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初 > 第七百九十四章 自封桀狱两百载【四更】
    四大堂的堂主这时候都被自己的弟子扶了起来,站在外围看着秦浩轩。

    就连张狂都皱起了眉毛。

    古云子看着秦浩轩,眼中明明白白的写着,你动不了手!但是我愿意帮你。

    秦浩轩猛地后退一步,再次吐出一口血,他今天好像要把一辈子的血吐干净,整个人苍白到好像完全没有血色的样子。

    他看向其他人,这里有四大堂的人,还有各大护法跟长老,周孝木的血液还淌在地上,他的脸上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愧疚,狠狠皱着眉,眼中闪着不经意的脆弱。

    他深深的,深深的,朝所有人鞠了一躬,低垂着腰,久久没有起身,他用从胸口发出的声音,艰难的说道:“对不起诸位,对不起,我对不起死去的太初教弟子,对不起各大堂主,对不起各大护法,对不起太初教,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一句又一句的对不起从他口中吐出,他的嗓子疼的要说不出话来了,可是他还是艰涩的说着,一句又一句的重复着对不起。

    他慢慢的直起身子,鬓角竟然白了!

    他才刚刚三十岁啊!

    他用一种苍老而又无奈的眼神看着众人,非常艰难的,用干哑的声音说:“我,秦浩轩今天,要徇一次私了。”

    罗茂勋猛地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秦浩轩,泪水哗的一下冲了下来,如同破堤的洪水,他根本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的摇头。

    那句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秦浩轩!

    苏百花红着眼睛,泪水在她眼中大打滚,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样子的秦浩轩,告诉大家他要徇私的秦浩轩,在她看来竟然更加可怜了。

    刑紧紧握住的双拳蓦然张开,他震惊的看着秦浩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拽着秦浩轩的胳膊,快要站立不住了。

    秦浩轩上前一步,眼角通红,竟然对着哭成泪人的罗茂勋笑了笑,用另外一只自由的胳膊给他擦了擦脸上的泪痕:“不要哭了,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最为冰寒的寒气出现在秦浩轩的掌心,他脸上带着长辈慈祥的微笑:“我把你冰封,为你去找由血妖转回人的方法。待来日,你若没有被冻死,又转回人,就去魔渊战场服刑两百年好了。其他的刑罚,师兄替你承受便是……”

    说着,秦浩轩便将手缓缓的下压……

    刑撇过头,看向远方,一滴又一滴的泪从他眼中落下,不管他怎么擦,都擦不完似的。

    “不……不……不!”罗茂勋满面是泪的摇着头:“弟子的错,不能由师兄来受罚。我是血妖,又杀同门,本就该死。堂主师兄……不要……”

    “傻孩子,我是你师兄……应该的……”

    秦浩轩的话音未落,罗茂勋心口猛地炸裂,滚烫的鲜血在这一刻喷在了他的脸上!

    自裁!

    罗茂勋自裁了!

    秦浩轩的手僵在了半空中,炸入眼中的血,令天地都变成了红色。

    “不!”

    刑发出绝望的咆哮,冲近罗茂勋把他抱入怀中,泪水止不住的顺着眼角向外流淌。

    “不……不……不要啊!”刑抱着罗茂勋连连摇头,声音颤抖着:“傻孩子……傻孩子……你这是干什么呢?为什么……为什么要自杀……有花哥在,你没事的……你为什么……坚持住!坚持住!花哥有药……师兄有药……”

    刑双手颤抖慌乱的从百宝袋中向外拿药,瓶瓶罐罐的洒落一地,他慌乱的将药取出努力的灌向罗茂勋那吐血的口中。

    刑不是人,他的三观从来不同正常人一样,这世上除了秦浩轩之外,他最亲的人……便是自己手把手教出来的这个弟子……太初的人死活?关他什么事情?可罗不一样!

    因为刑从来不喜欢在其他人身上投注情感,罗……却投注了!

    “不怕不怕不怕,有花哥在,有花哥在,你不会死的。花哥不会让你死的。”刑猛地抬头看向自然堂其他人咆哮着:“你们还在看什么!你们的兄弟要死了!还在看什么!拿药!拿药!拿药啊!”

    呆立的自然堂弟子猛地扑了上去,各自如同刑一样慌乱着拿出各种丹药。

    “不要了……不用了……”罗茂勋气若游丝的想要去抬手拒绝师兄弟的帮助,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他用力挤出一丝笑:“心都没了,怎么能活?花哥……我还能入英灵山吗?

    刑一个劲的流淌着眼泪,双手颤抖的想要往他嘴中填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秦浩轩只觉得自己浑身冰冷,双耳嗡嗡作响,天地失色!

    罗茂勋一双眼睛努力又倔强的睁着,死死撑着那口气。

    “能……”

    苏百花哽咽着,只说了一个字就掩面而哭,溃不成声。

    古云子看着浑身淌血的罗茂勋,好像一瞬间苍老了数十岁,他嘴唇颤抖,却看着罗茂勋半睁着的眼睛,轻声说道:“能!你能!”

    罗茂勋眼睛一下子睁大,迸发出灼热的神采,他嘴角展开一个微笑,用微不可查的声音说道:“生……,生是自然堂的人,死是自然堂的魂,这一生……值了……”

    刑狂吼出声,眼泪肆意流出,他死死的抱着怀中罗茂勋渐渐冷下去的尸体,脑袋不住的摇晃:“不会的……不会的……师兄不会让你死的……”

    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神色慌乱到极点,他小心翼翼的将罗茂勋放平,跌跌撞撞的起身,来到苏百花、古云子、夏云子跟碧竹子四个人面前,砰地一声跪在了地上!

    四位堂主大惊!

    “花劳,你……”

    刑“砰砰砰”,朝他们磕了三个头,涕泪长流,用哭音大声道:“我知道几位堂主你们都有生死人肉白骨的灵药,求求你们给我吧,只要把这些药给我,让我以后做什么都行!求求你们了!”

    “花劳,他,他死了……”

    “没有!”刑怒吼一声,将苏百花吓得一震,刑眼色变得发红,他痛声道,“他没有死!他只是昏过去了,只是昏过去了!你们把药给我,把药给我吧!我能为你们做任何事,任何事!”

    “没错……没错……他只是昏迷了,他只是昏迷了……”刑心神恍惚的不住低声念叨,来催眠自己。

    秦浩轩不忍心去看刑的恍惚表现,这位手段狠辣的魔,对他来说……死?便是斩百万人在他面前,恐怕他的眼都不会眨一下。

    可……现在……他像极了一个无助的孩子。

    秦浩轩再也听不下去,他狠狠闭了闭眼睛,用双手抹去脸上的血泪,走到刑面前,伸手就去拉他。

    刑猛的一甩胳膊,力道之大,差点将秦浩轩甩到在地!

    “你不要疯了!”秦浩轩朝他吼,“我们的师弟死了,死了!他没有辱没自然堂,像个英雄一样死了!”

    刑眼睛发红,似有血色的流光闪过,他恶狠狠的盯着秦浩轩道:“他没死!没死!我会救他的!我不稀罕他是英雄,只要他活着比什么都强!你懂什么!”

    秦浩轩身子猛地一晃,眼中是破碎的绝望,他的心痛的快要炸裂了!

    他能不痛吗?他的痛不比刑少!

    刑还可以发疯,他能吗?他不能!

    刑不再管秦浩轩,狠狠的朝地上磕头,脸上一片狠厉绝望之色:“你们把药给我吧!给我吧!我去救他啊!”

    苏百花泣不成声,撇过头去,额头崩裂血迹的花劳看得他心痛无比。

    几个堂主面上皆是一片不忍,如果他们能够救罗茂勋,那他们一定会救!

    可是,罗茂勋自碎心脉,心脏完全炸裂,而他这个修为又没有修出元神小人,是真正的生机断绝,死去了……

    古云子面色一沉,来到刑的身后,毫无预兆单手劈向刑的脖颈。

    还在疯狂磕头的刑,神色一震,满是不甘的陷入了昏迷。

    秦浩轩脚步踉跄的一步赶了过来,将昏迷的刑扶起,脸上一片死寂。

    有自然堂的弟子哽咽着上前,从秦浩轩的手中将刑接了过去。

    秦浩轩看着满地的鲜血,分不清谁是谁的,他只觉得天旋地转,万物倾陷。

    有相熟的长老看着他面上的死寂之色,想要安慰,却发现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一个个悲叹一声,血妖事情终于告一段落,结果是谁也没有想过的惨烈,各大堂主都在自己弟子的搀扶下,要下黄帝峰,回去疗伤。

    秦浩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诸位留步。”

    所有人都不解的回头看他,秦浩轩道:“这次,大面积的冰封太初教,肯定毁去了很多的灵田药田,这是我弟子的错;这几年来,更有很多弟子死去,也是我弟子的错;这次的大战,致使各位堂主护法受伤,也是我弟子的错。”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从他们心中升起!

    秦浩轩纵然脸色惨白,但是身板挺直,就如一道能够屹立千年不倒的支柱,站在阵法中间,他接着说道:“刚刚我说的所有错,也是我的错,而且错的更大更甚!我有错,我也要接受惩罚。”

    “老祖说把周天生关进桀狱,面壁百年,那我秦浩轩就自关桀狱,面壁两百年,太初教无大劫,我不出!以此以视正听!”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