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初 > 第七百六十二章 千年一叹邪修现【三更】

第七百六十二章 千年一叹邪修现【三更】

    秦浩轩将鬼啸放出,鬼啸的道目睁开,放出的金光足有百丈宽,将一片昏沉的天地照的如同白昼。

    可是依旧毫无所获。

    秦浩轩轻轻垂眸,对自己说道:“那便再修吧。”

    时间好像变成了流水,又好像是一片汹涌的长河,秦浩轩枯坐在此,他的头发遥遥飘在星空中,他的胡须都已经长过胸口。

    一百年过去了,又一百年过去了,不知道多少个一百年晃晃悠悠的越过了他的身体,他的仙树上长出了一圈圈的仙轮,他走过了仙轮境,成就了仙婴道果。

    秦浩轩依旧没有动,他坐在那里,好像要坐到地老天荒,又是枯坐了千年,他迈入了道宫境。

    时间好像都变得模糊了,三千年的时间跟一瞬间又有什么区别呢?

    没有区别,都是一晃而过,他发须皆白,最终成为了仙王。

    一条铺撒着柔白色光亮的路在他脚下形成,秦浩轩起身,沿着那条路走了出去。

    他打开一扇门,然后发现他身处一片废墟当中。

    到处都是断壁残垣,没有一所完整的宫殿,秦浩轩站在这片土地上,感觉无比的熟悉。

    远处的青山,蜿蜒曲折的小路,还有片片的灵田……

    他想起来了,这里是太初教啊,他现在正在太初教的山上啊。

    可是,太初教呢?太初教的宫殿呢?

    为什么会这样?

    秦浩轩抬眼望去,这些整座太初教都好像遭受了九天之上雷霆轰炸,所有的东西都化作了灰烬。

    一股莫名的悲愤从秦浩轩的胸口喷涌而出,他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过这么浓烈的情绪波动了!

    可是!现在……秦浩轩看着满地的残垣,抑制不住的想要仰天长啸!

    他恨!

    他恨太初教在渡天劫的时候,自己没有在场,他恨自己空为仙王,面对门派的废墟却无可奈何!

    秦浩轩沉浸在自己的悲愤中,发狠的搜过一座座山头。

    终于,让他在西南方位的一座山峰上,他发现了一个新的教派,一个他从未在太初教周围见过,也从未听过的小教派。

    不是太初……他们不是太初!

    有人慢悠悠的从他身边经过,秦浩轩喃喃的问道:“太初教呢?太初教的弟子呢?”

    那个人好像听不懂他问什么一样,十分疑惑的重复了一遍:“太初教?”

    然后看疯子一样看着他:“太初教早就没有了啊。”

    没有了。

    这三个字如同闷棍一样打在了秦浩轩的身上。

    没有了什么意思?

    黄龙掌教呢?自然堂呢?徐羽呢?那些四大堂呢?

    怎么会没有了,什么叫做没有了?

    秦浩轩想到一个地方,他心念一动,就来到了这里,英灵山。

    一到达这里,他差点无法呼吸,原本埋葬着太初教无数弟子尸体的英灵山,竟然变成了一片胡泊。

    阳光照在上面,刺的他眼疼。

    秦浩轩头痛欲裂,心口也痛,痛得他无法站直身体。

    好疼,有多少年没有感受到这种没有着落的疼痛了。

    正在秦浩轩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脚上传来一阵细微,却不容忽视的痛。

    他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只小蛇咬了他一口。

    秦浩轩登时清醒,他发现自己还是坐在那片虚空中,眼前的一切都没有变,连时间往前走的也很少。

    他看自己的头发,黑色,连长度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他施展出自己的仙树,也不过是长了十丈而已。

    他回想自己刚刚经历的一切,近万年的时光在他身边流淌过去的感觉,好像一切都可以变化,又好像一切都没有变,他还是他,可是他已经不是他了。

    秦浩轩想起打开青铜门之时的问道,又想到青铜门消失之时的巨响,他明白了,这是青铜门对于他的回答给出的反馈。

    那数千年的时光,也不过是他的一种参悟。

    然后秦浩轩感觉到一丝杀气,从他的前方传来。

    秦浩轩抬头去看,他看到了站在他前方的那一个邪修。

    那个邪修正在迅速的朝他靠近。

    最令秦浩轩惊讶的是,邪修身后的仙树上,有数十个道果,一个仙婴小人则立在他的仙树上,到处飞转。

    一个仙婴道果境的邪修!

    想起刚刚那丝杀气,秦浩轩猛然转身,在他转身的瞬间背生自由之翼,同时又祭出了遮天翼,一路狂奔。

    跟在他身后的邪修也很惊讶,秦浩轩明明只是一个仙树境的弟子,怎么可能跑得那么快?就算他全力追过去,也不一定能追上。

    “太初教的小子,你不要跑,我跟你有事情要谈。”

    秦浩轩速度不减连头都不回,你一个仙婴道果境的存在,刚刚又对我流露出杀气,除非我脑子有病才会停下!

    下一刻,秦浩轩感受到身后有一阵灵力波动传来,那人在使用灵法!

    不过,出乎秦浩轩意外的是,那个邪修的灵法并不是攻击自己,而是使他自己加速。

    更令他惊讶的是,那个邪修使用的灵法竟然是太初教的!

    邪修追上他一些,在他身后问道:“我问你,你在教派中有没有见过一个被关在寒冰中的女人。”

    秦浩轩维持着高速逃跑状态,听了他的问话,心中一惊。

    那个邪修还在说话:“那个女人长得很漂亮,有浓黑的头发,柳叶似的的细眉,也有挺翘的鼻子跟殷红的嘴唇。”

    他说起这个女人的时候,语气轻柔,好像在形容自己的"qing ren"。

    秦浩轩突然明白了,没有停下往前飞的动作,只是转身指着那个邪修说道:“你是那个灵兽!”

    原来这个邪修就是,太初教的桀狱里关着的女前辈的灵兽,那个她心心念念会接自己出去的人。

    邪修跟在他的身后,慢慢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在这里面,你是出不去的。”

    秦浩轩没有听他的,他记得自己在感悟成就仙王的时候,这里是有一条仙路的,那条仙路的尽头有一扇门,他就是打开那扇门出去,然后就到达太初教的。

    而他现在正是沿着那条仙路的方向跑着。

    邪修不放弃的在他身后说:“你是出不去的,你停下,我可以帮你出去,但是你要帮我做一件事情。”

    秦浩轩其实很想将这灵兽擒拿下来,带回到太初交给掌教发落,可是想到安和桥的神情,有些不忍心。

    而且……最重要的!秦浩轩发现,自己真心打不过对方!便是拥有一对宝物在手也没用!对方的仙树上都挂着道果了!自己连仙轮都搞不过,怎么搞得过有道果的人?

    秦浩轩问道:“你……想要我帮你劫狱吗?”

    邪修在他身后邪邪的一笑,说道:“我只是想让你在某一个时候帮我做某一件事情罢了,怎么会让你去劫狱呢?那么危险的事,我是不会让你去做的。”

    秦浩轩笑了,你当我三岁小孩子吗?你便是不让我去劫狱,恐怕也是要配合你劫狱吧?那我岂不是要变共犯?

    “前辈……”秦浩轩一边逃一边说道:“何必为难我一个晚辈?弟子不过是刚刚入太初的小弟子。你们上一辈的事情,自己解决一下便是了……”

    “自然堂堂主秦浩轩,仙苗境第一人,灭灰种败紫种,一株百丈仙树不过是小弟子?”邪修邪邪的笑着说道:“那我倒是想知道,在太初何人不是小弟子?难道如今的太初,已然强大到了道果满地走,仙树不如狗的时代了吗?”

    秦浩轩心中尽是苦涩,身后这邪修调查自己显然调查的很是详细,想要诓骗对方显然不能了!只是……想不明白,为何这邪修会出现在此地?

    “秦堂主,我不过是想拜托你帮我揭开一个阵法小角罢了……”邪修几次加速还是无法快速接近秦浩轩,再次说道:“你不会真以为,没有了你,本座便无法进入到太初之中吧?本座不过是念在你我也算有太初的香火情,看你在此……才想救你一次……”

    秦浩轩猛然惊醒的问道:“太初之内还有人帮你不成?”

    邪修那张邪魅狷狂的脸上划过一丝意外的呆愣,随即笑道:“怎么可能?太初最让人讨厌的一点,便是对外之时,铁板一块……”

    秦浩轩皱眉狂奔,对方刹那间的反应表明了一切!太初之中,有这人的内应!太初有危险!若是太初的紫种……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太初紫种是吗?”邪修密语传音道秦浩轩的耳中:“我也是来自太初,并不想见太初消亡。我只是想要救出和桥罢了……太初人有着太初的底线!哪怕本座不在太初,也有所为有所不为!”

    秦浩轩有停止前行的冲动,身后的邪修虽然充满了危险,可他最后那几句话透着一种骄傲,太初人身上都有的骄傲,对太初的骄傲!最后几句话情真意切,绝非随便说说。

    秦浩轩很想劝说对方同自己一起回太初,自己去求掌教……可又不敢真的停下来,这邪修虽然不会出卖太初的秘密,但……不代表他愿意跟自己回去!他有着他自己的执着!

    秦浩轩发力往前飞奔,很快他看到了……在离他极远的位置,在那数不尽的尸体中,悬浮着李赫!

    只是……如今的李赫已然是一具冰凉的尸体!

    3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