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初 > 第一千章 退让步得寸进尺【二更】
    围着的人群,响起了此起彼伏的讨伐之声,所有人都跃跃欲试,却又并未有一人上前。

    秦浩轩静静的听着各种的讨伐,失去亲人那撕心裂肺的吼声。

    良久,秦浩轩再次缓缓张开双眼,眸子的深处尽是痛苦,他努力压制着自己那要剧烈起伏的胸口,像是在跟自己说,又像是再给所有人交代一般,用并不大声,却足够让所有人听清的声音说道:“我懂了,是我的错。杀人偿命……谁想要我的命,尽管来取便好了,秦某绝不反……”

    “死来!”

    一声冷喝,一道剑光!

    人群中有人抢先出手!秦浩轩虽然是仙遗巨凶,但说话却从来算话,有人一直在等他这句话,当这话音还未落,已然抢先出手!

    一声雷鸣在天空炸响,一道房屋粗细的雷霆由高空灌落而下,将出剑之人砸入不见底的深坑之中。

    天空中一片刺目的光芒晃得众人难以睁眼,当光芒消失的那一刻,秦浩轩的人也消失了。

    “想走?”人群中有人祭起一颗宝珠,天空中投射出了刺目光芒出现的一刻,秦浩轩处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狂!太初的灰种张狂!他施展了一道灵符,很是特殊的灵符,将众人的视线晃得难以分辨清楚外物!

    也是这张狂,在白光之中施展袖中乾坤,将秦浩轩卷入长袖之中闪电带走!

    “这边!”施展宝珠之人通过宝珠的成像,找到了张狂离开时的痕迹,众人立刻跟随施展宝珠之人奋起直追。

    追赶的群雄速度极快,但却快不过拥有虚空混沌梭的张狂!

    几个呼吸的功夫,张狂已然拉开了双方的距离,为求安全……张狂足足飞了一刻钟的时间,才找了个没人的峡谷降落。

    秦浩轩睁眼看着张狂,随即叹了口气说道:“何必如此……”

    未等秦浩轩的话音落下,张狂已然来到身前,强硬的拳头同其脸颊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将秦浩轩整个人打的飞上空中,在空中翻了几十个旋转才落回到地面。

    “谁允许你死的!”张狂冷冷的盯着秦浩轩喝道:“我看你是心魔未除!杀人而已!若是杀人偿命,怕这修仙界早没什么人能活着了!”

    “我不同……”秦浩轩抬手擦去唇角被一拳轰出的血痕说道:“我杀的人……太多了……而且其中无辜之人更是数不胜数……”

    “那又如何?”张狂冷笑:“你死了,被你杀的人便能活转过来?不能!你死后,他们是否便能出此恶气?我看也不能!来找你的人之中,我不排除有人想要你性命,只是想报仇!但我更相信,找你报仇的大部分人,不过是打着这个旗号过来吧!他们真正的目标是你身上的资源!”

    秦浩轩脑海中依然回荡着这一年来杀人的场景,那无辜的剑下亡魂……太多太多了……

    “我第一次开始理解,死有余辜这个词……”秦浩轩叹气说道:“你也休要再阻拦我了。张狂,你也该长大了。我若不死,天下万教怕是要将仇恨都记在咱们太初身上了。我不能给太初招仇拉恨……”

    “你死了,便不再拉仇恨了?”张狂双眼近乎倒竖的问道:“你死了,太初便会受人尊敬?修仙界?呵呵……”

    张狂语带嘲讽冷笑:“不过是一个比谁拳头大的地方!你若是仙王,斩杀如此多的人,怕是那些教不会讨伐你,反而会想办法跟你拉近关系。”

    秦浩轩只是不语,张狂说的确是实情,但每个人的人生观都是不同的,当日太初有人化为血妖,自己便要自封两百年,何况眼前这般情况。

    “人死不能再活。”张狂继续说道:“你该做的,不是自杀,而是补救!”

    “补救?”秦浩轩愕然。

    “对!补救!”张狂自顾自的说着:“万教仙遗,无数机缘,也有无数危险!想取机缘,怕是会丢掉性命。你本事也还不错,不如去同诸人说,愿意为死在自己手中人的亲朋好友帮忙取机缘!”

    秦浩轩满是诧异的望着张狂,这个曾经在自己还来还不成熟的人,如今居然会考虑问题了,万教仙遗处处危险,危险之中又蕴含机缘,有许多人发现机缘却无法取出,若自己可以帮忙,怕应该还是能取出不少。

    只是……秦浩轩低下眼皮,这种补救……怕是不够。并非是对活人不够,而是对死人!那些被自己亲手杀过的人……

    “还有!你死了,对得起太初吗!”张狂冷冷喷道:“太初在你身上花了多少心血?掌教为你付出了多少?你去看看那英灵山上,多少人是为你埋骨的!想死?你的命真的是属于你自己的吗?你的命,是属于太初的!死?没问题!掌教将你送入这万教仙遗,可不是让你死的!而是让你为我太初掠夺资源!掠夺奇缘!死?那也是你出去之后的事情!在这之前,你的命!不属于你一个人!”

    小刺猬一旁愕然的看着张狂,这些年在太初也见过不少次这位长老,可是这位紫种天骄从来都是沉默寡言类的存在,平日里便是说个‘好’字,都像是要要了他的命一般。

    今天?小刺猬撇了撇嘴,张狂长老这是把他憋了几十年的话,在这一天的时间里全部说完了吧?

    “魔头!你今天别想再逃出去!我们所有人都不会放过你的!”

    山谷四周,天空云端……骤然响起追击者的愤怒咆哮,随即无数人声讨秦浩轩的喊杀声震破云层!

    张狂跑的快,其他群雄追的也不慢,大家各有各的底牌,总有人有底牌可以查到秦浩轩等人的落脚之地。

    一时间,山谷四周又是充满了重重杀机。

    飞剑,灵符……还有法宝!将整个山谷完全笼罩!

    张狂双眉低沉成八字状,体内杀气正一点点的灌注在他的龙牙剑之上。

    杀!秦浩轩能感觉到,张狂对于这群追击者,有着浓烈的杀意!若自己没有造下杀孽,那么面对今日的追击者,自己会同这张狂一起联手战斗!

    可……一年多的杀孽,秦浩轩这一刻真的杀到了手软跟心软,如果可以……真的不想再战斗,不想再杀人了。

    “诸位,可否听我一言……”秦浩轩抬臂将张狂拦在身后,放在这位太初天骄情绪一时暴走而杀人,高声对众人喊道:“我秦浩轩被心魔蛊惑犯下大错!秦某确实想过以死谢罪!今日,诸位若是想要秦某死,那秦某便随了诸位的心愿,也算是随了我自己的心愿!只是……在死之前,可否给秦某点时间?”

    围追的群雄齐齐沉默的好奇,想知道秦浩轩到底在想什么。

    “秦某在万教仙遗,曾经偶然得过几件宝物,更有几套不外传的秘法在身,希望死前先将宝物,资源以及秘法传于我太初长老……”

    “那怎么可以!”人群之中有人沉不住气的吼了起来:“你杀我亲人!一死岂能偿还!需将你周身宝物,秘法以及资源全部献出!方能解我心头之恨!”

    “没错!谁知道你的秘法跟宝物还有资源,是不是灭杀我教众所得?我看你手中那炳剑,便是我教之物!”

    “你他妈瞎了是吧?”小刺猬高声反喷骂道:“老秦手中乃是太初镇教仙剑龙鳞剑!你教之物?你怎么不说老子拉的屎,是你老婆偷人给你生的孩子!”

    被骂之人满面涨红,沉默片刻再次咆哮:“那又如何?此乃杀人凶器!断不能留此等凶器在世!为免再有人死在此剑之下,我将其收取又有何不可?”

    “龙鳞仙剑我不管,那是你太初之物!但你手中的那一艘宝舟,乃是我教五百年前遗落的宝物!定要归还本教……”

    秦浩轩望着前的众人,听着一声声的声讨,心中对众人的愧疚慢慢的减少着,虽然对被自己杀死的人愧疚并未减少,但对眼前大多数的人,愧疚正在减少。

    杀人?承认!夺宝?也认!

    偿命?可以!还给你们属于你们的宝物?也没问题!

    但!趁火打劫?秦浩轩眉头渐渐锁紧,心中暗问:你们是真的忘记了,我这一年多,在万教仙遗做了什么?还是以为,我因为愧疚,便会真的任你们鱼肉?出卖我太初的利益?

    张狂双手环抱在胸前只是冷笑,这种情况……自己早已经猜到了!或者说……自己早已经遇到过数次了!

    在秦浩轩入魔的日子里,不少人想要找其报仇,夺其法宝!

    张狂每次阻拦对方,希望给对方活命的机会时,便会轻言软语的劝告,甚至提出愿意赔偿,可是大部分!大部分人!在这一刻都会狮子大开口!虽然也有人会冷静讨论,但更多的人,则是在巨大利益面前,失去了理智。

    “属于我太初之物,我定是谁都不给,属于诸位的物件,我秦浩轩也不会贪墨。”秦浩轩提高了声音对着众人说道:“若诸位觉得不够!秦某可以陪诸位前往各种危险遗迹!帮忙取走奇缘,并且保证不拿分毫……日后出了万教仙遗……”

    “你说不取分毫便不取分毫?你这种杀人的魔头,谁信你的话?把你全身上下所有的物件交出来!供我等挑选才是真的!或许你还有一条活路!”

    “没错!我们今日这么多人,你也别想活着离开!至于物件!一件不剩的交出来!”

    “我太初之物,何时轮到你们随便挑拣?”张狂一声冷笑:“能拿回属于自己的物件,已然是对你们不错了……”

    “我刚刚看到便是此人帮助秦浩轩那魔头逃走!他们定是一伙的!此人也不能饶!”

    “没错没错!断不能饶了他!我也听说过,他数次阻止道友寻仇秦浩轩!”

    “不只是他!还有在场的其他太初弟子!统统都必须死!他们这群人,在今年哪个没有是秦浩轩的帮凶?”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