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初 >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无望成仙凡人福【四更】
    看到母亲欲言又止,秦浩轩眉头轻轻皱起,略带着急的问道:“是什么?母亲可是有身体不舒服的地方?”

    秦母笑着拍了拍秦浩轩的手:“不是这事了,是我跟你爹也这么大年纪了,想必在这世界上也活不了几年了……”

    秦浩轩眼神渐渐黯淡了下来,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激荡在他的心中,他将拳头慢慢攥起……

    “所以,娘就想,能不能在死前抱上孙子啊。”秦母笑着说道。

    秦浩轩听了秦母的这话,直接就愣住了。

    秦母见他的样子,觉得儿子是害羞了,直接挑明了话,说道:“你看人家蓝烟姑娘,不图名不图利的跟了你这么久,而且这两年来,她对你的心思娘可都看在眼里呢,去哪在找这么一个好姑娘?你可别拿话搪塞娘,娘看的出来,你对这蓝烟姑娘可不是没有情意的。”

    秦浩轩心跳微微快了一些,他目光落到厨房中不断忙碌的蓝烟身上。

    这两年来,从未做过家务的蓝烟学会了炒一手好菜,更学会了缝制衣服收拾房子,她为这个家做了一切,照顾已经有些年迈的秦父秦母就如同侍奉自己的亲人,照顾总是出门打猎或者去研究镇仙山的秦浩轩,就如同……如同一个贤惠的妻子……

    想起两年来的点点滴滴,想起从未抱怨过一句的蓝烟,秦浩轩暗暗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我亏欠她良多。”

    秦母点了点秦浩轩的额头,说道:“一个姑娘家这么喜欢你,你一个大男人,难道想就这么拖着人家吗?可说好了,娘还是想要抱孙子的,你要是想拖着人家,娘可第一个不准。”

    秦浩轩摇头苦笑一声,道:“我怎么会想拖着她呢?我只是……”

    想起镇仙山外面的徐羽,秦浩轩的眉头皱的更紧,可是看一眼厨房中忙碌的蓝烟,再看看眼前带着期盼目光看着自己的秦父秦母……

    两年的时间,没什么感觉就这样溜走了,秦浩轩想,也许现在外面只是过了一瞬,这镇仙山便要时光流转,千年易逝。

    怕当徐羽找到此地,这镇仙山中已然不知过了多少年了,没有仙力护体的自己,怕是在那时早已经化为白骨。

    离开此地?秦浩轩抬头望天,眼中也是灰色的绝望,没有那道法旨,自己或许还能拼命一搏!

    一道法旨降落,自己便是压在大山下的蚂蚁,动弹不得半分啊!

    “娃子,我听蓝烟说了……”秦母愁声说道:“我知道,你在外面有个相好的女娃子。”

    秦浩轩点头。

    秦母叹气:“若你能离开,娘也愿意你找外面的女娃子,大不了娘做主,把这蓝烟到时候也给收了……”

    “母亲……”

    “你先听娘说完。”秦母打断了秦浩轩的话:“这两年,我跟你爹的骨头也一天不如一天了。再过些年,我跟你爹都去了,你们两人在这里继续过日子?还是像现在这样?你想过蓝烟那丫头的心没?”

    秦父轻轻的拍了拍秦浩轩的后背,男人之间有时候不需要说话,却也已经说得很透彻了。

    秦浩轩知道,蓝烟真的是个好女孩,也知道蓝烟中意自己,只是……自己早先有了徐羽,而且心中也只有徐羽。

    可如今……父母已然年纪大了……若真的过些日子便这样去了……也没有见到孙子孙女,自己岂非不孝?

    “娘……我懂了……”秦浩轩叹了口气:“儿子知道该如何做……只是……也要看蓝烟的意思……”

    “哎!好儿子,你快去问,快去问。”秦母就等着秦浩轩这句话那,与秦父对视一眼,就迫不及待的催着秦浩轩进厨房。

    几步来到厨房,秦浩轩从没觉得什么时候双脚会这么不听使唤,甚至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走路了。

    深吸一口气,秦浩轩一步就迈了进去,把正在烧菜的蓝烟都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一身粗布衣服的蓝烟立在铁锅前,一手还拿着铁勺,一手将扫到眼前的细发捋到脑后,五官精致,表情安然,一双眼睛看向屋内的秦浩轩,带着一丝关切与难以遮掩的欢喜。

    阳光从窗外直直照射进来,为蓝烟周身镀上一层耀目的金光。

    秦浩轩突然就想起第一次见到蓝烟的时候,她一身水蓝色的锦袍,整个人带着点刁蛮与嚣张,总是眉飞色舞,漂亮的夺人眼球。

    可是,他觉得现在一身粗布衣服的蓝烟,却比那时候锦衣华袍的她更加漂亮,带着岁月沉淀的淡然美好。

    “到底怎么了?你怎么傻愣愣的?”秦浩轩直直的目光令蓝烟双颊微红,不由得出声娇叱。

    “我……”秦浩轩说了一个字,就顿住了,拙于言辞的他,现在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怎么了?”蓝烟的话也放轻了,看向秦浩轩,只觉得心跳如鼓,只一会便收回了目光,有些躲闪的看向灶台上跳跃的阳光。

    微黄的阳光让这沉默的气氛多了一些旖旎,秦浩轩实在想不出什么话来,于是直接说道:“那个,你看,我还没有成亲,你成亲了吗?”

    蓝烟:“……”

    愣了一瞬,然后看着支支吾吾的半天都没说出一句完整话的秦浩轩,蓝烟却瞬间明白了,一张脸蛋登时红透了,她有些羞恼却更多的是欢喜的偷偷埋怨秦浩轩:“这个呆瓜!连个话都不会说。”

    两人都有些慌乱,蓝烟甚至感觉自己的心要跳出来了:“我,我也没有……”

    秦浩轩粗略一看没有什么,但是通红的耳尖也出卖了他此时的状态,看出蓝烟也有些慌,秦浩轩却突然镇定了,他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蓝烟,语气镇定了一些,说道:“既然我们两个都没有成亲,如果你不嫌弃我是一个弱种,现在又被困在这镇仙山中成为了一介凡人,更没办法许诺能够给你什么……”

    耳中听着秦浩轩仿佛击打在心脏上的话,蓝烟微微垂首,眼睛偷偷红了,她悄悄的近乎无声的说道:“我怎么可能嫌弃你呢?我欢喜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嫌弃你?”

    秦浩轩看不到蓝烟的神情,也没有听到她的话,只是看着阳光中的她,眉目间多了一丝柔情,他最后轻声说道:“如果你不嫌弃,那你愿意跟我成亲吗?”

    蓝烟的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她单手捂住嘴唇,怕自己哭出声,泪珠子一个接一个的掉到地上,然后又欢快的蹦开。

    看到蓝烟哭了,秦浩轩登时慌了神,急急的向前走了两步,手足无措的动了动胳膊:“不要哭……怎么哭了呢……我……如果你不愿意……”

    “我愿意!”蓝烟哽咽着打断秦浩轩的话,看着秦浩轩面上少见的担忧,再也顾不得其他,一下子扑入他的怀中,双手紧紧拽着他的衣角,叠声道:“愿意,我愿意……”

    秦浩轩顿了顿,终是环住蓝烟的身体。

    夕阳悠悠从二人身上转过,留下一室静谧与满腔柔情。

    靠着秦浩轩的怀抱,蓝烟从未有过像现在这样的心安。

    这都是我偷来的,我真是太卑鄙了。蓝烟轻轻咬着嘴巴,眼中的泪水还在往下流。

    她无法不介意自己隐瞒了刚刚从龙鳞剑中出来之时能够使用灵法的事情,觉得是自己没有坦诚才让秦浩轩与伯父伯母被困在这里。

    有一段时间,蓝烟总在想,也许自己当时将坦白了能够使用灵法的情况,狠狠心冲出去,也许能够找人来解救秦浩轩他们,但是她没有,她自私的留下了秦浩轩,不想让别人把秦浩轩从她身边抢走。也怕自己出去了,外面一瞬里面千年,就算将镇仙山开启,却只能见到他的尸骨,那还不如陪他百年。

    最开始的几天过去之后,她体内的灵法也逐渐被封印,蓝烟却没有恐慌,甚至觉得欣喜,为自己终于能够跟秦浩轩生活在没有外人的世界里而高兴。

    这个镇仙山中有他有她,也有秦浩轩的父母,而且只有他们,这样的日子,是以前的蓝烟想都不敢想的。

    蓝烟高兴着,心中也有对自己一开始隐瞒的的愧疚。

    但是,我不后悔。蓝烟靠在秦浩轩身上,双眼中全是满满的幸福,她知道,无论自己心中有多少内疚,就算给她机会重新来过,她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

    因为,她爱他。

    最开心的还是要数秦父秦母,他们操劳大辈子,为的多半是自己的孩子,眼看着儿子与他们中意的姑娘全都表明了心意,两个老人笑的嘴巴都要合不拢了。

    月上中天,皎洁的月光洒下一层光辉。

    院落中,秦浩轩与蓝烟身穿平常的服侍,只是蓝烟的头上多了一块红盖头。

    就在最朴实的环境里,甚至连喜服都没有的情况下,秦浩轩与蓝烟拜了天地父母,在月亮的见证下,结成了夫妇。

    “孩子,委屈你了!”握着蓝烟的手,秦母不仅红了眼,“我们老秦家,甚至都没办法给你个像样的婚礼。”

    秦浩轩站在一旁,也微微低下了头。

    “娘,我不委屈,嫁给他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蓝烟略带紧张甜蜜的声音传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