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初 > 第八百章 黄龙掌教终归山【三更】
    秦浩轩泪水在眼中打转,还是走到了自然堂的门口,然后瞬间愣住。

    一眼看不见头的人影,跪在自然堂的门前。

    秦浩轩看着那么大一片人,五大堂的弟子全都跪倒。他有些不知道能说些什么,这么多人他看都看不到边。

    马定山则带着秦浩轩的一些亲卫弟子站在一边,见秦浩轩走出来,全都迎了上去。

    “堂主……”

    马定山欲言又止,多少人都劝过堂主,可是堂主却从未变过主意。

    秦浩轩抬手止住他们要说的话,嘶哑着声音道:“诸位……好好修炼……自然堂多多照顾。我也不过是去小屋子里呆几年,早晚会再见面的!”

    秦浩轩说完,所有弟子的头都深深的低了下去。

    秦浩轩又转头对马定山他们说道:“两百年的时间很长,自然堂不能两百年没有堂主。如果掌教回来,你们就去问一问,能不能将自然堂的堂主之位传给花劳。”

    马定山点头领命,然后带着所有的弟子全部跪下,对秦浩轩说道:“我们自然堂所有弟子等您回来!”

    秦浩轩轻轻的笑了笑,道:“好!”

    “送秦堂主!”

    成千上万的弟子齐声道。

    声音直冲霄汉,带着坚硬的刚果与佩服!声浪滔天,震得天边的云彩都散了。

    秦浩轩不再说话,直接化作白光离开了这里。

    自然堂的弟子先是哽咽的哭着,后来放声大哭!

    哭声悲切,好像要用这些泪水与哭声将秦浩轩留下……

    ……

    一进入罚恶狱就如同进了寒冰窟窿,小小的房子,刚刚能够令秦浩轩转个身的大小,门一关上,寒气逼人,秦浩轩因为有寒焰在仙树中,所以根本不惧寒冷。

    他静静的坐着,慢慢的回忆起自己的一生。

    他还记得第一次直面死亡的感受,身体慢慢倒下,看着世界慢慢的变黑,然后陷入一片混沌。那个时候他才十二岁,一心想的是每日在山里多多打些猎物,为操劳的父母减轻生活的压力,那时候,他一心想成为家中的顶梁柱。

    他想起被天上的“仙人”收为弟子的那一天,看着“仙人”腾空而来,即是敬畏又是羡慕。

    他想起进入了太初教,引气入体,破苗而出,想起第一次沟通天地间的灵性时那种畅快舒服,想起第一次出叶之时对未来的憧憬,多少人在他耳边或者背后都叹息他是弱种,可是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哪里低人一等。

    他一开始就很明白,漫漫修仙路,需要的不只是先天天赋,后来的努力与一颗坚韧的道心更为重要。

    他想起入红尘时感受到的仙凡之别,那种遨游天地,俯视凡尘种种的傲气与淡淡的怜悯,令他凡心大尽一心向道。

    他想起踏入修仙之道后的第一次重创,那种沉重的痛苦,斩掉仙苗之时的决绝,现在想来,也不过是淡淡一笑。

    他想起后来种种…………

    正在秦浩轩凝神细思之时,隔壁传来阵阵怒吼,带着最后的癫狂与滔天的痛苦。

    “秦浩轩!!等我出去后一定要宰了你,为我儿报仇!!!”

    “秦浩轩!我一定要杀了你!我一定要……啊啊啊”

    最后的咆哮过后,是嚎啕大哭是悲愤难耐,是无边绝望的呜咽!

    秦浩轩没有说话,他静静听着周天生的发泄,眼中无悲无喜。

    良久,他才慢慢闭上眼睛。

    半个月后。

    刑来到桀狱,坐在寒冰地窖的门外,头倚在墙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秦浩轩说着话。

    “茂勋下葬了,还是没入英灵山……”

    “我还以为能看着他当上堂主呢。”

    “他可是我唯一的弟子。”

    “记得刚来太初教的时候……”

    “我还记起一件事,茂勋他……”

    …………

    秦浩轩在寒冰地窖中也有一声没一声的应着。

    刑跟秦浩轩说了很多话,不过……可能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吧。

    秦浩轩却一件一件认认真真的听着,有时候还会因为刑所描述的情景而发笑,有时候,也可能因为一句话的触动而心伤。

    刑从日出说道日落,在漫天的星光与狂吼的寒风中,他站起身……直直的看向寒冰地窖的另一面,眼神微眯,道:“这件事不算完,等周天生出来,我会亲手宰了他。”

    秦浩轩盘膝坐在寒冰地窖中没有说话,刑也不需要他说话,说完那句话之后,他便转身离去了。

    良久,秦浩轩才深深的叹了口气。

    在小小的冰窖中,秦浩轩开始修炼他的还未达到大圆满境界的“皮囊难”。

    半年后。

    秦浩轩从入定中缓缓睁开眼睛,他双手一捏诀,一颗巨大的灾难种子出现在他的身前,种子包裹在一团浓浓的血雾中,散发着阴冷恐怖的气息,比这寒冰窖都要冷上三分。

    秦浩轩嘴角扯出一个笑意,之前整理周坚的记忆时见他用了三年时间,才稍微学会了一些“皮囊难”,可是他紧紧用了半年多的时间,便将“皮囊难”修炼到了大圆满,不得不说,这个寒冰窖对他的修炼还真是有些好处。

    这个巨大的“皮囊难”种子,即使他不能顺利的打进仙婴道果境的修仙者身上,但是送进仙轮境体内却是轻而易举了。

    就在秦浩轩对自己随修炼出的灾难种子各种满意的时候,黄龙道人带着一脸遮都遮不住的快意跟得瑟回山了。

    这离教的几年,黄龙道人过得相当快活,险些忘了自己的身份,大有一种纵横天地,逍遥自在的不归之心。

    不过,黄龙也早过了冲动行事的年龄,尽管心中再舍不得外面的打打杀杀,还是回来了。

    他自从进入太初教,便发现整个太初教洋溢着一股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气氛,这让他大为惊喜!

    在他驻守太初教的时候,都没见过这么气氛跟状态了!

    原本不太和睦的五大堂弟子不分彼此的三三两两凑在一起,都在讨论着什么,看他们脸上的笑意,是真的发自内心而非皮笑肉不笑的那种,甚至向来看不惯彼此的古云堂跟碧竹堂的弟子都能有说有笑的,让黄龙都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更离谱的是,一直不受教派内所有四大堂弟子待见的自然堂好像成了香饽饽,所有人对他们都热情的不得了。

    黄龙一路有些恍惚的回到黄帝峰,令身边的人敲响大钟,召各大堂的弟子前来问问话。

    “黄龙掌教回来了?!”

    “好像是好像是。”

    “难得啊,还以为掌教会在外面再玩个三五年,竟然舍得回来了。”

    “幸好掌教回来了,不然的话,老祖就得……”

    各自从自己的地方飞向黄帝峰的堂主护法们,彼此露出了心照不宣的表情。

    黄龙道人高坐在大殿之上,看着已经没有人再来了,皱了皱眉:“秦浩轩呢?古云子呢?还有周护法呢?怎么少了这么多人?”

    苏百花出列,对黄龙道:“掌教,您不在的这些日子,太初教出了一些事情,秦堂主进了桀狱……”

    听到这句话,黄龙有些纳闷,秦浩轩那小子怎么会进桀狱那地方?

    不过,苏百花还没说完,她接着说道:“古堂主跟碧竹子堂主也进桀狱了,周护法也被罚送进桀狱了……”

    黄龙已经不是纳闷而是面色阴沉如黑水一般,一个护法三个堂主?

    全部被关进桀狱了,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也没人跟他知会一声!

    黄龙皱眉问道:“怎么回事?给本座讲清楚。”

    苏百花躬了躬身,将半年前的血妖事件,一一给黄龙道人道来。

    黄龙听完之后,眉头紧锁……心念数转,但是面上维持着平静,道:“我走之后,居然有这么多事情发生。”

    苏百花接着道:“秦堂主进入桀狱前,曾经提过,自然堂不能两百年没有堂主,向掌教推荐自然堂弟子花劳,让他接管自然堂。”

    黄龙气势一凛,脸上现出怒色,他沉声道:“胡闹!至于关那么久吗?你们都是死了吗?就这般纵容他乱来?”

    他缓缓的看了众人一眼,然后道:“这半年你们做的都很好!先下去吧,本座先去见一见老祖,稍后处理一下秦浩轩的事情。”

    众人领命。

    黄龙化作一道白光,直接来到了云雾峰。

    他非常恭敬的给华一道人行了晚辈礼:“弟子没有在师伯回来的第一时间赶回太初教,心中惭愧。又因为太初教的血妖事件令师伯动怒,更是弟子的失职。是弟子没有管理好太初教,辜负了师伯期望,请师伯责罚。”

    华一道人一笑,轻轻摇摇头说道:“太初教没有选错掌教,我也没有选错人,你把太初教管理的很好,就算是我做掌教,也没有你做得好。”

    黄龙道人沉默着听华一道人的讲话。

    “我也听说了,你曾经还救过秦浩轩那个小伙子,我想了想……如果是我的话,我当时很可能会选择不救了,你做对了……很不错。”

    黄龙真人微微躬身:“弟子惭愧。”

    然后黄龙长袖一挥,从他的乾坤袋中抽出了一条巨大如同星河一般的灵脉取了出来,浓郁而又精纯的灵气从这条灵脉上汩汩流出,异常的强大。

    就连华一道人的脸上都露出惊奇。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