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初 >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蚀骨裂心咒催命【第十四更】
    葛毅身先士卒,狂杀间突然觉得自己被一道异常犀利的目光盯上,他这些年脾性愈发稳重,纵然那道目光令他感觉很不舒服,也没有乱了手上的攻势,只是偶尔才会朝那道目光的来源撇去一眼。

    不过宋游隐在云端,自身又是那般强大之人,葛毅只能隐约的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根本看不清那人是谁,既然看不清楚,葛毅便收回目光,不再去看,只专心砍杀入侵门派的敌人。

    扑上来的敌人真的太多了,杀了一波还有一波,好似总也杀不完一般,而且身边弟子倒下去的速度之快,让无边的悲愤在心中累积,化成无边杀意,葛毅下手愈发狠厉!

    此时,有弟子从宋游身边飞下攻打太初,宋游手臂微微一抬,将经过他身边的弟子拦下。

    那弟子名唤周峰,是仙树境三百丈的修为,已经很不错了,见堂主拦下自己,立即恭敬的低头行礼。

    宋游看着操纵七把飞剑杀敌,却一点都不露疲态的葛毅,一直懒懒的双眸中也露出了几丝兴趣:“我这有一道剑气,你拿着这道剑气去与那小子斗一斗。”

    周峰看着宋游所指的方向,看到了一身染血的疯狂砍杀的葛毅。

    点头领命,周峰直奔葛毅而去!

    宋游给出的剑气非比寻常,纵然是由一个仙树二百丈境界的小弟子使出,也有相当于仙轮境全力一击的威势!

    剑气未出,葛毅便能够感觉到那股仿佛直指眉心的危机,他来不及多想,劈手便是一道冷冽的灵法打出,灵法一出,它周身的空气竟然瞬间冰冷刺骨,滴水成冰!

    而周峰根本没将葛毅这道灵法看在眼里,很随意的用傍身飞剑迎接,而左手宋游给出的剑气也即将打出!

    刷!

    周峰双目瞬间大睁,他持剑的右臂还没有接触到葛毅打出的灵法,就被一层冰寒之意僵住,那股寒意直透骨髓,眨眼不到瞬间将周峰全身冰封,连带那道还未出手的剑气都一同冰封!

    如此霸道的冰寒之气,周峰闻所未闻,还没等他再多想什么,一道狠厉的剑气横空而至,一剑将冻成冰块的周峰砍成了齑粉!

    “哎呀,这有点意思了。”宋游看到葛毅那雷霆一击,令周峰连出手机会都没有便陨落,面上表情顿时生动了起来,他嘴角噙着笑意,然后再次拦住一个弟子,道,“看到那个人了没,我给你一件宝贝,你去跟他斗斗。”

    说完,宋游掌心出现一张刻画艳红火龙的符印,放到那弟子手中。

    王书比之刚刚陨落的周峰的修为还要差一些,不过仙树二百丈的修为,一接到那符纸,只觉得手心好像握着火热的岩浆,灼热的温度令他手都刹那变红!

    大惊之下,王书连忙运气灵气,才稍稍控制那温度,他不敢耽误,手握火龙符纸,直奔葛毅而去!

    轰!

    王书没有靠近葛毅,便放出手中符纸,数十丈的火龙轰然而出,遍体燃烧火焰,那炽热的温度,将这一片空间都带动的仿佛要融化一般!

    葛毅紧紧咬牙,将秦浩轩交给自己的所有寒焰放出,寒焰乃天地奇寒之物,能冰封一切!寒焰恍若虹光般一闪而过,凡寒焰经过之处,必是霜寒遍地!

    但是这些寒焰还是太少了,面对胜它数十倍的火龙,只抵抗了一瞬,就被完全淹没!

    火龙受寒焰侵袭,瞬间消去大半,但是十多丈长的火龙依旧势猛,轰然一击,直接将葛毅撞飞出去!

    葛毅胸口被烧出一片焦黑,大口大口的吐出污血,剧痛让他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

    宋游眼睛一亮,刚要让人把这小子抓过来给自己,就看到两只大手从太初山脉间伸出,眨眼间便将晕倒在地上的葛毅抓住,然后极快的将他送入了补天阁的药池之中!

    补天阁已经被太初教的伤员占满,池子里都是遍身伤痕的弟子。

    葛毅因为伤重,直接被投入药池,浓郁的药液将他包围,极快的滋养着他被重创的胸口,忍受过最开始的剧痛后,葛毅慢慢睁开了眼睛。

    宋游看着被提溜走的葛毅,微微撇了撇嘴。

    这种将重伤之人带入药阁的阵法,不止太初有,普光阁也有,就建立在战舰之上。

    一旦发现自己的人有重伤,阵法会自动的把弟子拽到药池之中进行恢复,一旦伤重之人感觉自己恢复的差不多了,就会自动的再次进入战场。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葛毅活动了一下自己双手,觉得差不多了,便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套干净的衣服,匆匆离开补天阁,直冲最前面的战场而去。

    “等等。”当葛毅经过立在阵法旁,操纵大阵的秦浩轩身边时,秦浩轩突然开口。

    微微抬头,随意的看了一眼半空,秦浩轩对葛毅道:“我这有三道剑气赐你,你自己好好注意点。”

    葛毅此时也知道自己被普光阁的人盯上了,但是他没有丝毫畏惧,对秦浩轩道过谢,葛毅便极快的再次上了战场。

    看到葛毅回来,宋游笑了笑,再次拿出一道火龙符给身边的人,让他去与葛毅斗。

    那弟子才刚刚下去,连葛毅的面容都还有些看不清,就感觉一道灭骨的危机从背后升起,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将手上祸福催动,一道剑光横破虚空而来,杀意震天!

    轰!

    葛毅天外一剑,直接将普光阁这弟子斩杀!

    “哟,这还真有意思。”宋游面上笑意更大,仿佛看到了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般,“想必,今天我应该能够痛痛快快的打一架了。”

    “还没动手呢?”娇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宋游不用回头也知道来者是谁。

    地英堂堂主左媚儿轻移莲步,来到宋游身边,含笑看着他,吐气如兰:“我说,你到底行不行啊?”

    宋游斜斜一笑:“我行不行?你要不要试试?”

    左媚儿娇嗔的锤了他一下:“真粗俗!”

    宋游晃了晃身子,轻挑了一下眉毛,没说话。

    左媚儿抬起眼皮,扫了一遍太初教的战场,眸中波光流转,她捂嘴轻笑:“这样打,要打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咱们这次可没这么多时间浪费在这。”

    “这样吧,我先试试。”左媚儿试探的说道。

    宋游皮笑肉不笑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理她,而是转头对身边的弟子王悍道:“把那些奴隶军都召集过来。”

    王悍虽然不知道宋游要做什么,但却很听话,几道传音下去,便有数人领着奴隶军聚集了过来。

    这些奴隶军有半人半兽的妖族,也有性情残暴的魔族,更有一些不知道原属何处的修仙者,虽然来源大不相同,但无一例外的被打上了无上大教普光阁的烙印,根本无法反抗,只能听命行事。

    宋游看着这群奴隶神情恍惚毫无战意的样子,很是不满的摇了摇头,他叹息一声,突然抬手,无数黑色符文从他手中射出,铺天盖地避无可避,准确无误的打入了每个奴隶的体内!

    “啊!”

    “什么东西?”

    ……

    这些黑色符文一旦没入他们身体,便迅速化开,渗入他们的血液骨髓,浓黑的颜色从他们体表一点点显现出来,森寒之意从这些奴隶的心头升起,他们一个个全都惊疑不定的看着宋游。

    宋游很满意他们的眼神,然后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这是蚀骨裂心咒,你们最多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

    “什么?!”

    惊恐绝望的神情在这些奴隶的身上蔓延,他们既然甘心为奴,就全都是怕死的,可是现在,死神已经附着在了自己的身上!

    宋游轻笑一声:“最多一个时辰,你们把太初给我攻下来,若攻不下来,那你们就死吧。”

    奴隶们先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疯了一般朝太初攻打而去!

    宋游笑吟吟的看着这些瞬间充满战力,不怕死的攻向太初的奴隶军,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用不大的声音说道:“我说你们最多能活一个时辰,可没说你们一定能活一个时辰哦。”

    左媚儿听着宋游的话,心头一凛,再看向那些已经全身冒着黑气的奴隶时,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砰!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疯了一般攻打太初的奴隶中,就有一人爆裂而亡!

    那是个修道者,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全身已经浓黑遍布,然后毫无预兆的炸裂开来,喷出的血液都是浓黑腥臭的,带着能够将土地都侵蚀的毒气,与他们对攻的太初弟子根本没有想到会这样,猝不及防之下被毒血沾染,毒气顷刻蔓延,稍不注意,一条手臂,甚至性命就没了!

    战况愈发惨烈,奴隶军一个接一个的死去,他们带毒的血液更是防不胜防,太初教弟子吃了大亏!

    左媚儿深吸一口气,这时她才明白,宋游从一开始就是让这些奴隶去送死的,一个时辰根本攻下不太初,他也没想一个时辰攻下太初,他想的是,用这群奴隶的命换太初大部分的战力!

    想明白其中关节,左媚儿眼睛幽幽的落在宋游身上,轻叹一声:“不愧是天魁堂堂主,出手真是够狠够毒。”

    宋游斜斜看她一眼:“你忘了我的出身嘛?”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