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初 > 第四百六十六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七更】
    “掌教,弟子上去了。”

    一位身材魁梧,面容憨厚的马脸青年,恭恭敬敬的走到了黄龙掌教面前。

    “若弟子……落败,我……我也是心甘情愿接受掌教责罚的。”马脸青年人顿了顿,脸色一红,低下头结结巴巴道。

    这面容憨厚老实的马脸青年叫农常山,在太初教被挑选出来出战的八人当中,实力并不是最弱,但却是最老实、最憨厚的一个。

    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规规矩矩,从不僭越。

    这种老实人,黄龙掌教原本想要多鼓励两句,没成想农常山居然一开口就老老实实的,先将惩罚担在了头上。

    显然,看到前面几个实力比他更强的师兄弟们上去,都遭遇到了快速挫败,大大影响了农常山的信心。

    黄龙掌教脸色顿时黑了下来,看看农常山,心中有些无语,暗忖:“是不是做得太过了?”

    这时候,在旁边一直冷寂无言的秦浩轩突然走了过来,拍拍农常山的肩膀:“农师兄,下一场,你必胜。”声音里十分笃定。

    农常山微微一愣,搔了搔脑袋,不明白秦浩轩的意思,眼神里依旧有一丝忐忑。

    小胖子葛杜灿在旁边连忙接话:“秦堂主,这话怎么说?”

    秦浩轩暗自赞许的看了小胖子一眼,等的就是这句话啊!

    他一把搂紧农常山肩膀,“农师兄,等下你要对战的对手,是那个瘦猴似的家伙,对不对?”

    秦浩轩一边说话,一边暗中指了下震岳派阵营当中,那名即将要出战的瘦削青年。

    农常山顺着秦浩轩手指的方向,定睛一看,随后猛点头,“对,就是他。”

    “他是震岳派出战的人当中,最弱的一个。”秦浩轩自信满满道。

    黄龙掌教在旁边听了,目光讶然,“秦浩轩这小子,连这都能看出来了……越来越不简单了……”

    “秦堂主是怎么看出来了的?”农常山听了这话,精神一振。虽然他心里面有些没底,但毕竟也是在幽泉魔渊厮杀了好多些年。

    听到待会自己要面对的人,是震岳派最弱,不由目光炙热起来。

    “八个人当中,就属他的气息最为散乱。”秦浩轩认真道。

    农常山虽然憨,但不傻。一下听出了个中蹊跷。

    修仙者,越是修炼到精深处,与日月同步,与天地合。气息愈发内敛,含而不露。

    气息越散乱,通常而言,是实力较差的表现。

    “而且,只要农师兄不怕死。绝对可以赢他。”秦浩轩拍拍农常山肩膀。

    “不怕死?”农常山微微一愣。

    “以伤换伤,速战速决。”秦浩轩淡然一笑。

    听了这话,农常山眨巴眨巴眼睛,想了想,居然被他慢慢想出了一个隐约的门道来,眼睛里亮色越来越浓。

    旋即冲秦浩轩憨然一笑:“嘿嘿,我……我大概知道怎么做了。”

    农常山神情间浮了浓厚战意,望向那对面震岳派瘦猴样的青年人。

    “嗯,就跟秦堂主说的……豁出去了!”

    说完,农常山昂扬走上了擂台。

    “……这小子,真是不错啊。”看到农常山这么快,从沮丧和不自信里中走了出去,器宇轩昂的上了擂台。

    黄龙掌教看着秦浩轩,心中暗自点头。秦浩轩的所作所为,越来越有个堂主的样子了。

    第七局开始。

    震岳派那出战的瘦削弟子,骄横无比的登上台来。

    “你还是自己乖乖跳下擂台去,免得我动手……到时候可就难看了。”

    有了前面震岳派六次连胜,整个震岳派气势如虹,就连上台的这震岳派弟子,也觉得自己必胜,望向面前的马脸太初教弟子,满脸不屑。

    没成想,那马脸弟子闷吼一声,居然一低头,身形如电,向他迅猛冲了过来。

    “怎么?你……你这犯规了!”一看到太初教的弟子冲过来,那震岳派瘦削弟子吃了一惊,连忙大声道。

    眼看那马脸弟子转瞬间来到了自己跟前一丈远,感觉到他惊人的气势和决心,那震岳派瘦削弟子不知道为何,陡然间有些慌乱,匆忙间使出了一个防御性灵法。

    轰——

    一道闪电灵法从天而降,在那瘦削青年面前布下了厚厚的闪电网。

    没成想,那太初教的马脸弟子居然不闪不避,一下钻入了闪电网当中,更加靠近了那瘦削青年。

    同一时间,手心里迸射出了耀眼的金色光芒……

    顿时,马脸青年被那闪电网轰成了非洲鸡,全身乌黑,身体还弹了几下。

    但是他面前那震岳派瘦削青年,身体赫然洞穿出森然血洞。

    蹬蹬瞪,一脸退后几步,体内灵力涌动,硬生生将伤口血肉愈合。但是脸色却苍白了下去,显然刚才那一下受了不小的伤。

    震岳派的人看到这一幕,全都一怔。他们很想喊那太初教的马脸青年作弊,可是那青年却明明没有作弊。

    因为他的拳头尚离震岳派的对手足足有半人宽,只是用金剑灵法硬生生将那震岳派的瘦削青年轰伤。

    而那马脸青年,身体被闪电网劈得跟青蛙似的,双腿肌肉连连抽动,龇牙咧嘴,显然也受伤不浅。

    很显然,这太初教的人目标十分明确——以伤换伤!

    没有人对太初教的第七局报什么希望。

    但是从一开始,这第七局居然跟从前几局完全不同。

    虽然太初教这上来的弟子,翻来覆去依旧是那几样灵法,但是这一次却狠辣无比。

    农常山这憨直的人,有一个好处,只要认定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底。

    他想通了秦浩轩的话,就一上擂台,开始找那震岳派的瘦削青年拼命。

    这一拼命,结局就完全不同了。

    大大出乎了震岳派,也出乎了太初教众人意料之外。

    轰!轰!轰!

    擂台上,灵法对拼得十分激烈,而且残酷。

    农常山犹如跗骨之蛆,距离那人始终保持近距离。根本就不防御,完全是你轰我一记,我轰你一记。

    那震岳派瘦削弟子,完全被农常山不要命的打法震慑,居然开始围着擂台拼命逃窜。

    狭路相逢勇者胜。

    气势一弱,战力就大打折扣。加上这震岳派最弱的一个弟子,实力原本就不如农常山,虽然有层出不穷的灵法,却是被农常山那几套简单灵法逼得节节败退。

    轰!

    农常山浑身披血,又是一记“土牢笼”,厚厚的土刺从擂台下钻出,将两人彻底笼罩,那震岳派瘦削弟子暂时被拦住去路,退无可退。

    农常山打出了杀性,狞笑一声,手中涌出了滔天火力……

    狭窄的土牢笼里,轰轰轰,各种灵法对轰和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里面鲜血迸射,浓厚的血腥味道弥满全场。

    看到这一幕,刚才还兴高采烈的震岳派众人顿时目瞪口呆,透过那土牢笼灵法的缝隙,他们明显可以看到里面跟野兽似的太初教弟子,正用灵法狂殴那震岳派弟子……

    这当然算不得犯规,毕竟没有肉搏。震岳派弟子无话可说。

    一会儿,土牢笼消散。

    农常山魁梧的身影挺立在擂台上,挺拔如枪,全身已是没有什么好肉。

    而他脚下,还躺着一个震岳派的瘦削弟子,更是犹如一滩烂泥,浑身鲜血淋漓,完全昏死了过去。

    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居然……太初教居然赢了!

    “哈,给他们赢了一场。不过我看这个傻子,想要一个打七个,根本不可能。”

    “太初教还有一个小子吧?不过估计也是输的命。这第七个小子能赢,也已受了重伤,嘿嘿,这下子钱到手了。”

    众山峰上,有些赌徒心中窃喜,对于太初教赢了一场浑然不在意。在他们看来,这根本改变不了太初教这场赌斗失败的结局。

    越来越多对于太初教暗中不善的人,则心头有些震惊:“黄龙疯子下面的人,果然好重的杀性……”

    太初教阵营里面,一干弟子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终于……终于赢了一局。

    其他前面输的几个弟子,有些懊悔,为什么刚才一开始自己就不用这种打法呢?只要不肉搏,这样近距离内的灵法对轰,以伤换伤,完全是符合他们战斗风格的啊。

    第七局,灵宝真人在擂台上郑重宣布,太初教胜!

    “秦堂主……果然,那人很弱啊。多亏了秦堂主指点我。”农常山一下来,脸上凶煞之气收敛得干干净净,走到秦浩轩面前,脸上笑容满面,很是感激的看着秦浩轩。

    其他太初教弟子,当然也知道农常山这次赢,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秦浩轩的指点起了作用,而且也激发了农常山的信心。

    对于秦浩轩更是刮目相看。

    “秦堂主,到了你……不过第二轮,可是有七个对手啊,你撑得吗?”小胖子有些忐忑的凑到秦浩轩身边,问话里有些关心。

    在他心里面,已经自动将秦浩轩送到了第二轮。他理所当然的觉得,秦浩轩等下面对对手,根本没有输的可能。

    “会让你赢钱的。”秦浩轩嘴角逸出一个淡然的笑容。

    他身上那种强烈的自信,有种莫名的感染力,小胖子一下子心热起来。

    “秦堂主必胜!”小胖子仰天大吼。

    声音传到了对面震岳派那边,震岳派众人目光齐刷刷的望了过来。

    最后凝到了秦浩轩身上。

    “嘴贱的小子,终于轮到你了。待会打残你!”

    “哈哈,终于看到他上了。还什么必胜……温军师弟,待会儿给我狠狠的打。”

    “温军师弟可是我派仙苗境实力排前五的,铁定赢!师弟,待会儿把那人骨头都给卸了。这人可恶!”

    一些震岳派弟子,对于刚才秦浩轩的话语念念不忘,在旁边鼓动起那个脸色白净,却有一丝阴狠之色的青年人温军。

    温军阴鸷的目光,正在肆无忌惮的在秦浩轩身上打量。

    秦浩轩也毫不示弱,凌厉如刀的目光迎了上去。

    两者目光在虚空中仿佛激荡出阵阵电光。

    “给我想办法,杀了他。我看他不舒服。”这时候,只见那一脸白麻的中年人王寿走到了温军面前,并肩而立,悄然道。

    冰冷的目光射向秦浩轩。

    “好。”温军嘴里蹦出一个字,有种强大的自信。

    秦浩轩这时候淡淡一笑,却是瞥向了王寿。

    “都别急,想挨揍的话,也要慢慢来的。”话语刻薄犀利,一下顶得王寿直翻白眼。

    温军也是杀机毕现。

    秦浩轩说完这话,身影已翩跹飘入了擂台上。

    第八局。

    (笔趣库 www.biquku.com)

    (三七中文 www.37zw.net)