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初 >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雨薇陨落张狂暴【一更】
    没有人说话,在张狂的狂怒之下,在张狂的怒吼中,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

    张狂指了指半空中战成一团的黄龙与宋游等人,他几乎是恨极的说道:“现在,这样一场由我这个紫种引起的灭教之战,你们还要我躲起来?还要我跑?!”

    “我躲够了,我真的躲够了……”从来都是一脸冷硬的张狂,如今双目尽是水光,“这一战,我必须去,纵然是战死,也好过于苟且偷生!”

    张狂眼睛扫过所有人:“他们不是要紫种吗?我去,就会吸引他们所有的注意力,而他们也绝不可能对我下死手,不仅掌教的压力会小很多,而且这是你们的机会。”

    “不……”

    苏百花话还没有说完,张狂已经疾射而出!

    “师父!”

    祁玥一把将头上的珠钗扔掉,拔剑就要跟随张狂而上!

    秦浩轩单手拦住祁玥、雨薇等人,彻底冷下脸,沉声对所有人说道:“现在,你们所有人,立刻去虚空之舟,立刻!”

    “不,我师父……”祁玥急的眼眶发红。

    “这是张狂给我们制造的机会,难道你们要他的心血白费吗?!”秦浩轩厉声吼道。

    “走!”

    “我们走!”

    ……

    “哈哈哈哈哈,原来太初教的掌教黄龙就是这副德行啊?”天魁堂长老许友猖狂的大笑,在黄龙忙着应对他人时,再次偷偷击出一道道法,看着黄龙身上越来越多的伤,他笑的愈发大声,“你不是能打吗?怎么不打了呢?我看你不是龙,是虫,哈哈哈哈……”

    刷!

    张狂手握骨剑,横劈而下,他出现的过于鬼魅疾速,没有引起任何一人的注意,便已经来到战场,然后一剑砍断了还在狂笑的许友的一条胳膊!

    轰!

    在许友的惨叫中,张狂背后高达千丈的仙树刹那绽开,紫色流光遍布,美轮美奂的颜色勾织出宛如梦境的景色,片片泛着紫色光芒的叶子繁盛开遍,各色道果琳琅满目挂满枝头,一个高达数丈的仙婴轻盈的立在树梢,指尖轻轻一点,无数道法如丝绸般飘然而出,轻柔无比,满藏杀机!

    砰!

    在一片呆滞中,张狂欺身而上,右手一伸,直接一把将看到他的仙树甚至忘了嚎叫的许友掐住,然后将他缓缓抬高。

    许友脖子被掐,脸色涨的通红,眼睛都无比惊悚的朝外凸着,他双手狠狠握着张狂的右手,脚在下面无力的扑腾着,他从嗓子里挤出两个字:“紫……紫……”

    张狂面上表情冰寒而残忍:“紫种张狂在此!只不过,你是没机会再看到我了。”

    咔嚓!

    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张狂淡然的松开了掐住许友的手,任由许友的尸体坠落地面,然后,面无表情的看向了宋游。

    这一瞬间,几乎普光阁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张狂身上!无论是战斗中的人,还是战舰之上的强者!

    左媚儿也是眼神一亮,不由得朝张狂走近了几步。

    这就是紫种?竟然真的是紫种!

    无上紫种,终究是……现身了!

    所有人的眼神都是一样的狂烈而热切,便是普光阁隐世一般的阁主在看到张狂的一瞬,呼吸都是一滞,而后猛地握紧了拳头,传声给所有人:“给我,活捉!”

    宋游轻微的诧异过后,终于笑了,他浓黑的眉毛轻挑,眼睛眨了眨,太初的紫种,终于被自己逼出来了。

    正如张狂预料的,所有人都被自己吸引了目光。

    “凭你们?”

    眸中泛出冷意,张狂毫无预兆的发动了攻击,他手中的骨剑幽黑暗沉,仿佛饮尽众生的血液,被万鬼束缚,连剑光都带着森寒入骨的杀意,一击之下,顷刻间砍掉另一人的头颅。

    宋游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张狂,看他出手杀人,看他每一个动作,越看越觉得这小子很让自己满意。

    “你们,去把这个小东西抓住,黄龙交给我了。”宋游轻轻一笑,然后将身边的几个长老全都打发出去抓张狂。

    “侵我太初者……杀!”张狂胸中被激发出的无边战意!

    无数道法交织而来,天魁堂的长老每一个都绝非等闲之辈,张狂刚刚能够屠杀两人,也无非是因为出其不意,凶猛出击罢了。

    而现在,七个长老配合有序,而且他们个个战斗经验丰富,压着张狂一番猛攻,不会对张狂造成身体上的伤害,但也几乎不给张狂出手的机会!

    张狂骨剑挥舞的再强,却也只是防御而已,那七人按照一定的规则占位,隐隐间竟然形成一道阵法,加强了他们的攻势!

    张狂额头微微冒汗,他知道自己这样下去,只有被擒一条路,他奋力挣脱,却根本脱离不开这些人的压制!

    “啊!”

    一声惨叫从主峰那边传来,张狂一怔,挥剑隔开一道猛烈的袭击,然后抬头看去!

    一身大红嫁衣的雨薇仙子被一剑穿心,钉在主殿前的巨大圆柱!

    主峰那边的阵法现在也被完全破开,无数飞剑如同急雨一般从外面袭来,锋锐无比,直扑主峰众人!

    此时主峰上的人已经撤走大半,但是雨薇仙子的心却一直在被众人合力围攻的张狂身上,任凭谁喊都不离开,这才……

    还未退走急于防御的太初弟子看到雨薇仙子被刺中的瞬间,脸上血色刷的退尽,那是张副掌教的仙侣……

    看着被长剑穿心钉在石柱上的雨薇,看着她身前的红衣被大片大片的血迹浸湿,张狂只觉得脑中轰鸣一声,一股突如其来的暴怒令他全身气息翻滚,骨剑之上阴寒之气大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张狂眼角崩裂,猛然挥舞骨剑!一刹那,竟然出现了鬼魂嚎哭的声音!惨烈的煞气疯狂的溢出,铺天盖地,七个长老全都心头一惊,对于危险的直觉让他们不得不退避开来!

    张狂如疾风般射出,瞬间来到雨薇身前!

    雨薇仙子胸口大片大片的血液流出,打湿了她一身艳色衣袍,长发散落身后,眉眼秀美而苍白,她用尽全身力气抬起手,轻轻的覆在张狂脸上。

    温热的血液随着雨薇的手指在张狂面上抹开,雨薇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冷,力气很快的消散,她的手无力的就要落下,却在下一瞬便被张狂的手盖住。

    张狂的手干燥,温热,有力,雨薇仙子怔愣一瞬,然后眼中突然迸发出惑人心神的光彩,欢喜又开心。

    张狂几乎是可以称得上是手足无措的,他面上罕见的出现了惊慌,他看着自己新娘的血液流出,感受着她生命力一点点消散,而自己,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雨薇仙子张了张嘴巴,却吐出一大口鲜血,猩红的血液从雨薇仙子的嘴角流下,令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有那么多的话想对你说……

    雨薇仙子的双眸一点点涣散,她真的是很开心,原来张狂也不是永远都只是一个木头,他,竟然是能够为了自己而伤心……

    雨薇仙子努力的想要再看一眼自己的夫君,但是眼前光晕大散,一阵阵的黑暗袭来,她,终究只能不甘心的永远闭上了眼睛。

    张狂张了张嘴巴,握着雨薇的手有些颤抖,他表情空白了一瞬,然后猛地站了起来!

    缓缓的转过身子,张狂发丝凌乱,俊美的面上沾染着未干的血迹,浓烈的杀意铺天盖地!他面色有些狰狞,几步上前,瞬间越过数十个普光阁弟子,探手一抓,将普光阁操纵剑阵的弟子徒手撕裂成两半!

    “啊!”

    仰天狂吼一声,张狂周身爆发无尽的威压,身后仙树都在颤动,天地灵气汹涌的没入紫色仙树之中,数丈长的仙婴发狂了一般的挥舞着道法,猛力砸向四周!

    杀杀杀杀杀杀杀!

    情况再变,面对发狂的张狂,普光阁围攻而来的人全都变得缩手缩脚,他们是要活捉紫种,而不是杀他,很多能够制伏张狂的杀手根本不能再用,可是平常手段又无法控住张狂!

    七个天魁堂长老已经无法再次形成合围之势,而张狂提剑狂砍,虚空震颤,层云撕裂,便是远处观战之人都能够感觉到那股癫狂的杀意!

    天魁堂的七个长老面色凝重,其中韦烨长老才刚刚上前一步,张狂双臂一震,九条符龙从他身后腾空而起!

    符龙个个都有百丈之长,遍体披覆漆黑的磷光,它们昂首长啸,刺耳的声音让很多人心中胆寒!

    “吼!”

    随着张狂单指一点,符龙摇首摆尾,猛冲向韦烨,巨大的龙爪划破虚空,带起无数一闪而过的火花,猝不及防之下,天魁堂韦烨长老就被龙爪刹那撕碎!

    张狂的凶残暴露无遗,符龙猛烈的肆虐,横扫一切,群山崩裂,虚空颤动!谁都想不到,平日里被用来代步的符龙,在张狂的手中,竟然能够如此猛烈,战意汹涌,无可阻挡!

    砰砰!

    几乎转瞬之间,天魁堂再失两个长老!

    抓活的紫种,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代价远远超乎想象!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