魂魄千年不散吗?!”

    小心翼翼的查探手里的残魂,秦浩轩深深呼出一口气:“是了,刑本身是魔族,魔族肉身强硬,魂魄却弱,而这又只是他的一缕残魂,之前不过被霸道的寒息冰封才得以保存,后来又差点消散……”

    照这样看来,养魂木最多只能保刑的魂魄五年,可是五年的时间,根本不够!

    秦浩轩紧了紧拳头:“五年实在太短了,我根本无法为他完成轮回法阵,我需要时间,时间!”

    “怎么办?怎么才能够保存刑的魂魄?”秦浩轩大脑疾速运转,他眼睛突然一亮:“若是有东西能够让养魂木变强呢?只要养魂木的功能不变,不久能够保住刑的残魂吗?”

    滋养树木的东西,有什么呢?

    “万物水!”秦浩轩蓦然起身,“在万教仙遗的时候,灵草教弟子曾经告诉我,裂山派有圣水,可滋养万物,便是一块普通的石头放在里面,若得奇遇,也能孕育出生命!”

    对,万物水!

    裂山派是一座五千多年的教派,位于冥灵教东边,与秦浩轩此时所在相隔数千里,想到方法之后,秦浩轩不再耽搁,直奔裂山派而去。

    裂山派教如其名,主峰巍峨直入云霄,但是自峰顶到山脚,仿佛被谁一剑劈开,断成两半,切面平整,望之可叹。

    秦浩轩没太打量这个门派,直接扣响山门,心中同时暗暗戒备了起来,因为……经过上次的事件,他已经明白了,没了太初作为靠山,如今的这些修仙门派怕是不会对自己好多少了,但为了刑……怎么也要冒险一下。

    裂山派守门弟子颇为警惕的看着秦浩轩,眼睛闪了闪,问道:“来者何人?”

    “在下太初教秦浩轩,有事请贵教相助。”秦浩轩拱手道。

    谁知道,当他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那弟子的脸色刷的变白:“秦浩……秦浩轩?!”

    秦浩轩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竟然让那弟子惧怕到了这种地步,他上前一步,刚刚要说什么,只听得哗哗哗一阵人影晃动,裂山派的教门前瞬间多出数道人影!

    砰!

    毫无预兆的,裂山派守山大阵开启,话都没说,裂山派教派内的人就开始操纵大阵攻击秦浩轩!

    汹涌的灵法铺天盖地而来,纵然秦浩轩反应够快,刹那后退,但是胳膊还是被灵法伤到,温热的血刷的流了出来。

    秦浩轩知道前来换取东西不容易,但没有想到对方反应也太激烈了吧?自己这刚刚登门,对方直接开启阵法,完全一副把自己当抢劫的土匪了啊!

    “诸位,为何这般对我?”秦浩轩提着长剑做着防御,谨慎的盯着对方。

    裂山派掌教青松道人带人来到山门前,他头发花白,身躯却还健壮,满是皱纹的眼睛依旧黑亮,只是现在里面的情绪太冷,令人心寒,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秦浩轩,冷冷的问道:“你是秦浩轩?”

    “我是。”

    “打的就是你!”青松道人厉声道。

    秦浩轩没去管流血的手臂,而是看了眼手中的龙鳞剑,语气淡淡的说道:“秦某不过初次来到贵教,话还没说几句就被打了,总得给个理由。”

    青松道人身边一个中年人轻哼一声,方方正正的脸上一双浓眉倒竖,露出了一股狠意,他声似洪钟的说道:“一个月前,你是不是去过冥灵教?”

    “是。”秦浩轩昂首凝眉,不等那人再问,直接说道,“他们的掌教、堂主是我杀的。”

    原本还想再次喝问的赤水道人咬了咬牙:“魔头,你这是承认自己的罪孽了?!”

    秦浩轩抬眼看他:“什么罪孽?”

    “你觊觎冥灵教镇教至宝养魂木,先是骗人打开山门,然后心狠手辣灭绝人性的出手杀人夺宝!你这满手鲜血的魔头,难道不该打吗?!”赤水道人怒声喝道。

    “第一,我是去换养魂木,不是抢,第二,先出手想要杀人的是他们不是我。”秦浩轩面无表情的说道。

    “胡搅蛮缠,事情到了这一地步你还在狡辩!”裂山派掌教青松道人眼眸一眯,“因为你的缘故,冥灵教上位者无一人生还,此等冤孽你认还是不认?早在万教仙遗中你的杀性就显露无疑,多少人惨死你的手中,到了现在你还不知悔改,到处杀人,真是修仙界的魔头!”

    听到青松道人提起万教仙遗,一股悲意混着怒火涌上心头,秦浩轩语调沉沉的说道:“万教仙遗中杀人绝非我的本意,当时秦某被心魔所惑,铸成大错,但是之后我收服心魔,向各个教派请罪,此事早已揭过,你们再提什么意思?”

    “哼,说的好听,我看你是本性难改吧?冥灵教的弟子已经将你在他们教派犯下的罪行悉数公之于修仙界,秦浩轩,你这个魔头,人人得而诛之!”赤水道人冷笑着说道。

    秦浩轩深吸一口气:“在冥灵教孰是孰非外人怎能知晓?秦某以重宝诚心换取养魂木,是他们贪念太盛,想要下毒害我,我这才出手自卫,我秦浩轩总不能认人宰杀?此中种种,我秦浩轩问心无愧,完全可以找冥灵教弟子对质!”

    青松道人摇了摇头,痛心疾首的看着秦浩轩:“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竟然还是冥顽不灵!因为你的缘故,冥灵教群龙无首,被过路的散修趁火打劫,整个教派都被抢空,树倒猢狲散,门下弟子更是跑了个干净,去哪找他们弟子?”

    秦浩轩完全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闭了闭眼睛:“因果轮回,若非冥灵教掌教等人被贪欲迷了眼,生出害人之心,他们教派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地步。这一切与我无关。”

    裂山派的掌教青松道人与长老赤水道人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

    秦浩轩看着严阵以待的裂山派众人,朗声道:“秦某绝非狼子野心之辈,而冥灵教一切都与我无关,此次前来,也是为了向诸位换一样东西。”

    青松道人不着痕迹的看了秦浩轩一眼:“什么东西。”

    “万物水。”秦浩轩吐出三个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