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初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一天时间向天争【第十六更】
    梁超捏紧了手中宝剑,跟身边的弟兄合力杀着太初弟子,杀敌的凶狠中也带着他隐藏在心中的狼狈。他是不可能答应小金的要求,且不说若他真的不是小金对手,纵然两人势均力敌,谁生谁死还是为未可知。梁超不会将自己置于一个畜生的威胁之下。

    宋游淡淡的看了看太初的战局,然后问王悍:“你去主舰问一下,看看阁主跟太初教那小子谈的怎么样了,太初阵法的弱点找出来了没。”

    王悍点头,领命而去。

    “呵呵。”左媚儿娇笑一声,眼波瞥向宋游,“咱们堂堂的天魁堂堂主,攻打一个小小太初,竟然还要用那小子的东西?”

    宋游负手而立,他轻轻勾起唇角:“我要的是用最少的代价换取最高的利益,这就是兵法之道。”

    左媚儿垂下眼皮:“就是不知道那小子可靠不可靠了,副掌教可是说不信他的。”

    “用人不疑,既然让我打头阵,那我说了还是算的。”宋游淡淡的说道。

    ……

    主舰内,慕容超正在喝茶。

    而围在他周围的水镜上,用各色的灵法详细的绘出了慕容超所知道的太初教所有阵法所在,以及这些阵法的强弱破解之法。

    阁主正从头略略扫过。

    “按照我给出的方法,慕容能够保证,贵教会在三个时辰之内,攻下太初,擒获紫种。”慕容超放下手中的茶杯,抬头说道。

    普光阁阁主仿佛一团光影,任慕容超想尽办法也无法窥得一二,只能模糊的看到他大概的动作。

    普光阁阁主微微点了点头,然后问道:“那你觉得如何?”

    慕容超眉头轻轻一皱,疑惑的看向阁主。

    “呵。”

    一声轻笑从他们身旁传来,慕容超身子顿时一僵,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阁主。

    在慕容超面色微沉中,一个光影逐渐的从这间房子中显露出现,细眉长目,高鼻薄唇,五官有种邪气的美感,竟然是邪修清和云雷!

    “你怎么会在这里?”慕容超皱眉问道。

    清和云雷邪魅的眸子打量着慕容超,而慕容超可以通过那邪魅的微笑感觉到最锋锐的隐藏杀机!

    慕容超相信!如果此处不是普光无上教的中心位置,如果此地不是有蒲光阁的阁主在,这清和云雷已然出手了!

    “太初,居然出了你这样的东西。”清和云雷毫不掩饰自己的立场,清冷的声音透着杀意:“太初到底欠了你什么?让你出卖太初?”

    “那你呢?”慕容超冷冷的看向清和云雷。

    “我……”清和云雷看着太初的方向:“我也不知道是我欠太初的,还是太初欠我的,只是……我此次前来同你不一样,我只是来劝说阁主不要对太初动手,我去让他们将紫种送出……”

    “凭你?”慕容超打量着清和云雷,这邪修很是诡异,自己至今无法看穿他的修为!可即便这样一个怪物,也不够资格让普光放过太初的!

    这是规矩!紫种只能给无上大教!太初敢私藏,就是找死!

    “有何不可吗?”清和云雷一抖手,袖口的乾坤袋完全打开,各种珍奇异宝如小山一般的出现,把慕容超看的眉头紧锁,这份礼物真的很有分量了。

    就在珍奇异宝如山出现的那一刻!便是阁主都被这珍奇异宝所吸引!就在这一刻!清和云雷动了!

    剑!爆发于不闻不觉之间!

    刹那间!大厅充斥着锋锐的剑气!

    这剑之力可撕裂长空!可斩断轮回!

    两剑!清和云雷的两剑不分先后!一剑直奔慕容超,一剑直奔阁主!

    快!清和云雷的剑极快!

    诡异!清和云雷的剑诡异异常!它真的是凭空便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嗤嗤……

    刺耳的剑气响起,阁主护体仙光被一剑刺穿直入体内!

    慕容超虽然也吃惊这宝物,却时刻警惕着最初出现过的杀意,当剑出现的那一刻,他已然高速飞退,自由之翼被他开启到了极限,体内八卦之力将周身所有空间死死封死,却不能封住这道剑气。

    嗤!一剑穿透慕容超的小腹!

    这一剑,本是斩杀慕容超咽喉的一剑,却被在其体内仙王的八卦之力给生生打偏,救下他一条性命。

    噗!慕容超张口吐血倒飞撞墙!

    就在同一时刻!阁主的护体仙光碎裂,整个人如同坍塌的积木,消失的无影无踪。

    也在同一时间,一个大手印凌空出现拍向清和云雷的胸口!

    清和云雷全力杀人,哪里有力量躲避,当胸中了一掌倒飞吐血出去,整个人在空中化为一团烟雾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击不中,立刻遁走!

    慕容超心说好险,差点被一剑取走性命!这清和云雷此次前来,哪里是来说和的,他是来为太初搏命的!

    “太初的灵宠,还真是够忠心的啊……”护体仙光再次凭空出现,普光阁主再次出现的悠然说道:“若不是你贪心,想要一举杀我二人,怕还真的让你刺杀偷袭成功了……太初害你这般惨,你居然还能为其卖命?”

    一道水镜出现在普光阁主面前,而清和云雷此时已然遁出战舰,他单膝跪在一块大石之上连连吐血,邪魅的看向水镜的阁主笑道:“我确实贪心……可我只有一次机会……我是太初人啊……不论如何这个都无法改变……既然杀你失败,那我们太初见好了……”

    “太初见?你进的去吗?这些年你若进得去,怕是早进去了吧?”阁主冷笑。

    “你们这般攻击,太初的阵法对你们来说是完美的,对我来说……已然是能找到机会了……”邪修清和云雷化为一阵青雾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清和云雷……”阁主轻轻摇头,转身回到了最初的座位上。

    慕容超清晰的看到,仙光之中曾经出现了一滴红!那应该是血!阁主受伤了!这邪修真可以啊!此时……是不是偷袭的最好机会?

    “怎么?你也想试试?”阁主看向了慕容超:“本座劝你,还是不要冒险了,年轻人……”

    慕容超瞬间绷紧了面容,面上血色尽褪,一片惨白。

    ……

    “掌教,我们,我们还能撑多久?”卫尧看着门下弟子的尸体越累越多,胸中怒火与悲愤再难平息,他几个起落跃到黄龙身边,急声道,“掌教!让弟子们上吧,便是真的拼杀到死,弟子也心甘情愿!”

    黄龙将灵法注入大阵当中,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堂主,卫尧从来束的整齐的头发零散的铺在身后,身上道袍沾染了血迹,分辨不出是他自己的还是敌人的。

    黄龙面容冷峻,看着战火遍布的太初,眉峰眼角都带着一股令人心惊的杀意,他转身,带着卫尧一起来到主峰,瞬间,主峰上的外教掌教以及太初弟子全都围了过来。

    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焦急、愤恨以及深深的悲哀,他们看着黄龙,如同濒死的人看着自己唯一的生路。

    黄龙伸手做了一个下压的动作,他沉声道:“卫尧,带人将虚空之舟打开,极可能快的把所有人都带进去。”

    虚空之舟!

    “传说太初得到了虚空仙王遗留下的法宝虚空之舟,竟然是真的!”

    “虚空仙王造虚空之舟,为的是踏破虚空,羽化飞升,虽然最后失败了,但是虚空之舟那种横破空间的威能,却依旧留存下来了!”

    “太好了太好了!这下我们有救了!”甚至有外教弟子激动的双眸泛红!

    无论平日里怎么样标榜自己无畏死亡,当死亡真正来临的时候,大多数人都还是害怕又抗拒的。

    不过,相比与外教教众那劫后余生的惊喜,太初数位掌权者却依旧面色凝重。

    “掌教,虚空之舟还未完全建成……”卫尧眉头紧皱,“而且能源还未填充完毕。”

    “能源填充完毕需要多久?”

    卫尧拳头攥的紧紧的:“至少还要一天的时间。”

    “一天?!”有人惊呼出声。

    惊慌再次蔓延到每个人的脸上。

    太初能撑一天吗?没人敢说。

    黄龙转头看向半空,普光阁的战舰仿佛死神的阴影,岿然不动的立在太初上空,像随时都会落下来的利刃,让太初教内所有人的心都高高悬着,胆战心惊。

    战火,在太初教的每一寸土地上蔓延,亭台尽毁,山脉割裂,太初教的弟子,用自己的身体铸成了一道道城墙,阻隔着敌人进攻的步伐,他们的血浸透了太初教的地面,也染红了太初教活着人的双眸。

    黄龙立在主峰之上,看着仿佛已经成为修罗地狱般的太初,眸中悲意浓郁,难以化开。

    太初教内,多少人想着出去拼了吧,就算是为太初战死,也值了,可是他们不能,太初还没有倒下,他们要顾虑大局,要考虑退路,他们不能让太初真的就这么被毁了。

    浓烈的悲伤好似滚烫的烈火把所有人都烧的痛不可言,他们双眼血红的看着敌人在自己家里肆虐,看着自己的兄弟姐妹被屠杀,恨意杀意似汹涌的海浪搅得他们想要发疯的狂吼,想出去不要命的拼杀!

    普光阁这一波的攻势愈发狠厉,而且差距也完全显露,同等级的弟子,太初教根本无力抗衡,更何况普光阁底蕴深厚,不知道还有多少手段没有使出。

    面对无上大教这样庞然大物的存在,太初教根本没有抵抗之力。

    “黄龙掌教,太初……能撑一天吗?”紫山宗掌教迟疑的问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