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初 > 第八百九十一章 惊闻真相心神碎【四更】
    黄龙这话一出,黎安道人的脸色就越发阴沉了,他朝黄龙愤然道:“黄龙真人话说的真轻巧,现在是你的弟子秦浩轩将我们的女弟子拐走了,你才能表现的这么轻松,如果是我们将你的女儿拐走,恐怕黄龙真人就不是现在这轻松的样子了。”

    黄龙微微一笑,一点都不在意的说道:“不瞒黎安道人,如果你要是真能将我的女儿拐走,我还是会像现在这样。”

    “什么?”黎安道人诧异的看着黄龙,完全被黄龙的回答搞蒙了。

    而大殿中的赤练子等护法与各大堂主刚刚差点笑出来,黄龙哪里有什么孩子?

    “唉,掌教胡扯的功力真是越发深厚了,比百十年前更加精进啊。”

    “哈哈,你们看黎安老道脸上的表情,哈哈,憋笑实在太痛苦了!”

    几位护法堂主脸上的表情也很精彩,彼此传音打趣,非常欢乐。

    这时,金旭殿的一个专门与外人打交道的弟子看不下去了,悄悄传音给黎安道人:“长老,黄龙真人没有孩子。”

    听了旁边弟子的传话,黎安道人脸上一僵,看着身前不远处笑眯眯的黄龙,恨不得破口大骂!

    黄龙还要不要脸?怎么说也是一个教派的掌教吧?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耍无赖!

    想到自己刚刚还真信了黄龙的话,肯定被黄龙他们在暗地里笑死了,想到这里,黎安道人就被气得面色通红,有一股跟黄龙大打出手狠狠的打一架的冲动!

    但是,也不过是冲动而已,黎安道人恨恨的看了黄龙一眼,最终无奈的在戏中叹息:“就算是在外面我也打不过他这个疯子啊,别说在他自己的地盘上了。唉,这个暴力狂!”

    黎安道人可是多年前在黄龙受伤吃过大亏的,自然知道黄龙打起来那股不要命的狠劲,只要一想想就会令他觉得紧张!

    但是,就这么算了,黎安道人又不甘心的很……

    金旭殿掌教黎朔道人看着自己面上精彩纷呈的师弟,面色同样难看,他一双凉凉的眼睛放在黄龙身上,用略带着不耐烦的声音道:“青虹怜是我们能金旭殿的下任掌教备选之一,可是你们太初教的弟子秦浩轩却在那天,当着金旭殿与金煌阁所有人的面将她劫走,这算什么?总之,今天黄龙你一定要给我们个交代。”

    黄龙身子微微后仰,轻轻地靠在椅背上,面容中带着一丝自信,淡淡的开口问道:“那你们今天来是想要个什么交代?”

    黎朔道人冷冷的看着黄龙道:“很简单,把青虹怜跟秦浩轩交出来,除此之外,你们太初教还要赔偿金旭殿因为秦浩轩的所作所为名誉上受到的损害,青虹怜说是我们金旭殿最为重视的弟子也不过分,可是却在她定亲的大日子里被你们弟子带走,说难听点,这就是私奔!我们金旭殿一定要为她的名誉讨个公道。”

    黄龙笑过之后他表情渐渐严肃,很认真的跟黎朔道人说道:“这样吧,如果你们真的觉得金旭殿跟青虹仙子的名誉受到了损害,等我们的秦长老外出归来,就让他去金旭殿提亲,咱们两家结亲家,这不就不是私奔了嘛!”

    “咳咳!”

    赤练子实在听不下去了,掌教真的太敢说了,看着听到黄龙这话时候,面色呆板明显有点反应不及的黎朔老道,他刚刚差一点就喷笑出来了,只得赶紧用咳嗽两声来掩饰!

    大殿中太初教的其他人也一样,虽然没有真的笑出来,却也忍笑忍得非常辛苦。

    黎朔道人没有料到黄龙脸皮竟然能够厚道这种地步,一下子反应不及,呆愣住了。

    “荒唐!”黎安道人却再也听不下去,他拍桌而起,一双眼睛因为愤怒而瞪得很大,他怒声道,“哪里有这样的事情!你们太初教今天一定要将我弟子跟秦浩轩那个小杂种交出来,不然的话,那就开战吧!”

    躲在古云子影子当中的青虹怜,听到黎安道人的这句话,心中一急,就要从影子中出去,秦浩轩一把拉住了她,压低了声音说道:“不要担心,应该打不起来。若是要真打,他们也不会在这里谈判了。”

    安抚住焦急的青虹怜,秦浩轩传音进了古云子耳中:“古堂主,你过去一下,我们可以通过影子的交叠进入黎安道人的影子中。”

    古云子眉毛微不可查的一皱,但是他明白秦浩轩做事一定有他的理由,于是便装作有事汇报朝黄龙走了过去,在古云子与黎安道人影子重叠的瞬间,已经被秦浩轩叮嘱好的影尸娃娃立刻利用影遁将他们转移到了黎安道人的影子当中,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古云子也朝黄龙装模作样的汇报了一些太初教的小事,便回到了他的位置。

    看着青虹怜略微不解的眼神,秦浩轩传音给她道:“咱们可以偷偷的听你师父说什么,而且,当你师父离开太初教,一个人的时候,我们可以出去跟他讲一下道理,他毕竟是你的师父。”

    秦浩轩想的很简单,既然青虹怜不喜欢这么亲事,那么跟她师父说一下就好了,毕竟黎安道人是他的师父,在秦浩轩的心里师父总是十分疼爱自己徒弟的,他的师父就是一个和善慈悲,疼爱自己的徒弟的人,于是秦浩轩想当然的以为青虹怜的师父也是一个讲道理疼徒弟的人,只不过现在被他们的门派利益胁迫罢了,等找到机会,青虹怜与黎安道人推心置腹的谈一谈,总能够想出办法的。

    青虹怜听了秦浩轩的话,心中苦笑,但是却也不好对秦浩轩说我师父根本不顾我的意愿这样的话,只能微微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短短的几息内,黎朔道人在跟黄龙谈判的过程中,脸色愈发的不好看了,黄龙根本就是在和稀泥,完全没有将人交出来的意思,想明白了这一点,黎朔道人也不再听黄龙的客套话,直接起身,冷冷的说道:“既然你们太初教拒不交人,那我们金旭殿只能去找你们的盟主谈一谈了,不过,黄龙真人,我再多说一句话,青虹怜跟秦浩轩我们金旭殿一定要见到人,就算是付出一些代价也在所不惜。”

    黄龙面色微冷,知道黎朔道人这是威胁了,但是他还是维持着一份笑意,没有接话。只是客气的派人将金旭殿的来人送了出去。

    来到没人的地方,黎朔道人冷声对黎安道人说道:“看你教出来的好徒弟!”

    黎安道人面带愧色的低头不语。

    黎朔道人眼望远方,神色缥缈,过了一会才道:“当初就做错了,我们不该先将青虹怜选上山才将她的族人灭掉,早知今日,那时候就该将她留在族人身边,让她亲眼看着自己族人被杀,我们再出现救她,如果这样的话,她就会对我们金旭殿忠心不二,也不可能违抗师门命令!”

    青虹怜听闻此话,如遭雷击,面上的血色一下子退的干干净净,脸色惨白无比,整个人站都要站不住了,秦浩轩紧紧扶住一脸不敢置信的青虹怜,看着还在对话的黎朔道人跟黎安道人,只觉得二人的面孔无比恶心。

    “如果当初真的按照师兄所说行事,那么青虹怜就会生活在仇恨当中,她的修为会受到很大影响,因此而生出心魔也不一定。”黎安道人轻轻说道。

    黎朔道人听了摇了摇头。

    “师兄不要过于担心,咱们当初的方法没有问题,等我见到青虹怜,我再劝劝她,将她家族被灭而我们出手相助之事再提一下,我了解她,再多提一下这件事,说一下金旭殿的为难,她一定会为门派考虑的。”

    黎安道人面色平静,提起自己弟子家人被自己门派所杀这样的事情,都好像再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的平淡,而这股平淡,令已经泪流满面的青虹怜感到了浑身发冷,如陷冰窟,巨大的痛苦从她眼中流露出来。

    “我把他们当做家人,当做恩人,可是,我的亲族却是被他们杀的……”始终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青虹怜在不住的喃喃自语,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下,浸湿了将她抱在怀中的秦浩轩的衣襟。

    青虹怜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泪水无声的留下,她眼神空洞,好长的时间头脑发昏,不知今夕何夕。

    “为什么,为什么……”

    青虹怜想不明白,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一向敬爱的师父师伯会成为她的仇人!她想不明白一直以为是自己恩人的门派,从小就决定要永生守护的门派,竟然就是灭她全族的刽子手!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这时候,黎朔道人他们乘坐的鸣兽战车已经来到了西极教的界内,离西极教门派所在已经很近了,他们即使是坐在战车上也能够感受到天劫的那股威势,令黎朔道人都不由得加紧了灵力的输出,想要尽快离开此地。

    就在这时,西极教晃荡不已的守山大阵突然开了一个只容一人通过的口子,一个披头散发全身都是血迹的人趁着西极教天劫暂歇狂飞了出来,拦在了黎朔道人的战车之前。

    “敢问车中是哪位道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