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初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你我有缘化坐骑【六更】
    气的不行的蟾蜍老祖狠狠喘息了几口,然后咬着牙道:“竟然敢骗我!不行!我一定要把那块仙木给骗回来!”

    实在气不过的蟾蜍老祖,一想起那块仙木就觉得肉痛,他拔腿要走的时候,突然感觉身后那个近千丈的大坑里有东西,一股无法言说的恐惧战栗敢瞬间袭遍他的全身!全身都要退下了一层蛤蟆皮!

    蟾蜍老祖头皮发麻,僵着身子转过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整个身子都在发抖,他颤巍巍的喃喃:“这……怎么回……回事?刚刚明明什么都没有的……”

    蟾蜍老祖身后的大坑中,蓦然绽放出万丈华光,原本死寂一片的崇阳教突然间变得鲜活起来,数只白鹤翩舞而过,道道祥瑞霞光穿透云彩直射而下,无数金色的道花从深达千丈的大坑中浦沿而出,虚影的彩凤缭绕其上,气势辉煌,万物服拜!

    从无尽的祥瑞霞光中,一个人影飘荡而上,宛如一片鸿毛,毫无重量。他动作看似缓慢,但千丈之深的距离,那道人影眨眼间便来到了地面!

    蟾蜍老祖瞪大了眼睛,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他能够感受到天地的灵气都因为这个人的出现而极度的沸腾了起来,纵然还看不清那人的容貌,却从心中生出一股跪地朝拜的冲动!

    这是蟾蜍老祖数百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

    这是谁?这到底是什么人?或者说,这是人吗?

    蟾蜍老祖僵硬的立在原地,已经完全感受不到自己了,他连额头上瞬间滴下的冷汗都没有察觉。

    那道人影飘上了地面,仿佛大梦初醒,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动了动身子,随着他的动作,一切霞光道花在瞬间随风而散,崇阳教再次恢复了寂静。

    蟾蜍老祖这才看清楚了那人的样貌。怎么说呢?他活了这么多年,什么魅惑俊美的妖族都见过,却没有一个能够比得上眼前之人的相貌。无论是气度还是五官。

    那人长身玉立,好似从山水画中走出的遗世仙人,穿越了滔滔历史的长河,披覆着日月辰星来到世人面前。一头仿佛墨染的黑发柔顺的散落身后,随着微微拂过的清风轻轻飘荡,发梢飘过他的脸庞,带着不经意的洒脱与傲然。

    他有一双堪比远山的眉黛,畅远而悠然;一双丹凤眼在眼角处轻轻挑起,有着比之仙人的优雅从容,那双眼睛仿佛揉碎了的星辰,明亮深远,带着沧桑岁月的痕迹。他看着那样年轻,却因为这双眼睛又让人感觉他已经走过了无尽的悠悠岁月,他的身后便是历史的轨迹。

    蟾蜍老祖看呆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害怕还是惊艳,整个蛤蟆完全麻木了,他看着那人仿佛上天赐予的俊美脸庞,看着那人身上随处流转的自然道韵,看着那人周身朵朵道花的虚影,完完全全的呆了,甚至忘记了逃跑……

    “我怎么会在这个时候醒了?”仿佛酿制了千年的醇美美酒,带着醉人的醇厚,他的声音,仿佛不是从身体中发出,而是穿越了历史长河而来,淡然沧桑又令人沉醉,“我的仙木呢?”

    蟾蜍老祖呆呆的看着他,几乎已经不会运转的脑子,听到他的声音,才缓慢的嘎吱嘎吱的动了起来,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惊悚害怕……

    “唉。”那人轻轻叹了一口气,周身数百里的树木都因为他的叹息而轻轻晃动枝叶,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本来寿命就不多了,又在这个时候醒了……”那人仿佛自嘲似的轻轻一笑,整个人都因为这一笑亮了,“恐怕这次的仙路也难以赶上了。难道我姜子白就真的不能与世长存吗?”

    姜子白微微抬头望天,然后抬起右手,在身前轻轻一抹,蟾蜍老祖只觉得那一瞬间空间都被扭曲了!

    一副巨大的画面出现在了姜子白的眼前,蟾蜍老祖立刻就震惊了,那幅画面上正是之前秦浩轩那一行人在这里挖掘大坑的情景!

    我靠我靠我靠!蟾蜍老祖在心中疯狂的咆哮,这是时间回溯啊!是仙王才能拥有的东西,这人怎么可能会啊?!!!为什么为什么?!

    一阵令天地都震颤的威压袭来,蟾蜍老祖差点就给跪了!

    在姜子白的身后轰然绽开九座道宫!九座道宫绽放出无边的光华,炽热的光芒将当空的烈日都完全遮蔽!无边的威压铺天盖地而来,汹涌澎湃的力量令这片天地都有些难以承受!

    九座道宫?!当世最强者的存在!蟾蜍老祖的眼睛都直了!这到底是哪里来的老怪物啊!不行,我得跑啊!

    虽然这么想着,可是蟾蜍老祖整个身子都好像被定住了一样,一动都没动。

    姜子白面前的画面上定在了秦浩轩捡起来仙木的那一瞬,蟾蜍老祖就看到姜子白伸出一根葱白如玉的手指,轻轻点了一下秦浩轩,仿佛一滴水珠落入平静无波的湖面,瞬间震起道道涟漪。

    姜子白眼前的画面一转再转,看到了很多事情,画面上甚至能够以秦浩轩的视角出现很多场景。

    他看到了秦浩轩初入太初,验明资质的事情,看到徐羽的紫种!

    姜子白一向淡然,仿佛没有什么能够干扰到的面容上,也露出了微微的震惊,他喃喃自语的说道:“竟然是紫种。”

    紫种之所以珍贵,就是因为它内里所含的杂质比起其他仙种更少,更容易转化为无暇仙种。也就是说,更容易成就仙王。

    蟾蜍老祖已经震惊到无以复加了!这个自称姜子白的九座道宫强者,竟然能够通过时间回溯中的人物,再看那人的生平!这真的太神奇也可怕了!就算是仙王也不一定会这个啊!

    天啊,这究竟是那个时代的变态老怪物?操控时间的术法,绝对是这个世间早就不存在的,他怎么会?!

    纵然姜子白面容异常年轻,但是在蟾蜍老祖的心中他已经是老东西了!

    姜子白看过这些画面,随手一挥,他身前那些画面就全都消失了,丝丝缕缕的道韵从他身上流转而出,蟾蜍老祖看到他脚下的土地上顿时生出了葱葱绿草,朵朵随风摇曳的小花点缀其中。

    “咕咚。”蟾蜍老祖再次不自觉的咽下了一口口水,整个身子都僵的不行。

    姜子白面上再次恢复平静,轻抬眼皮,望了望这片不知道过了多少岁月的天地,感受了一下,面上不见悲喜的说道:“既然我教已经消亡于世间,而我也真的无法成仙,那么,去寻一个传承人,也是很好的。这个紫种,倒是可以做我的传承人。”

    “我靠……”蟾蜍老祖也惊呆了,“那臭小子身边竟然有一个无上紫种?!他们教派真的是千年教派吗?那臭小子不会是一直在忽悠我吧?”

    想着刚刚从姜子白画面中看到的紫种,蟾蜍老祖嘴上都快流出哈喇来了:“当时我要是把那紫种给抢过来……”

    就在蟾蜍老祖不住意淫自己将无上紫种转移到自己体内的时候,姜子白好像终于注意到了他,微微转身面向了蟾蜍老祖。

    蟾蜍老祖登时就僵住了,连眼珠子都不敢动了!

    “小蛤蟆,你我能够见面也算有缘。”姜子白非常温和的说道,话语好似三月的春风,令闻者舒心。

    可是老蛤蟆全身的细胞都在颤抖,心中升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感觉十分不对劲的蟾蜍老祖,忙不迭的后退了一步,谄笑着对姜子白道:“拜见前辈。我,那个我,我只是恰巧路过此地,在这停留了一息时间都不到呢,怎么敢与您这样的大人物谈缘分?那个,要没什么事的话,小辈先走了……”

    姜子白微微抬手,刚要迈开腿的蟾蜍老祖吓得立即老实了。

    “我看过了,你跟我马上要去见的徒弟也算有点关系。”姜子白依旧笑得温和,他眉目如画,但凡这里是个女的,恐怕早就芳心暗许了。

    蟾蜍老祖就听到姜子白说道:“你看,我刚刚睡醒,身边连个代步的法宝都没有,见到你也算有缘,你就当我一个坐骑吧。”

    我……靠……你老母!

    蟾蜍老祖只觉得自己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整个蛤蟆都要不好了!什么东西?要我当坐骑?!!

    要疯了的蟾蜍老祖憋了憋,实在没憋住,轰的一下将自己的妖树就给放了出来!

    遮天蔽日的妖树高大无比,无数闪烁着各色光芒的道果悬挂其上,更有一只已经有两丈高的大蛤蟆仙婴面色不善的绕树而跳!

    但是因为有姜子白这个九座道宫的强者在,蟾蜍老祖释放出自己的仙婴道果也没起到多么炫酷的作用,连吹过的风都还是那样温和。

    蟾蜍老祖的脸微微有点难堪,平常他如果释放出自己的妖树,那绝对是天地变色。但是蟾蜍老祖还是很撑住了脸面,非常严肃的第姜子白道:“前辈,您看看,我也是仙婴境界的啊!可是你让我当坐骑,这绝对是侮辱蛤蟆了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