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初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回身一眼难离去【二更】
    剩余的四个长老面上带了一层凝重凶狠,可是纵然如此他们也不敢对张狂下死手!

    张狂全身气息暴虐而残忍,他双眸泛红,带着无尽的狠意,心头犹如被烧了一股烈火,令他尝到陌生的悲意,此刻只有极度的杀戮,才能够化解心头之怒!

    “死!”

    张狂眸中杀意沸腾,手中骨剑仿佛感受到主人无处排解的狂躁,森然的气息瞬间弥漫而出,锋锐无匹的光芒从上面轰然而出,随着张狂的劈砍,凌厉的剑光铺满天地,普光阁弟子的惨叫声响起一片!

    刷刷刷!

    张狂汹涌的战意竟是越来越强,天魁堂十大携龙气而出的长老丧命于他手上的竟有八人!

    所有人,看着张狂的眼色都变了,剩下的两个长老也被张狂骇住,再不敢上前!

    “这就是紫种……无上紫种的能力吗?”普光阁战舰上,付空真人紧紧盯着战场,喃喃的说道,“不愧是紫种,只是如今这般的修为,便能够强杀八位仙婴境后期强者,若等他真的成长起来,究竟会有多可怕?”

    一直端坐在战舰之上,没有出手的天英堂堂主东秀惜也勾了勾唇角,叮咚泉水般悦耳的声音从她口中传出:“我曾听闻,一个紫种能够成就一个无上大教,现在看来,还真是如此。等这紫种入了我们的教派……”

    东秀惜的话没有说完,但在场所有人都听出她的意思。

    一旦紫种完全属于普光阁,那么以普光阁现在无上大教的地位,想要彻底的成为古教,就并非难事了。

    普光阁掌教付空真人无比认真的看着战场上的张狂,一字一句的下令:“不计任何代价,把紫种给我拿下!”

    ……

    无尽的怒气冲荡在胸间,张狂近似癫狂的杀戮,令很多奉命前来围攻他的普光阁弟子心生恐惧,再也不敢上前一步。

    就在所有人停滞不敢上前的时候,一条银色的长鞭从远空掠来!

    长鞭看似轻巧,实在蕴含令人心惊的力量,如同上古异兽划过天空,长鞭未至,护在张狂身前的符龙就被那股碾压似的力量寸寸碾碎,化成一片齑粉消弭世间!

    张狂双目怒瞪,高高举起手中骨剑,然后猛地朝银色长鞭斜劈而去!

    砰!

    两股力量在空中交汇,迸发出刺耳的金属相撞之声,浓烈的气息翻滚出去,张狂的剑意被长鞭鞭笞为无形,于此同时一声明显属于女人的声音冷冷传来:“不知死活。”

    刷!

    银色长鞭猛地抽到张狂身上,张狂堪比魔族般坚硬的身体竟是被生生抽出一片血迹,而他整个人更是被这股无法阻挡的力量击落,如同流星般从空中朝地面坠去,然后砰的一声砸落地面,溅起一大片尘土!

    所有人都惊呆了,谁都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对紫种下这么重的手!

    被无数人注视着,左媚儿白藕般细腻漂亮的手腕轻轻一抖,银色的鞭子轻柔的缠了上来,她眨了眨眼睛,一副天真模样的说道:“不用担心,我下手不重,紫种不会死的。”

    一直对紫种束手束脚的天魁堂长老,瞬间哑了声音,这时候发怒不是,不发怒也不是,可他们想要好生捉拿的紫种,竟然就这么被一鞭子抽飞了,心中多少还是有点不痛快的。

    左媚儿纤纤手指朝张狂跌落的方向一点,然后偏头对几位长老一笑:“还不去抓回来,愣着做什么啊?”

    两个长老好像这才回神,赶忙朝张狂袭去!

    刷!

    一道人影猛然落到天魁堂的长老们面前!

    这人白发披肩,身上已经再无一处好的地方,遍身染血,几处重伤处甚至皮肉翻滚,露出了里面的白骨,如同鬼魅!

    是黄龙!

    他拼着一条手臂被砍也拦在了这些长老们面前!

    同样身染鲜血的宋游随后而至,什么也没说,再次攻向黄龙!

    天魁堂的长老虽然对张狂各种顾忌不敢下死手,但是现在拦在他们身前的是黄龙,他们可没有任何不忍,各种凌厉的杀伐手段尽数朝黄龙招呼了过去!

    黄龙背后道宫大开,属于道宫境的威压汹涌而至,直压得很多人都寸步难行,他白发狂舞,看着这些人一字一句的说道:“谁也不能过去。”

    在张狂被抽落地面的瞬间,秦浩轩就如闪电划了过去,一把将已经陷入昏迷的张狂抱住,带回了虚空之舟!

    虚空之舟能量即将填充完毕,无数弟子都撤向它,太初教内一片慌乱,各种嘶吼声响起,督促着弟子动作再迅速一些!

    看到张狂被带走,普光阁很多人面色都变了,杀意止也止不住!

    因为整个太初教的灵脉都被转向虚空之舟,天地灵气也疯了一般朝虚空之舟狂涌,终于被人感觉到了不对。

    左媚儿精致的眉毛轻轻一皱,面色突然变了:“不对劲,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无数人围了上来,如同一大块阴云逼来。

    黄龙右手被砍成重伤,他便左手执剑,自己的血都顺着宝剑滴落,可是黄龙身姿挺拔,破碎的道袍在狂风中猎猎作响,他似一尊巨神般挡在所有人的面前,纵然满身血迹,也自有一股震颤众人的气息!

    宋游偏头吐出一口血,他身上同样被黄龙砍出多处能够看见骨头的伤口,但他浑不在意,只是面上带着森然杀机,再次对黄龙咧嘴笑了:“你的确是个人才,就这么死了,真的太可惜了,现在,我给你最后一次投降的机会。”

    黄龙轻抬眼皮,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宋游面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你的选择,真的,太愚蠢!”

    刷!

    宋游轻轻一震,背后同样现出一座硕大的道宫,威压汹涌如同海浪,令很多人都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道宫境强者!

    宋游竟然是道宫境的修为?!

    太初很多人都诧异的瞪大了眼睛,谁都没有预料到,普光阁的一个堂主竟然能有如此逆天的修为!

    宋游释放出自己的威压之后,急攻而上,道法猛烈如海,打的虚空都在颤抖!

    左媚儿娇笑一声,背后仙婴道果境巅峰的修为也全然绽开,紧随宋游而至,手上银鞭如同阴冷的毒蛇般朝黄龙挥舞而去!

    仿佛得到了进攻的信号,周边数十个强者一拥而上,无上道法疯了一般打向黄龙!

    ……

    闵固道人奉黄龙之命来到桀狱,用一段极其复杂的符文将刻画在伦理狱前漆黑石门上的禁锢阵法撤去,然后一把打开了石门。

    安和桥仙子素衣黑发,身上没有半分装饰之物,一张素颜却依旧美如画中人,只是她眉眼太冷,神情太淡,安静的坐着,不像人,像一个鬼魅。

    闵固道人破开石门,然后低首说道:“掌教命弟子放安和桥师叔祖离开。”

    安和桥终年不变的脸上终于微微一怔,外面惊天动地的轰炸之声,她在狱中当然听得到,但是安和桥没有想到,这一次事态竟然严重到让黄龙下决心放自己走。

    太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砰!

    变故突生,闵固道人根本没有提防后背,被人一掌劈飞,跌落地面,晕了过去。

    熟悉的气息让面色清冷的安和桥微微颤抖了起来!

    清和云雷出现在门口,高大的身影将整间屋子都笼罩了起来,他向来邪气森寒的脸上,带着从未被他人见过的认真与思念,一双眼睛贪婪般的落到安和桥身上,声音嘶哑,饱含痛苦与折磨:“我找到你了,我找到你了……”

    安和桥缓缓站起身子,清冷的眼睛中渐渐焕发出令人心惊的神彩,好像枯木生出绿叶,荒地开遍缤纷的花朵,一切生机与活力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安和桥只上前走了一步,就被紧紧拥入一个她等了数百年的怀抱中。

    清和云雷手臂紧紧收拢,他感受着怀中之人的真实,失而后得的喜悦与无比揪心的分别之苦,让他双目微红,难以自持,只会不断的重复:“我找到你了,找到你了……”

    安和桥微微闭眼,一行泪水终于滑落,我等到你了……

    数百年来,她忍受着被困一隅的痛苦,忍受着每日冰火两重天的折磨,忍受着与恋人分别的思念,更忍受着教派内每日弟子的斥责……

    安和桥没有落过一滴泪,从来都是淡然而强大,可是,在看到清和云雷的瞬间,数百年的委屈却刹那涌上心头,她终于忍不了了,终于在自己恋人的怀中失声痛哭。

    安和桥的泪水仿佛刀子一般,生生割进清和的心中,痛彻心扉,他在怪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来……

    “我们可以从这里走出去了……”清和揽住安和桥的身体,用手掌抹去她面上的泪水,眼睛直直望进安和桥的心里,他认真的说道,“我带你走,再也没人能够困住我们,以后每一天,我们都会在一起。”

    安和桥抿唇,也认真的点了点头,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心,下一瞬,安和桥的手就被牢牢的握住,然后清和带她朝外走去。

    终于踏出那一方天地,安和桥心中竟然生出了一股莫名惧意,这让她紧紧的握住清和云雷的手,想着再也不要放开了。

    数百年的囚禁时间,如同一场噩梦,现在安和桥知道,自己终于醒过来,就像她知道清和云雷一定会来就她,她知道无论是自己的师父还是太初的其他人,他们都错了,自己与清和云雷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

    清和云雷带着安和桥直奔太初教外而去,在即将踏出太初门口的瞬间,安和桥终是停下脚步,清和云雷心中一紧,转头看她。

    安和桥清丽的面容还带着未干的泪痕,她低头轻声说道:“我再看一眼太初,就看一眼……”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