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初 >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两相望竟是无言【二更】
    忆蓝看了看姜子白,大眼睛眨了眨,然后疑惑的抬头,问秦浩轩:“爹爹,为什么要拜师啊?”

    秦浩轩揉了揉他的脑袋:“哪来这么多为什么啊?这是你的造化,拜师就行了。”

    “哦。”

    忆蓝摸了摸脑袋,虽然还是有些不明白,但是他是很听秦浩轩话的,当即就朝姜子白拜了三拜,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师父。”

    姜子白这是真的开心了,看着忆蓝不住的点头称好。然后感觉到了什么,饶有兴趣的看了看手中的镇仙山,然后被白光包裹的手轻轻朝里面一抓,随着什么东西破土而出的声音,姜子白从镇仙山中拔出了一棵大树!

    “哎,大树!”忆蓝看出这就是自己整天对着的那棵大树,于是跟大树打了声招呼。

    可是大树却根本没理他,被姜子白一放到地上,架起一阵妖风,以自己的根系为腿,即刻就跑!

    “哪儿去啊?”姜子白懒懒的说了一声,朝大树一点,金光迸现,犹如一只金色的大手,瞬间将刚刚跑了两步的大树给抓了回来。

    众人看着枝叶都有些没精打采的大树,忍不住都笑了。

    姜子白打量了大树一圈,眼中现出一抹赞叹:“有意思有意思,你真是手段通天呢。”

    在镇仙山的时候,秦浩轩也觉得这棵大树有些不对劲,但是一直也没瞧出什么,听到姜子白这样说,便问道:“这树可是有什么古怪?”

    姜子白点了点头,白玉一般的手指指了指大树,对大树说道:“你知道自己被困镇仙山无法逃走,寿命又眼看着到头,便不惜用化掉自己大半修为的方法,将自己的魂魄融于这棵树中,对吧?”

    看着大树一声不吭,连叶子都不动的样子,所有人都知道姜子白猜对了,也全都惊讶的看着那棵树,完全没有想到,里面竟然融合了一个人的灵魂生命。

    忆蓝一双清亮的眸子满含惊奇的看着大树,歪了歪脑袋说道:“竟然是一个人啊。”

    而秦浩轩眼中露出了然。

    凡人一生不过百年,但是树的生命力就顽强了,活上成百上千年也不是没有可能。

    “依托树的生命力,活到今天,这个人也非常聪明。”秦浩轩看着大树,轻声说道。

    姜子白一笑:“何止聪明啊?而且够果断,对自己也够狠辣。化掉大半修为,一般人根本没有这样的胸襟。”

    大树突然动了动,枝叶都泛出幽幽绿光,但是被姜子白一弹指,就蔫了。

    “可惜,如果你不化去修为的话,还有机会能够与我一战,但是现在的你,就这么点力量,还要在我眼皮子底下耍花样吗?”姜子白轻轻挑眉说道。

    而姜子白话音落地,那棵大树真就老实了,很识时务的样子。

    姜子白眼睛从大树的树皮上一扫,嘴角含笑的说道:“虽然你树皮上刻画的这些灵法秘诀都是好东西,但是想来,你也根本没安好心吧?”

    忆蓝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想看看这住了一个人的大树有什么不同,一双小手在树上摸了摸,也没觉得怎么样。

    姜子白笑眯眯的摸了摸忆蓝的脑袋,说道:“没什么太奇怪,这颗小树中虽然凝聚了一个人的灵魂,但现在毕竟是一棵树。”

    “不过,那人死之前,用了很多东西来滋养这棵大树,令这大树的寿命更加悠长,这倒是一件好事。”姜子白想了想,对忆蓝道,“既然你喊了我师父,我是要给你一件入门之礼的。”

    “这棵树本身就是一样宝贝了,回头我用此树给你炼制一件武器,刻入那人融入树中之时使用的灵法。这样你拿着那武器打人之时,就可以直接削掉别人的修为了。”

    姜子白轻描淡写的说出那段话,除了忆蓝还有些迷糊之外,其他的人却全都震惊了!

    能够削掉别人修为的武器,那岂不是要逆天?!

    这姜子白到底是谁?竟然能够把这么一件令世人眼红的宝贝,说的如同平常物件一般!

    就连秦浩轩心中都是微微一动,觉得姜子白此人,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不知道姜子白是不是悟出了什么,以前感觉他无多的寿元,现在竟然又看不分明了。

    忆蓝可没有察觉出其他人震惊的心情,只是敏感的看了看一直注视着父亲的徐羽。

    忆蓝疑惑拽了拽秦浩轩的衣服,小手指了指徐羽,说道:“爹爹,这个漂亮姐姐一直在看你呢。”

    忆蓝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眼睛就都转向了徐羽。

    徐羽微微一顿,下意识的想要收回看向秦浩轩的目光,攥了攥手,又忍住了,她甚至僵硬的勾了勾唇角,朝秦浩轩走了两步,张了张口,最后说了四个字:“好久不见……”

    这四个字说出口,徐羽都感觉心中一阵难过。

    如果是以前,见到很久不见的秦浩轩,她应该早已经扑了上去,亲昵的搂着他的手臂,说感觉永远都说不完的话。

    可是如今……

    忆蓝一个十三四的小娃娃,就那么活生生的站在这里,他如同一颗扎入自己心中的刺,无法忽略!

    徐羽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表现出对秦浩轩的生疏与埋怨,但是又无法装作若无其事,只能这样,不痛不痒的说出好久不见。

    秦浩轩看了看徐羽,眼中有愧疚,也有痛惜,但是却没有太多后悔,他低声回道:“是啊,好久不见。”

    秦浩轩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如此陌生的,跟徐羽说好久不见。

    两人陷入沉默,他们所在的这片天地好像也都沉寂了,没有一个人说话。

    太初教的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尴尬。

    秦浩轩与徐羽,是太初教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一对情人,所有人都认为,他们终有一天会结为道侣。

    可是现在,秦浩轩竟然带回来了一个孩子,一个与其他女人生下的孩子。

    这,这该怎么办呢?

    丝丝尴尬从众人身上传了出来。

    秦父秦母看了看众人,又看了看相对无言的秦浩轩与徐羽,也就明白了几分。没想到还会有这么一出的两个老人,彼此对视一眼,也都沉默了。

    姜子白一眼看去便大体明白了其中的原委,顿时也觉得很是难办,让自己上阵杀敌?那举手投足间可翻江倒海。

    可……男女感情……姜子白一声叹息,有时……它比修仙都要难上百倍!有些事情啊,可不是法力高深便能够解决的。

    “老人家,咱们也是第一次见,聊聊去吧?”姜子白面上带笑的对秦父秦母道,虽然对两个比自己年纪小很多人的喊老人家很是别扭,但……这时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二人,只是想将二人暂时带离这中心位置。

    秦父秦母第一次见到姜子白这样神仙般的人物,赶紧点了点头,跟着姜子白走了。

    徐羽放柔了声音,微微弯下腰,努力的做到对忆蓝笑了笑,轻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忆蓝笑嘻嘻的说道:“我叫秦忆蓝。”

    “秦忆蓝,忆蓝……”徐羽轻轻的重复了一遍,什么都明白了。

    虽然早就有了这种猜测,徐羽还是觉得自己心中的难过如海潮般涌了上来,缓缓的直起身子,面色苍白,眼眶微微发红,带着询问的看向秦浩轩。

    秦浩轩看到徐羽的样子,心头蓦然一痛,但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

    真的是……徐羽有些晃神,却还是强打着精神,哑了声音问道:“那,蓝烟姐姐呢?”

    “她,难产去世了。”秦浩轩眼睛闭了闭。

    徐羽没有想到会这样,面上也带了悲伤,但是她心乱如麻,只觉得自己好像已经麻木了,轻轻叹息一声。

    看着又陷入沉默的两人,原本抓住机会就呱呱呱胡扯的蟾蜍老祖,也一直没有开口,感受着无处不在的尴尬与低气压,蟾蜍老祖不自在的吧唧了一下嘴巴,抬眼看了看天,自言自语的说道:“哎,好久没吃修仙者了,这口中充满灵气血肉的味道真是不错,不行,我得找地方好好回味回味。”

    边说这话,蟾蜍老祖就一跳几十里的走远了。

    其他的太初教弟子,却呆了呆,一面骂老蛤蟆不仗义自己跑了,一面又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当自己是木头人,眼观鼻鼻观心。

    徐羽深吸了一口气,再抬头看秦浩轩,微微抬了抬手,好像要去摸一摸秦浩轩的鬓发,但手只是在半空中停了停,又颓然落回身边。

    细细的看了看秦浩轩,徐羽微微皱眉,眼中带了一点心疼与感慨:“浩轩哥哥老了啊。”

    现在的秦浩轩,两鬓斑白,面带风霜,眼角周围是非常深刻的皱纹,连肌肤都变得松弛,看的徐羽心中酸涩不已:“浩轩哥哥,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受苦了。”

    秦浩轩自嘲的一笑,看了看落在肩头都沾染了白色的头发,点了点头:“是啊,头发都白了。在那山中过了二十多年凡人的生活,岂能不老?”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